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如今距離交易會的日期已經極近,這段時間,孔虎也熄了修鍊的心思,每日走走逛逛,一面放鬆心身,欣賞一下海族盛景;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收集一些交易會的消息,順便採購一些海域特有的靈植靈物。


這天,就在孔虎化作人形,獨自一人四處閑逛時,眼角忽然瞥到了什麼,目光一凝,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極的神色。視線盡頭,一間古色古香、完全由銅色的鐵木鉚合而成、長條形好像棺木似的鋪子坐落著,門口,「貪心無厭把人欺;眾口·交勝稱剝皮」的對聯靜靜懸挂著,在這海妖城池中,竟能看到這種流行於人族的對聯,孔虎感到親切的同時,面上同樣掛著幾分疑惑。

「沒想到在這海域深處,也有著「古芳齋」的存在!」

孔虎喃喃道,毫不遲疑的朝著店內行去。

剛剛踏入小店,兩個孿生姐妹般的海女已經迎了上來,人身魚尾,模樣卻與當初幻宸境中見到的兩個人族模樣的少女一般無二一白一黑,給人一種乾淨清爽的感覺。

「客官需要些什麼?我們這裡不分南北,不論東西,甜、咸、葷、素各種口味的粽子應有盡有,保管教客人滿意!」

白鱗海女清清冷冷的說著,眼眉彎彎,紅唇素麵上勾起絲絲弧度,隱隱間,透出一股邪魅的誘惑之意。

見狀,孔虎面無表情,不過眸中卻透出兩分探究之意,目光朝著四周緩緩望去。與幻宸境中的那座古芳齋相比,這裡倒是顯得破舊許多,冷冷清清,根本沒有海族踏足這裡。

想了想,孔虎搖了搖頭,手掌一翻,一枚完全由血氣凝聚而成、嬰兒拳頭大小、圓圓潤潤呈火焰形態的工藝品落在手掌上方三寸處。

「鬼元鑒」,當初幻宸境中時,孔老三從古芳齋中所得,如今這道血氣凝聚而成的鬼元鑒雖說只是一道虛影,不過其中的特殊波動卻是清晰無比的蕩漾開來,見狀,原本好似帶著面具的兩女瞬間瞪大了眸子,面上涌動著一抹奇異之色,「原來是貴人來訪,倒是怠慢了,不知貴人來此何事?」

黑鱗少女緩緩道,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就連聲音都是虛飄飄沒有絲毫力道。

「沒什麼事,就是在這裡見到古芳齋有些好奇罷了,我原本以為古芳齋只於西嶺大地,沒想到就連這海域深處也有!」

孔虎感慨一聲,卻見兩位海女互相對視了一眼,竟同時搖了搖頭,「我們只是被遺棄在此地罷了,若是閣下不嫌棄的話,我們兩個倒是可以跟隨閣下一段時間。」

「跟著我?」

聽到這話,孔虎微微一愣,有些意外的開口道,「呵呵,你們知道我要去哪裡?想要跟著我,必須要有足夠的價值才行,你們先說說看,這古芳齋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那包里客的魔靈稱呼你們為鬼界棄靈,我倒是好奇的很,你們難道真的來自鬼界?」三k

孔虎說著,灼灼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兩女,似乎想要探究一些什麼。

「那些魔靈說的不錯,我們兩個的確是鬼界棄靈!」

黑鱗海女想了想,最終輕嘆一聲,倒也沒有隱瞞,不待孔虎再次開口便接著道,「不管是包里客的本體「畫中界」,還是我們古芳齋的本體「冥靈府」,在上界當中,都只是一件異寶罷了,能夠用來傳遞一些消息,甚至傳送一些死物,而我們兩個,便是這「冥靈府」的器靈。整個下界中,冥靈府總共有五件,這是其中一件!」

「器靈?!」

似乎早有所料,孔虎目光中並未透出意外之色。

「沒錯,在這下界當中,不管距離多遠,只要閣下和我們簽訂了血契,便能以「冥靈府」為媒介,將一些消息、物品傳回西嶺大地,若是閣下同意的話,我們倒是可以定下契約,供閣下驅使百年。當然,若是有朝一日閣下能夠破空飛升的話,也要遵守約定,將我們帶回上界,如何?」

