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雖然爬到了那個位置,但她出現的次數極少,甚至附近有別的海盜,都都完全沒有見過她的樣貌,因此她才敢這麼拋頭露面的出來。


可她的身份現在竟然暴露了,這讓伊克拉措手不及。

瓏五知道這個消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騰梟,雖然騰梟和伊克拉沒有什麼交集,也談不上有什麼恩怨,但瓏五的第一直覺告訴她,就是騰梟。

「你做的?」瓏五問他。

騰梟猶豫了一下,心裡擔心她可能不喜歡他自作主張。

「我不想你勞累。」騰梟道。

瓏五看著他眼神微飄,隱約知道了他在想什麼。

「我沒有生氣。」瓏五捧起騰梟的臉,這貨積極的幫她做任務,她生什麼氣?

「騰梟,我不在乎你怎麼對別人,伊克拉怎麼樣對於連我來說沒有任何區別,你不需要這樣。」瓏五溫柔的低下頭啄了啄他的唇,像是在對待什麼珍貴的寶貝。

騰梟的心一下子暖起來,眼中是掩飾不住的愛意,「嗯,媳婦兒說的,我不擔心」

只要有你在,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就像你在乎我一樣,我唯一在乎的,也只有一個你啊。

騰梟在心裡道。

瓏五看著這個智障滿眼的愛意,多年不曾觸動的心,也感到一絲暖意。

這一刻,她才真正生出了想要和他就這樣走下去,走一輩子的願望。

晚霞映襯在海面上,為這一對戀人,帶去了朦朧的祝福。 老皇帝駕崩了。

在伊克拉那邊的消息傳開后,一個更驚人的消息穿出來。

舉國大喪。

瓏五轉了轉手裡的棋子。

這件事不是伊克拉做的,伊克拉作事一向是立秋穩妥,固然這兩次受了些刺激,但也不至於就激進至此。

最重要的是她殺了老皇帝對她沒有任何好處,老皇帝也是年紀大了色令智昏,對伊克拉這個馬上過門的小妻子很是寵愛,有求必應。

伊克拉現在的情況,依附著老皇帝對她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

除此之外,三皇子手下的勢力並不足以把控老皇帝離世后的場面,所以瓏五肯定這件事不是伊克拉做的。

能在海盜窩隱忍數年的女人,伊克拉可是相當有耐心的。

不過,不管是誰,伊克拉的皇后之位是一定保不住了。

「夫人,主人請您出去一趟。」沉音來叫她。

「做什麼?」瓏五隨便的換了件衣服就出來了。

沉音沒說,只是帶著她到一處幽靜的居所。

「小五。」推開門騰梟就站在屋裡。

騰梟牽著她走到裡面,轉了一個彎兒,裡面竟然是另一番天地了,青林翠竹,小竹橋架在一灣小小的水域上。

竹林上系著一個個白玉風鈴,清風付過叮叮噹噹的作響。

「生日快樂。」騰梟站在她身後道。

瓏五回頭看他,「你怎麼知道我的生日?」她應該沒有告訴他才對。

「我推算出來的。」騰梟笑著牽起她的手帶著她走進小竹樓。

瓏五抬起眼眸看著他,推算?對於這個時代都屬於遠古的事情了。

騰梟帶著她到屋裡,桌子上滿滿的美食,看著她一笑,「你最喜歡的。」

瓏五看著騰梟不動,她似乎是不怎麼過生日的,想起來就過一下,想不起來就算了。

「以後,我會陪你度過每一個生日,走過沒一個日日夜夜。」騰梟扶著她的肩膀。

瓏五笑了,不是那種總是溫柔的假笑,而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很普通的笑容,「好啊。」



瓏五和騰梟搬到了幽竹居,連沉音和拂曉都沒帶著。

「你不擔心伊克拉了?」騰梟給她剝著橘子,他倒是願意她永遠想不起來那個女人,但是她還身負著氣運,騰梟想著一口氣把她解決掉,好永絕後患。

瓏五,有人願意提她幹活,她表示不想動。

這個智障催任務怎麼催的比系統還勤,以後難道要兩個智障催她做任務?

想想就可怕!

「我可以幫你把她做掉。」騰梟把橘子遞到她嘴邊道。

瓏五:她也想啊,可是系統那個智障一聽說要做掉偽女主就哇啦哇啦的叫喚,簡直要上天了。

雖然她其實挺像嘗試一下崩位面的。

系統:!!!

