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久不見了啊,三位,在國際維和行動隊呆的還算順心麼?”


“清閒,沒有任務也沒有危險。因爲我們不是白頭鷹帝國的人,核心的任務也不會安排給我們去執行的。在東瀛羣島那邊我們就跟着談判團的人每天關於維斯的各種事情進行交涉,等到蘇拉瑪把她那邊的任務執行完畢了之後,就算沒事了。”

“燕京市這一會把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請過來,實際上就是來搬救兵的。你們是華夏國國籍的隊員,肯定會做一些重要的工作,對於那邊的案子你們怎麼看呢?”葉塵很認證地向陽熙、羅志傑、吳有才三個人徵求意見。

案子是凌妃煙吩咐水瓶座弄出來的,而陽熙、羅志傑、吳有才三個人又是葉塵的手下,要是他們之間互相較量的話,這可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啊。爲了避免這種尷尬的情況,葉塵一定要提前把他們的行動引導一下。

“在陸猛手下的時候,我們也經常處理破案的事情,這方面的經驗很豐富的。材料分析和線索我們也看過了,大致上能推測出來這個兇手是有預謀的作案,他的目的是通過給臨江市官方管理層施加壓力達到一些能夠影響管理層決策的目的。現在死亡人員都跟燕京市行業促進協會有關,而燕京市行業促進協會這段時間的主要工作就是投資。”

“所以啊,我認爲把緹塔克投資公司項目拿出來看看,找到每一個項目相關的競爭對手,從這方面分析一下應該能有一些突破的……”羅志傑分析起來一套一套的,葉塵聽得非常佩服。

水瓶座當然不可能留下線索了,但是死者本身的立場和他們將要做的事情就能給破案的方向帶來很大的指引工作。

“自從勇勁強死亡之後,燕京市就在不斷調整臨江市官方管理層的人員變動,順便利用投資公司來影響臨江市商業勢力的重新劃分,不瞞你們說,跟他們在商業上有利益衝突的競爭者當中就包含咱們的傾城國際,也包括被清理出臨江市範圍的一些企業。要是按照這個線索調查下去的話,會不會面積太大了呢?兇手可等不了這麼久的時間讓他們去抓他吧?”

“我們沒有想過在這個連環兇殺案方面做出什麼貢獻,工作量大小也是燕京市安全行動局自己去處理,國際維和行動隊不可能逗留太長的時間。”羅志傑要做的就是表現出一些形式主義來,他們原來都是陸猛的人。在這一次臨江市權力洗牌中當然知道陸猛的處境是不妙的,也知道造成這些狀況的原因。

如果勇勁強成功上位的話,緹塔克投資公司就不會這麼大張旗鼓地在臨江市搞小動作。看樣他們三個人的立場還算可以,不會捲入太深的,剩下的事情就是跟安熱迪商談一下了,作爲隊長,他是有行動權力的。

安熱迪沒有什麼可避諱的事情,晚上的時候直接出現在了葉塵訂的飯店裏面。跟杜鷗樂等人簡單地探討了一下臨江市海域的防禦措施,對於抓捕犯人的事情沒有什麼進展。

“臨江市的官方格局變化不小啊,原來都是跟陸猛直接接觸的,沒想到從東瀛羣島回來之後他就被排擠出了臨江市的權力核心圈。”安熱迪坐在了葉塵的對面,十分感慨。


“不光是他們,卡洛奧、洛洛珂這些跟我比較密切的人都離開臨江市了,上層是鐵了心的想要搞事情呢。”

“你不要用這麼憤青的表情,搞不好我都認爲這些事情跟你有關係了。以你的戰鬥力量做這些事情也不是難題。”酒店包廂裏面沒有外人,安熱迪跟葉塵之間的聊天不需要遮遮掩掩。

安熱迪爲葉塵提供過很多的武器裝備,也見到過葉塵手下的得力干將。要是葉塵沒有這種實力的話,早就在維斯組織的競爭下敗北了。

服務員推着餐車端上來了各種的美食,除了海鮮之外煎炒烹炸都全活了。葉塵倒上了兩杯紅酒,對着安熱迪比劃了一下:“臨江市的日子真難熬啊。”

安熱迪點了點頭表示贊同,葉塵現在的武力跟官方影響力是反比狀態。手中的戰鬥人員精兵強將,但是陸猛失勢了之後葉塵在官方管理層中連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都沒有了。這麼大的商業集團要是沒有官方人脈關係的話,以後經營風險就會非常高的。

“海域安全問題對於你們的商業發展也有影響吧?”