聽到這裡,孔虎心頭一喜,不過面上卻看不出絲毫異常,想了想,饒有興趣的繼續問道,「你們想要返回鬼界?能否先跟我說說鬼界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抱歉,我們記憶中並沒有鬼界的情況,當初主人身隕之際,已經將我們的記憶封印,除非能夠返回鬼界,否則根本無法將封印破開!」

兩姐妹對視了一眼,臉上表情如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般,滿是無奈。

見狀,孔虎雖說不大相信,不過倒也沒有追問到底,點了點頭道,「如何簽訂血契?」

「呵呵,閣下只要將神魂之力給我們一絲便好!」

白鱗少女眸子一眯,聲音中都帶著一絲喜意,這般模樣,倒是比剛剛有了几絲「人氣」。

聞言,孔虎也不怠慢,朝著眉心輕輕一點,絲絲縷縷的神魂之力如同一縷青煙般,朝著兩姐妹的方向緩緩落去。

見狀,黑鱗少女眸子一亮,周身頓時湧出大片大片的黑光,繞著頭顱微微一轉,原本的少女腦袋已經來了個大變樣,化作一隻三叉惡鬼模樣,空洞洞的眸子中,兩點碧綠火芒跳動不休,大口一張,便將這絲神魂本源之氣吞入口中,繼而腦袋四周黑光一卷,再次化作黑鱗少女模樣。

這一刻,孔虎只感覺腦袋微微一沉,似乎和眼前兩女產生了某種莫名的聯繫,仔細搜尋,卻又探查不到絲毫信息。

就在這時,小店四周忽然盪起一層幽光,緊接著,整間店鋪便急速縮小起來,不過三個呼吸間,已經化作一枚半個巴掌大小、通體黝黑、形似鬼頭的小令,大大的「冥」字拓印其上。

「主人若有需要,便以神念之力將我們兩個喚醒便好!」

兩女對視了一眼,聲音落下的同時,已經化作一白一黑兩點靈芒,鑽入面前懸浮的小令中消失無蹤。

見狀,孔虎也不客氣,直接將其攝到手中,仔細打量了半晌,最終扯下一根髮絲,輕輕一繞,便將小令掛在腰間。等到道體、魔體尋找到剩下的四枚「冥靈府」以後,傳遞物品就方便多了,自己在這茫茫海域中搜集的那些用於修鍊「玄元道體」的藥材便能源源不斷的送到道體手中。

四周望了望,就在孔虎準備返回洞府時,卻見一道白芒疾馳而至,同時,阿獃的聲音中透出幾分熱切,「哥哥,你讓我打聽的消息已經有眉目了!」 碧水境廣袤無比,綿延超過三百萬里,不過對於那些身長百丈的海族生靈來說,碧水境只能算是中規中矩的小型妖城。

西南靠近邊緣之地,有著一座海底死火山,高約千丈,囊括方圓百里之距,這樣的海底huo山在整個碧水境中並不算少,比之高大險峻的比比皆是,不過對於土生土長的碧水境本土妖族來說,這座火山卻有著特殊的含義。

火山內部,被人以大法力完全掏空,沿著山壁四周開鑿蜿蜒曲折的石梯,粗略一數,足有數萬道,直通火山山底。

越是往下,空間越大,待到距離山底約莫百丈距離時,原本覆滿海水的火山內部似乎被某種力量阻隔了般,從下往上看,好似隔著一層透明的琉璃,在海水的映襯下,五光十色,分外耀眼。

整個火山山底鬱鬱蔥蔥,一些陸地特有的植被將這裡完全覆蓋,假山流水,雕樑畫棟,無數樓閣在山水間展露頭角,珍珠鋪地,瑪瑙覆牆,紅珊點綴,這般奢華到極點的莊園,卻是屬於一位人族修者所有。

每逢月初五天,月末三天,「符尊」便會從閉關中走出,來到這裡給那些海族生靈授課,講述符文一道,這些低階妖族雖說生性蒙昧,不過由於壽元漫長,大多都有著極好的耐心,勤耕不輟的苦學之下,這位人族「符尊」還真教導出幾位出色的妖族,如此一來,名聲大噪。

