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但身子是綳著的,咖啡色的長褲,緊緊的包裹她的臀部,高高撐起的胸部,將襯衣撐得很開,襯衫束入腰際收攏,展示出成熟女性的豐盈。


姣好的身材,讓人即使用眼睛看,彷彿也能產生十足的回彈力。

剛剛傳來消息,讓晏靜有些厭煩,聶偉霆終究還是沒辦好事,「老聶的情況如何?」

身後的女秘書望著晏靜的背影,有點走神,因為像晏靜如此漂亮的女人,即使女人看了也會驚艷,低聲道:「醫院那邊傳來的消息,根本無從下手。」

晏靜眉頭緊蹙,道:「那個年輕醫生,究竟什麼來路?」

女秘書嘆道:「十年之間,履歷完全空白,唯一得知的是,前幾天他在江淮醫院,救了一個俄羅斯女商人。也是那個俄羅斯女商人,動用關係,把他從派出所撈出來的。」

晏靜擺了擺手,道:「老聶那邊你安排最好的醫院救治,畢竟他還有價值,不能就這麼死了,至於三味堂,等查清楚他的底細之後,再動手吧。」

女秘書退了出去,背脊全濕透了,儘管晏靜的每句話都很稀疏平常,但給她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晏靜人稱「毒寡婦」,人美心毒,影響力不僅止於漢州,她喜怒不形於色的時候,真的很可怕。

……

第二天早晨,蘇韜來到江淮醫院的中醫科報到,雖然狄世元嘴上說,給自己優待,不需要坐班,但他還是得露個面,點個卯,場面上的功夫還是要做足。

沒想到狄世元一大早就在中醫科等著自己,跟一名老中醫在聊天,見蘇韜推門而入,狄世元連忙拉著蘇韜笑著介紹道:「老唐,這就是我給你們中醫科輸送的新鮮血液,優秀人才,你以後要好好照顧著。」

看樣貌,唐姓老者年紀已經上七十歲,鬢角斑白,唇下留了黑白相間的長須,蘇韜猜測,他應該是退休返聘的醫生。

唐南征掃了蘇韜一眼,淡淡一笑道:「能讓狄院長視作珍寶的人才,肯定有真材實料,等下門診開放之後,我會讓中醫科的人全部聚在一塊,看看蘇大夫的實力。今天上午的病人,全部由蘇大夫來診治,如何?」

卻見狄世元眉頭皺了皺,唐南征此話有考較的成分在內。

唐南征是江淮醫院中醫科的鎮山之石,所以過了退休年齡,醫院還是高薪返聘,每周周三坐診。

中醫科的醫生全部都是唐南征帶出來的,現在狄世元從外面引入一人,讓唐南征心裡不高興,這在情理之中。

蘇韜見狄世元臉上露出為難之色,淡淡一笑,道:「既來之,則安之。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我等下給薇拉複診之後,就來中醫科坐診。」

見蘇韜倒也爽快,唐南征的臉色就沒那麼難看。

等蘇韜離開辦公室之後,狄世元原本板著的面孔,忽然鬆開,笑著說道:「老唐,剛才演得不錯。」

唐南征沒好氣地搖頭苦笑道:「既然是你引薦進來的人,為什麼還讓我陪你演戲,故意刁難年輕人,搞得我這個老頭子,心胸狹隘,故意欺壓新人一般?」

狄世元擺了擺手,嘆了一口氣,道:「老唐,你年紀也大了,雖然培養了不少年輕的晚輩,但缺少精英,他們很難像你一樣撐起江淮醫院的中醫科。在我看來,蘇韜是一個好苗子,所以想要培養他一下。同時,也讓他展現一下實力,證明自己有資格擔任中醫科主任的職務。」