“只要在臨江市的地盤上,所有人都逃不過去的。你看看咱們今天的菜餚,沒有海鮮了。”葉塵用筷子指了一下盤子裏面的菜品,現在杜鷗樂的人採取了禁海措施,除了涉及關鍵物資的運輸以外,每天只允許兩個小時的商業海域活動,並且他們的巡邏船還要貼身跟隨保護,不讓任何狀況發生。

下海的船隻數量衆多,要是把時間放開的話巡邏船的力量也不夠使用。 “其實我們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開開會、提提意見罷了。如果兇手是維斯的人我一定會追殺到底的,不過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吧。”

“你能不管這件事最好了,涉及到官方的權力爭鬥,解決與否都沒有什麼好處的。”聽到安熱迪不打算真心參與進來,葉塵就放心了不少。

“我們在幽冥基地的改建工程已經完工了,跟猶斯蘭的訓練合作項目也開始了。嚴昶帶着軍事學院的人來到那邊參加訓練,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利潤,但也算是把地產給利用起來了。洛洛珂的辦公室就在我們的大樓裏面,似乎這個傢伙對環境不太滿意呢。”安熱迪把那邊的情況跟葉塵說了一下。

“他是不可能滿意的,只有臨江市這種燈紅酒綠繁華大都市才能讓他過的舒坦呢。去那邊的話有錢都花不出去,哪有什麼娛樂行業啊。他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在酒州島本崎鎮也有他們入股的煤炭公司,有可能就是他解悶的場所了。”

“那你們有什麼商業計劃麼?聽說大英日不落帝國已經把FF公司給註銷了,臨江市這邊的商業環境也不怎麼樣。跟地方管理層之間的較量是一個持久戰,而且你們是耗不過他們的。”白頭鷹帝國在華夏國沿海也有很多的公司,現在的蕭條狀況影響力特別的巨大,按照專業投資機構的分析,有百分之十左右的中小企業會進入到破產邊緣。

葉塵也知道這個道理啊,所以才馬不停蹄地對海島基地種植區進行改建。把武器裝備交易場建成之後,爭取把所有的武裝勢力吸引到這邊來。

葉塵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安熱迪,畢竟他現在還是白頭鷹帝國的輕武器經銷商呢。如果有人把這裏的情況反映給國際維和行動隊,讓安熱迪心裏也有數。

“如果你的武器裝備交易場跟罪大惡極的組織做買賣,肯定會有人給我們施加壓力來處理這個事情的。就算這裏是明珠羣島國的範圍,我們也會採用官方溝通的方式跟他們接觸。你應該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吧,只要讓買家自己把身份信息保密工作做到位,然後交易過程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我也是這麼考慮的,暗網的經營方式就非常不錯,我要模仿一下才行。而且對於一些武器,要把它們的編號信息清除掉,或者在生產的時候就不帶這些東西。你們也要準備一下了,抽空往我們這邊送一批過來。”葉塵有種摩拳擦掌大幹一場的心情了。

“哎?去東瀛羣島之前已經給過你們一批了啊。”

“那是對打擊維斯組織的投資,不是商品。我不會給你們付款的哦,況且在戰鬥過程中也使用了不少呢。我知道這種消耗就是你一個報告的事情,蘇拉瑪就能把賬目給抹平了。”葉塵對着安熱迪舉起了酒杯,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笑容。

“你可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奸商,還以爲你們會遇到經營上的難題呢,現在完全不用擔心了。就憑你這麼會算計,也會讓傾城國際活的有滋有味的。”