數百年來,無數低階還要拜在「符尊」門下,從這裡走出了無數精通符文一道的海族,在他們的傳播宣傳下,「符尊」的名聲越來越大。

由於交易會臨近,這裡已經暫時封閉了授課,整個偌大的莊園中,除了幾位出身海族、模樣與人族相似的海女外,再無其他生靈,如此一來,倒是顯得冷冷清清。

「那位「符尊」便隱居在這裡?」

虛空之上,孔虎眉頭微皺,語氣不含絲毫感情的開口道。

「沒錯,是在這裡,不過他常年閉關,除了每月教導授課的那段時間,基本看不到人影。」

阿獃將自己打聽到的情況一股腦的說了出來。聞言,孔虎再也沒有多說什麼,眉心處,浩浩蕩蕩的神魂之力狂卷而出,朝著下方籠罩而去,如同無孔不入的水波一般,細密之極的掃過每一寸土地。

足足半柱香后,原本閉目的孔虎陡然睜開雙眸,目光緊緊盯著下方一處,嘴角閃過一絲冷笑,「果然是位人族!」

聲音落下的同時,已經當先一步,朝著那個方向疾馳而去。

整個大殿空空蕩蕩,如同那些大戶人家的佛堂,四周用六根三人合抱的白玉柱子撐著,淡淡的熏香繚繞四周,三位青衫麻袍的蒼老人像靜靜懸挂著,正對著房門,踏入其中,給人一種寧靜祥和之感。

蒲團上,一道人影默默跪立著,脊背筆直,膝蓋下,白晶磨平的地面上,已經塌陷半寸有餘,也不知此人在這裡跪了多久!

眼前人影一身青袍,眉須皆白,元嬰初期的氣息中,卻悄然透出一股遲暮之意,直到孔虎兩人到來,才將眼前人驚醒,起身,扭頭,待到看清眼前兩位的模樣后,老者眉頭微微一皺,有些遲疑的開口道,「兩位是來找老夫的?」

聲音中透出些許疑惑。

「呵呵,想不到當初的人族叛徒,卻成了這海妖族群中的「符尊」,嘖嘖,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33聽書

孔虎語氣中透出濃濃的譏諷之意,四周望了望,最終定格在三幅肖像上,淡淡開口道,「這三位是誰?」

聽到孔虎所言,原本面色疑惑的老者瞳孔猛地一縮,苦嘆一聲,搖了搖頭道,「我本以為自己會在這深海當中安安靜靜的了卻餘生,沒想到,還是被認出來了,你到底是誰?是北海商盟讓你來追殺我的么?」

陰木真人緩緩開口道,聲音中卻沒有絲毫慌張,反而透出淡淡的解脫之意。

「我的確是來清理門戶的。當初北海蛟龍一族率領萬妖襲殺人族島嶼,你身為人族元嬰,不僅拋棄人族,反而投身妖族一方,助紂為虐,你不死,如何對得起當初北海死去的那些人族?!」

孔虎聲音不疾不徐,卻透出一股殺伐之意。

「呵呵,如今說什麼都已經無用了!當初妖族勢大,人族勢微,以卵擊石無異於自取滅亡,老夫雖說投身妖族,卻從未屠戮過人族。只是不想白白送死,想著為人族保留一絲元氣罷了。

只是沒想到,邪劍出世,一劍裂海,那強勢無比的蛟龍王最終卻隕滅在那劍光之下……呵呵,或許這就是天意吧。這畫像上的三人,乃是我的三位先祖,自從在這裡安頓下來后,我便日日懺悔,夜夜煎熬,如今,終於要解脫了。」

老者雙眸微閉,好似瞬間蒼老了幾十歲般,給人一種遲暮之感,只是孔虎卻絲毫不為所動,語氣間也是冷漠無比,「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樣,未戰先怯,人族還有什麼希望。哼,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孔虎說著,張口間,青芒洶湧,眨眼間便將眼前老者淹沒在劍光當中……

