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了,我知道了,傳令,今天的事誰也不許亂嚼舌頭根子,否則我要他狗命。”


“拿去!”

瘸三從口袋裏摸一把鈔票,看也不看扔在了地上。

“多謝三爺,多謝三爺!”柏濤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美滋滋的收起了鈔票,心裏那叫一個美啊。

“柏爺,你說三爺這麼大的人物,怎麼會來咱們陸公館。”一個守衛拍打着柏濤身上的灰塵,討好問道。

“嘿嘿,趙西風這回是攤上大事了,你看着吧,過了今晚,陸公館就是咱們的天下嘍。”

柏濤很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爲101裏面的那個犯人,那可是瘸三欽點關押的,易東辰跑到這來還安插了個人進去,這不是打三爺的臉嗎?

偏偏趙西風還跟撿了寶似的往上去湊,簡直就是作死啊。

此時,易東辰與趙西風正在喝茶,他們是以正常的由頭把秦羿投進了101,但實際上要想把人弄出去,就算是趙西風,也得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通過提審等諸多手段,纔有可能把秦羿再撈出來。

畢竟陸公館的規矩很森嚴,也不是他趙西風一個人說了算。

“趙叔,時間差不多了,我怕侯爺在裏邊待的煩了,你趕緊去放人吧。”易東辰放下茶杯,看了手錶一眼。

“好,我這就去叫人提審他,然後再走程序!”趙西風站起身道。

剛要親自去辦這事,砰!

門狠狠從外面撞開了!

寵妻無度之強娶世子妃 瘸三那張陰冷的蠟黃臉豁然而現,緊跟在他身後的是黃泉護衛。

一見到瘸三,易東辰就知道大勢不妙。

他還是太大意了,原本以爲就幾個小時的事,自己在這親自盯着,出不了岔子。

沒想到三叔竟然親自趕了過來,他這個三叔最擅長陰謀詭計,陰損毒辣,今兒這一關怕是過不去了。

“三叔,你怎麼來了?”易東辰暗一口氣,保持平靜問道。

瘸三雙眼如刀,直勾勾的盯着易東辰,森然冷笑道:“東辰,興致不錯啊,居然跑到陸公館來喝茶了,怎麼沒叫上你爸一塊來啊?”

“趙西風見過三爺。”一旁的趙西風嚇的趕緊跪在地上,戰戰兢兢道。

“我嚐嚐這裏的茶有何獨特之處,竟然能吸引我們易家的大少專程來此。”

瘸三看也沒看趙西風一眼,走到桌邊,自顧斟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索然無味道:“下等陳茶,味道遠不如家裏的。怎麼着,家裏少了一口茶,非得來這喝?”

他的聲音略帶幾分沙啞,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一番脣槍舌劍下來,易東辰也是有些招架不住,額頭上滲出了冷汗:“三叔說笑了,我就是過來跟趙館長敘敘舊罷了。”

“敘舊?敘什麼舊,你要想敘,好啊,今晚我就回去向家主申請,讓你來這做館主如何?”瘸三絲毫沒有給侄子面子的意思,言詞愈發的刻薄。

“三叔你……”易東辰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他知道這個瘸子,絕不是一個愛開玩笑的主,往往他不經意的一句話裏就暗藏殺機,要是不小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茶喝夠了嗎?”

“喝夠了就滾吧!”

瘸三也懶得對這侄兒客氣了,一拍桌子大喝道。

易東辰心涼如水,秦羿還在101裏待着,這事八成要穿,他只怕大禍臨頭了。

一品狂妃 更糟糕的是,他卻無力改變什麼,這纔是最悲劇的!

“是!”

易東辰低下頭,應聲退了出去。

他這一走,趙西風心裏就更沒底了。

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館長,一條看門狗,如今正主來了,他哪裏兜的住啊。

“趙館長,你難道不應該告訴我一些什麼嗎?”

瘸三坐了下來,笑問道。

總裁私寵·女人,吃定你! “說,說什麼啊,三爺,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趙西風避開瘸三的視線,顫聲打了個哈哈。

“還敢跟我裝傻!”

“好啊!”

“嗯!”

他一揮手,立即有手下揪住趙西風摁在了桌子上,拔出腰間的匕首,二話不說,嘩啦一刀,就削掉了他的一隻耳朵。

“啊!”

