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的刀首先衝着我砍過來,我本能的往後退,然後緊緊握住她的手,防止刀子進一步下落劃傷我自己。顧之寒和杜平見小小這般瘋狂,便迅速過來阻止她。可是,兩個大男人竟然也不是她的對手,她的力氣大的出乎意料,這讓我絕對相信是筆仙惡靈在控制着她。


她的目標一直是我,小小究竟是有多麼恨我啊!那個什麼狗屁視頻,我根本都沒有做過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誰在背後搗鬼,而背後主謀他這樣做的最終目的,又是什麼?我無從得知……

“柳葉明目,糯米遁形,迷失心智,頓恢元神!”顧之寒拿起一道靈符,用陽火點明,放在了小小的眉心之處。

她就像是一張紙一樣虛弱的倒在地上,我迅速的扶起她來,然後“小小,小小……”的一直喚着她的名字,直到她安然無恙的醒來,我的那一顆懸着的心臟才放了下來。

“小小,你剛纔被筆仙迷失了心智。還有,你真的誤會了路遙!假期的時候,她一直和我在一起,從未分開。”顧之寒的一句話徹底幫我澄清了誤會。顧之寒他可是一個旁觀者吧,俗話說的好啊,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顧之寒說話肯定要比我有信服力多了吧。

“你是誰?我憑什麼相信你所說的話?”小小看着突然冒出來的顧之寒,有點奇怪。

“杜平,你把那個視頻拿出來……我會給你證明一切的。”顧之寒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而且似乎這事都已經在他的意料之中了。而我卻仍然是一頭霧水,那個視頻……對了,小小口中所說的那個什麼我和杜平曖昧歡好的視頻,究竟是什麼?我也十分想要看看……

“恩,給。”杜平倒是沒有多說什麼,便直接從口袋裏面掏出了手機交給了顧之寒……

就在這時,筆仙惡靈竟然逃走了……也許她是見自己得不到什麼便宜,也許是發現自己的陰謀已經敗落,也許她是害怕顧之寒,不過,這裏已經慢慢的聞不到她的氣息了。

“師兄,筆仙走了嗎?”我又再次問了一下顧之寒來確認一下。

“既然筆仙被請來了,怎麼會這般輕易離開呢?她不過是感受到了某種強大的氣場而自行離開了吧。小小的事情還未結束,她還會回來的……”顧之寒的話我並沒有聽明白。

尤其是那一個強大的氣場究竟是什麼?是顧之寒在誇他自己嗎,這不會啊,因爲據我瞭解的顧之寒是一個十分謙虛謹慎的人,絕對不會說這般驕傲的話。可是,這強大的氣場如果不是指顧之寒,還會指的是誰呢?

在這裏除了我們幾個根本就沒有別人啊?小小和杜平只是普通人,他們完全不可能。這樣算算只有我了,然而我又迅速的把這種情況給否定了,我更是一個普通人啊。什麼事都需要顧之寒的保護,甚至我都比小小還要膽小……

反正,筆仙暫時不會來了,她走就走了,等以後的時候那就以後再說吧。我在心裏長長輕嘆了一口氣。

“杜平,你遇到的這根本不是路遙,而是鬼靈……”深秋的天空早已變冷,顧之寒在說話的時候口中氤氳了一層的霧氣,朦朦朧朧的,給人一種飄渺的感覺。

不僅是杜平,小小,就連我也傻眼了……這說明,難道冒充我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個叫做什麼鬼靈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

顧之寒在我們的眼前分別滴上了幾滴柳葉水,然後我們便看到和杜平正在視頻之中卿卿我我的竟然是一個臉上爬滿了腐蛆、嘴角流着鮮血、沒有眼珠、有着骷髏腦袋的一隻鬼…… 杜平驚愕的臉都開始變得扭曲,他的雙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腦袋,口中念着“不、不,我不相信……”他這是瘋了嗎?