碧水橫卷,覆海湮天,無數妖者從四面八方雲集於此,盡數盤桓在青玉山上方約莫三百丈處,抬頭朝著上方望去,只見一道道巨大無比的陰影遮天蔽日,幾乎籠罩整個碧水境上空,能夠集結在這裡的妖者,最起碼也要達到七階左右。海族生靈數不勝數,種類繁多,即便從小生存在海域中的這些妖族,也不能將之盡數認全。

對於這些海族的交易盛會,原本孔虎僅僅只是抱著一種獵奇的念頭罷了,不過自從得到冥靈府,能夠將物品傳送回西嶺妖洲后,孔虎的心態便悄然轉變了過來,虛空之上,孔虎已經恢復陰彪本體,三十餘丈的巨大妖軀橫亘半空,肩頭,阿獃同樣恢復原樣,雙翅橫展,趾高氣昂,不時間唳鳴兩聲,氣勢十足。

或許是環境的不同,相比於陸地上的妖族而言,這些生存在大洋深處的海妖雖說實力強橫,卻沒有那麼多爾虞我詐的心思,通常情況下,根本不屑於隱藏實力,各個妖氣衝天,炫耀似的將渾身氣息盡數鋪展。與這些海妖相比,孔虎則要低調的多,血氣完全隱沒在肉身當中,夾雜在無數妖者中間毫不起眼。

眾妖腳下,則是蜿蜒曲折的碧水山,而在碧水山上方約莫百丈處,則是一團青綠色的雲氣,雲氣飄渺,隨波逐流,不斷變幻著各種形態。

「哥哥,當初你斬殺那位陰木之人後,為何不將他神魂碾滅,還要為他輸送一道陰氣,護他靈昧不滅?」

阿獃有些不明所以的開口道,望了望四周無數妖族,趴在孔虎耳邊小聲翼翼的開口道。

「倒也沒什麼特殊原因,想這樣做,自然也就做了!」

孔虎語氣無波無瀾,阿獃似乎也只是隨口一提,聲音落下的同時,下方飄渺不定的碧水好似受到了某種刺激般,忽然劇烈的沸騰起來。

碧水怒卷,短短半柱香的時間內,已經擴散到方圓萬里,就這般懸浮在青玉山上方,同時,碧水中心,一尊千丈大小、宛若金字塔般的祭壇緩緩凝聚,塔頂則是一片約莫三百丈左右的碧水平台,同時,一位身長七十餘丈、周身黑青繚繞的鬼臉妖猿緩緩落在祭壇上方,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擴散至四面八方,「歡迎諸位來到碧水境,參與三百年一次的交易盛會。下面,老夫會將交易會的規則公布一遍!」 海族的交易會簡單而直接,或求或售,每個登台的妖者都只有一刻鐘時間,不過由於這裡的妖者數量眾多,整個交易會通常會持續一個月左右。

就在妖者將規則公布,交易會開始的瞬間,四面八方三十餘位妖者紛紛駕馭遁光,朝著祭台上爭搶而去,海妖中的競爭法則:實力為尊。這三十餘位妖者明顯都已經達到了融丹之境,率先登台,自然有著極大的好處,因此各個爭先恐後,其中甚至包括了那位秋雨妖祖。

「呵呵,諸位承讓了,老夫來自海馬一族,洛斌,想要在此收購一塊「深海精金」,諸位道友手中有的話,還望不要吝嗇,任何要求只管提,只要老夫能夠辦到,定不會讓道友失望!」

眼前妖者龍頭馬身,頭生獨角,氣息渾厚霸道,明顯也是達到了融丹巔峰之境,話音剛落,四周海域頓時靜了靜,下一刻,彼此間再次交頭接耳起來,似乎在打探這「深海精金」的來歷。

「哥哥,這「深海精金」是什麼?」

阿獃開口問道,聲音中透出幾分好奇。

「深海精金,和北海秘銀齊名,不過作用不同罷了。北海秘銀的主要作用在於「避法」二字,只要在材料中參入少許,便能讓神兵法器變得堅不可摧,幾乎能夠免疫大部分術法攻擊;而深海精金卻是以「破法」稱道,據說參入神兵當中,能夠破開大部分的神通法術,是煉製法器不可多得的頂級材料。」