趙西風疼的死去活來,發出一陣陣慘叫。

“狗奴才,敢不聽話?”

“說不說!”

瘸三點了根香菸,吸了幾口後,狠狠的摁在了趙西風流血的傷口上。

“啊!”

“我,我說!”

“三爺,我什麼都說還不成嗎?”

趙西風實在受不了這種非人的折磨,主動認慫了。

他知道沒有人能在瘸三手下挺過去,再硬下去,遲早也得招。

“放開他!”

“說吧!”

瘸三擺了擺手。

“秦侯來了,秦侯來了!“

“他就在101,東辰少爺說要跟他聯手在易家搞點大事!”

“三爺,該交代的我都交代,求求你給我一條生路吧。”

趙西風跪在地上哀求道。

“秦侯!”

“籲!”

瘸三倒抽了一口涼氣,站起身不安的踱了幾步,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當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姓秦的,你也是嗅到了肉腥味,想來分我易家一杯羹吧。”

“呵呵,這回可是逮着一條大魚了,當真以爲我們易家這麼好算計嗎?既然來了,就別想走!”

瘸三陰冷道。

旋即一揮手,旁邊的侍衛一掌劈在了趙西風的天靈蓋上,結束了他的小命。

“從現在起,你們幾個親自給我在這盯着101號鐵牢,記住了,沒有我和家主的命令,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許靠近一步。”

“違者,殺立決!”

瘸三冷冷道。

是!

幾個黃泉護衛,親自前往101號鐵牢,只留下一人護送瘸三走出了館長室。

瘸三剛一走出來,柏濤趕緊迎了上來,笑嘻嘻道:“三爺,有什麼可以爲你效勞的。”

“柏濤,從現在起,你就是陸公館的館長了,這次的差使做的很好,以後要是再來外人,你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瘸三拍了拍柏濤的肩膀,陰笑道。

“哎喲,小的多謝三爺,多謝三爺!”

柏濤沒想到好事來的這麼快,喜的跪地就是一通磕頭。

“去吧,把裏面的屍體收了!”

瘸三淡淡一笑,上車去了。

PS:晚點還有更新。 粵東夏季的雷雨說來就來,到了晚上十點多,驚雷撕裂蒼穹,在這座老城上空張牙舞爪!

★ ⓣⓣⓚⓐⓝ★ C〇

這個夜晚註定了不會平靜!

易東辰像瘋了一樣,飛快的駕駛着汽車,往柳家趕去。

他必須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送達給柳少泉,秦侯被囚禁在世界上最堅硬的鐵牢裏,計劃出了變故,必須儘快想出策略!

再不濟也得讓江東那邊知道,好作出營救!

易東辰從沒像這一刻這般害怕,這回玩的實在超出了他的預期,他無法想象,萬一秦侯死了,整個南方、江東、易家會出現何等變局。

“侯爺,對不住了,我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希望老天能夠保佑你吧。”易東辰來不及思考自己的下場,唯有深深替秦羿祈禱了。

正走神,陡然一聲巨響,彷彿整個大地都撕裂開了,下一秒,易東辰看到自己的汽車騰空數丈高,在空中翻滾着!

發生什麼事了?

砰!

汽車重重的砸在馬路上,易東辰渾身是血,掙扎着從破碎的車門擠了出來,一隻錚亮的皮鞋出現在他的臉側,緊接着它的主人,彎腰蹲了下來,嘿嘿笑道:“老弟,這是要去哪,去柳家告密嗎?”

“東晟,你,你們這樣玩,會把易家玩死的。”

“放了秦侯,這事是我搞的,衝我來就好。”

易東辰嘴角垂着血水,用力擡起頭,對視這位死死壓在他頭上的苦主。

“呵呵,以後這世上再沒有什麼秦侯了,你知道爺爺說什麼嗎?他老人家說,只要能除掉秦侯,那幾百個億不要也罷。”

“我得感謝你,做了個好局,把我們易家在南方最大的一塊絆腳石給解決了。”

“東辰,你說你這是何苦呢?明明可以安心做你的二少,非得長了一顆帝王心,哎,可惜你沒這命啊。”

易東昇看着堂弟,一臉同情道。

“我不是帝王命,我只是不想丟了太爺爺的家風,只是不想世人戳我易家的脊樑骨,不想再造孽!”

