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如今,她體內的靈力儲滿,只要再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契機,便可以再次突破晉陞,更上一層樓。


晨曦破曉。

清晨淡淡的白日光,打照在紫衣女子絕美的面容之上,長長宛若蝶翼般的睫毛輕顫。

夜冰依睜開眼睛,渾身慵懶得伸了個懶腰,起身。

作為一名習武修鍊之人,盤膝而坐了一整夜,也並不會讓她腰酸背痛,反倒神清氣爽。

嘴角揚起一抹邪肆的弧度,接下來,她便準備親自去接小澈兒。

……

「嗬——」

「嗬————」

空中發出幾道嘹亮的鳴叫聲音。

藍藍的天空上,一隻體型寬大的暮雲仙鶴展開潔白的羽翼,用力拍打著,翱翔天際。

暮雲仙鶴的背上,馱著兩人。

一男一女,女子一襲紫衣瀲灧,絕代風華,男子一襲青衣,面容俊美。

這兩人,正是夜冰依和夜清陌兄妹二人。

夜清陌屈膝坐在暮雲仙鶴的背上,伸手狠狠戳了下靜靜而坐的夜冰依腦門。

不滿的撇了撇嘴,嫉妒的說道:「爹真是偏心,出個門而已,居然還把暮雲仙鶴給牽出來,給你這死丫頭當坐騎!

想當初,你哥我可是天天眼巴巴的想著,能讓暮雲仙鶴帶著我溜達一圈也好,嘖,那多拉風啊!

可是,爹死活都不肯!

哼,你這死丫頭,都不用開口,爹就主動將暮雲仙鶴給牽出來,親自送到你跟前!

真不公平!我這個兒子,肯定不是他親生的!」

「噗嗤……」夜冰依看著自家二哥一副受氣了的小媳婦模樣,直接忍不住噴笑出聲。

隨即無奈的聳了聳肩,得意的挑眉道:「那是,誰叫爹,只有我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呢。」

「你……你這個沒良心的臭丫頭。」夜清陌一副心痛的樣子,伸手捂著心口,狠狠剜了她一眼。

沒好氣的罵道:「老子真是白疼你了,不安慰安慰我也就算了,還打擊我,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妹妹,喂不熟的白眼狼!」

「咳咳……」看著差點要暴走的二哥,夜冰依輕咳一聲,好笑的伸手扯住他的衣袖晃了晃:「二哥~~~美人哥哥,人家和你開玩笑的啦,我話還沒說完呢! 養小小呆呆的看着陳志凡,最終她捂着臉哭了起來。

陳志凡將早餐放在桌上:“這是早餐,我這裏有很多書,你可以看,等我查到了是什麼人在針對你,你就可以隨意出門了。”

哭泣不止的養小小點了點頭,手指縫間一點點的星光淚跡令陳志凡的心砰的亂跳了一拍。流淚的女人最動人,嬌弱楚楚,引人入勝。

陳志凡快速收回了目光,乾咳了一聲:“我去上班,有事給我打電話。”

說完,頗有些狼狽的離開了小雜院。

哭泣的養小小被陳志凡的動作弄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她只不過是有些傷心,陳志凡怎麼一副見了鬼一樣?

弄丟了對他至關重要的手指骨,還亂對美女動心,陳志凡心煩意亂的一通亂走,不知不覺間,竟被他走到了江邊。

陳志凡走到了江邊的一個攤位前,在其中的一個桌子旁坐下:“來一份乾煸肥腸,再來一份小面,多加辣椒。”

這個神祕的攤主軒轅龍飛不僅提醒他小心同類。還將他自己練武的心得交給他,陳志凡走到這裏也是下意識的。

很快一份香噴噴的乾煸肥腸,和一份麻辣鮮香的小面被放在他的面前。

軒轅龍飛在陳志凡的身邊坐下:“怎麼會在這個時間來吃飯?你不是應該去上班嗎?”他打量向陳志凡,露出了疑惑:“我總感覺,你好像有了什麼變化。”

陳志凡夾起一筷子肥腸放進嘴裏,嚼了嚼:“是不是看我也很落魄?要麼是很憔悴?”