其實這事發生在誰的身上都難以接受,美女變鬼女的戲碼聽起來就讓人十分驚悚。杜平的反應,其實是在意料之中的。

“路遙,對不起……我不該誤會你,原來那人不是你……”小小漸漸恢復了常態,她現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想到自己之前曾對我所做的那些事,想必心裏此時此刻是十分懊悔的吧。

我本就不是一個小氣之人,而且一直堅信只要誤會解釋開了,我們依舊還能是好朋友。所以,我在心裏早就原諒了小小。

“不……這不可能,怎麼會是鬼呢?這都是假的……假的……”杜平變得有點歇斯底里起來,他神情慌張的一個人離開了。本來小小是想要追上他去的,無奈剛剛被筆仙利用,身子十分虛弱,已經癱倒在地,沒了力氣。

“遙遙,我剛纔還差點害了你,真的對不起……這個帥哥到底是誰呢?”顧之寒在送我和小小回宿舍的路上,小小便十分八卦起顧之寒的事情。

“他是我的師兄……”我解釋着。

剛剛筆仙惡靈的事情還歷歷在目,而小小也見識到了顧之寒的厲害,她自然不相信顧之寒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又從我口中得知“師兄”二字,她在心裏暗自揣測着,難道顧之寒是道士嗎?

第一時間聽到“道士”這兩個字眼的時候,我腦袋裏面首先想到的便是那種一本正經,清心寡慾的形象。不過,像我和顧之寒這樣,還有爺爺,顧爺爺這種人其實做的工作和道士所做的工作差不多,無非都是驅鬼降妖除魔,不過我還是覺得“捉鬼降魔大師”這種稱號比較適合我。

回到宿舍的時候,紅綾一臉驚愕的看着我,她對我兩笑了笑。想必從我和小小的表情神態之中就已經得知我們兩個和好如初的消息了。

女人的情緒總是寫在臉上,這句話一點也不假。

銀鴉之主 剛剛躺在牀上,想要休息,手機叮鈴一響,這麼晚了,會是誰?

“師妹,最近留意小小,她已經招來了筆仙……那麼她還會回來的。”顧之寒發來的,看完這消息我已然沒有了睡意。事情還沒有結束,雖然我們兩個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開了,可是筆仙的事情並沒有完……

我十分相信顧之寒所說的話,既然他已經說筆仙還會回來的,那麼她就一定還會回來的。其實這事也怪我吧,爲什麼我就不能再早一點趕到呢?這樣小小就不會請筆仙了,是嗎?

翻來覆去的不知道在牀上躺了多久,就在我剛剛進入夢鄉的時候,我突然被一陣細碎的聲音給吵醒。向來,我的睡眠都比較淺,但凡有一丁點的聲音我都會睡不着,我的眼皮漸漸睜開,意識還處於一種混沌迷離的狀態。

這像是腳步聲,小小和紅綾剛剛不是已經睡了嗎?我們宿舍就我們三個啊,可是這腳步聲又是哪裏來的呢?

莫非是進來小偷了?可是我們的屋門都鎖的很好,我沒有聽到開關屋門的聲音啊,這說明這個東西就一直在我們宿舍裏,從未離開。

我睜大眼睛,看着這空蕩蕩的寢室。沒有一個人,可是這腳步聲怎麼解釋呢?可是突然之間,腳步聲又沒了……

是不是我想多了?就在這時,我發現睡在下鋪的小小坐起了身子,然後慢慢穿好了衣服,她不說話,緩緩的朝着門外走去。

想到顧之寒的短信,我就異常的擔心,害怕小小會出什麼事情,便迅速穿好衣服跟着她出去。

我跟着小小來到了那個公共的衛生間……我想起來了,白素素的屍體就發現在這裏。想到白素素那詭異的笑,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十分害怕,小小怎麼突然來這裏了?