唐南征眉頭皺了皺,道:「你打算把主任的職務交給他?」

狄世元語氣凝重地說道:「雖然謝誠得到你的部分真傳,但距離大師級還差了火候,所以我一直也只是給他副主任的職務。」

唐南征嘆了口氣,道:「謝誠的確還欠缺了火候,主要鍛煉得太少。中醫講求實踐,這幾年來中醫市場凋零,還被妖魔化,患者更加相信西醫,因為見效快,有科學的理論作為支撐。只不過蘇韜看上去很年輕,以他這個年齡,恐怕實踐得也不多,即使家學深厚,恐怕也難以比得上謝誠。」

唐南征儘管心胸開闊,但人的情感親疏有間,他偏於信任自己的弟子,也是正常的。

唐南征的醫術是江淮醫院的金字招牌,前幾日薇拉生病的時候,唐南征正好在國外參加一個世界性的醫學大會,所以並沒有出面治療,以唐南征的醫術,也應能治好薇拉的病。

但是,一個醫院或者一個科室的實力,完全依賴於一兩個專家,那樣是不行的,尤其唐南征年齡已經很大,既然發現了年輕的蘇韜,自然要培養他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夫。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

來到高級病房,再次見到李秘書,蘇韜給他開了曲直湯的方子,果然三天有效,腿疼的癥狀已經消失。

蘇韜給他看看了肚子,昨天在三味堂被踢了一腳,當時沒來得及處理,只是瘀傷,蘇韜給他抹了點特製的藥膏,倒也不礙事。

蘇韜簡單地講了幾個有利於後期調養、養生保健的方法,李秘書掏出隨身帶的紙筆,認真地記錄下來。

經過兩次治療,薇拉的病情得到明顯的控制,蘇韜在第三次針灸完畢之後,換了一種葯湯,以固本培元為主。

不過中藥依然苦澀難喝,薇拉皺眉喝完之後,伸出修長的手指,蘇韜笑了笑,遞給她一片甜茶葉。

薇拉欣然含在嘴裡,感嘆,這是多麼美妙的一天。

「今天是最後一天治療,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蘇韜收拾著行醫箱,幽默著說道,「當然,這不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你每個月最好都能複診,便於我隨時掌握你的病情,所以你千萬不要想輕易地丟掉我。」

薇拉眨了眨漂亮的棕色眼睛,笑道:「你似乎忘記了什麼?」

蘇韜輕輕地拍著腦門,道:「當然,不會忘記,今晚就請你吃飯,如何?」

薇拉滿意地點頭,道:「這還差不多!」

蘇韜背起行醫箱,走出病房,薇拉突然發現桌邊多了一個藥包,小心地拆線后,發現裡面竟然是甜茶葉,嘴角露出微笑,暗嘆這真是個溫柔貼心的華夏男人。

……

中醫科,外面已經站滿了人,每周也就周三這一天,中醫科才會出現這種情況,唐南征從醫多年,積攢了良好的口碑和大量的忠實患者。他們都等到唐南征專家門診的時候,才會挂號。

「沒聽錯吧,今天唐大夫的所有病人全部轉交給其他人診治?」一個中年男人緊皺眉頭,不悅地說道,「我上周挂號沒掛上,今天特地一早就來挂號,才掛上的,結果不是唐大夫……」

旁邊,面容俏麗的年輕少婦道:「剛才我問了在醫院工作的朋友,因為今天中醫科來了一個新人,所以唐大夫想要測試他的水平如何,若是他的水平不精,唐大夫還是會親自診斷的。」

「也就是說,唐大夫會在旁邊監督?」中年男人長舒一口氣,放心地說道,「江淮醫院的中醫科,也就是唐大夫比較厲害,其他都是草包。」

少婦笑道:「整個江淮醫院的中醫科,也就唯獨唐大夫是正經中醫出身,其他人都是從西醫轉中醫,所以用藥很多時候跟西醫門診沒有什麼區別。我們認可中醫,看中的是中藥與中醫療法,對於身體沒有太大的損傷和副作用,若是他們方法與西醫完全一樣,又何特地到中醫科來診治呢?」