對於安熱迪善意的吐槽,葉塵感同身受。從殺手精英轉變成油膩的商業總裁,這個過程連葉塵都沒有想象得到。人總是會變的嘛,如果葉塵最後能以超級大富翁的狀態退出人生舞臺,也算是善始善終了。

“撒哈林大沙漠那邊的地下礦產資源開採項目已經被冰雪集團認真考慮過了,海岸線聯合銀行也有意對那邊進行投資,你也應該去摻和一下吧。”

“心有餘而力不足啊,我剛纔跟你說的這些事情都要消耗大量的資金,尤其是這個武器裝備交易場,就算做箇中間商的話也要有囤貨資金的。”葉塵希望那邊的地下資源開採項目進行的越慢越好,最好是等到這個海島武器裝備交易所進入到了盈利模式之後再開始,這樣一來葉塵也有資金加入進去了。

“咱們合夥一起去做這件事,我們可以提供一些資金。那邊的排外情緒比較高,單憑我們白頭鷹帝國是沒有辦法從北非地區拿到好處的。暗中我們提供一些資金,你在明面上跟冰雪集團還有海岸線聯合銀行的人去商談合作,這樣的話大家都有利。”蘇拉瑪的情報員也得知了冰雪集團的商業打算,樂海做事很正規的,隱瞞不了什麼。

利用葉塵跟米勒斯特的親密關係辦成這件事應該不算困難,哪怕成爲一個不涉及公司具體經營只等着分紅的小股東也是可以的,白頭鷹帝國聯邦情報部也算在那邊有自己的據點了。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百分之百的盈利項目,不應該輕易放過的。

“你們不會是還想打察德樂的主意吧?礦石開採區的位置應該離着冰雪集團沙漠研究所不太遠呢。”

商業發展最怕的就是不穩定環境,像獵鷹小隊在臨江市海域發起的遊輪襲擊事件,已經讓整個商業狀況變得糟糕起來了。要是大量的資金放在撒哈林礦區之後,白頭鷹帝國又跟冰雪集團打了起來,那就等於這筆錢白白丟掉了。

雖然葉塵也想把維斯的勢力斬草除根,可資金不能浪費啊,賺錢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啊。

“別想得這麼複雜,單純地賺點錢而已。你先派人過去打頭陣吧,事情有了眉目我們的資金很快就會到位的。”

有個金主爸爸還是很重要的,葉塵能夠抱住白頭鷹帝國這條大腿真是很幸運的事情呢。原本沒有他們的加入,葉塵也是有這種打算的。等到洛洛珂把海上能源開採工作理順之後,葉塵想跟着他一起回到撒哈林大沙漠看一看。

璃恩忙完了東瀛羣島的軍備擴充採購活動之後,乘船北上來到了白令海峽跟洛洛珂匯合。海上能源開採平臺使用了大量的智能機器人,璃恩團隊正好過來做一些維修保養工作。 “這裏的環境還真是讓人心曠神怡呢……聽說古代的時候亞細亞大洲的國度都很喜歡把犯人發配到這種環境中接受懲罰,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咱們的人了。”璃恩跟着洛洛珂在岸邊熟悉環境,不禁感慨連連。

璃恩手下的隊員全部來到了岸邊的工廠裏面,開始了檢修工作。

“白頭鷹帝國財大氣粗毛病又少,一開始跟他們合作多好啊,省得往臨江市那邊折騰一圈了。建廠、造船、招人、各種審批手續……想想都覺得麻煩。現在他們翻臉不認人了,還有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呢,其實啊很多地方都可以作爲金融港口城市發展起來的,只不過華夏國的步伐快了一些而已。”

“當初洛美莎的強勢管理比咱們先走了一步,所以能源公司好多事情都是按照她的方向發展的。你也知道咱們大老闆的性格,基本上不理會這些事情,而樂海也是瑣事纏身。”

“反正現在他們是遭報應了,近海海域狀況頻發,也不知道是哪些勢力所爲。”

“你們那邊沒有什麼消息麼?傳聞是查爾曼俱樂部的殘餘勢力啊。”