距離小小還有兩米,我迅速一個箭步上前,拍了拍她的後背,我想她這下應該會發現我並且回過頭來看我吧。自從出了宿舍門我幾次都喊小小的名字,可是她卻不搭腔……

似乎,她故意引誘我來這裏。或者,這是隻是我的錯覺,小小沒有理由把我引來這裏啊?可是,她不好好睡覺來這裏的確很詭異,我們已經在一起住了三年了,之前也沒見她有過夢遊的習慣,所以我猜測她一定不是夢遊。

然而,就在小小回頭的那一剎那,我驚呆了……這根本就不是小小,而是我在廢棄的教學樓所見到的那個筆仙。

我掏出手機,發現在我跟蹤這個假小小來這裏之前,我還收到了一條短信。依舊是顧之寒發來的,如果我能早一點看到,也許我就不會上了這個筆仙的當了。

“遙遙,你也要小心那個筆仙……我懷疑,她最終的目的是想要借小小的手來殺你……”

筆仙顯露了她本來的樣子,猙獰的面目,血紅的嘴脣,我害怕極了。出來的時候隨身帶了幾張顧之寒給的符咒,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拿出來擋在了筆仙的面前。無奈這根本就不管任何作用。

筆仙哈哈的笑起來,在這靜謐的夜色之中顯得是那麼的詭異,可是她笑什麼啊?有什麼好笑的?難道就是爲了想要讓我感到害怕嗎?

還有,爲什麼顧之寒的符咒會此時此刻對她不起一丁點的作用呢?

“小姑娘,是不是覺得爲什麼這些符咒對我不起作用感到奇怪?而且奇怪爲什麼我會把你帶來這裏,是不是?”筆仙惡靈嘴角微笑,透着一絲的詭異。

怎麼,我想什麼,似乎這個筆仙惡靈都知道呢?她又不是我肚子裏面的蛔蟲,怎麼會知道的這麼多呢?

“恩,我……不知道,你要告訴我爲什麼嗎?”其實只有我一個人就這般和筆仙對話,我是害怕的,是沒有底氣的。現在顧之寒不在我身邊,而錦軒……更不知道在哪裏……關鍵的時候,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在想他會不會像在苗寨一樣來奮不顧身的救我呢?

“因爲這裏……可以讓我的靈力更強大,而且可以暫時封印你肚子裏面的小鬼。”筆仙惡靈的一句話頓時讓我茅塞頓開,我終於明白之前的時候顧之寒說她逃跑是因爲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現在我知道了這個所謂的強大的力量就是我肚子裏面的小鬼。

而筆仙所忌憚的也是我肚子裏面的小鬼。現在她之所以把我引來這裏最主要的目的便是這個地方可以暫時封印住熙久。

“小鬼頭,能聽到媽媽說話嗎?”我小聲的對肚子裏的熙久說這話,可是完全沒有一點回音。平時的時候,只要我主動對他說話,這小鬼可是絕對十分興奮的跟我問東問西的,這下子這麼安靜了,倒是可以印證筆仙惡靈所說的話了。

“你……其實是想要殺我?”難道說筆仙惡靈最初的目標就是我嗎?不是小小和杜平把她給找來的嗎,就算想要展開她的殺戮計劃,不也應該從小小和杜平他們兩個開始嗎?怎麼,現在她又開始找上我了呢?

