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好不容易等送走了小彩虹的室友,李潔這才差異的注意到小彩虹居然沒走,而是跟著他一起送客,有她的室友在,李潔也不方便問,等送走了人李潔這才問。


「怎麼你不回校嗎!?都這麼晚了老師不管嗎?你還是早點回去吧,飯桌什麼的我自己收拾就好了。」

小彩虹看傻瓜似的看著李潔,甚至看的李潔莫名其妙和有些尷尬了起來,有什麼說的不對的地方嗎!?

小彩虹從自己小包包里翻了翻,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在李潔臉上晃了晃:「看清楚沒,我過了十八歲了!已經是成年少女了!再說了,到校后在學校住段日子已經是很給學校面子了,我想出來住了別說老師了,訓導主任也全當沒看見呀!現在到校半年多了還住校的全是老土了,也不知道多少人出來住了,老師要是敢管背後還不知道要被怎麼編排呢,破壞了大家的好事壞了陰德不說還要被砸玻璃丟黑磚的,誰會沒事找事呀!?「

李潔啞口無言!他甚至想起自己那年頭當兵時就晚上爬牆出來和出差到了附近的老家哥們喝了兩杯酒,結果就被關了三天小黑屋,這還是平常表現不錯的緣故,否則還不知道怎麼被處罰呢,現在可好,還名牌大學呢,連女學生夜不歸宿都不管了!這都什麼世道!

愣了下后李潔算是徹底明白了小彩虹的意思,那是要今晚……今晚就要那什麼了!李潔不由大是尷尬,昨晚和李大小姐才瘋狂過,今晚就和小彩虹!?別的什麼都不說這也是對小彩虹的不尊重!不管別人怎麼想李潔反正就是這樣想的。

「彩虹……這……你看要不……。」

「你也不用這這那那的了,要不什麼的也免了,不是都說好了你做我的情人嗎?男孩子怎麼能說話不算數?我又不在乎你外面還有女友,再說了這種事情那有男孩子不同意的,你再說下去那就是我真的很讓人討厭了是嗎!?」

李潔聞言支吾了一會最終腦袋一耷拉:「當然不是的……。」

小彩虹自從表露了自己的心意后就算是自動解除了自己的乾妹妹身份了,更不會再叫李潔大哥了,自然也無需對李潔恭敬了,都是你你我我的叫,看到李潔到底還是無話可說了於是得意的拉著李潔的手就上樓:「到家了我們再喝兩杯高興下!」

李潔聽著就感覺不妙,今晚說什麼都不行的,下面已經真的磨出血了,要是小彩虹非要來,以自己和李大小姐相處的情況看,自己的定力有待重新考慮,要是真被小彩虹在挑逗起來膨脹起來,那自己非大出血不可,這酒是說什麼都不能再喝了,自己不能興奮起來小彩虹自然也不能,不然她興奮起來了熱血沸騰的自己卻什麼都幹不了,小彩虹非惱羞成怒不可!

「彩虹……怎麼說呢,今晚真的不行,這酒……也別喝了吧。」

小彩虹狐疑的回頭緊盯著李潔。

李潔算是怕了小彩虹會以為自己是真的討厭她了,她要是再哭一場或者誤會自己什麼自己也受不了,趕緊又解釋了下:「這……我身上有傷……。」

「傷!?在哪裡!?我看看!」小彩虹一聽就立刻擔心了起來,同時依然有些懷疑的看著李潔。

於是回到屋子裡,李潔也沒多說,當即就脫掉了上衣,小彩虹看到李潔的背部時不由驚呼出聲!

李潔的背部縱橫交錯的全是血條,甚至腰上都有不少,脫掉內衣時甚至還有些傷口粘連在自己的內衣上撕扯下來了些紅皮,疼的李潔齜牙咧嘴的,展現給小彩虹看時李潔也不無埋怨,李大小姐也太狠了!指甲還又尖又利的,抓起人來方便的很,以後再和李大小姐上床,說什麼都要先看看李大小姐剪掉了指甲沒!

