Download...

如山如獄的威壓,從白小鳳身上釋放出來,好似平地拔山,沖天而起。


緊跟着,他緩緩開口:“掌印人,你,打一個,還是打三個?”

“哈?”

正鬱悶到要吐血的周擎蒼虎軀一震:“麼子意思?”

“打一個,就打這老王八蛋,打三個,就打那三個老王八蛋。”白小鳳冷冷開口。

周擎蒼深吸了一口氣,肅然道:“我,可不可以不選?”

話音剛落。

廣場上,一直靜默不動的風長卿緩緩擡起右手,指向了明月大長老,對周擎蒼喊道:“周擎蒼,砍他,老母!”

“……”周擎蒼。

大坑比風長卿!

簡直,好氣哦!

自己明明有實力,爲什麼非得看戲?

讓人家當擋箭牌,良心,不痛的麼?

海賊之國王之上 深吸了一口氣,周擎蒼咬牙道:“遵,掌教令!”

他緩步上前,擡手按在了白小鳳的肩膀上:“小子,你且去也,這裏,老子來!”

“無需壓制,只需牽制糾纏就行。”白小鳳回頭叮囑。

“呵呵!”

周擎蒼一笑,神情傲然起來:“我周擎蒼,要麼不打,要麼,就打死,牽制糾纏這種事,幹不出來!”

說着,他突然擡起左手,劍指猛地戳在了眉心處。

鋒利的指甲,劃破了眉心皮膚。

鮮血,滲出。

“惶惶之威,神鬼不當dang,以血獻祭,邪魔跪喪,吾之神威,乾坤普降,急急如律令!”

轟!

隨着咒語從周擎蒼的口中念出。

他眉心處的鮮血陡然燃燒了起來,化作一團妖異的血色火焰,在他眉心處跳動。

與此同時。

周擎蒼腳下狂風大作,化作血色火焰,席捲而上。

最終,形成一道兩米直徑的火焰柱子,沖天而起。

光華大作,如陽似光。

甚至,超過了明月大長老身上的金光。

而周擎蒼的陰力,更是轟然暴漲。

“獻祭禁術!”

感受到周擎蒼的陰力暴漲,白小鳳臉色大變,急忙倒退。

所謂的“獻祭禁術”就是天師捨棄自己的一些東西,換的短暫的強力爆發。

這樣的爆發,極爲強大!

但,代價,也極爲慘重!

周擎蒼,這是拿命在幫他啊!

白小鳳駭然地看着被火焰包裹的周擎蒼。

這一刻,周擎蒼滿臉猙獰,眉心處血色火焰跳動着,照耀着猙獰面龐,恍若地獄岩漿中走出的火神,頂天立地,睥睨一切。

他能清晰地感應到,周擎蒼的陰力,如同大江決堤,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暴漲着。

甚至,就連白小鳳都感覺心驚肉跳,後背發涼。

“掌印人,你……”白小鳳脫口喊道。

周擎蒼卻眼睛一瞪:“與你無關,老子只想一戰!”

他,低頭看向手中的鬼頭大刀:“你,想不想飲血?”

嗡!

話音落,鬼頭大刀顫抖一下,發出一聲刀鳴。

刀柄上的猙獰鬼頭雙眼處,猛然也綻放出兩團血色火焰。

周擎蒼,笑了。

仰天大笑,聲如滾雷。

“哈哈哈哈……好,很好!既然你想飲血,那成全你,荒教大長老的血,夠不夠你飲?”

轟!

隨着這話出口,包裹周擎蒼的血色火焰猛然再次暴漲。

從原本兩米直徑,暴漲到了五米直徑。

火焰,徹底的照亮了天地。

恐怖的陰力,再次暴漲。

彷彿突破了一個瓶頸,再次暴漲。

轟隆隆……

在這股磅礴恐怖的陰力下,高臺終於不堪重負,轟然坍塌。

白小鳳一個箭步衝到了秦司音身邊,抱住了秦司音,穩穩落地。

他駭然地看着周擎蒼,驚呼道:“證道境!一個獻祭禁術竟然讓掌印人連破兩境!”

在陰陽界,天師境界,一般以一品到七品劃分。

而在七品之上,一般都是以超越七品統稱而已。

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爲能夠超越七品的天師,少之又少。

修仙地球 但,真正達到這個境界後,卻知道,超越七品的存在之後,到底是什麼樣的境界。

聞道。

問道。

證道。

這三個境界,是超越七品之後的天師的境界劃分,每一個都猶如天塹鴻溝。

雖說之後還有更高的境界,但僅僅是這三個境界,想要突破一個境界,所耗費的時間與心血,無比龐大,甚至即便如此,也難以突破。

可現在,周擎蒼一個禁術,連破兩境!

這,簡直是聳人聽聞!