聞言,軒轅龍飛忍不住笑了:“到了我們這個程度,落魄和憔悴似乎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了,最多會慘不忍睹。”

都已經死過一次,身體基本不會有什麼變化,尤其是正常人的身體變化。

呼嚕嚕的吃完麪,又將肥腸消滅掉,陳志凡隨便抓了幾張餐巾紙抹抹嘴兒:“其實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不知道怎麼就走到這裏了,你說我有變化?我倒是看了一些你的練武心得,不得不說,你對武道很有見地,我獲益不少。”

坐在陳志凡身邊的軒轅龍飛卻是微微的搖了下頭:“你的變化不是來自於武道上。是身體上散發出來的,或者說,只是一種感覺,你自己可能感覺不到。”

陳志凡挑起眉頭,他身體的變化?打坐一晚上,重要的能救命的手指骨不見了,他記得練功之前明明還啊會抓在手裏的,他看向自己的左手,手指骨是找不見了,他自我感覺,卻是骨頭一直和他在一起。

難道真的被他吞了?

想到這一點,陳志凡的表情有些古怪:“我們才見過幾次,你能那麼清楚的感覺我的變化?”

軒轅龍飛發出了一聲低低的輕笑:“我們是同類,所以我對你很關注。像是你我這一類的,很少,沒忘記之前我提醒你的話吧?就算是再小心謹慎,有時防不勝防的意外,總會叫你措手不及,我這麼說呢?就是我比較珍惜小命。”

“我很快要離開這個地方了,我總感覺到有危險要降臨,所以在走之前,再次提醒你一下,珍惜小命,不要粗心。”

聽見他的話和笑聲,陳志凡隨即說道:“你能躲到哪裏去呢?普天之下,率土之濱,泱泱之國,別人要是有心想要找你,你就是飛天遁地,會被找出來的。”

軒轅龍飛對他表示了一種善意,陳志凡無法不對這個還算是陌生人的同類有了些好感,身爲同類,難免有一種惺惺相惜之感:“好像有些捨不得你。”

江水淙淙,奔流向遠處,遠處青山霧籠,卻是叫人感覺到前途茫然,陳志凡也不知自己從何處而來的感慨。

軒轅龍飛給他自己倒了一杯水:“總有去處,當日沒有幫那幾個客人,我的心裏總是有一份遺憾。尤其是他們散去自身多年積累的屍氣灑脫死去,我就覺得,我又何必拘泥於生,或是拘泥於死。”

對於此,陳志凡無法苟同:“給你飯錢,我走了,如果你需要找我,我想你知道,我會在什麼地方。”

軒轅龍飛將陳志凡給他的百元大鈔遞還給他:“叫你欠着我的,以後我找你幫忙,你就會記得一飯之約。”

陳志凡將鈔票裝起:“我還真是廉價,一頓飯就要收買我。”

軒轅龍飛沒有回答他的話,因爲來了一大波客人。

不管他是不是廉價,他很清楚,只要軒轅龍飛找自己,他絕對會義不容辭的出手,生死不計。

一羣青年男女走了過來,朝着軒轅龍飛叫喊:“老闆,我們點菜。”

軒轅龍飛已經笑着說道:“馬上來。”

陳志凡起身沿着江邊慢慢的行走着,一道若有若無的目光鎖定着他,有人在盯着自己!陳志凡飛速的轉頭,看向目光投來的方向,一道紅影快速的閃過。

跟蹤別人,還要穿一身大紅,除了那個妮子,還是沒誰了,陳志凡道:“玲瓏,出來吧!”

“你怎麼還在z市?”

水玲瓏跳出來,衝到了陳志凡的面前:“我爲什麼不能在z市,反正我又不要做聖女了,未婚夫,你幹嘛去啊?帶我一起玩,你不帶我玩,我就把你身邊的女人全毒死,只留下我一個。”

聞言,陳志凡一陣頭大:“我沒得罪你吧?”