「這……這是怎麼受的傷呀!還這麼多!?」

李潔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小彩虹已經拉著李潔到了卧室,趕緊開了空調怕李潔著涼。

「到底怎麼回事!?我去買葯,有的傷口還在流血呢!」

「不用了,葯已經買了,衛生間壁櫥里放著呢。」李潔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室內,這屋子他都沒進來過,來了就去買葯,然後買菜做飯一直都沒進卧室看看,現在看的出來,小彩虹早就把她的東西搬來並布置好了。

小彩虹急忙出去拿葯,回來后讓李潔床邊坐好,她自己上床跪坐著給李潔細心的擦藥。

「不是和人打架了吧!?」

李潔聽了一陣苦笑不得,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了,小彩虹要是生氣了走了也好。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沒和人打架,這是李大小姐抓出來的。」

「李大小姐!?怎麼和她有關!?她為什麼抓你!?還抓成這樣子了都!?好狠的心呀!」

李潔無語沉默。

小彩虹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著李大小姐,一邊給李潔擦藥,但是過了一小會李潔就感覺小彩虹擦藥的動作忽然變慢並最終停下來了,李潔暗嘆了口氣,小彩虹到底還是明白過來了,李潔目前也不知道小彩虹經歷過人事沒,但是女孩子對此都很能聯想到什麼的,那是無師自通的本能,都喜歡抓人那也就不難聯想到什麼了!

「你……你你你和李大小姐!?和我們總會長那個了!?」小彩虹語氣里全是震驚!

李潔有些沉悶的點點頭。

「可是……可是那怎麼可能!?」

小彩虹這話說的,這不是打擊自己嗎!?李潔也沒回頭的反問。

「怎麼不可能了?說說看!」

「我們總會長她……李大小姐她看起來那麼高貴和美麗!我本以為她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九天仙女呢!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就……就和男孩子這樣了!?」

「就怎麼樣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你說的我自然是信的,你別見怪我剛才的懷疑,畢竟聽起來過於不可思議了,可是……哎,李大小姐原來和我一樣也是要找男孩子的呀!以後我不怕她了,她也不再神秘和高貴了!」

「為什麼!?」

「都跟了男孩子了自然就不值錢了。」

「你這都什麼念頭?那你這樣算什麼?」

「我這樣我高興就好,管她值錢不值錢的!你說話注意啊,什麼叫我這算什麼!?讓你佔了大便宜你還不滿了是吧!」

李潔徹底無語,隨即就是一聲悶哼,小彩虹拿著棉簽狠狠的按在了一條傷口上。

過了一會小彩虹這才繼續小心仔細的給李潔擦藥,似乎又恢復了興緻的繼續嘮叨了起來。

「真沒看出來呀!你居然拿下了李大小姐!嘖嘖,了不起!」

李潔不由滿是疑惑:「你不生氣!?」

「當然生氣的,不過想想我身邊的男孩子連李大小姐那樣的女孩子都願意委身,豈不是證明我眼光很好嗎?並且能和李大小姐分享一個男孩子說出去我也很有面子!」

李潔心底一聲呻吟,雙手捂住了臉沉默是金:這也行!?

「對了,你要是和李大小姐好了,她可是不像我這樣的好脾氣,她會願意做小三!?絕不可能吧!?那楊姐姐怎麼辦?你要當陳世美嗎?」。

李潔聞言頓時就頹廢了下,身體都垮了些。

「你以為我和你們總會長會有結果!?」

「……那倒也是!不過這也好,我可沒一點的信心和李大小姐爭什麼。」

李潔依然沉默。

「怎麼看起來你有些不對勁,捨不得李大小姐了?省省吧!李大小姐那樣的女孩子不可能和你長久的,她什麼身份呀,不過你也不用泄氣,我不是在你身邊呢嗎?」。

李潔依然無語。

這下小彩虹有些生氣了,伸出小手就在李潔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不得不說男孩子的腰桿生來就是女孩子們出氣的地方,沒一個女孩子不會這招的。

李潔痛哼了一聲除了點頭外也就不能有其他的表示了。

拖拖拉拉的聊著擦完了葯,小彩虹興奮的開始鋪床疊被,李潔忽然有了種明悟,不管男孩子女孩子都是有著叛逆心理的,在家被管了十幾年,好不容易長大了出來都會撒歡,小彩虹現在大概就是這種心理了,不過李潔也沒說什麼,或許不是呢!自己這樣子的胡來也沒資格去教訓小彩虹什麼!