“不可能的,他們是跟着察德樂的助手西萌一起去了大英日不落帝國地盤上去了。在這裏折騰什麼呢?一點好處都得不到。”璃恩的話再一次印證了洛洛珂的想法,對於外界的傳聞他也不怎麼相信,不過事情就更加複雜了一些啊。

以華夏國中立發展的策略,不太可能有很難纏的仇家來對他們下手,而臨江市海域出事針對的是大範圍的影響力,很難說某一兩個勢力會受到最狠的打擊。


邊走邊聊,就來到了白頭鷹帝國練吧弄情報局訓練場這裏,璃恩非常好奇幽冥基地的樣貌,看見沒有防禦措施,就走進了好好觀察一下。

幽冥基地原本就是訓練殺手精英的地方,裏面好多設施都是現成的,蘇拉瑪的施工隊對這裏的改動並不大。因爲洛洛珂和白米米的辦公樓也在這裏,他們之間是比較熟悉的。

“這些人大部分是猶斯蘭軍事學院的,聯邦情報局還沒正式入駐呢。”

“看這些建築的規模,原來幽冥組織也是很強盛的存在嘛。”

“是啊,跟黑龍馬歇爾和查爾曼俱樂部都是齊頭並進的。只不過衰落也是一瞬間的事情,現在兩個殺手俱樂部都倒下去了,也不知道黑龍馬歇爾未來會怎樣。”洛洛珂知道葉塵手中的冰海安保公司也是這種性質的組織,要是他們跟黑龍馬歇爾之間做最後的爭鬥,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洛洛珂不認爲葉塵能夠幹掉黑龍馬歇爾,在冰雪集團舉辦的沙漠展示會上,誰都看到了黑龍馬歇爾戰鬥機器人的強大,還有他們使用的氫電解彈。


現在這個海上天然氣開採平臺已經沒有冰雪集團的生化人造人戰士的保護了,除了洛洛珂、白米米身邊的雪薇琪之外。聯邦情報局已經把這邊的安保工作正式接手了。

洛洛珂手中也沒有特備的事情,打算等璃恩的隊員做好了保養工作之後就跟着他們一起回到沙漠研究所那邊。

查爾曼俱樂部垮臺之後,並不代表東瀛羣島內的衝突完全消失。還有某些人在對自己的目標尋找着攻擊機會。


又是一則非常重量級的國際新聞,“金屬金融投資公司總裁麥舒高在下榻的酒店房間裏面遭遇到了槍擊事件,麥舒高雙腿被各自擊中了一槍,而他的商務助理被一槍爆頭。整個案件已經由安全秩序管理局接手,而受傷者也被轉移到了醫院進行救治……”

大家都在電視前看到了這一條令人震驚的新聞,索斯菲當然也看到了,而且是氣定神閒地觀看着,手中還拿着可樂和薯片。

“老闆,您看到國際新聞了吧,今天早晨的最新消息。”索斯菲撥通了米勒斯特的電話。

“真的是有些出乎意料呢……交代給你的任務不是把他們的商業合作給攪黃了麼?怎麼又改成襲擊事件了。”

“我原本是想利用金屬公司跟維斯的暗中交易醜聞來干擾他們跟東瀛羣島的這次武器裝備買賣合作,沒想到維斯組織出事的速度會如此之快,我這邊都沒有準備好,他們已經垮臺了。所以才用了這種最直接的手段。”

“沒關係,你注意好自己的安全就可以了,搞定了這件事之後就回到總部來吧。”米勒斯特沒有任何責備的意思。

索斯菲作爲襲擊麥舒高的兇手,一點都沒有感覺到有多麼的困難。麥舒高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身邊的保鏢團也都是一羣肉雞一樣的角色。索斯菲裝扮成了酒店的服務人員以後,用偷來的房卡進入到了麥舒高的房間裏面。

正巧,這個傢伙跟自己的商務助理商量合同的事情。這就比預期數量多了一個替死鬼而已。

索斯菲跟麥舒高沒有直接的仇怨,留着他一條小命只不過是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金屬商業集團上一次在米勒斯特面前做手腳,這一次他們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讓麥舒高今後的人生多了兩條假肢而已。