小姐姐剛才說了個啥?我好像沒太聽清。

是它理解的那個意思嗎?是嗎?是嗎?

啊啊啊啊啊!

瓏五果斷把它屏蔽掉,看吧,她就說這個系統,有點事就大呼小叫的。

系統:那是有點事嗎?你都要崩位面了!

瓏五沒有做掉伊克拉,但是她派人把伊克拉的船攔住了。

這個偽女主也是有點意思,一出問題就跑路,一點也沒有上去剛到意思,簡直是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句話展現的淋漓盡致。

「這位夫人,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非要為難我。」伊克拉雖然心裡厭惡瓏五,但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來。

「誰知道呢,可能就是看你不順眼吧。」瓏五笑眯眯的看著她道,只是語氣里滿是玩味,讓人聽了簡直想打人。

現在小姐姐連理由也不編了,系統就靜靜的看著小姐姐裝逼。

她都這樣了,伊克拉也知道跟她講道理肯定是講不通了。

「那就掛不得我了。」伊克拉不在掩飾自己眼裡的惡意,「上。」

伊克拉原本就是在拖延時間,從海上回來,她和他們之間的矛盾基本上就沒有緩和的餘地了。

這次看的瓏五來了,她就料定事情不好,所以她一面和瓏五攀談,另一面,偷偷拍了人去偷襲她。

只要拿下了她,那顧夜必然就被牽制,她的生路就多了一條。

瓏五還是彎著嘴角,一隻暗箭無聲的想她襲來,千鈞一髮之際。

「當!」

暗箭射在了一根棍子上,直接折斷了掉在地上。

「看來你這箭的質量不行啊?」瓏五似乎很遺憾的向伊克拉道。

怎麼會!

伊克拉第一次發現,她不只是低估了顧夜,連他身邊的這個女人,她也低估了。

而低估,就是要付出代價的。

伊克拉被抓了,瓏五也沒把她怎麼樣,就是限制了她的活動範圍,每次她一在哪出現,第二天她的身份背景,歷史資料馬上就會被穿出去。

這樣一來二去,全國都直到了有一個曾經是海盜的女人想要四處攀附權貴。

伊克拉的氣運嘩啦嘩啦的往下掉。

光環值越來越少,原本還會對她抱有一些善意的人也漸漸少了起來。

伊克拉的光環值掉光的原因是因為一個小孩。

百般受挫的伊克拉躲到了一個x小鎮暫時安身,誰知剛到小鎮就遇到一個小孩,神奇的是,這孩子長的和瓏五竟然有八分像。

伊克拉一時憤怒,失了理智,把這孩子給抓走了。

那孩子是當地大地主的女兒,地主震怒非常,一路派人追殺,一隻追到一個懸崖邊上。

「你放了我女兒!」地主大喝道。

「你別過來!」伊克拉拿著一把短刀,刀閃爍著冷光,宣告著它有多鋒利。

「只要你不傷害我女兒,我可以放你走。」地主妥協。

「你們這些賤民,你們也配和我談條件!」伊克拉忽然哈哈大笑。

但是配上現在這個場景,莫名的有點詭異。

伊克拉一隻在笑,笑的眼淚都了流出來了。

「你們這些賤民,你們才不陪和我說話,我是皇后,是皇后。」伊克拉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只念叨著幾個字「不是這樣的。」

抵觸趁她不被,衝上去一把將女兒奪過來。

小孩子被嚇哭了。

伊克拉見此又要去搶,爭奪之間,腳下一滑,從懸崖上跌落下去了。

可惜這一次她的光環值已經掉盡了,沒有了光環護體,伊克拉在這萬丈深淵中永遠都消失了。



「小五。」

要分開的時候騰梟很不安,完全粘著瓏五,片刻也不分開。

「下一次我就不能再強行蘇醒了,你千萬要記得去找我。」騰梟撫摸著她的臉頰叮囑。

「好。」瓏五點頭答應。

「我會去找你,直到找到真正的你。」

聽到瓏五的答覆,騰梟滿意的點點頭,把瓏五緊緊的抱在懷裡,「我會在未來等著你。」

第四個位面完結。 瓏五揉了揉,坐起來,她在哪?她是誰?她在幹嘛?