今天起萬字更新, ?被窩就一個,李潔剛擦了葯換了件內衣側著身體躺了,小彩虹則有些羞澀的背著身子換了寶寶熊睡衣后這才猛的鑽進被窩裡不敢露頭了,並在被窩裡小心的試探著並靠近自己,李潔看的也是對小彩虹多了些愛憐。【風雲閱讀網.】

好半天小彩虹才慢慢的依偎好,這才鑽出腦袋來有些疑惑的說著。

「似乎跟男孩子睡覺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呀!聽她們說的挺玄乎的。」

李潔不由一笑,自己不動自然幾乎沒什麼感覺的,但李潔自然不會給小彩虹解釋什麼,只是讓她趕緊睡覺,明天還要去學校,小彩虹則吵吵著就是不睡。

就在此時,李潔的手機一條大河波浪寬的響起來了。

李潔有些疑惑這時候誰打電話來了呀,拿起手機一看號碼就是一呆:是李大小姐。

小彩虹也探起身子來好奇的問著誰呀誰呀的話。

李潔沒回答她,接通了電話,小彩虹急忙貼近李潔並豎起了小耳朵。

電話剛一接通裡面就傳來李大小姐滿是怒氣的話語。

「李潔你去死吧!大色狼!卑鄙無恥下流的東西!害我不能回家還和家人吵架!你趕緊去死!否則咱們走著瞧!讓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得意……!」

李潔把手機從耳朵邊拿的遠遠的不聽李大小姐的抱怨了,所幸李大小姐淑女的很,罵人的辭彙十分的有限,罵一會就沒詞了的恨恨的又摔了電話,李潔隨即把手機也放回床頭柜子上,看了眼捂著小嘴滿臉都是震驚的小彩虹淡淡的說。

「趕緊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說完李潔就自顧自的縮進被窩睡了,剩下小彩虹獨自震驚,小彩虹雖說了她相信李潔的話,但心底還是有些懷疑的,現在……她不在懷疑什麼了!

翠山開區綜合辦公大樓頂層也有李大小姐的全套起居室,也就衣服飾少了些外其他一樣都不缺,不過李大小姐多少有些認床,當然,並不嚴重,主要還是心裡不平衡了睡不著,因為李潔自己都告別了自己習慣了的秀床,李大小姐想起來就覺的李潔這次欠自己欠的大了,一輩子做牛做馬都還不清自己了,所以到底沒忍住給李潔打了電話大罵了李潔一頓出出氣再說!

罵完了李潔又摔了手機后,李大小姐這才心裡好過了一些能慢慢的數綿羊並最終睡著了。

這對李潔而言其實是好事,當女孩子覺的男孩子欠自己太多甚至多的一輩子都還不清時,女孩子下意識的就會想到乾脆我拖累折騰你一輩子讓你慢慢還算了,這輩子還不完下輩子相約在一起繼續還賬,這就是男女之間這輩子都愛不完還要相約來世的真正緣故所在了!