聽着米勒斯特的語氣,索斯菲覺得他對於這一次的行動還是持肯定態度的。畢竟米勒斯特是直接遭受到死亡威脅的人,留下麥舒高一條命都算是仁慈的表現了。要不然以索斯菲的槍法,早就把他送到閻王爺身邊報道了。

“咚咚咚……”窩闊金敲門而入。這一次窩闊金作爲索斯菲的幫手,也算是立功之人了。

“除了麥舒高之外就沒有其他的金屬公司高管來到東瀛羣島了,咱們也該離開了吧。”

“好的,收走就走。”索斯菲起身拎着她的揹包,就跟窩闊金一起前往國際機場了。

窩闊金的手下只有幾個人留在了本崎鎮的煤炭國際貿易公司跟着王健一起做正規的商業事務,其他人先一步前往了海岸線聯合銀行總部所在地佈雷斯特城。 飛機落地的第一時間,索斯菲就來到了米勒斯特的辦公室裏面。在電話中不方便說的細節現在要跟大老闆好好談談了。

“沒想到你這出手也是乾脆利落的嘛,本來咱們聯合銀行就沒有直接能夠指揮的戰鬥力量,你也算是彌補了一些空白吧,哈哈哈哈……”米勒斯特心情不錯,看見索斯菲了之後更加舒暢了。

麥舒高躺在醫院裏面的慘狀已經被東瀛羣島的媒體全部播報了出來,全世界都知道了金屬公司在那邊遇到了敵手。本來每一次大規模採購武器裝備都會吸引魚龍混雜的各方勢力,出現這種情況也在情理之中。誰讓金屬公司平時做事的風格也挺招人恨的呢。

金屬金融投資公司和金屬太空科技公司是金屬集團的兩大子公司,對於雅布贊對米勒斯特發佈的襲擊行動卻讓麥舒高倒了黴,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雅布贊平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海島發射基地裏面的。

“按照時間來看金屬跟東瀛羣島之間的武器裝備買賣已經交易完成了……”

“不要緊,他們賺錢的渠道這麼多,咱們不可能都給堵死的。我還以爲這次他們會跟維斯組織繼續開展合作呢,沒想到維斯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失去了東瀛羣島大本營的勢力。這還真是世事無常啊。”米勒斯特感慨起來。

“他們現在依靠着大英日不落帝國發展起來了,還有冰雪集團,以後可能比東瀛羣島那邊更加難搞呢。”

“放心吧,大英日不落帝國官方不會這麼軟弱的,讓小小的組織挾持了管理層的發展計劃。海島上的新總部不足爲懼,大英艦隊一輪火炮齊射就能夠讓他們變成歷史的塵埃。爲什麼不讓他們在本土發展而是單獨劃了一個島嶼給他們呢?不就是爲了將來不和諧的時候方便消滅嘛。”米勒斯特知道他們做事的風格。

尤其是維斯失去了查爾曼俱樂部的堅強後盾之後,就更加的軟弱可欺了。

“按照情報顯示,金屬商業集團銷售給東瀛羣島的驅逐艦裏面有一些利用間諜衛星蒐集到的各個地區武裝力量分佈圖,主要就是中遠程陸基**發射地點,還有一些裝備生產工廠。驅逐艦上的武器可以使用本國衛星導航系統,也可以使用金屬的導航系統,相當於多了一個備份選擇。要不然的話他們這種戰鬥力的艦艇只能算是中庸的水平。”

“具體情報呢?”