水玲瓏狡黠的一笑:“我說得罪就得罪了,反正,你叫我不開心就是得罪,在寨子裏的時候,我就算不是聖女,也沒人敢忤逆我的意思,只有你。每次都忤逆我。”

她親熱的抱着陳志凡的手臂:“未婚夫,你帶我去玩吧。我可無聊了,大城市雖然好,很繁華,人也很多,可是沒人跟我玩啊,我都好想把他們都毒死,對了,把我的蠱盅還我。”

陳志凡道:“隨便就要毒死人,好玩嗎?你要是再這樣草菅人命,你就回你的寨子去,你也知道,我不是你的未婚夫。你利用我也利用完了,我對你沒有用了。” 爹把暮雲仙鶴給我,就是我的了,我的,也就是二哥你的,我們倆誰跟誰啊。」

夜清陌聞言,臉色這才好看一些,然後眨了眨眼,懷疑的道:「死丫頭,你說的,可是真的?」

夜冰依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是親哥么?

「當然是真的,除非你不想要暮雲仙鶴。」

「嘿嘿……要,當然要!死丫頭,還算你有良心!那就這麼說定了,等今天回來,我往後隨便駕著暮雲仙鶴上哪裡去,你們都管不著!」

夜冰依沒意見的點點頭,然後煞有介事的提醒了一句:「嗯,不過,二哥你哪裡都可以去,但是可不要駕鶴歸西。」

騎着恐龍在末世 夜清陌嘴角狠狠一抽,險些一頭從暮雲仙鶴的背上栽下去。

桃花園林。

眼前之處,遍地是桃花。

每年,一到這個時節,便會安排一場宴會。

明義上是欣賞桃花,實際上,還有另一層意思。

這一天,會邀請許多有名的才子小姐們,請她們表演助興,拿出絕活。

言下的意思嘛,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不過……

夜冰依一邊在心中捋著思緒,一邊抬眼打量了自家二哥一眼。

她這個二哥喜歡司女洛瑤的事情,人盡皆知。

今日他會來這裡出席,想必也是為了洛瑤吧。

洛瑤。

記憶之中,是一位難得的秀外慧中的美人兒。

從小便被選進宮中,當做被人供奉的對象,任勞司女一職。

只是,落花有情,流水無意。

聽說,這位洛瑤美人,自從小時候被七靈王殿下無意間搭救了一把,從此,她便一直傾慕於七靈王殿下。

即便得知道,傳聞七靈王是個偽君子,性格殘暴,荒淫無度。

洛瑤也一直感懷當年救命之恩,認定七靈王就是她的良人,一心一意的愛慕著他。

所以,二哥對她的喜歡,註定得不到回應。

夜冰依搖了搖頭。

感情的事情,別說她也不懂,就是懂得,她也知道,以她二哥這個死腦筋,勸他也是白搭。

他認定的事情,不會輕易放棄。

這種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吧。

夜冰依只顧著走路,卻沒注意到,這一路走來,守在桃花園林外的侍衛們看著她時露出的驚艷眼神!

「天、天啊,好美啊!」

「我、我去!咱們風雲國,什麼時候來了這樣一位風華絕代的美人兒?」

「好漂亮的姑娘啊!快看,她身邊那個,不是夜二公子么?夜二公子……這是從哪裡找來的美人兒啊……」

侍衛們望著與夜清陌一起朝著桃花園林走來的紫衣女子,皆是倒抽一口氣。

美!

好美!

四周滿是盛開的桃花樹,粉色的桃花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伴隨著清風,漫天飛舞。

淡金色的陽光穿過枝頭,渾灑在女子的身上,微風輕輕吹佛,便搖下了一地的桃花瓣,碎了一地的芬芳。

女子絕美耀眼,面若桃花,神情淡漠,分不清是桃花美,還是她更美一些。

一襲紫色的衣裙隨著步伐微微搖曳,青絲飛舞,清亮的眸子猶如耀眼的黑曜石一般明亮璀璨。

整個人好似九天玄上下凡而來的仙子一般,一舉一動,都美得令人窒息,讓人不忍褻瀆。 夜冰依之前的容貌也是眾里挑一,無人能及。

但是由於名聲不好,又常年不出門的緣故,誰還會記得她呢?

