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了,大家對我們的第一名是很期待,到底花落誰家讓我們一起揭曉。”


在場還未被提名的團隊,都希望是自己,大家都在默默祈禱。

“海達集團。”

當主持人念出海達的時候,白漱寧緊閉的雙眼睜開,淡定會心一笑。

其實她比任何人都要緊張。

冠軍隊伍被請上舞臺發表感言,隨便宣傳一下自己的公司,也好方便以後的合作。

“來,有請海達公司的趙總髮言。”


趙海眼睛笑的咪成一條縫,這一次的成功,能給公司帶來上千萬的商機,他能不高興嘛。

“首先,我要感謝各位對我們團隊設計的厚愛和茉莉女士對我們衣服的喜愛,其次感謝白總帶領他們團隊夜以繼日的設計出了這麼好的作品,感謝,感謝!”

白漱寧作爲本次的設計管理者,拿起話筒:“這一次能有幸參加本次的大會,我深表榮幸。還要感謝大家對我們作品的喜愛。更要感謝茉莉女士對我的厚愛,感謝!”

茉莉坐在臺下看着臺上自信從容淡定地白漱寧,嘴角勾起笑意很滿意地點了點頭。

白漱寧看着臺下的茉莉女士點頭示意。 墨湛森看着電視裏面小妻子從容淡定,姣好容顏。

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浮現出笑意。

果然是他的女人。

會場這邊結束了比賽,白漱寧下臺正和茉莉投緣的聊着設計方面的問題。

茉莉很喜歡白漱寧的設計思想,也希望以後能跟她繼續合作。

“茉莉女士,很期待和您的合作。”

雙方握手,離開了會場。

這一趟黎城之旅算是結束了,所有人收拾東西準備返程。


正在收拾東西的白漱寧聽見電話響起,拿起接聽。

“夫人,恭喜了。”

墨湛森磁性低沉地嗓音中帶着小驕傲。

“謝謝。你怎麼知道我是冠軍?”白漱寧還不知道墨湛森早就關注這個時裝週了。

帝國爭霸亂世縱橫 我有看現場直播。”

“好吧,剛纔我是不是很厲害?”白漱寧撒嬌的口氣。

女人在最愛的男人面前,之前無論多麼女孩子,在看到愛人的那一刻,便溫柔似水。

這讓人不禁感嘆愛情的偉大!

“當然,我的女人肯定優秀。”墨湛森毫不客氣的誇讚。

白漱寧心花怒放:“好了,不說了,這就要收拾東西回國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我去機場接你。”墨湛森也想給她接風洗塵,慶祝一下。

“拜~“

兩人掛斷電話之後,白漱寧收拾好東西和公司的人出發了。

經歷了這一次的服裝展,王書音的名聲大噪。

趙總帶着王書音搭着飛機一起回來。

這一次王書音很不滿意的地方就是讓白漱寧奪冠。

雖然奪冠對自己也有好處,但是跟讓白漱寧得意,她寧願不要那些資源。

幾十個小時的飛行,白漱寧他們安全抵達g市的飛機場。


墨湛森早就在出機口等着白漱寧。

一行人從裏面走出來,公司的人把白漱寧圍在中間,害怕人羣擁擠。

墨湛森從人羣中一眼找到了小妻子,默默走上前。

“歡迎回來。”墨湛森說着把早就準備好的玫瑰花獻給她。

白漱寧很是驚喜感動,沒想到墨湛森還這麼浪漫。

“謝謝。”白漱寧接過花,一臉的嬌羞。

在場的人跟着起鬨:“親一個,親一個。”

白漱寧板着通紅的小臉,呵斥自己員工:“別鬧。”

這些設計師們都比較的年輕,都充滿着青春活力,所以見到這麼恩愛的事情,他們自然要參與。

墨湛森知道妻子臉皮薄,低頭在她的額頭落下一吻。

這一吻,也是羨煞旁人。


大家不在嬉鬧起鬨,不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

陸爺在八零又被欺負了 ,墨湛森開口:“你把你們這些員工慣壞了。”

在墨氏集團哪一個員工敢這樣跟自己的老闆起鬨。

“他們都是一些年輕人,青春熱血很正常啊。”白漱寧不覺得有什麼。

她自己有着自己的管理之道,私底下她和員工們的關係很融僑,但是在工作上她可是很嚴格。

這些員工們分得清什麼是工作和私底下。

墨湛森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害怕自己的小妻子別別人欺負了。

“我空我替你管理管理。”

“別,萬一都像你一樣冰山臉怎麼辦。”白漱寧開玩笑說着。

她很不贊同墨氏的管理模式,但是每個公司的內部結構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每一種管理模式都是有存在的價值意義。

別開玩笑的墨湛森一下子臉黑了下來,轉過身靠近白漱寧。

“再說一遍?”

白漱寧纔不怕他,笑嘻嘻又說了一遍。

“冰山臉哇,喔。”

還沒等白漱寧繼續說下去,墨湛森的薄脣已經精準吻上香脣。

“嗯~”許久後,兩人整理好了衣物,墨湛森開車回家。

路上,兩個人聊了起來:“你們公司的設計團隊現在看來很成熟了。”

“是啊。”

說道這次能奪冠, 掠情邪少:戀上瘸子小嬌妻 ,真的付出了很多。

剛開始設計的時候,這些年輕有朝氣的設計師們產生了很大的意見。

但是好在最終根據她的意見,大家訂了一系列的定稿。

到了黎城那邊,又有王書音在那邊刁難,以至於他們加了大半夜的班。

但是最後好在,結果是令人滿意的。

“說起來也很奇怪了,自從加班那晚過後。那邊的趙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我很殷勤。而且王書音也沒有什麼大動作。”

白漱寧說着,很疑問。

墨湛森手握方向盤,嘴角上揚,他覺得不會告訴她,這是他警告了趙海。

他的愛妻準則就是默默守護。

“他們還是被你們的才華所折服。”

這句話對於白漱寧來說是實至名歸!

“也許是吧,但是這個王書音能這麼相安無事,確實讓我想不到。”

提到這個墨湛森的眸中略過寒光。

這個王書音他是不會放過的,這個女人傷害了他的妻子,罪不可赦。

“放心,這些人以後肯定都不會成爲威脅。”

這也是墨湛森對她的一個承諾。

白漱寧看着認真開車的男人,心裏一暖。

此生有這樣的良人相伴,還有什麼可求的。

就這樣,兩個人聊着。

本來還想着吃飯慶祝一下,看着白漱寧疲憊的樣子,墨湛森決定先回家休息。

這個時候他心中有點自責,剛纔太過瘋狂。

回到家裏,墨湛森叫了家裏的私人醫生過來給白漱寧檢查一了身體。

畢竟在外面操勞了幾天,還不知道肚子裏的寶寶能不能吃的消。

“醫生怎麼樣?”白漱寧躺下問着。

墨湛森在一旁也很緊張。

“放心吧,大人和寶寶都很健康,只不過––”

醫生很爲難說道。

白漱寧還以爲出了什麼事情,追問:“怎麼了?”

在追問下,醫生爲難開口:“寶寶越來越大,儘量減少夫妻之間的運動。”

一句話讓白漱寧羞紅了臉。 白漱寧看向遠處的罪魁禍首,翻着白眼。

‘都怪你。’

墨湛森站在一旁,心裏也是很委屈的好不好。


趕緊送走了醫生,墨湛森回到屋子裏:“晚上咱們慶祝一下吧。”

“行啊,在家裏吧,吃點火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