“不,我是惡靈……我被你的朋友招來,當時不過想要讓他們兩個彼此殺掉彼此罷了,來增加我的怨氣。可是後來我發現了你……只要你死了,我吸食了你的靈,那麼我便無敵了。哈哈,所以,我改變了我的目標。你的朋友我不想殺了,而我要殺了你!”筆仙惡靈頓時猙獰的不得了,她從空中飛過來,直直的衝着我就過來了。

她簡直就像一下子把我給吃掉……

“走開,你這壞蛋!”一陣稚氣的娃娃音打破了此時的驚悚環境,我分明覺得是有人擋在了我的面前。原來是花芽……

花芽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我隨身帶着的玩偶掛件中出來了,她幻成人形,站在我的面前,想用自己弱小的身子來保護我。

可是,她會是筆仙的對手嗎?她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和鬼媒所生的遺腹子,我擔心她不僅僅救不了我,還會傷了自己。

“花芽,乖……你快點躲起來,這筆仙惡靈,你不是她的對手!”我緊緊的把她虛幻的靈摟在懷中,我絕對不允許這惡靈傷她一分一毫。

“姐姐媽媽,我不怕……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小小的花芽聲音柔柔弱弱,讓人一陣疼惜。自從她成爲熙久所謂的小媳婦之後,花芽對我的稱呼也由“姐姐”變爲了“姐姐媽媽”最初的時候,我還有點不習慣。不過最近已經聽順口了,反而還覺得從花芽的口中說出來,特別的有意思呢。

“小小鬼娃竟然不怕死,好吧,既然這樣,我讓你們死在一起好了。哈哈,哈哈……”筆仙惡靈依舊是一番肆無忌憚的笑,難道就這般等死嗎?沒有一點辦法,而且還讓花芽陪着我一起死?

我的眼淚不爭氣的落下來,花芽蹭着我的臉,然後她突然笑了,對我說,“姐姐媽媽,爸爸來救我們了!”

我一怔,錦軒嗎?他在哪裏? 我的目光一直在不停的尋找,錦軒……他來了嗎?他到底在哪裏呢?

“女人,我不在,你就這麼能惹麻煩嗎?不是早就對你說過了嗎,少管閒事……”錦軒已經不知從什麼地方飄到了我的身邊,他的嘴脣若有若無的劃過我的鼻尖,涼涼的……透着一股輕佻,我的心臟狂跳不已,似乎已經忘記了筆仙惡靈的存在。錦軒,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錦軒爸爸,我就知道你會來的,看着姐姐媽媽受欺負,你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嘿嘿……”花芽迅速蹭到了錦軒的身邊,錦軒用手撫摸着她的頭,對花芽眼裏滿滿的都是愛意。

這樣的錦軒,是那麼的迷人……即使他是一個殭屍,但是他和人類沒有什麼區別。有感情、重情義,他還特別的在意我。

錦軒的手慢慢的下滑,最後他的小手指的指腹落在了我的肚子上。他的手指如同他的皮膚一般冰涼,而這一股冰涼的寒意直接的進入了我的肚子裏。

我漸漸的感覺到肚子裏面的小鬼好像有了反應,難道錦軒剛剛是在爲小鬼解除封印嗎?

“喂,熙久,能聽到媽媽在說話嗎?”我撫摸着肚子,對肚子裏面的小鬼說着。我此時此刻多麼希望能聽到他的聲音,調皮的小鬼會用稚嫩的童音喊我一聲“媽媽”……

“媽媽,我沒事啦,爸爸剛剛將他的修爲渡給了我一點,所以我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有了。”熙久的一句“媽媽”立刻融化了我的內心。得知他一切安好,我便也放下心來了。

“姑娘,沒想到,你還有一個情哥哥啊!原來你肚子裏面的小鬼竟然是這個男人的孩子……我原本以爲是那個臭道士的呢!”筆仙惡靈邪魅的說着,她的眼神之中有着一種嘲笑,可我卻不知爲什麼她會這樣。

“休要胡說!我不會讓你辱罵我的姐姐媽媽的!”花芽已經沉不住氣了,她的小臉氣的很紅很紅,已經擺出了一副想要和筆仙惡靈血戰到底的架勢來。

不過,錦軒立刻把花芽攔在了一邊,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樣子。他就那般看着筆仙,就這般看着……

“花芽,我的小媳婦,你真是太好了。你這樣維護媽媽,不愧是我的媳婦,嘿嘿,等我出生了,我會好好愛你的。”熙久人小鬼大,一個還未出生的小毛孩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着實讓我吃驚不已。