第二天一早小彩虹起床去上課,上課之前還體貼的給李潔換了葯,讓李潔感覺溫馨了下,等小彩虹走了后,李潔也下樓採購了一些東西,回來熱了些剩菜剩飯吃了,然後上線。

此時大軍已經抵達了黑山城了,正在等待卡薩送抵黑山城的難民然後一起回火山城,從黑暗王國的簡報中李潔也得知了目前黑暗王國正在四處征戰不服從王國命令的中小領主了,除了沒去動羅格大領主外,羅格大領主的領地地處地下世界的西南邊遠地區,而黑暗王國的都帝力斯城位處地下世界的東北角,相隔的遠不說目前征討中小領主就讓黑暗王國傾盡全力了,可能也沒力量在征討羅格大領主了,並且要去羅格大領主的領地的話,從光影城兵最好也是最近的地方,可是光影城周邊地區現在就是一鍋大雜燴,分不清理還亂的洛倫佐大公都招呼不過來了,只能是期盼著羅格大領主別在這時候來找他的麻煩了,去找羅格大領主的麻煩就有些天方夜譚了,最起碼現在是這樣的。

黑暗王國的這些破事李潔看過就算,他就是想插足也要看看里奧王願不願意讓他去,乾脆也就不多想了,黑暗王國要是連內部都打不平那也沒存在的必要了,大家都去光明教會把牢底坐穿了事了!

地下世界的全面激戰烽火四起也讓李潔招攬戰爭難民的行動幾乎沒有阻力,卡薩也沒費什麼功夫就一次給李潔送來了十多萬,並且告知以後還有,要多少有多少,此時李潔就頭疼了,黑暗王國可能認為這些流民是個大麻煩,因為沒吃沒喝的這些人很容易就成了叛亂的源頭了,可是李潔卻知道,只有有了人才能有一切,這道理無須解釋,可是李潔想儘可能多的吸收這些難民到自己的治下,但養活他們最少到第一季糧食收穫時所花費的物資和金幣也是和人數成正比的,為了儘可能的多吸收人口,李潔只能是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賺錢了,金幣多了才能開辦更多的養殖場和種植場,還有地面世界的種子農具和待開地區的基礎建設,以及農作物和養殖場的後續加工廠的投資問題等等,沒金幣什麼都辦不成。

審視自己的資金后,看起來還有將近三十萬金幣,不過現在已經是二月了,付給奧古斯那條懶龍一部分,再預留一部分給軍隊薪水和當做訓練費用外其實就不剩什麼了,進項現在有一些但那肯定不夠,那就只能賣一些不需要和不重要的物資了,順便也被小黑減輕下負重,幾天來李潔就乾的這個,一直到二月十五日,十多萬難民抵達,李潔才從黑山城啟程返回火山城,這一天創世第一界競技大賽團體賽也落下了帷幕,神聖的團隊最終奪冠,領取獎金和獎盃時神聖下豪言,下一屆競技大賽他和他的團隊將奪得雙冠王!並且不會在出現這次的失手和意外了!



基友百合記ip章節

聖的囂張氣焰讓網上著實又熱鬧了一陣子,有的怒罵,有的讚揚,有的感嘆,有的嫉妒等等不一而足,不過神聖所指的李潔根本就沒去關注網站論壇,也沒空去看,二月十七號他先去了半山城和映山紅商量拋售物資的事情,十八號又先回了火山城著手督促和完善臨海大山谷、火山城周邊地區和臨近火山城的數個原巨魔族定居點的基礎建設工作,甚至到了火山城后和老婆辛德瑞拉都沒說上幾句話就又去忙碌了。

不過好消息還是有的,先就是康斯坦丁在前任教皇蒙光明神召喚后順利登基的消息傳來,然後就是和地精族技術交流協議的正式簽署了,最終地精族放寬了條件,以批價包銷四成環形山的出產,李潔思考了后還是在協議上籤署了自己的名字,至此協議正式達成,李潔也成了地精族的潛在盟友了。

另外,二月十七日當晚,小彩虹也不在是處女了,李潔血氣方剛,小彩虹也是一味的痴纏,於是在滿屋子都是小彩虹的慘叫聲中,李潔背上肩膀上又多了不少新傷,好在小彩虹雖然反應激烈,但指甲沒李大小姐那麼長就是了,並且李潔看到小彩虹實在是疼的厲害,兩次后就不做了。

事後小彩虹抽著涼氣抱怨李潔欺負的她疼死了,明天可怎麼去上課呀!