說話間,西北角落中,一位實力僅僅只有九階左右的妖者緩緩走了出來,也不廢話,手掌一番,手中直接多出一尊木盒,看也不看,直接朝著祭台上的海馬妖者拋了去。

見狀,後者面上閃過一抹訝色,接過手中,神念一掃,原本平靜之極的面色頓時生動起來,呵呵一笑道,「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是以靈石交易還是其他,儘管說來!」

「晚輩別無所求,只要前輩能答應鶴某一件事便好!」

說著,便傳音起來,聞言,海馬妖者面上先是閃過一抹詫異,沉吟了半晌,最終點了點頭……

隨著第一筆交易的完成,場中的氣氛也逐漸火爆起來,無數妖者登台亮相,攜帶著各種珍貴異常的海族靈粹,交換彼此所需。就在那位秋雨妖祖以物易物,得到一口法寶小劍后,孔虎心中一動,周身血光蕩漾間,整個人已經化作一縷紅光,越過眾妖,穩穩落在祭台之上,「「幻元金髓」、「紫極玄冰」、「元磁星參」,這三種材料,只要有誰能夠提供一種,不管靈石還是其他,一切要求只要孔某能夠辦到,定然會全力滿足!」

孔虎聲音夾雜著濃烈的血氣之力浩浩蕩蕩的傳遍四方,這一刻,元嬰後期巔峰的威壓毫無保留的展現而出,濃烈的血氣鼓盪洶湧,如同一輪烈日,僅僅只是靠的近些,便不得不撐起護體靈光,將這股來自血脈的威壓抵消一二。

無數妖者目露駭然的望著眼前一幕,彼此間交頭接耳,似乎在打探孔虎的來歷,妖群當中,秋雨妖祖同樣面色複雜的望著眼前一幕,似乎想到了什麼,眸子深處涌動著濃烈的擔憂之意。秋雨妖祖身側,三公主青蜓旁邊,墨瀝兒同樣瞪大了眼睛,目光毫無保留的落在那道妖影之上,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微燙。

「唉,也不知藍狐姐姐到底怎麼回事,這位孔虎道友實力驚人,若想打他的主意,怕是要吃大虧!罷了,等到交易會結束后,我便去她那裡小住幾天,等這位孔虎道友離去后,再返回族中吧!」

心中有了打算,秋雨妖祖漸漸平靜下來。

祭台之上,孔虎面無表情的朝著四周望去,足足一盞茶后,心頭微微一嘆,再次開口道,「若是諸位手中沒有這三種靈物的話,即便能夠提供一個消息也可,先前的承諾依舊有效!」文筆書吧

聲音剛落,四周再次引起一陣轟動,只是卻依舊沒有任何消息,眼見時間將過,孔虎心中微微一嘆,剛要走下台去,卻見一位渾身上下籠罩在黑霧中,隱隱約約只能瞧見大致體型的妖者緩緩走出,隨著黑雲波盪一起,一道分不清男女老少的聲音悄然入耳,留下這句話后,黑霧妖影根本不待孔虎回應,直接駕馭黑光,朝著極東方向疾馳而去!

「呵呵,有趣!」

孔虎目光一閃,不再多想,轉身下台。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整個交易會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偶爾一兩件珍品出現,引得眾妖瘋狂出手爭奪,不過對於孔虎來說,這場交易會大概只能用平平淡淡來形容,到了孔虎這般修為境界,普通東西根本看不上眼,而像虛空鬼藤那種奇珍,數百年難得一見,可遇不可求,能夠出現在交易會上的概率極小。

然而,就在交易會最後一天,大半妖者已經提前退走之時,一根玉簡的出現成功引起了孔虎的注意。

祭台之上,一位身著黑袍、頭生雙角、背負玄甲,看不出具體來歷的妖者緩緩上前,也不說話,大口一張,一根銀色玉簡頓時落在眾妖眼前。

「本族秘傳功法「嘯月訣」,凝聚吞噬星光月華之力澆築肉身,修鍊到一定境界后,會在皮膚當中凝聚星紋,硬抗法寶不在話下。哪位同道有興趣的話,只管以靈石拍買便可,價高者得!」