“大哥,咱們這一世的榮華富貴還不夠嗎?爲什麼非得往邪路上走,你們這樣對得起太爺爺留下的祖訓嗎?”

易東辰吐了幾口血,忿然道。

他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肺腑,在剛剛的車禍中已經震碎,命是活不了了,說的全都是肺腑之言。

“什麼叫邪路,這世道,你不這麼玩,別人也會?”

“無非是誰玩的好,誰出局罷了。”

“東辰,很遺憾的告訴你,因爲你的愚蠢,你的父母在半個小時前,已經被家法處死!”

“他們正在黃泉路上等你,去吧!”

易東昇聳了聳肩,邪笑道。

“易家遲早要毀在你們這些人渣手上!”

“蒼天無眼啦!”

易東辰擡起頭,看着驚雷滾滾的蒼天,眼角滑落幾滴恨天恨地的血淚!

咔擦!

易東昇一擡手,旁邊的護衛拔出手槍,打在了東辰的天靈。

看着地上的屍體,易東昇猙獰的狂笑了起來:”何爲天,主宰生死,位極人臣便是天,自今夜起,南方我爲王,我就是天,我就是地,啊哈哈!”

……

柳少泉和鄒雅站在大門口望着天際的悶雷,心頭涌起一陣不詳的預感。

“侯爺說了,十二點前這事就該了結了!”

“怎麼到了這個點,還是沒動靜?”

“少泉,他有沒有告訴你,到底幹嘛去了?”

鄒雅擔憂問道。

“小雅,以我的地位,怎麼能過問侯爺的事,我只是給他們搭了個線而已,具體是怎麼操作的我一概不知啊。”柳少泉皺眉道。

“那你快聯繫東辰,看進展如何了?”

“哎,易家是頭吃人猛虎,我真擔心侯爺大意,吃了他們的虧啊。”

鄒雅道。

總統大人,離婚吧! 柳少泉能從她眼中看到對秦羿的關切,那是從未在他身上有過的,那一剎那,他心底多少有些失落,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他拿出手機一遍又一遍的撥打着易東辰的手機,然而始終是無人接聽。

“電話是通的,但是沒有人接。”柳少泉道。

“東辰、侯爺他們不會出事了吧?”鄒雅憂心忡忡道。

“不好說,易家有黃泉老祖,還有衆多高手,要救出陳俊,無論哪種手段都不是易事。”柳少泉道。

“老天爺,求你保佑羿哥,千萬不要出事,小雅願意用餘生所有的幸運、生命來向你換取,羿哥的平安,求你了!”鄒雅雙手合十,向着蒼天祈求道。

“小雅,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危險,你會不會爲我祈禱,這般關心我?”柳少泉低低問道。

“泉哥,我……”鄒雅轉過頭,秀目看着柳少泉,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了。

“不用說了,我都知道了!”

“天亮後,我親自去趟易家打聽情況,你早點睡吧。”

柳少泉黯然一笑,轉過身步履艱難的往裏間走去。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鄒雅很想告訴柳少泉,如果這輩子她可以找一個可以長相廝守一輩子的人,那一定是他,而不是秦羿。

因爲,秦羿是她的神,當初離開南廣去國外時,她就斬斷了對秦羿任何瑕念。

她永遠不會忘了,曾經的自己是多麼的骯髒!

唯有少泉待她真心不二,她不傻又豈能看不出來,只是此時她心亂如麻,向來內斂的少泉,突然開口說這話,她實在無法回答。

……

白雲山中,易家總院!

此刻氣氛沉悶,一個留着濃厚絡腮鬍須的中年人坐在正首位置,但見他闊面生威,雙目如虎,雄視之間,自有一股王者之風。

他正是易家的現任家主易經綸!

堂下坐着的是易三爺與其他易家長老、大員!

“各位,昨天晚上,經過老爺子的批准,爲了易家的安危,我不得不處理二弟夫婦,很遺憾的是,我剛剛接到消息,昨晚東辰出了車禍,二弟這一系算是徹底完了,喪事今天就開始操辦,但凡東字輩的,一律披麻戴孝,爲二弟一家子送行。”

易經綸深吸了一口氣,滿臉悲痛道。

他是真心悲痛,不是因爲弟弟死了,而是這個眼中釘終於除了,以後未免要少了很多樂趣。

“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