“位置信息是直接存放在戰艦裏面的,沒能獲取。”索斯菲有些遺憾。她跟窩闊金兩個人加在一起都沒有本事混進戰艦裏面去,除非能隔着大海飛過去才行。

有了間諜衛星還真是方便不少啊,從高空航拍就能獲取大量的情報。米勒斯特非常羨慕金屬的太空科技水平,這比歐羅巴大洲的伽利略衛星系統強得多呢,伽利略是整個歐羅巴大洲一半以上的國家用技術和金錢攢出來的。很多設計都是不同的團隊負責,這也導致了後期有一些功能銜接不穩定。

中遠程陸基**是最有效的國家防禦武器,普通單頭與核彈頭都可以攜帶,實際作戰和威懾力都很高。不過歐羅巴大洲這邊水域面積廣闊,他們陸基**沒有其他地區數量那麼多,取而代之的是深海核潛艇,也是可以發射洲際**的。機動性能更強,更不容易被間諜衛星發現。

所以米勒斯特不擔心金屬的情報裏面有太多關於這裏的位置信息。

“我把卡洛奧派過去之後還比較擔心東瀛羣島的局勢,不過現在沒有這個必要了,一切都塵埃落定了。”

“是啊,所以我把窩闊金的這批人也帶回來了。他們不是商業人士,在臨江市又沒辦法繼續呆下去了,總部這邊能給他們安排一個差不多的差事吧?”

“沒問題的,現在咱們這邊的安全是法蘭西海洋護衛戰隊的隊員來負責,組建一支自己的力量也是應該的。只不過窩闊金的人不能配備武器裝備,或者說咱們沒有權力給他們弄這些東西。”

“好的,我明白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放心。”

索斯菲高興地離開了,這個差事基本上就是一個閒職,安全係數這麼高的城市沒有他們的用武之地。等到冰雪集團在撒哈林大沙漠地區行動起來的時候,在把窩闊金的人派過去也方便許多。

葉塵和卡洛奧湊齊了一億華夏幣的資金,殺入了股票市場。按照預定的計劃對有潛力的大公司進行抄底,往好的方面發展需要很大的推動力量,不過變得糟糕只需要小小的破壞力而已。現在的價格已經達到了卡洛奧滿意的狀態,所以他們直接動手了。

抄底之後,獵鷹小隊和水瓶座暫時進入到了停工的狀態。而凌妃煙僱傭水軍不斷髮布關於安全問題的利好消息,類似於國際維和行動隊跟官方聯手抓捕犯人,大財團入駐臨江市,新的海外能源供應商與商品貿易管理局進行談判……反正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凌妃煙的水軍都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再加上緹塔克投資公司也在抄底,一下子就把價格開始往上拉了。

“他們玩的真大啊,十億以上的規模吧?”葉塵對於緹塔克投資公司的手筆非常震驚。

“你估計的太保守了,我是覺得這個現在還要往上翻一倍呢。”

葉塵心裏面非常欽佩燕京市的控制力,在燕京市行業促進協會高管連連死亡的情況下,依舊能夠步伐穩健地推動商業計劃,看來對手要比想象中的更加難以對付呢。

卡洛奧不知道索斯菲在東瀛羣島的具體任務,不過他把索斯菲的行蹤告訴了葉塵之後,葉塵就推測出來麥舒高的案子八成跟索斯菲有關係。

很容易理解啊,米勒斯特要報仇的嘛,麥舒高身邊沒有強大的戰鬥力存在,就是被人的命運了。 來得快去的也快,索斯菲離開了還帶上了窩闊金的隊員,看來他們認爲東瀛羣島沒有繼續留下的必要了。維斯組織的爛攤子自己家就會慢慢消失,東瀛羣島官方在採購了大量的武器裝備之後就更加能夠穩定各方面的秩序了。

某天,臨江市國際機場來了一位貴客,他就是畢卡辰。獨自一人從馬達加西加島嶼機場飛到了臨江市,囚犯運輸船的工作暫時交給了飛行員嘟拿。

維斯組織在東瀛羣島垮臺的時間跟畢卡辰預料的差不多,只要官方力量不是鐵了心的要保維斯的話,各方勢力的壓力一定會讓他扛不住的。察德樂現在成爲了維斯身邊的實權人物,由科研方面轉向了組織的整體運營,還以個人名義成立了生物科技公司,有種跟維斯平起平坐的趨勢了。這一切都讓畢卡辰非常擔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