懵逼三連問。

系統麻利的給她傳輸劇情。

這是一個典型的重生軍婚。

偽女主陶江江是個小工廠老闆的女兒,她老爸年輕時候當過兵,用自己的一條腿換下來首長的性命。

首長很感激他,決定一定要回報他,於是就很自然的把自己無比優秀的兒子的後半生給搭進去了。

瓏五覺得這個設定簡直有毒。

不說男主大人對別人都那麼強勢,怎麼到了偽女主這裡就完全變了樣,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

就說那位首長,自己欠的恩情能用自己的兒子還嗎?

而偽女主這邊,他老爸肯定也是沒有徵得偽女主的同意就擅自做主了。

這個邏輯也是神奇。

就不怕自己女兒已經有了愛人什麼都嗎?

當然了,作為軍婚標配,偽女主上輩子對於這撞婚事不滿意,婚後各種作,一直把婚作沒了,和自己以為深愛的男人在一起了。

然後就發現這個男人才是個渣,經過一份苦難后,偽女主最後被折磨死了。

死之前男主大人就出現了,明明是沒有什麼感情,又被女人各種作才離得婚,結果男主卻還是一臉情深的說,「對不起,我來晚了。」

看到這裡瓏五簡直要看不下去了,這種男主腦迴路也是清奇,大概是有受虐傾向。

偽女主感動的稀里嘩啦的,後悔自己的眼瞎,發誓要是再有一次機會,她一定好好珍惜眼前這個男主大人,死在了男主的懷裡。

然後就重生了。

重生之後發現回到她剛結婚的時候,於是前兩天還鬧得不可開交的女人,忽然就變好了。

也沒人質疑一下她是不是病了。

重生之後偽女主一改上輩子的作風,勤勞,善良,勇敢,各種美好的品質都提升上來了。

尤其是看人的眼光,上輩子沒帶眼睛,這輩子就跟開了天眼似的,什麼人好壞,藏了什麼樣的心思她全能看出來。

瓏五覺得她已經無力吐槽了,這哪是重生了,這是換了個人啊。

陶江江和男主的感情馬上就升溫,隨後陶江江就發現了自己有了一個神奇的空間,可以幫助她收拾極品親戚,躲危險,藏東西。

陶江江在空間里,學醫術,武術,各種東西,在完全沒有任何老師的指導下,迅速成長為一個全能型選手。

在家裡收拾了極品親戚之後,隨著男主到了部隊,收到男主的手下各種讚賞。

偽女主又開始再部隊里各種開掛,順帶解決了必定出場的文藝兵或者醫療兵,每天和男主談情說愛。

說和說著就發現她不是廠長親生的,再然後找到了一個超級世家,成為了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公主,和男主無比登對。

兩人再補辦異常華麗的婚禮,完美結束。

這原本應該也沒什麼問題,然而最大問題是,陶江江根本就不應該重生,陶江江上輩子的事雖然與一些外力有關,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她自己。

而且她也根本沒有受一點冤屈什麼的。

反而是因為她的重生,許多人的命運都被迫走上了偏路。

瓏五這個身體就是。

虞美人,虞家的小小姐,因為家裡人都希望她是個大美人,所以乾脆就借著花的名字,給她起了個名字叫虞美人。

瓏五:……

感覺好草率,這是什麼奇葩家人?

虞美人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長的極為貌美,注意這裡的形容詞,是長相。

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被她那群奇葩家人給刺激到了,性格上完全和虞家人想要的美人不搭邊。

虞美人從小就在部隊里長大,見慣了軍人鐵血,早就沒有了小女孩的柔情。

虞家人愁的不行,家裡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再長成假小子了,那簡直是晴天霹靂。

於是一家人合計合計,給她頂了一門婚事。

虞美人一聽就不幹了,笑話,她連對方男的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同意訂婚。

她準備去找男方談談,這個男人就是偽女主真正的哥哥。

偽女主的家人也是奇葩。

三個哥哥對於兩個月就被他們弄丟了的妹妹是念念不忘,發誓不找到她絕對不娶妻。

雖然瓏五不知道為啥家裡大人都在,要讓三個孩子看一個小嬰兒。

而起你娶不娶媳婦兒和你們找妹妹有啥關係?找回來你還能娶了咋的?

虞美人的未婚夫就是陶江江的二哥,陶江南。

這一家的名字是按照指向標順時針往下走的,老大叫陶江東,老二叫陶江南,老三叫陶江西,偽女主原名叫陶江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