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腿腳靈活,此刻逃命一般,那本就步履蹣跚的喪屍自然是追不上的。


“噗!”

周圍,幾個人悶悶的笑聲傳來。

而陸鋒的臉色,此刻卻相當難看。 “跑什麼跑?!”

陸鋒冷着臉,呵斥道。

周霜霜正甩着飛毛腿圍着大家繞圈子,那隻步履蹣跚的喪屍大約真的很廢柴,到現在也才走出十幾米,並且盯死了一直在動的她。

此刻,聽到陸鋒從未有過的嚴厲聲音,不只她愣在那裏,就連一直偷笑的衆人,也都神色一整,全部嚴肅起來。

陸鋒緊盯着周霜霜,說道:“之前沒有人逼你,你自己要求來對付喪屍。既然說到,就要做到!”

他的語氣好可怕,這一瞬間,跟軍訓教官的影子高度重合,周霜霜下意識身體一抖,小白楊一般站直了。

“現在,”陸鋒看着她:“撿起你的武器!砍下他的頭!”

這語氣斬釘截鐵,周霜霜根本沒過腦子,直接拔腿飛奔,一把撿起了地上的大砍刀。

她雙手握着刀柄,手指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眼神盯着那隻喪屍,更是閃爍不定。然而陸鋒的視線如同芒刺在背,一旁的隊友們也都期待的看着她——

終於,在她站着不動的時候,喪屍又一次撲了過來!

這一次,周霜霜沒跑。

她閉着眼睛,用力揮舞着那把砍刀,上下左右,不成章法,並且口中“啊啊”亂叫……如果不是大家真的能感受到她孤注一擲的勇氣的話,這一幕,真的很像潑婦打架的前奏。

“睜開眼睛!”

陸鋒明明在周霜霜後背的方向,此刻卻彷彿長了透視眼,高聲指揮道。

“後退!”

周霜霜趕緊蹭蹭蹭後退三步。

退了之後才發現,又離得遠了……只好又默默的上前兩步。

“右邊,砍!”

右邊?那是垂直砍?還是斜着來一刀?右右右………啊啊啊哪裏是右?

這麼趕鴨子上架,周霜霜只覺得,自己之前那僅有的智商,也全部都被喪屍吃了T.T

“對準他的脖頸!”

陸鋒的指令還在繼續。

喪屍從她的右邊斜斜撲了過來,周霜霜聽到指令,下意識一咬牙,大砍刀狠狠從喪屍右側脖頸砍了進去!

那一瞬間,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周霜霜在這時莫名睜開了眼睛。

那喪屍離她很近,只差一步,就要抓上她的臂膀。甚至她的眼角餘光都能看到,已經擡起砍刀想要來攔下喪屍的葉鶯。

刀砍進肉裏是什麼感覺呢?

喪屍的肉早已失去彈性,血管裏那烏黑腥臭的血液也早已不再流動,鋒利的刀刃砍進去,如同砍下一團枯枝爛渣。

直到刀刃前進的方向被骨頭攔住。

周霜霜此刻卻已經沒有了害怕的心情。她眼神凝重,牙關緊咬,身子順着刀柄的方向狠狠一壓!

只聽“咔嚓”一聲,砍刀已經全部沒入了喪屍的脖頸——

“咕嚕嚕……”

那乾癟的頭顱在黃沙地上翻動兩下,就徹底沒了動靜。

“呼哧……呼哧……”

周霜霜用手杵着砍刀的刀柄,此刻微微伏身,大口大口喘着氣。空氣中還瀰漫着淡淡的腥臭氣,但此刻,她卻已經能夠適應了。

“做的好。”

陸鋒走上前來,讚賞的看着她。

而周圍的隊友也“啪啪啪”鼓起掌來,葉鶯更是上前,毫不客氣的拍了她一巴掌:“好樣的!”

她力氣大,這一巴掌下去,周霜霜好險一頭栽到地上,又被方旋扶了起來。

她看着那隻喪屍身首異處的軀體,此刻心中卻詭異的並沒有感到恐慌,只是微微有些空茫。直到大家都圍了上來,她才終於回過神,緩緩笑開了。

喪屍並不是人,而是怪物,是人類的敵人……而她,今天親手殺了一隻喪屍!!!

