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被逼無奈整容,像個老鼠一樣逃竄。


這樣的生活,她絕對不要再來一次了。

秦未央必須死,可是,她絕對不能留下把柄,只不過,秦未央的命,有點太硬了。

她都動了兩次殺手了,沒想到,她依舊活的安然無恙,這讓秦未青格外的憤怒。 靈窟城外,林楠崔慶這次直接追著仙宮而去,還帶著人仙境的邵凡,身後一群仙人境高手再沒人敢追了。

還追什麼追,人都死了,那可是一群!

而且還有六位地仙境高手!

很快,三人追上仙宮,林楠再度親自駕馭,速度極快,直接飈射而出。

看到林楠三人返回,徐江龍等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先前他們真的很擔心。

「暫時沒事了,咱們抓緊時間離開這裡!」林楠沉聲說道。

身後這些人是不敢追擊了,但是靈韻仙族和古仙族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甚至,不排除天仙境高手下場。

尤其是靈韻仙族,恨自己入骨,肯定會有天仙境高手追殺。

別看林楠對付這些地仙境高手輕而易舉,但那屬於突襲,真若是讓他們有了防備,林楠想殺也要費一番事。

對上天仙境,林楠都不見得能逃命。

仙宮一路疾馳,再度前行了小半個小時,逃出靈窟城數千里之遙。

而這個時候,林楠以秘寶包裹一群人,悄然從仙宮中落下,直接轉變方向,仙宮依舊朝前方極速飛行。

不過細看之下能夠發現,仙宮的飛行速度明顯降低了一些。

此刻的仙宮,除去勝銘仙人等人的屍體之外,便就是一位天人境初期的傀儡。

一位原本完好的天人境初期修鍊者,在唐雯手中,不過折騰片刻后,便成了這般。

失去了靈魂,被完全掌控,成為她的傀儡。

而今,他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拚命的駕馭仙宮一路前行。

當唐雯這個手段展露而出的時候,著實讓一群人震動不已。

生命至高屬性規則的一個特殊的運用,在他手中赫然有著化腐朽為神奇一般的特殊手段,讓人感慨不已。

有著仙宮吸引其他人的視線,林楠等人趁機脫身。

修真之鳳凰臺上 兩個小時后,林楠帶著眾人一路疾馳,足足前行了數萬里。

而與此同時,勝銘仙人的仙宮隨著一聲巨響,直接被一位天仙境的靈韻仙族族老打破。

然而很快,他們滿臉的陰沉,難看不已。

「該死,混賬!」一位族老怒罵不止。

他們極速前行,結果被耍了,這仙宮內根本沒有人。

「決不能讓他們逃了!」

兩位族老相視一眼,很清楚那個結果。

一個林楠,便如此難以對付了。

若是一群,那還不捅破天?

這些下界之人的潛力,他們很清楚。

當即,兩位族老快速傳訊,召集靈韻仙族高手,全部出動搜尋,圍殺。

隨即,一左一右,兩位天仙境強者折返開始搜尋,絕對不能讓林楠等人逃了。

當消息傳回靈韻仙族之際,靈韻仙族諸多仙人境高手震驚了。

許多人都感覺到森然的寒意。

一次性死傷九大地仙,十幾位人仙?

眼下整個靈韻仙族的地仙,也就十位左右了,前後在林楠手中折損四五位。

現在他們再去搜尋圍殺,確定不是自尋死路?

