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吧,我知道我爹是怎麼不娶小的了。


一是因為可能打不過我媽。

二也是因為我媽實在是很漂亮。

嗯,可恥的基因遺傳。

該隨的不隨,不該隨的瞎隨。

某教導主任震驚的嘴合了合,無奈地說道:「行倒是行,但是你不覺得你家孩子太小了嗎?他連基礎的機械學都不會,靈科系都是從三年級開始招生的,你覺得你家孩子會嗎?」

機械學?

我靠!

我一下子就震驚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媽管都不管我,一臉無奈地說道:「我也沒辦法啊!你看這孩子把老師氣的。實在不行你考考他,我家孩子上過家教,應該還是會一點點的。」

我欲哭無淚地看著我媽。

我是真不好意思說我處男了28年都拿上了機械學的博士畢業證了好不好。

我這個頭疼啊!

讓我沒想到的是,某教導主任似乎對我老媽的為難很理解,大手一揮,直接豪邁地說道:「咱們姐妹還分你我嗎?我批准了,今天下午你家孩子就去靈科繫上課去。」

「真的?」母上大人一臉驚喜地看著教導主任。

然後教導主任就輕聲說道:「其實靈科系連學生都沒有,甚至都沒個老師。你家孩子去了正好充個人數。」

我…….

您這句話早說好不好?

我還以為我真的能走後門了呢!

結果您給我說了這麼一句?

我這算是一個系裡面唯一一個學生?

而且,您老能不能告訴我靈科系是什麼啊?

怎麼還和機械學有關啊!

不得不說,我現在聽機械這兩個字就頭疼。

要不是怕我家母上的奪命浮空十二連擊,我絕對我就問了。

可我媽卻是一臉驚喜,直接說道:「好啊!那我就把樂天交給你了!你讓他好好的在學校不要禍害人就行!好,就這樣,下次我請你吃飯啊!」

我家母上說完拔腿就要走啊!

我欲哭無淚地看著我媽的背影,心想要不給我爹告狀算了。

結果我媽到門口突然站下了腳步,默默地回過身,微笑地對我說道:「樂天啊,媽媽對你用心良苦,你會理解媽媽的,對嗎?」

這一抹微笑絕對是惡魔的微笑!

我這冷汗從脊梁骨差一點冒到頭頂去。

連忙點頭說道:「嗯嗯,嗯嗯。」

「那你會好好學習,聽老師的話嗎?」

媽,我敢說個不嗎?

我,欲哭無淚。

永遠不要小瞧一個女人的嘮叨,她真的要嘮叨起來那我是真的承受不住。

尤其是這還是自己親生老媽。

我家父上大人都是被打上天的主,我能說個不字嗎?

一連五分鐘,我就和個永動機一樣在那裡一直恩恩,恩恩。直到我恩恩到我家母上滿意為止。

等我家母上大人滿意,我已經心力交瘁到不行了。

送走我老媽,我一臉頹廢地看向教導主任。

這教導主任可能是從那個任課老師那裡聽說過我的大名,再加上可能和我母上比較良好的關係,所以說對我的痛苦充耳不聞。

直到現在,她臉上依舊保持著24K純微笑。

我知道我今天確實是做的過分了些,如果在沒有表示啊什麼的以後絕對就不要想在這個學校好好生活下去。

男人做事就要勇於承擔。

我調轉身形,直接對那個已經不哭的女老師說道:「老師,對不起,我不該針對你。」

嗯,我覺得我很誠懇。

而且我認為我的誠懇已經打動了她們兩個人。

果然不出乎我的意料,教導主任聽過我道歉之後便微笑地對我說道:「還是個乖孩子的,我聽你媽媽說你上過家教,那我現在考考你,可以嗎?」

我還能說什麼?

所以我點了點,一幅任人宰割的模樣。

可能是我現在的年齡讓我有一點小萌,所以說那個被我氣哭的老師見我這個樣子也是掩嘴輕笑了起來。

女人啊!

女人心,海底針。

而沒等我再多吐槽幾句,教導主任的問題就來了,只聽她嚴肅地問道:「我就問你最基礎的。說一下你對這個世界了解多少?」

了解嗎?

有個以戰功成就爵位的老爹,我要是對這個都不了解,那我絕對被我爹打死。

所以我對這個問題很自信。

抬起頭,我就像背公式一樣喃喃道:「我們身處的大陸為弗雷克西斯大陸,至今並沒有發現第二塊大陸存在。在這塊大陸上除了人類之外,還有生活在沼澤的亞龍人部落,生活在東部森林的精靈一族,大陸上還有遊盪的虎人部族。我們人類在百年前分為數十個國家,但是因為精靈族對人類發起的戰爭,人類被迫聯合在一起組建了人類聯邦,以聯邦制治理國家。從效果上來看,現在的制度要比之前強上許多,但是……」

我正背的開心,教導主任突然揮揮手讓我停了下來。

我心裡一咯噔。

得虧是停了下來啊,要不然接下來要說出來可是大罪。

我呵呵一笑在那裡裝傻,教導主任也不在意這些細節。

她看向那個老師,微笑道:「貞德老師,你覺得這個孩子還需要上你的歷史課嗎?」

我眼睛一瞪。

除卻雷姆之外,我居然在這個世界上聽到了第二個和我前世認識的偉人有著一樣名字的人!