李潔無語,其實小彩虹不用抱怨,第一次難免的,以後就都是小彩虹欺負自己了,男孩子和女孩子在床上男孩子也就開頭一兩天能顯擺下威風,以後都是繳械投降的份,拼了老命能做到讓女孩子基本滿意就算是出類拔萃了,這種事情不能多想,想多了男孩子就全剩下頹廢了!

二月十八號早上,小彩虹還是去上課了,李潔則補覺,本來色戒了幾天一直都沒什麼,可是被小彩虹到底還是喚起了興緻,小彩虹不能再碰了正好等她睡著了上線去安慰下虛擬老婆辛德瑞拉,免的她抱怨,甚至趁機莎朗斯通和奧蘭多也都照顧了,虛擬里不耗費體力但也同樣費神,於是李潔早上只能是睜不開眼的補覺了。

上午十點多李潔才起床自己做飯吃完上線,上線從老婆房間里溜達去了議政大廳開始處理政務和查看居民點的建設和移民的安置情況,為了這個,火山城除了城牆修繕了一下外其他的全部沒變,火山大城堡依然沒有繼續動工,議政大廳也還是老樣子。

還沒查看完一遍情況呢珍妮絲從侍衛室探出頭來看到李潔已經出來辦公后立刻遊動過來稟報有光明教會的使者到來的事情,來人自稱是康斯坦丁派來的。

這人其實一早就到了,但大領主最近忙碌的今天才次在夫人那裡休息一晚,珍妮絲就沒去打擾通報,一直讓那人等著,一直到現在幾個小時了都,這也有珍妮絲仇視光明教會的因素在內。

李潔沒注意這一點,直接叫進,既然是康斯坦丁派來的,那麼應該是還賬來的,康斯坦丁離去時是跟著聯盟聯軍的戰俘一起走的,阿爾薩斯王子付的贖金里可是沒他的份,在那之前康斯坦丁就答應給李潔補償了,嘖嘖,就是不知道什麼補償都頂的上他現任教皇的身價了!對於康斯坦丁送來了什麼李潔也很是好奇。

傳令下去后不一會,一名穿牧師袍子的中年男子就帶著兩名侍從走了進來,名字叫托馬斯,滿臉的陰冷和嚴肅,一雙三角眼中也都是漠然,怎麼看都不像是個牧師,緩步走到李潔座位前二十米左右時就在珍妮絲的喝止下停住了,也沒有施禮,只是淡漠的注視著李潔。

珍妮絲正想訓斥他,李潔抬手止住了,能被康斯坦丁派來執行這項秘密任務,可見也是康斯坦丁手下的親信了,自己對康斯坦丁都表現的一直很泰然,那也不用去難為他的手下讓康斯坦丁看笑話了。

「康斯坦丁冕下讓你來做什麼?」

止住了珍妮絲,李潔繼續畫規劃圖,不在看托馬斯的隨口問了句。

「教皇冕下命令我向大領主帶句話和一件東西來。」托馬斯語氣和他的長相很像,都是陰冷無比的。

李潔也沒出聲,等著托馬斯繼續說,他要是不說就一直站那裡吧,正好自己忙自己的。

「……偉大的教皇冕下祝願大領主身體康健,並祝願光明一直指引著您的前路。」

托馬斯果然不得不自己說了下去,李潔抬頭來又打量了他一下,此人對自己的無視最起碼能保持語氣不變,以光明教會和地下世界的仇怨來說也算是難得了,最起碼不狂熱!