不過,我的兒子本就不是一般人啊,不能和一般的小孩相比,看來他在孃胎的時候就比一般人世間的小孩要早熟的很。

“你這惡靈,我的女人是你可污衊的嗎?你今天死定了……”錦軒惡狠狠的說着,他的眸子冰冷清澈,直覺告訴我筆仙惡靈這次死定了,惹上了錦軒,就等於宣判了她的死刑。而就在剛纔,她還偏偏不長眼睛的那般說我。錦軒不生氣,纔怪。不過,這都是她咎由自取吧,筆仙惡靈本就不是一個好鬼,她在這人世間不知道已經害死了多少人呢!

不知道怎麼的,我又想到了白素素,會不會白素素的死就與她有關呢?在白素素臨死的那一刻,究竟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會不會她就是被這筆仙惡靈給嚇死的?

“你那裏冒出來的野鬼,口氣真是不小,好啊!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筆仙惡靈也許不認識錦軒吧。如果她認識錦軒的話,肯定不會這般語氣說話了。

就在這個時候,錦軒開始發怒。在他發怒的時候,我分明覺得四周起了一陣陣陰風,一股十分強大的力量正在朝着我襲來……

而那筆仙惡靈的臉色漸漸不好了,她的臉開始又震驚再變爲害怕……是不是,她已經覺察到錦軒力量的強大了?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果不其然,筆仙惡靈想要逃走。在她身體的周圍,開始散發出淡淡的一圈淺黃色的光暈,她的身影漸漸的變爲虛幻,不過錦軒怎麼可能會讓她逃走呢?錦軒的手往前一聲,口中唸了幾句,那筆仙惡靈就立刻跪倒在了地上。

“原來是錦軒大人,小的狗眼不識泰山,衝撞了錦軒大人,實在是罪該萬死!”筆仙惡靈已然知曉錦軒的身份,見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方,便立刻求饒。她這一番諂媚的樣子,着實讓我看了十分的不舒服。

“不是衝撞了我你罪該萬死!而是你妄圖想要害我的女人,那我便不會放過你了。”錦軒的話擲地有聲,有着一種獨有的霸氣。

我似乎慢慢喜歡上了他的這一種霸氣,他會給我一種特殊的安全感。當我在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不用擔心任何事情。因爲我知道,只要有錦軒在,我便一切安好。

“錦軒大人說的是……可是,小的也不是有心爲之……其實,我也是有苦衷的。夫人有令,只要是遇到了那個懷着鬼胎的女人便可以殺了她,而且殺了她之後吃掉她的靈,我的修爲將會提升幾百年……夫人說的這些話的確讓我動心了,而且她的話我不能不聽啊……”筆仙惡靈解釋着。

我仔細的聽着她所說的這些話,可是我不明白,她所說的這個夫人到底是什麼人?這個夫人又和我有着什麼關係呢?

在我的印象之中,我根本不認識什麼夫人啊?而依照筆仙惡靈所說,這個夫人是想要讓她來殺我的,這說明她是恨我的,很有可能我們兩個之間是有仇的。 仙師無敵 可是我這個人一向十分友善,在學校裏也好在社會上也罷,根本沒有遇到過什麼仇人。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什麼夫人,的確讓我覺得有點詭異,有點匪夷所思。

能夠指使筆仙惡靈的夫人,想來不是一般人……她真的越來越神祕了,似乎在隱形之中,我有着一個強大的對手。那個對手一直處心積慮的想要讓我死。她在暗而我在明,她可以清楚的知道我的一舉一動,而我卻就連她是誰都不知道。

“你說的這個夫人是誰?”還未等錦軒開口,我便自己問了出來。如果能從筆仙惡靈的口中得知有關我那個隱形敵人的事情,也算是有所收穫。

“我不能說……因爲我已經和夫人達成了協議,一旦我說出她的身份,那我便直接魂飛魄散了……”筆仙惡靈根本不說,我眉頭緊皺,難道是自己太沒威力了嗎?因爲她不怕我,所以纔不告訴我嗎?