之前周擎蒼抵擋明月大長老的時候,白小鳳對他的實力就有了大概的預判,十成十的是聞道境天師。

現在,周擎蒼施展獻祭禁術後,實力已經明顯已經突破到了證道境了!

旋即,白小鳳的神情悲慼起來。

他的心跳嘭嘭加速着,彷彿要跳出胸腔,更是感覺被一隻無形大手狠狠捏住,很不舒服。

連破兩境,確實恐怖到讓人不敢相信。

可之後的代價呢?

周擎蒼爲了幫他拖住明月大長老,真的完全沒有考慮過後果了!

“掌印人,受我白小鳳一拜!”白小鳳對着周擎蒼抱拳誠心一拜。

他自小,不拜天,不拜地。

但,周擎蒼,當得起!

“掌教令,不敢不從!”周擎蒼灑然一笑,盡顯豪邁。

白小鳳一怔,旋即看向了廣場上依舊神情平靜的風長卿。

也就在這時。

遠處的明月大長老神情凝重地驚疑道:“你,你就是天師聯盟一直隱藏不出的那位妖孽天才?好,很好!天師聯盟是想與我荒教徹底決裂,竟然將你這一手底牌都放了出來!”

“聒噪!”

周擎蒼擺擺手,目光看了一眼白小鳳:“小子,你儘管施爲,這老王八蛋,老子幫你殺!”

說着,他緩緩擡起鬼頭大刀,看向明月大長老:“老王八蛋,你說,你能抗老子幾刀?”

本章完 一句話,盡顯霸氣。

“你……”

明月大長老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張口正要反駁呢。

轟!

白小鳳就感覺旁邊火海翻騰,一道火影衝了出去。

下一秒。

他駭然發現,渾身被血色火焰包裹的周擎蒼已經出現在了明月大長老面前。

好快!

白小鳳瞳孔緊縮,周擎蒼這一手禁術,不僅將他的實力境界破入了證道境,更是連他的肉身強度也暴漲了一大截。

轟!

周擎蒼出現在明月大長老面前,手舉鬼頭大刀,一刀劈落。

“該死!”

明月大長老一聲大罵,擡起雙手抵擋。

刀芒泛着血色火焰,悍然劈落。

轟隆隆……

恐怖的力道,直接將明月大長老橫推了十米遠,就連地面,也犁出了兩條溝壑。

煙塵,席捲。

明月大長老依舊傲然而立,可他的雙手卻垂落兩側,隱隱顫抖着。

他神情凝重,忌憚地看着周擎蒼。

僅僅一刀,他愣是感受到了大嶽壓頂的緊迫感。

那力道,即便是他,也心驚膽戰。

“不愧是天師聯盟的妖孽底牌,你……”

“聒噪!”

周擎蒼一刀劈飛了明月大長老,不給他廢話的機會,身形爆發,卷着漫天血色火焰,宛若火神,再次衝殺了過去。

手中鬼頭大刀被火焰包裹着,疾風驟雨的劈砍向了明月大長老。

沒有絲毫花哨。

也沒有術法加持。

僅僅是單純的肉身格鬥的技巧。

但,一招一式,愣是給人一種驚天動地,破滅一切的狂暴之感。

白小鳳看得一陣咂舌,以周擎蒼的禁術之威,這一刻,施展任何術法,都是多餘。

證道境的實力配合上恐怖的肉身強度,每一招都蘊含着破滅一切的狂暴之威。

殺人,足夠了!

之前周擎蒼和明月大長老交戰,也僅僅是堪堪糾纏拖延而已。

可現在,周擎蒼完全是壓制着了明月大長老。

僅僅三刀落下,硬生生的將明月大長老壓迫到了生死之險中。

白小鳳鬆了一口氣,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怪不得周擎蒼能當着掌印人還啥事不幹,天天玩遊戲呢。

有這樣的實力在,風長卿怎麼都不會管他的。

想着,他目光看向廣場上的霍去病。

紅色屍氣洶涌着。

持槍跨馬的霍去病宛若洪荒巨獸,在人羣中左衝右突。

長槍揮動,屍氣潑灑。

一個個荒教成員被碾殺成碎肉。

血水,飛灑。

廣場上的荒教成員實在太多了。

即便殺到現在,看着人數也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

漫天術法光芒照亮了夜空,絢爛無比,吞沒向霍去病。

但霍去病長槍一掃,便能輕易地掃滅無數術法。

講真的,整個戰場,強度最大最危險的就是霍去病那裏。

他,是真的在1v10000呢!

廣場上的這些荒教成員的實力,甚至比外界的那些所謂的精英天師更強。

甚至,其中還有荒教長老的存在。

但,霍去病應付起來,也綽綽有餘。

深吸了一口氣。

白小鳳看了一眼身旁的秦司音。

紅色的嫁衣飄動,遮掩着秦司音面龐的紅紗緩緩飛舞。

他柔柔一笑:“站在這裏,別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