此刻,她正雙眼晶晶亮的看着陸鋒,一臉討賞的小得意:“我做到了!”

“我殺了一隻喪屍!”

她對着李天昊葉博等人,笑的分外燦爛。但是陳少澤此刻推了推眼鏡,提醒道:“嚴格來說,這不是你殺的第一隻,第一隻是之前在卡車上……這次,是第二隻。”

“我不管!”

周霜霜眼睛盯着他,歡快的說道:“對我來說,這就是第一隻!”

她的笑容燦爛又純粹,陳少澤不由覺得空氣有點熱,趕緊推了推眼鏡,退到了一旁。

“好了。”

眼看着大家有點替周霜霜得意忘形,陸鋒沉下心來,看了看四周:“葉博,帶幾個人去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吃的。方旋,你和陳少澤還有周霜霜留在這裏。趁她還有勁兒,教她幾招。”

“下次再殺喪屍,我不希望看到她只會亂劈亂砍。”

……………………………………………………

下午的訓練又開始了。

不同的是,從哨子吹響的那一刻,周霜霜就彷彿渾身充滿了鬥志!此刻烈日炎炎,她站在太陽底下,比着一羣蔫巴巴的學生們,甚至都比別人更挺拔,惹得教官時不時就要看上兩眼。

就連後排的魯麗和周婷婷,此刻也不由暗暗嘀咕:這麼精神,不會是打了雞血了吧?

“稍息!”

“立正!”

“向右——轉!”

“齊步——走!”

她小臉白嫩,神情卻很是鄭重,彷彿踢正步也是很了不得的事。一擡腿一揮胳膊,更是充滿了說不出的激昂感。

總裁的小妻子 教官不知道她是仍舊沉浸在殺喪屍的興奮,以及被人手把手指點殺喪屍手段的新鮮感中,此刻還以爲她一直就這麼認真,不由欣慰一笑。

下一刻,他提高聲音喊道:“立正!”

唰!

並不算特別整齊的隊伍齊刷刷停了動作。

“向右看——齊!”

“立正!”

“稍息!”

“第三行第二列……出列!”

啊?

學生們一愣。

周霜霜也是腦子一蒙,完全沒反應過來。此刻感覺到教官的眼神緊盯着自己,下意識心中一抖,趕緊暗地裏數了數——

第三行……第二列……

啊!!!

她渾身一抖:難不成自己剛纔走神了?還是哪個動作做錯了?應該沒有吧?

趕緊大踏步從隊伍裏出來——“報告教官,學員12號已出列!”

教官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到前頭來。”

等到周霜霜剛剛站定,卻聽教官對着隊伍說道:“看你們一個個蔫巴巴的,中午沒吃飯嗎?踢正步踢得軟綿綿的!”

都市奇門醫神 “尤其是你們這些男生,看起來身高腿長的,怎麼動作卻都像缺鈣?!”

“一個個的,連個女生都不如!看看人家,身子那麼瘦,立正稍息都比你們有氣勢!”

他說完,轉身看着周霜霜:“現在,你來給大家演示一下!”

周霜霜:……??? 教官這一手仇恨拉的十分到位。

本來嘛,天氣這麼熱,十一還沒過呢,就讓兩點開始訓練——據說是爲了徹徹底底鍛鍊學生們的意志力,不要成爲高分低能的典型,動不動就跳樓鬧情緒……

當然,這個說法的準確性暫不可考,是周婷婷道聽途說來的消息,但他們,卻實實在在的吃盡了苦頭。

此刻大家本就蔫巴巴的,太陽又那麼大,沒暈過去已經自覺很是堅韌不拔了。偏偏橫空殺出來個嬌嬌弱弱的女生,仔細看去,甚至人家前兩天還暈過一回……

教官把這樣的人拉出來給他們做對比,這不是活生生打臉嗎?

——陰險,太陰險了!!!

周霜霜尷尬的站在最前方,此刻臉頰紅撲撲的,也不知是害羞還是窘迫。

但她如今好歹也是手刃過怪物的女壯士了,雖然底下還並不太相熟的同學們都投射過來不友好的視線,但周霜霜還是深吸口氣,鎮定自若的站在那裏,等候教官指令。

看到她這樣淡定,教官眼神中也多出兩分意外。不過,該訓練的,還是得訓練!