中年男人笑了笑,聽見護士叫號,連忙快步走入候診區。

蘇韜已經坐在問診台,右側是唐南征,左側是狄世元,其他中醫科的醫生都坐在他們的正後方。

今天的陣勢,更像是一場考試,考試結果影響著蘇韜能否在中醫科站穩腳跟。

狄世元與身後的中醫科醫生,笑著說道:「今天我們來一場比賽,由蘇大夫和唐大夫共同為病人診治,兩人將病人的病症寫在紙條上,勝敗由我來評判。」 出勤的民警揉著生疼的小腹,骨子裡對蘇韜有點畏懼,那小子就這麼一戳,就把自己戳癱,還真是邪門。

等了十來分鐘,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長相白凈的男人走入審訊室,坐在蘇韜的對面,道:「你好,我是宏盛集團董事長助理,肖一峰!」

蘇韜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蘇韜大多時候紳士,有時候也會很粗魯,他也不太喜歡自己不夠文明的時候。

肖一峰咳嗽了一聲,掩飾尷尬,意識到蘇韜不是那麼好對付,從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遞到蘇韜的手邊,道:「還請你仔細閱讀一下這份拆遷合同。」

蘇韜掃了一眼,宏盛集團開出的籌碼,每平米七萬的拆遷補償,比市場價高十倍,可以說是重利。

肖一峰笑道:「這個價格,你可要保密。看在聶總和蘇老大夫相識一場的份上,才給你這個優惠政策。給其他人,就不是這個價格了。」

給的是天價,三味堂不過是一個破破爛爛的中藥房,拿到補償金,在最黃金的地段也可以開一家新店,資金綽綽有餘,且能保證生意更好,蘇韜沒理由拒絕。

可惜,蘇韜揚著眉,搖頭道:「我拒絕!」

「別太貪心,這麼多錢,已經給到位了。」肖一峰語氣變得強硬。

蘇韜冷聲道:「我把這些錢給你,你把老婆賣給我,成不成?」

金錢很重要,但買不到的東西很多。

「你!」肖一峰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沉聲警告道:「人要有自知之明,胳膊拗不過大腿,如果你今天不簽字的話,恐怕就走不出派出所了。」