就算記得,也只剩下被罵的份。

夜冰依目不斜視,對於別人的打量,和投來的驚艷或驚疑的目光,她也依舊面不改色,彷彿沒看到一樣。

主動拉著夜清陌的手臂,腳下踏著落花,落落大方的走了進去。

……

眾目睽睽之下,原本熱鬧喧嘩的空氣,突然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朝著眼前絕美的紫衣女子看來。

淡金色的陽光下,女子優雅的邁著蓮步,款款而來。

風搖晃了枝頭的桃花瓣,撲簌簌凌雲散落了一地,捲起在空中翩然飛舞,美不勝收。

軒轅子凌猛然從涼亭之中站了起來,眼眸驚艷的看著眼前的女子,心狠狠地跳動了一下。

七靈王軒轅子鈺手中的酒杯『哐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目光痴迷的打量著夜冰依,狠狠咽了咽口水。

「流觴叔叔,是我娘親來了!」

左側的涼亭之中,一名長相精美的紅衣少年興奮的看著夜冰依,對身後的白衣男子說道。

網遊之九轉輪迴 然後朝著夜冰依揮了揮手,大叫道:「娘親,小澈在這裡。」

「小澈兒!」夜冰依立即看到了兒子,還有百里流觴和魂影。

百里流觴望著紫衣女子,眼底同樣閃過驚艷之色,一顆心不受控制的跳動了起來,她,真的好美……

旋即眼眸微垂,掩去眸中泛起的波瀾。

夜冰依並沒有走過來,而是習慣性的對兒子招了招手,「過來!」

夜雲澈也沒有直接離開,而是轉過頭,看向百里流觴,甜甜一笑:「流觴叔叔,我去把娘親叫過來!」

「好,澈兒去吧。」百里流觴起身,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淺淺一笑。

「娘親,小澈想你了。」夜雲澈一把撲進娘親的懷裡,伸手抱住了夜冰依的腰。

「臭小子,你分明是更想在外面玩兒勝過想我吧。」夜冰依說著,順手掐了把兒子光滑如玉的小臉。

「哼唧」雪羽從夜雲澈兜里鑽了出來,一臉嫌棄的看著夜冰依,鄙夷道:母夜叉,誰想你。

「你給我滾一邊去!」夜冰依反手將雪羽這個煞風景的小東西給拍飛了出去。

夜清陌見一隻圓滾滾的東西朝他丟來,他下意識伸手接住。

「嚶嚶嚶」母夜叉!小爺我討厭你!

雪羽正在詛咒夜冰依,突然發現並沒有想象中的疼痛,睜開眼睛,烏溜溜的大眼睛便和夜清陌對上,大眼瞪小眼。

夜清陌暗道:這是哪來的,好個有靈性的小東西呢。

「小羽……咦,娘親,這位美人哥哥,是誰呀?」

夜雲澈細心的發現,自家娘親,居然和眼前這位青衣男子,手牽手!

他睜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道。

娘親最討厭有人碰她了。

所以,這次一定是她自願讓別人牽手的。

那,這個美男子是誰呢?

夜雲澈內心有點小小的激動,難道,他是爹爹么?

「小澈兒,這是你二舅舅。」夜冰依為自家兒子介紹。

「二哥,這就是你外甥。」 見陳志凡時真的不高興了,水玲瓏嘟起嘴:“人家只是說順口了嘛。現在人家都不隨便下蠱了。”

她抱着陳志凡的手臂:“我沒有把蠱盅要回來,其實就是想管着自己啊,我是不會無緣無故下蠱害人的,沒有仇恨,我不會下蠱的,我就是說順口;真的啦!”

陳志凡掙脫開水玲瓏的手:“你現在不需要我這個擋箭牌了啊。”

水玲瓏急的跳腳:“怎麼不要啊,我要是沒有你這個未婚夫,祭祀家那幾個,都想娶我,可我對他們只有兄長的感情,我可不要嫁給兄長,對吧未婚夫,走嘛,你帶我去玩,到哪裏都可以,就是別丟下我一個人。”

被這個妮子纏的沒辦法。陳志凡只好說道:“我去上班,你在我的辦公室裏不要亂跑,好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