「你回去了替我感謝教皇冕下的祝願,並告訴他我祝願和平永遠與他同在。」

托馬斯點了點頭,示意這沒有問題,然後就揮手,身後的侍從就取出個並不大的小箱子遞給了托馬斯,托馬斯什麼都沒說,只是把小箱子略略舉高了一點。

在珍妮絲的示意下,兩名衛兵上前接過了箱子,但也沒打開甚至站的距離李潔遠遠的以防萬一。

李潔看了眼那個就半尺見方的小箱子,很納悶這麼小的箱子里能裝的下多少金銀財寶!?這個康斯坦丁,當了教皇辦事卻越來越不靠譜了,不過這話只能是腹誹了,李潔再次看向托馬斯時,托馬斯已經辦完了事情要告退了。

兼職總裁夫人 這人倒是有些意思,絕不多說一句話,不亢不卑的態度也有了,辦完了事情立刻就走倒是也爽快,難怪能被康斯坦丁看上了。穿越去砍鯊全文閱讀

>

這樣想著李潔也沒留他,直接揮了下手放行,並讓珍妮絲送走了他。

珍妮絲回來后立刻帶人慎重的檢查盒子,李潔也沒去管,自顧自的忙碌,幾分鐘后珍妮絲就面色全是古怪的把盒子送到了李潔的桌案上。

「怎麼?檢查過了沒危險嗎?」

「是的!大領主。」

「你們就是多此一舉,我倒是不相信康斯坦丁還真能害了我不成。」

九皇叔 「只是以防萬一,大領主。」

「不說了,裡面裝的什麼好東西?」

李潔說著放下了鵝毛筆就拖過來了盒子,一邊問著珍妮絲。

「這……要不要屬下現在派人去把光明教會的使者和他的侍從全殺掉?」

李潔聞言一呆,打開盒子的手停了下來。

「為什麼?」

「我覺的光明教會欺騙並侮辱了您!」

「欺騙!?侮辱!?這從何說起的?哦,是這個盒子里的東西的緣故吧?千里送鵝毛禮輕人意重的,康斯坦丁就算是送來一根鵝毛來也沒什麼……這……!」

李潔話沒說完已經打開了盒子,看到裡面的東西后就說不下去了,也呆掉了!

盒子里駭然是個頭骨,整體黃褐色,甚至有些灰黑色,看的出來很是有些年頭了,從盒子里看骷髏頭的天靈蓋曾被重擊,有了一個窟窿,周邊也是裂紋密布的看起來很是凄慘和有些恐怖。

李潔伸手叫住了要帶人去剁了托馬斯的珍妮絲,都當了教皇了,康斯坦丁應該不會和自己開什麼玩笑的,這個頭骨里說不定有什麼玄機!

李潔拿出塊亞麻布很小心的墊著搬出了這具頭骨,儘管李潔動作很輕柔了,可是骷髏頭天靈蓋上的裂紋還是破碎了一些,掉進了盒子里一些殘渣和腐朽的碎骨,李潔有些無奈,這也太那個了吧!甚至李潔都開始懷疑起康斯坦丁是不是真的在和自己開玩笑了。

骷髏頭放在了桌子上,李潔圍著桌子轉了三圈,只看出來了一點,此人死的極慘,除了天靈蓋上的大洞外,後腦勺上也挨了六下狠的,雖然沒擊穿頭骨但也都有凹痕和一些裂紋,另外,頭骨並不完全,下巴骨缺失,頭骨下部也少了些骨頭,從面骨和破碎的上半部牙床上可以看出,此人生前面部也被重擊多次,但是除了看出此人死的極慘外,其他再無任何的信息和隻字片言了。

「你怎麼看?珍妮絲。」

珍妮絲有些不安的扭動了下蛇身:「這……,屬下也看不出來什麼,這人死的挺慘的就是了,法師大人們見多識廣的應該能多看出來些吧?」

「去請溫德索爾城主、墨菲斯顧問和阿德拉軍團長過來,另外……把阿黛拉軍團長也請來。」

珍妮絲立刻領命而去,李潔則坐了回去打量了一會骷髏頭,隨後就感覺骷髏頭黑洞洞的雙眼正對著自己讓自己有些不舒服,於是還是拿亞麻布墊著把骷髏頭輕輕的挪動到了桌子右側的角上,自己則繼續設計規劃圖。

沒多久四人先後到達,李潔擺手叫他們不用施禮了,又隨手指了指桌子角落上的骷髏頭讓他們自己看,自己則忙自己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