蘇韜無所謂地攤手道:「那我就在派出所呆著吧。」

肖一峰氣憤地拍了一下桌子,往外走去。

趙指導員在外面等著肖一峰,道:「事情談妥了嗎?」

肖一峰搖頭,惱道:「這傢伙水火不侵,還請你留他在派出所一段時間。」

趙指導員聽這話就有點不樂意,道:「肖助理,幫忙可以,你可不能讓我們犯錯誤啊?」

肖一峰拍了拍趙指導員的肩膀,低聲道:「少不了你的好處。」

趙指導員咂嘴,琢磨著也沒辦法,宏盛集團很有財力和背景,上面程局長打過招呼,要重點給予保護,就讓蘇韜獨自在審訊室冷靜冷靜吧。

肖一峰剛離開沒多久,門外出現嘈雜聲,趙指導員走到門口,發現聚集了一群人。

為首的是徐爺,他與趙指導員相熟,道:「小趙,你們趕緊把蘇韜放了,他是正當自衛。」

趙指導員只能賠笑道:「徐爺,我們要按流程辦事。蘇韜涉嫌鬥毆,剛才與宏盛集團沒完成調解,以防他們再有矛盾,只能請他在派出所待一會兒了。」

蔡妍指著趙指導員的鼻子罵道:「你們跟宏盛集團就是串通好的吧,故意拘留蘇韜,那些真正肇事的確逍遙法外,你們在為虎作倀。」

「之所以只抓了蘇韜,是因為其他人都受傷,被轉移到醫院。」趙指導員無奈地解釋,「還請你們見諒。我們這是按照流程行事,等調查完,沒有問題,就會放他離開。」

他擅長做思想政治工作,處人與事很圓滑,不輕易得罪人。

趙指導員重新坐回自己的辦公室內,心裡窩火無比。

宏盛集團這次給自己惹了麻煩,送蘇韜走不是,留他更不是。

老巷的鄰居們站在派出所外守著,也不離開,趙指導員又給肖一峰打了個電話。肖一峰讓趙指導員繼續耗著蘇韜,磨磨他的心志。

趙指導員偷偷地去審訊室看了一眼蘇韜,他看上去很平靜,比自己心平氣和多了,於是火氣更大。

除了老巷的鄰居之外,還有一個人努力幫助蘇韜,那就是俄羅斯女商人薇拉。

薇拉坐在別克商務轎車內,玉腿交疊,面色凝重地與李秘書吩咐道:「給我撥通章平的電話。」

李秘書想了一下,知道薇拉心情震怒,連忙按了一串號碼,將手機遞給薇拉。

「章書記,我是薇拉,剛才我親眼目睹了一個暴力拆遷事件,漢州的投資環境這麼差,我現在要收回承諾,放棄投資項目。」薇拉恢復了在商業領域無往不利女王的形象,緩緩說道。

「究竟是什麼情況?」章平皺眉,剛剛定下的事情,怎麼又起了變化?

薇拉平靜地說道:「請您安排人調查一下漢州市區老巷拆遷的情況,現在我的朋友,那個治好我的蘇大夫,還被拘押在派出所呢。」

聽著電話忙音,章平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秘書貓著身子,連忙走入裡屋,在秘書的印象里,章平很少會發這麼大的火氣。

「簡直是無法無天,這還是法治社會嗎?官商相護,與民爭利,趕緊通知市公安局,讓他們即刻放人。」章平眉頭緊皺,想了想,又道,「這種惡劣事件,竟然讓外商看在眼裡,還有外商願意來投資嘛?影響實在太惡劣。你親自跑一趟,務必把事情妥善解決!」

讓秘書親自處理,才能代表自己的態度。

秘書大致聽明白了什麼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先給市公安局局長姚林撥通電話,「有個緊急事件,需要你處理一下。」

市委書記秘書,級別不高,但代表市委書記,屬於市委一號紅人,姚林連忙道:「什麼事?讓杜大秘這麼嚴肅?」

杜平嘆了一口氣,道:「基層派出所配合開發商拆遷,拘留了一個外商的朋友。」

姚林很快梳理出其中的邏輯,解釋道:「這倒也不奇怪,抗拆過程中起衝突,派出所要出面調解。」

杜平嘆氣道:「關鍵那個外商很重要,剛剛準備簽下五億元項目合同。如果給她營造這麼惡劣的印象,這項目豈不是要泡湯?章書記發了大火,特別重視!」

其實其他話都不重要,最後一句話很重要——章書記發火了!

杜平來到派出所門口,姚林已經等了一會兒,老巷的那些人守在門外,姚林的面色有些難堪。

杜平走在前面,姚林跟在後面,朝守著門的值班人員道:「把你們所長喊出來,市局來人辦事。」

「你是誰啊?我們所長不在,出去開會了。」值班人員覺得姚林有點面熟,但還是警惕地詢問他的身份。

「我是姚林,這是我的工作證,看清楚了嗎?」姚林沉著臉,把警官證直接摔在他臉上。

值班人員嚇了一跳,冷汗順著脊背往下淌,這不是市公安局的頭號人物嗎,他下意識地敬禮,結結巴巴道:「所長不在,但是趙指導員在!您稍等,我這就通知趙指導員。」

趙指導員聽說姚林來了,頓時意識到事情鬧大,自己只不過是基層派出所的二把手,平常見到姚林,最多遙遙地望一眼,今天他親自來到派出所,顯然是為了處理重要的事情。 姚林見到趙指導員,面色一沉,道:「這位是市委書記秘書,杜平。」

趙指導員更加心神不寧,暗忖難道連市委書記都驚動了?這蘇韜究竟是什麼來頭?