然而族老有令,他們必須出動,甚至再度有一位天仙境族老出手了,一同去搜尋。

勝雪仙子坐在自己仙宮之中,一位新收的婢女站在遠處,根本不敢靠近。

整個仙宮之中,都充滿了一股寒意,冷意。

林楠的成長速度,快到讓她咋舌了。

甚至是,害怕了。

後悔,早就有了,但也晚了。

勝姬仙子的仙宮中,此刻她和姬婢二人也是一陣震驚。

「太厲害了吧?一次性殺了九位地仙?」姬婢滿是不可思議。

還是勝姬仙子最先反應過來,而後深呼一口氣。

「沒什麼不可能的,下界的人皇,雙屬性規則,絕對是最為逆天的妖孽級別天驕!」勝姬仙子自語說道。

而後,她樂了。

「強吧,越強越好!」

古仙族,傲雲聖子得到了消息,臉色也不好看,這個之前的螻蟻,一次次的闖入到自己的視線之中,一次次的挑釁著。

而且,這螻蟻的可怕,在逐步提高,甚至已然要威脅到他了。

「請長老派人出手,無論如何,一定要殺了此人!」傲雲聖子沉聲,讓人傳話給古仙族長老。

一個靈韻仙族不夠,那就兩個一起。

哪怕是丟人,哪怕是得罪了凌雲仙宗,他們也要動手。

兩者,眼下就要聯姻,聯盟,不能讓這個危險因素繼續下去。

頓時,古仙族一隊隊仙人境高手也出動了,同樣有天仙境長老為首。

前後出動四大天仙境強者,瘋狂朝林楠等人逃跑範圍內搜尋而去。

比起人仙地仙,天仙境高手的速度快太多了。

正常而言,根本無路可逃!

很快,林楠出現靈窟城的消息傳了出去,伴隨而出的還有九大地仙境高手被殺,十二位人仙被屠的消息。

消息一出,頓時再度在靈域各地掀起了軒然大波。

若是說之前偶然間斬殺一位地仙還能讓地仙境高手去微微在意一下的話,哪怕此刻便是讓人駭然了。

普通的人仙境更是不用說。

那些原本第一時間還想去搜尋林楠蹤跡的普通人仙直接徹底打消了念頭。

命比財更重要。

唯獨一些抱著富貴險中求的人才再度動了起來。

另外一些地仙也依舊還在搜尋他們的蹤跡。

凌雲仙宗,明軒仙人出關了,成功踏入地仙境。

然而根本來不及高興,就得到了這個消息,然後一臉的蒙圈。

這戰績,很嚇人。

三長老乾祥初聞之下,連同身邊的其他凌雲仙宗長老也被震驚了。

「你這個弟子,還真是不簡單啊,估計現在那兩大仙族勢必要殺之以絕後患了。」那位長老開口說道。

這個道理乾祥自然也清楚,深呼一口氣,而後再沒有耽擱,身形一閃直接出了仙宮,直奔靈域靈窟城而去。

這種弟子,他怎麼可能捨得出事。

這個時候,靈韻仙族哪裡還管什麼得罪,更不在乎什麼警告,肯定要必殺林楠的。

所以,只能他親自趕過去救人。

否則不管這個弟子有什麼特殊手段,面對天仙境強者,都不夠看。

地仙和天仙,又是一個門檻天鐧。

與此同時,凌雲仙宗直接發出最強警告,有這種天驕弟子,凌雲仙宗的態度也是一樣的,要保。

「天仙境敢對我凌雲仙宗弟子以大欺小,凌雲仙宗不饒恕!」 垂落的手搭在赫戰洺肩上,「把時間用在工作上,我相信你會比現在更優秀。」

聽到自己的兒子得到誇獎,赫董夫婦一臉自豪。

赫戰洺見自個爸媽,高興的,連車過來了都沒緩過勁來還盯著紀澌鈞在笑,赫戰洺湊到紀澌鈞耳邊小聲說道,「澌鈞哥,反正漂亮話不要錢,你就多說幾句,也讓我爸媽為我驕傲驕傲。」

這個赫戰洺,還真是會往自己臉上貼金,紀澌鈞將赫戰洺往前推的時候,親自上前打開後排車門送赫董夫婦上車。

紀澌鈞就是個懂得感恩又會辦事的人,昔日在集團里,說照顧,是真的沒多少照顧,但紀澌鈞對他們赫家的回報,都是幾倍幾倍看在眼裡的,最主要的是特別尊敬他們夫妻倆,赫董夫人也不跟紀澌鈞推辭什麼,道別後就上車了。

後面上車的赫董跟紀澌鈞再聊了幾句。

「紀總,我們家阿戰麻煩您了。」

「別的我能幫得上,唯獨婚姻這事,還得你們二老多費費心。」

什麼叫做婚姻這事,這不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嗎,急的赫戰洺趕緊過去請他爸上車,「澌鈞哥,不打擾你跟嫂子恩愛了,我們先走了。」