“媽媽不是這樣的,如果鬼魂一旦和一個比自己修爲高的鬼魂或者人類達成協議,那麼除非那一方毀壞協議,否則協議在說出了某些協議之中的祕密,那鬼魂便會在這空氣之中魂飛魄散了。”我和熙久果然是母子連心的,這小鬼都能知道我此時此刻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麼。

這雖然不是一個壞事,也葉不是一個好事吧。總覺得這樣自己就不會有自己的祕密了,不管心裏在想些什麼事情,總會有一個人知道,即使那個人只是一個還未出世的小殭屍,甚至他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就算心裏明白這些,可是還是不能十分安心放心,總覺得這樣會十分的彆扭,彷彿自己全部的祕密都會被別人知道似的。

的確這樣,如果錦軒問熙久那小鬼自己的事情,那豈不是……我的心裏簡直不敢再想下去,臉色早就羞紅了一片。

“遙遙,你怎麼了?”錦軒好奇的看着我,不明白爲什麼我的臉會突然紅起來,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爸爸,不用擔心。媽媽這是在害羞呢,因爲媽媽心裏想着爸爸,問自己到底愛不愛爸爸……後來媽媽覺得自己是愛着爸爸的。”熙久這小鬼竟然把我剛纔的想法全部給讀了出來,還一點都不保留的全部告訴了錦軒。

我的臉啊,簡直都沒處放了。現在滿臉通紅,都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了,人家別人家的孩子都是坑爹,我家的熙久完全是坑娘啊……

我欲哭無淚,恨不得地上有一個地縫然後讓我自己鑽過去。

“女人,我真沒想到你會承認了你對我的感情。你就放心好了,我會好好愛你的,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你註定是我錦軒的女人,我的命中註定,你怎麼也逃不掉……”錦軒深情的看着我,這深情的告白我是不是應該特別激動呢?

可是在我的心裏,卻一點都不激動……因爲,當我看着錦軒的時候,我總會發現他並不是在看我,似乎我不是我了……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我也不清楚。我爲什麼不是我了?我不是路遙嗎,怎麼錦軒……

“不說你也會魂飛魄散!”錦軒的長袖一揮,地下跪着的那個筆仙惡靈就在一瞬間化成了一縷青煙,然後消失在了這空氣之中。

“錦軒,你把她殺了嗎?”我吃驚的問着,雖然我恨這筆仙曾經想要殺我,可我卻不想她死的這麼悲慘。魂飛魄散的下場,真的太不應該了,她的下一輩子早就已經宣判結束了,她依然沒了下半輩子。

“恩,但凡誰想傷害你,必殺無疑。”錦軒的臉是嗜血的,是無情的,是冷酷的,這樣子的他有點讓人害怕,即使我知道他這是爲了我好,是因爲他在乎我。可正是因爲這樣,我纔會覺得我是一個罪人……

我不值得他這般爲我,爲了我可以不顧惜一切……我害怕我給不起他想要的,我害怕等到了那一天我會退縮,我是人,他是殭屍,我們終究是人屍殊途,不能夠永遠的在一起。

除非,我會爲了他放棄我人類的身份……可是,人類當的好好的,我實在是受不了成爲殭屍,忍受百年千年乃至萬年的不死不滅,那一種孤獨寂寞,又有誰能夠明白呢? 深夜,周圍死一般的沉寂。冷風不時吹來,簡直太冷了。花芽已經重新回到了玩偶之中,而我肚子裏面的小鬼也不說話了,似乎已經睡着了。