貞德,那可是聖女貞德啊!

以一己之力帶領法國軍隊反攻英國,以一介女兒身為法國帶來了許久未有的勝利!

而且,長得漂亮啊!

好吧,某種意義上我是因為第二個原因才如此關注貞德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很認真地看向了貞德老師。

黃髮,黑袍,高挺的鼻樑上有著一雙明媚的藍色眼瞳。

剛剛沒仔細看,這麼一看的話甚至這個女孩子能和自己母上大人有著一拼。

至少也是比自己老媽差上一個等級的漂亮女孩。

想到這,我心裡不由得微微有了些愧疚感。

而貞德卻絲毫不計前嫌,微笑道:「主任,他掌握的不錯,所以說也不用我教了。」

我眼睛一亮!

能被一個女孩子原諒,這絕對是解決了我心頭一件大事。

雖然我現在才八歲,甚至說我的思維模式也因為我的年齡受到了些許限制。

但是畢竟本質上我也是一個36歲的人!

自然是不喜歡欠女孩子人情啊!

我微微一笑,對貞德老師恭敬的一鞠躬。

貞德老師也是微笑點頭。

教導主任見我們重歸於好,心裡也是十分開心。

對她來說,我這個靈科系唯一一個學生貌似還有點什麼作用,所以說她自然不想看到那個調皮搗蛋一臉只為退學的我在學院里搗亂。

畢竟我的身份在那裡,她們也沒什麼好辦法來懲罰我不是。

所以說教導主任很滿意,所以她便趁熱打鐵,直接對我們說道:「好了,貞德,以後你就是靈科系的系主任兼班主任兼任課老師,你的教師職稱我給你提一級。」

我,一臉懵逼。

貞德,一臉懵逼。

「什麼?!」

我和貞德幾乎是同時驚呼出聲。

一個系的系主任就這麼就定下來了?

這也實在是太隨意了點吧?

可惜教導主任似乎不想聽什麼別的話,揮了揮手,催我們離開道:「好了好了,就這麼決定了。貞德你看著他別讓他給我搗亂,樂天你也小心點,我這不是你搗亂的地方。六個月後各個系要比賽,你們靈科系給我努點力,別給我墊后!」

說完,我這連就跟被一萬隻草泥馬跑過去一樣激情澎湃。

六個月後各個系比賽,您老讓靈科系給拿出來成績?

拜託,靈科系從老師到學生也就兩個人!

您這是要玩死我們啊!

好吧,天下教導主任一般黑,我已經忘了這個亘古不變的道理了。

然後不等我反駁,教導主任一揮手,我和貞德都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力量推動著我們離開了辦公室。

一出辦公室,那門直接啪的一下就關住了。

我死忍住要一腳踹開這門的想法。

然後看向我日後的系主任兼班主任兼任課老師的貞德小姐姐,我欲哭無淚地說道:「老師,這什麼事啊?」

貞德也是一臉懵逼,聽到我發問,同樣以一臉無奈地說道:「我也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算了算了,你叫樂天對吧。教導主任這樣安排一定有著她的想法,我們就遵守就好了。樂天,你先自己在學校里轉一下,我準備一下以後要教你的東西,唉,對,中午別忘了回家吃飯,吃完飯好好休息一下,我們下午的課…….」

我,樂天,欲哭無淚。

這個年輕的,漂亮的,以後要當我系主任,要當我班主任,要當我任課老師的貞德小姐姐,這怎麼是個碎催啊!

聽她這說話沒完個樣子,這估計得說到明天啊!

得,我還是先走算了。

「老師我知道了,老師再見!」

連忙說出這麼一句話,我直接撒丫子跑開了!

然後我背後就傳來了若隱若現的呼喚聲:「哎哎哎,我們的教室在薔薇樓405,別忘了啊!」

薔薇樓?

名字不錯啊!

我向後面揮了揮手,說了句:「知道了。」

然後我就真的撒丫子跑了。 理論上來說,我個人對學校的安排感覺還不錯。

畢竟理論上我也算是個學霸,而且好像這個靈科系貌似也很適合我的專業。

最主要的一點!

那就是這個系只有一個老師!

好吧,我承認我飄了。

憶往昔,初中之時,我平生最羨慕之事就是不用學習,可以上課睡覺甚至可以逃課去網吧的我那些好朋友們的日常。

看看現在,別人都在上課,而我卻跑過一個個教室,活脫脫的就和一個瘋兔子一樣。

反正貞德老師也沒說讓我多會兒去上課啊!

理論上我就是浪一天都沒事的。

「啊!自由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