妖者緩緩開口道,此言一出,毫無疑問便在四周掀起一陣風暴。海族億萬,真正擁有傳承功法的海族並不多,每一個擁有傳承功法的海族都毫無疑問有著問鼎巔峰族群的底蘊,很少有妖者將本族的傳承功法拿出來拍賣。

當然,事無絕對,特別是在這湮天大洋深處,原本強勢的海族遇到無可抵禦的天災地禍時,整族滅絕都毫不稀奇,一些落寞的種族將傳承功法拿出來拍賣,倒也說得過去。

「嘯月訣!」

聽到功法介紹后,孔虎眸子陡然一亮,臉上露出一抹振奮之意。

僵之一脈不屬五行,不列陰陽,不生不死,不老不滅,以月華血精為食,肉身強橫著稱,通常是由生靈肉身轉生而成,極為少見。同鬼修一樣,均為遭到天地摒棄的一脈,進階之難,更甚武者。與修者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五個境界相對應,僵之一脈同樣有五境之分:紫僵、白僵、綠僵、毛僵、飛僵。

如今的孔虎早已達到了元嬰巔峰之境,若是按照僵體境界劃分的話,則是毛僵巔峰,再進一步的話,便能達到此界巔峰,尊者之境,當然,在體內的隱患徹底解決前,根本不可能踏出最後一步,因此,即便知道千難萬險,孔虎依舊決定跨越茫茫無盡的湮天大洋,前往南渡幽洲尋找解決自身問題的辦法。

世俗人皆把「僵」歸為鬼類的一種,實際上二者有著本質的區別,除非修鍊至大成的武者,否則單論肉身而言,「僵」可以說是天地生靈中最為霸道的一脈,即便這些以肉身強橫著稱的妖族也有所不如。

如今的孔虎繼承了錢虎的神魔血脈,走上了武道一途,肉身軀殼卻是屬於妖僵之體,不過由於半路出家,對於僵體的一些特性,孔虎了解十分有限,根本不懂得如何吞噬月華之力,也從未依靠月華星光之力打煞過肉身,實力的提升完全依靠體內神魔血脈的轉化,如此一來,根本無法發揮這具妖僵體的真正實力。

此刻聽到這部「嘯月訣」,心思頓時活絡起來,不待眾人開口爭搶,大手一揮,一座瑩瑩寶山頓時落在眼前,十億靈石散逸著濃郁異常的氤氳靈霧,朝著祭台上的妖者緩緩飛去,同時,元嬰巔峰的強橫氣息毫無保留的鋪展開來。

「慢,老夫對這部功法同樣……」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從遠處遙遙傳來,只是下一刻,聲音戛然而止,卻見孔虎好似根本未曾聽到般,靈石寶山落在祭壇上的同時,一道血色凝聚成的三尺手掌從靈石山上浮動而出,直接便朝著玉簡抓了去。

玄甲妖者似乎被嚇呆了般,根本不敢阻攔,血光浮動間,捲起玉簡倒飛而回,穩穩的落在孔虎手中。祭壇之上,妖者遠遠望了一眼孔虎的方向,又不著痕迹的朝著虛空一處望了望,最終二話不說,周身黑霧涌動,直接便捲起一旁的靈石寶山,頭也不回的朝著碧水境外瘋狂遁去。

「哼!」

似乎被孔虎的舉動激怒了般,虛空之上,一道巨大的陰影緩緩落下,八爪黑甲,身長三百丈,現身的同時,巨大的甲鰲伴隨著倒灌的海水朝著孔虎的方向狠狠落來。

見到這一幕,周圍無數海族面色大變,想也不想便朝著四面八方瘋狂逃竄。碧水當中,孔虎同樣眉頭微皺,只是面上卻沒有絲毫慌張之意,隨著巨鰲臨近,熾烈的血氣從孔虎體內席捲而出,最終匯聚在左掌當中。