上車后,赫戰洺立刻叫司機開車,「開車,走。」

誘僧 車裡的赫董想降下車窗跟紀澌鈞道個歉,可卻被赫戰洺攔著,一路上赫董把兒子教訓了幾遍,直到車子離開半山別墅小區大門,赫戰洺才鬆了一口氣。

陰媒 「阿戰啊,你看看你剛剛多失禮人,你爸跟紀總說著話呢,你怎麼能跑過來搗亂。」

「媽,你站著說話不腰疼,要再聊下去,你兒子我就要進墳墓了。」拿出傳來響鈴的手機貼在耳邊,「喂?」

赫戰洺在打電話,赫董夫婦便用眼神交流。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李董,行,咱們到時再見。」

赫戰洺剛掛了電話,赫董夫人又嘀咕了一句,「阿戰啊,什麼叫墳墓,我跟你爸,紀總跟他老婆,這些都是墳墓?」

皇上又追來了 「行了媽,你就別再在我面前秀恩愛了,我現在正跟湯家樂鬥法呢,我要保不住我這大弟子的地位,就算是娶三宮六院也不管用。」

「這話我同意,很顯然紀總也就是這麼一提,沒有什麼意思,湯家那個湯家樂可是個人精,人家現在可是一門心思在鑽研工作往上爬,還是事業為主。」對上老婆警告的眼神,赫董馬上補充一句,「不過,成家立業也得放在心上,有空多留意身邊的好姑娘。」

「對,趕緊生孩子,到時跟紀總聯婚……」

完了,又來了,「媽,你急什麼,你看看澌鈞哥跟他老婆,差了多少歲在那裡,不急,我還有時間呢。」趕緊轉移話題,以免待會又被逼婚了,「爸,簡氏董事的電話,提議召開董事會,我聽李董的口風,是打算選董事長了。」

「難道,紀總準備借簡氏出山?」

赫戰洺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怎麼了,他這一回特別肯定,「不可能,我澌鈞哥現在正享受著眼下的日子,而且,就他手上那點股權也不可能當上董事長,我估計,是其他人有這個意思,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雖然我只在餐桌上坐了不到二十分鐘,但我也看出來了,那個李董有野心,不然也不會配合演這齣戲。」

「那隻老狐狸,我不喜歡,他要做了簡氏的董事長,簡氏還不得成了他的天下,他的兒子現在也在做生意,簡直就是豪取強奪不講信用,還縱容手下的人隨意毆打別人,還有他那個女兒,生活作風不檢點。」

提起李董那個女兒,赫董夫人也跟著搖頭,「我之前就聽說了,還找人做介紹,想認識家樂,意思剛出口,就被湯家拒絕了,阿戰啊,我可警告你,這種不三不四的女人你敢帶回家,敗壞赫家的門風,我就把你的腿打斷!」

「媽,你放心,我可是向我澌鈞哥看齊的人,事業家庭,都學他,找個好老婆,最好,有家世那種。」

「不是我嫌棄木兮,只是,有家世人品又好的,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了。」木兮少又,紀澌鈞更難得,不是人人都是紀澌鈞,能有想娶誰就娶誰的「婚姻自由」。

這怎麼說著說著又跑題了,赫董趕緊把氣氛拉回,問了句旁邊的赫戰洺,「那你得給紀總打個電話,問問是你去還是……」

「我……」他這話才剛出口,手機又響了,「肯定是我澌鈞哥的電話,我跟他心有靈犀……」拿起手機赫戰洺就尷尬了,笑著用手指了指手機,「偶爾心靈感應也會失靈。」

「趕緊接吧,別不正經。」

「是。」應了一聲的赫戰洺,將手機貼在耳邊,「喂,毅總,不好意思,我在外面,你派人送來的賀禮,我只能讓我助理幫我收了,謝謝你。」

「我們是合作夥伴,你有所成就,也是我的喜事,恭喜你成為簡氏的新董事。」

「謝謝,謝謝。」既然覃毅給他送禮,那他也不會讓人家「空手而回」,禮尚往來是習俗,「聽說之前的劇本一近不喜歡,我這正有部劇情不錯的片子,如果籌備順利的話,再過兩三個月就能開機了,不知道他有沒有興趣?」