“12號學員,聽我口令,給大家做好示範!”

周霜霜大聲答道:“是!”

“立正!”

“向左轉!”

…………

“向右轉!”

“稍息!”

教官連番指令下來,看着周霜霜仍舊面不改色,鬥志昂揚,不由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齒,襯的臉上的皮膚,越發的黑了。

“不錯!”

他轉頭,看着下頭的學生:“我知道天氣很熱,同學們也很辛苦,但是軍訓,本來就是爲了鍛鍊你們的意志力和身體。”

“現在,聽我指令,大家看着12號的動作,接着練習。如果狀態好了,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休息二十分鐘。”

這話一說,大家立刻來了精神,眼神緊盯着周霜霜,簡直快要把心底的渴望大聲喊出來!

周霜霜也一臉振奮。

雖說她此刻鬥志昂揚,熱血未冷,但是……天真的好熱啊!

…………………………………

“周霜霜,你實話實說,是不是揹着我們打雞血了?!我可告訴你,你這種行爲,是非常不負責任,根本沒有任何科學理念的!”

魯麗把她推到牆角,大眼睛死死盯着她。

“對!”

周婷婷唯恐天下不亂的跟着湊和:“我可告訴你!你這種貿然打雞血的行爲①,是文化的倒退,是不可理喻的!”

周霜霜連忙大呼冤枉:“都是要在太陽底下曬,你是想一直這樣半死不活的曬着,還是想打起精神,好像現在這樣有休息時間呢?”

“再說了,我去哪裏打雞血?進了這基地,我就沒見過活雞!”

“是嗎?”

魯麗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周霜霜趕緊趁熱打鐵:“來,大姐頭,好不容易能休息一會兒,你也歇歇……”

…………………………

不遠處,教官周深被隊友叫住了。

“你隊裏的學員怎麼樣啊?”

周深帶的是管理學院的,也就是周霜霜所在的這個班級。而周深的隊友,帶的則是計算機系。

“還行吧,馬馬虎虎。小心思的也不少,不過倒是有個小姑娘看着瘦瘦的,韌勁兒不錯,挺能堅持。”

“你呢?”

周深看了看隊友,問道。

“別提了!”

提起這個,隊友就生氣。

他看了看窗外,計算機系的一羣男生縮在牆角,一個個萎靡不振,格外的沒精神。

“一個個跟小雞崽子似的,半點力氣都沒有,氣死我了。明天我申請調位置,跟你班站近一點,好歹也讓他們看看!”

他這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叫周深一愣。

“你帶的班裏,我沒記錯的話,今年只有三個女生啊?一羣大老爺們你還降服不了?”

隊友也鬱悶難當。

“別提了,人家大學生,天生坐辦公室的命,曬幾下,比那三個女生還嬌弱。最可氣的是,還有兩個人左右不分!”

左右不分?!

周深想忍的,沒忍住,到底笑出了淺淺一個酒窩。

他們不是頭一年帶學生了,左右不分這個問題,一般來說,連續幾天高強度訓練——當然是對於學生來說的高強度——都是可以調整過來的。

但這都好幾天了,隊友林成海還這麼鬱悶的話,那肯定是沒掰過來的。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這種左右不分的人,大多是先天的,之前部隊裏招進來多好一個小夥子,就是訓練時卡在這裏,一個班的人絞盡腦汁,都沒讓他徹底分清左右,最後只能無奈的又回到原籍了。

所以,林成海這次一下子碰到兩個,不鬱悶纔怪呢!

不過……

“你幹嘛要調到我這附近?”

周深納悶。

“嗨!”

林成海擠擠眼:“那不是我那班裏男生多嘛,現在學生金貴,也不能全用部隊那一套。只好靠你們近點,畢竟,經管的女生多啊,他們一羣大老爺們在一旁看着,搞不好未來的女朋友就在裏頭,還不得爭口氣?”

總有影帝逼我好好學習 周深瞪他:“去你的!”

………………………………………

話是這麼說,休息過後,計算機系的隊伍還是挪到了周霜霜他們旁邊。

其實,計算機系也不都是宅男,好多也有稀裏糊塗就報上來的。但是情緒是會傳染的,大家都有氣無力,別的同學,自然也提不起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