輕飄飄的一掌推出,血光浮動間,化作一道三十餘丈的巨大掌印,若是仔細看去,便會發現在掌印中心處,血光遮掩的血紋當中,一絲五彩霞光隱隱約約透射而出。

巨鰲,血掌毫無花哨的對撞在一起,巨大的波浪將整個碧水台完全吞沒,海水巨大的壓力下,無數低階海族好似遭到了天災地禍般,被這股巨力碾壓成渣。

血色散盡,孔虎面無表情,語氣不急不緩,「若是閣下有意見的話,孔某不介意奉陪一場!」

撂下一句話后,捲起身側的阿獃便破空而去。

碧水之上,三百丈的妖軀不斷縮小著,最終化作一位身披青甲的蟹妖模樣,籠罩在青甲下的妖軀不斷顫抖著,特別是剛剛伸出的巨鰲,好似被某種異力生生磨去了大半般,傷口處,平滑如鏡。

三百年一次的交易會徹底落幕,而孔虎倒也沒有耽擱,不待催促,一妖一鶴已經來到藍狐妖祖的洞府中,只是此刻,眼前的洞府已經來了個大變樣。

青綠色的洞府好似染上了一層血色,四周符文陣紋當中,充斥著濃郁的血氣之力,原本種植的那些靈草靈藥已經完全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尊尊造型猙獰的異獸,這些異獸各個半人大小,通體黝黑,濃烈的陰氣從中散逸而出,按照某種奇異的方位擺設四周。地面上,以海妖精血勾連著一道繁複無比的陣法,密密麻麻的線條相錯環繞,僅僅望之一眼,便給人一種暈眩之感,只是這道陣法還有一角尚未完成。

見到這一幕,孔虎眉頭大皺,就連阿獃也是唳鳴兩聲,拍打著翅膀,顯得極為不適。

「呵呵,兩位倒是守時,既然來了,就先在此稍候幾天!」

藍狐妖祖化作人形,款款而來,看到孔虎的同時,滿臉的皺紋頓時鋪展開來,又望了望一旁的阿獃,目中透出點點疑惑,不過卻也沒有過多在意,依舊自顧自的拓印著陣紋,根本沒有隱瞞的意思。

「道友刻畫的是什麼陣紋?」

片刻后,實在看不出絲毫端倪,孔虎乾脆直接開口詢問起來。

「移靈大陣!」

隨口說了句,藍狐妖祖頭也不抬,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或許是藍狐妖祖這般坦然的態度讓孔虎放心不少,即便心頭仍舊有著許多不解,卻也沒有多問。ok作文網

就在一妖一鶴百無聊賴的看著藍狐妖祖刻畫陣紋時,隨著波動一起,青光瀲灧間,三道身影已經落在面前,正是秋雨妖祖、三公主青蜓,以及墨瀝兒。

「交易會都結束了,你們三個還不走?」

瞥了一眼三者,藍狐妖祖終於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眉頭微皺道,語氣間似乎滿是不耐。這個態度倒是讓秋雨妖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得硬著頭皮道,「只是來跟姐姐告別一聲罷……」

「告別完了,就快些離去吧,老身這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恕不遠送了!」

這般翻臉無情的態度讓秋雨妖祖面色漲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不過身旁的三公主青蜓卻是小臉一皺,扯了扯秋雨妖祖,「既然藍狐姑姑有事在忙,我們這就回去,秋雨姑姑早些送我和瀝兒前往人族吧。」

說著,不由分說扯著秋雨妖祖便要離去。

墨瀝兒望了望秋雨妖祖,又望了望藍狐的方向,最終將目光定格在孔虎身上,眸子中閃過絲絲疑惑,似乎有些憂慮,不過見到兩人已經朝著外界行去,最終只能緊緊隨上,就在遁出洞府的瞬間,卻回頭朝著孔虎招呼一聲,「前輩,瀝兒隨後便要趕回西嶺人族了,前輩……一切小心!」