赫戰洺的話,讓一個嶄新的念頭冒起在覃毅心頭,用力握緊手機的覃毅望著不遠處坐在旋轉木馬高興沖著自己揮手的白一近,「……」

聽筒那邊的沉默,讓赫戰洺有些疑惑,「他要是排期安排不過來,沒關係,以後要是有適合他的片子,我再讓助理給他經紀人打電話。」

當時在高爾夫球場,是覃毅主動提出來要的,後面給過去了,卻被白一近給拒絕了,看來,有時候是取決於白一近的意願。

「赫總,我聽說,你們旗下的影視公司最近跟一些藝人公司在合作另外一種新模式?」

「是,現在慢慢的也把影視編入主力發展之一,我們很需要像一近這種有知名度的明星,希望毅總多幫幫忙。」覃毅對白一近的規劃,他很清楚,正是因為知道覃毅砸了不少錢下去,白一近又即將爆紅,如果白一近願意過來給他拍部片子,那可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既然赫總喜歡,那我就把他送給你。」

「送給我?」他沒聽錯吧?

「是,就當做是你送我的那些股權的利息,如果你願意收下這份利息,我現在就可以讓律師著手辦理解約的事情,今晚就讓他飛去景城。」

覃毅如此大方,直接就把一個前期投資了那麼多錢,即將爆紅的下一個頂流送給他,實在是心裡有點慌的赫戰洺,沒有被高興沖昏頭,「呃,這樣吧,我晚點給你答覆。」

「好。」

電話掛斷後,赫戰洺馬上看了眼旁邊的赫董,聽完談話內容的赫董,落在腿上的手輕輕拍了拍,眼神若有所思,「我看,你就拒絕他吧。」

「我倒想,可是,我對這白一近,沒有抵抗力。」生怕他們倆老誤會,打電話的赫戰洺立刻揚起手解釋清楚,「我說的是流量,別誤會。」

「既然你都答應了,那就乾脆在電話里說了算了,何必再問我?」

那頭電話接通的赫戰洺馬上沖著赫董比噓,「喂,澌鈞哥,我有件事抓不住主意,你給我支支招。」

「什麼事?」

「澌鈞哥,覃毅說作為股權利息,他要把白一近送給我,像他這種精打細算的性格,你說我該不該收?」

「你自己拿主意吧。」赫戰洺要不想要,會給他打電話?

「哦。」那他就收下了,「明天簡氏要開董事會,澌鈞哥,我去還是你派人去?」

「我會解決。」

「對了澌鈞哥,我聽李董的口氣,是盯上董事長的位置了,你得派個得力幹將,不然鎮不住那幫人。」這加入董事會是一回事,要拿下董事長的位置,又是另外一回事。

「殺雞焉用宰牛刀?」那一群人,除了幾個重量級股東,其他人,不過是一幫小嘍啰,不值得畏懼。

聽聽這口氣,還宰牛刀。

掛了電話的赫戰洺看著旁邊的赫董,「爸,我澌鈞哥要殺雞了,你說他會派誰去?」

重生之千金來襲 「人家不用你管,你好奇什麼,還是趕緊把你那個項目辦好,別搞砸了。」

「爸,這你就錯了,細節看大局,我得看看我澌鈞哥門下有幾人,明天的簡氏董事會就是一個機會。」

確實是個機會,只是,不是他說泄氣話,「就算讓你知道又怎麼樣,你還是想想怎麼在你跟湯家樂之間脫穎而出吧。」

「你說的太對了,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赫戰洺馬上又撥了另外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忙的挪不開半步腳的湯家樂,只能在辦公室開會。

背靠著辦公桌,幾個高層坐在對面,大家正在討論著事情,背後的手機就響了,反手摸過手機的湯家樂,知道赫戰洺十有八九又來罵陣,正要掛電話,餘光就注意到,坐在自己右上角的孫副總像是要急著去洗手間,有些憋不住了。

「休息十分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