趙指導員帶著姚林、杜平走進審訊室,三人均微微一怔,因為蘇韜並沒有閑著,他正在給一名民警把脈。

「你兩年前出過車禍,頭部重傷,腦內仍有淤血,所以一到陰雨天就頭疼,問題不大,別聽信西醫的話,並不需要開刀,那個風險太大,針灸治療,吃兩劑中藥就可以好,有空去三味堂找我。」

原來蘇韜覺得無聊,便跟那個逮捕自己的出勤民警攀談,幫他解決了個小病症,結果其他民警聽說此事,也紛紛來審訊室問診。

杜平見此情形,與姚林對視一眼,連忙解釋道:「忘記給你介紹,蘇韜是江淮醫院的專家。」

趙指導員在旁邊賠笑道:「難怪了,剛才他給我們好幾個同事診脈,都說中了病情,簡直神了。」

微微一笑很傾城 姚林咳嗽一聲,意識到蘇韜並沒有受什麼委屈,這倒也好辦,指著趙指導員,怒道:「趕緊給我打電話通知程龍。」

程龍是區公安局局長。論級別,基層公安幹部,還輪不到姚林收拾。

姚林收拾區公安局長程龍,程龍再收拾基層派出所的趙指導員,這才算是正確的流程。

趙指導員一臉苦笑,與蘇韜道:「蘇大夫,你跟姚局長解釋一下,我們是文明執法,是請你來派出所與宏盛集團調解的。」

蘇韜的記憶力不錯,早上與杜平雖然只是在狄世元辦公室外見過一面,但記得他是章平的秘書,既然他出面,恐怕是薇拉動用關係。

蘇韜暗忖這趙指導員處事老道,並沒有對自己為難,至於抓自己的民警已經成了自己的忠實客戶,以後三味堂還得派出所照應著,他便給了彼此個台階。

蘇韜便道:「陳指導員倒也沒有明顯的偏袒,接到報警之後,也是公事公辦,我坐在這裡,休息了一陣,倒也沒有什麼損失。」

姚林原本打算摘掉當地派出所所長和指導員的官帽子,但蘇韜並不深究,也就順水推舟,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那些群眾為何聚在門外,明顯你們有做錯的地方,沒有聽取群眾的意見和呼聲。明天你和你們的所長到程龍那裡主動申請處分。」

趙指導員也是感覺萬幸,剛才是一波三折,他一度以為自己要被免職,如今出現轉機,激動地說道:「感謝姚局長,感謝杜秘書,感謝蘇大夫。」心中暗道,蘇韜這小子會做人,以後對三味堂要格外照應著。

出了派出所,見到蔡妍,她眼中銀光閃閃,蘇韜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又與徐爺等人握了握手,道:「感謝大家在這裡等著我。」

徐爺連聲道:「出來就好!出來就好!」

蘇韜心裡一暖,突然想到為何爺爺去世的時候,讓自己一定要守住三味堂,現在仔細一想,不僅三味堂,老巷他也得守護。

徐爺開的那家剪紙店,繼承了好幾代,獲過國際大獎,但如今剪紙市場凋零,每月的收入不過兩三千元,但他依然在堅持,因為他在努力繼承華夏文化的一部分。

漢州的這條老巷,雖然只有三十米,但每個店都有各自的特色,古玩店、剪紙店、皮糖攤,還有三味堂,都蘊藏著文化底蘊,絕不能輕易說拆就拆,文化的價值,是無法用財富簡單形容的。

萌寶攻略:總裁撩妻日常 杜平將蘇韜從派出所撈出來,已經完成任務,至於蘇韜和宏盛集團的事情,他不好過多插手。杜平與蘇韜握了握手,笑道:「蘇大夫,以後有問題,都可以找我。」

蘇韜對杜平的印象不錯,道:「杜秘書,你如果有什麼需要,也可以來找我。」

杜平笑了笑,道:「誰都有個頭痛腦熱的小毛病,到時候還請蘇大夫幫忙。」杜平知道蘇韜的醫術很好,多認識個人,總不是壞事,言畢匆匆離開。

「老闆,蘇大夫已經出來了,咱們要去打招呼嗎?」李秘書眼尖,看到蘇韜在與其他人寒暄。

薇拉搖搖頭,道:「不需要,反正明天醫院還能再見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