聲音落下的同時,人影已經消失無蹤。

聞言,孔虎僅僅點了點頭,倒也沒有多說什麼。

七天後,隨著最後一道符文拓印完畢,一股來自神魂的威壓從地面上緩緩騰起,這股威壓之強,即便孔虎也感到有些壓力。 畫春光 此時此刻,藍狐妖祖終於回過頭來,目光毫無顧忌的落在孔虎身上,「在煉丹入體之前,道友若是相信老身的話,最好還是讓我好好檢查下身體,免得出現什麼意外。」

說著,根本不待自己同意,一股淡淡的神念波動便從藍狐妖祖身上傳遞而來,孔虎感覺周圍空氣微微一緊,並沒有阻止這道神念之力的探查,只是將神念之力完全匯聚在紫府、掌心當中。

不過片刻后,藍狐妖祖卻是眉頭大皺,似乎遇到了難以決斷之事,見狀,孔虎心中一動,剛要開口問些什麼,卻見對方擺了擺手,「道友肉身之強,幾乎已經達到了融丹妖祖的極限,不過……」

說到這裡,藍狐妖祖卻是面帶狐疑的掃了孔虎一眼,接著道,「不過道友似乎並不懂得僵體的修鍊方式,也從未修鍊過這具僵體,完全憑藉神魔血脈的加持才達到了如今這種程度。想要安全無虞的煉丹入體,最好將肉身再磨鍊一番……道友手中的那套元髓煉骨之法倒是頗為合適,老身先前已經將七十二種妖祖元髓交到了你手中。至於陣法,倒也簡單,等會兒老身親自去找那老鬼煉製一套即可。」

說話間,已經決定下來,根本不容孔虎反駁。

聞言,孔虎眉頭皺了皺,雖說隱約感到有些不妥,不過思來想去,最終還是將那塊拓有「七十二天妖聚髓煉骨大陣」的獸皮遞給了藍狐妖祖。這位妖祖似乎極為賣力,拿到獸皮的同時,直接疾馳而去。

直到看不見了藍狐妖祖的身影,孔虎才緩緩皺起了眉頭,將這件事仔仔細細的思來想后,最終才輕輕一嘆,「這位藍狐道友,果真是這般大公無私?!」

「哼,哥哥曾經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藍狐妖祖這般相助,定然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不過以我們的實力,即便她真的有什麼謀划,我們也不怕,哥哥放心好了,阿獃會保護你的!」

阿獃拍著胸脯保證到,信心十足。

僅僅半個月後,藍狐妖祖已經回到洞府當中,手一揚,無數陣旗陣盤如同漫天繁星般,被道道靈力裹著,按照某種玄妙的軌跡朝著四面八方落了去…… 「七十二天妖聚髓煉骨大陣」要比當初錢虎設下的「三十六天妖凝元融血大陣」複雜的多,單單陣旗陣盤的數量,便達到了驚人的九百餘道。這些陣旗陣盤各個巴掌大小,靈力包裹,朝著四面八方緩緩墜去。

藍狐妖祖操控靈力的手段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待到最後一道陣旗穩穩的插入地面當中,一股獨特的陣法波動從中散逸而出。見狀,藍狐妖祖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中透出絲絲奇異之色,「這陣法倒是極為獨特,看來這獸皮卷上記載的「七十二天妖聚髓煉骨大陣」要比老身想象厲害的多。」

聲音落下的同時,孔虎也不怠慢,大口一張,七十二隻瓶瓶罐罐頃刻間化為齏粉,七十二種妖族本命元髓剛剛暴露在空氣中,便被孔虎血手一裹,朝著陣法內洶湧而去。

「三十六天妖凝元融血大陣」,融煉三十六種妖族血脈,以本身意志強行磨滅三十六道妖族殘念,融血化元,彌補自身;而「七十二天妖聚髓煉骨大陣」,則是收集七十二種妖族元髓,以髓煉骨,將本身的肉骨改造成天妖血骨,熔煉七十二種妖族殘念,最終達到以骨撐山的境地。從這點來看,兩者似乎同屬於一種煉體之法,有著明顯的承接關係。

「呵呵,道友倒是福氣不淺,這七十二種妖祖元髓幾乎都是我們藍尾海狐歷代的珍藏,畢竟,整個海域當中能夠達到融丹境界的妖祖,每一個都是神通廣大之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