在我的身邊,只有錦軒。

“那我回去了,你想去哪裏去哪裏,但不要去我宿舍。我害怕你會嚇到我的舍友。”我的眼睛不敢直視錦軒的眼睛,和他商量着。

其實,這也是我的請求。畢竟錦軒不是人,憑藉他的本事突然出現在我的寢室並不意外,可是我的舍友卻會嚇壞了吧。雖說一方面是因爲女生宿舍進來了一個男人她們會感到驚恐,另外一方面則是錦軒身上的那一股死亡陰森的感覺。是人的話都會感到他和人類的不一樣。

畢竟,我懷着鬼胎的事情也是瞞着她們的。所以對於這個鬼胎的父親的事情我更不會說……至於我和錦軒之間所發生的事情,如果有可能,我一輩子也不想讓她們知道。

“我想和你在一起……”錦軒低沉的嗓音十分具有磁性,他黏在我的身邊,目的十分的明顯。

“可是,你答應過我的,一個月的時間不會聯繫我。可是,你現在都已經違背了你自己所說的話了,現在還想要和我在一起,君子一諾千金,難道你不知道嗎?”在我的心裏,我也是想要他留下來的吧。可是在心裏的另外一面,卻有着另外一個聲音,似乎在告訴我,不要把他留下來,否則自己將會越陷越深。

不知不覺之中,我對錦軒的感情早就發生了變化。由之前的十分排斥到現在的掛心想念,心中不覺一個小小的想法猛然襲上了心頭,我不停的問自己,路遙,你該不會已經愛上了錦軒那個殭屍了吧?

“如果我不來,你就變成那筆仙惡靈的口中餐了!遙遙,我對你的承諾不會變,可是當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我一定不會不管不顧。而今天……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就只有一晚……”錦軒的聲音似乎帶着一種祈求的語氣,這樣的他我還是第一次見。所以,我承認我心軟了,便答應了他的條件。

可是,我絕對不能帶着錦軒去寢室啊!畢竟,寢室之中還有別的舍友,被她們發現錦軒的存在那可就慘了。

這可怎麼辦呢?我要去哪裏呢?一個既能保證可以和錦軒呆一晚的地方,同時又不被寢室姐妹發現的方法到底是什麼呢?

“我們去開房吧!”錦軒語氣淡淡,這話完全不像是從他的口中說出來的。在聽到錦軒說“開房”兩個字眼的時候,我驚訝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他不是唐朝時期的殭屍嗎?而且他在棺材裏面不知道沉睡了多長時間呢。開房這樣現代的詞彙,按道理來說他不應該知道啊!

沖虛觀的小道士 怎麼現在的冥界都與時俱進了嗎?

“錦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故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心中還存有一點點的期待,也許錦軒所說的開房和我們現在所說的開房意思根本不一樣呢?

“就是去賓館或者酒店啊!你們學校這邊小賓館倒是挺多的……”錦軒的語氣依舊波瀾不驚,似乎他所說的這些事情完全和他無關。可是這在我聽來,臉色早就羞紅了一片。

錦軒這殭屍果然是具備現代人的思想的,他穿着雖然古怪,可是什麼開房啊賓館啊酒店啊完全都知道,居然還對我說我們學校附近好像特別多的賓館。

我又不傻,自然明白他這是在對我暗示什麼。其實都一樣,每一個大學城的附近最多的無非就是網吧或者賓館。現在大學生都已經是成年人了,而且現在的學校比較開放,爲了解決男女大學生必需的一些生理需求,大大小小的賓館就在這種條件下應運而生了。

之前的時候已經被錦軒吃過了豆腐,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肯定會是我吃虧。所以,我想能逃掉還是逃掉……

腦袋之中突然閃現過一個主意,不管住酒店也好,還是住賓館也罷,都需要身份證啊!我摸了摸口袋,尼瑪悲催的是身份證正好在我的外衣口袋裏面……不過錦軒不知道啊,我就說沒有帶身份證唄,況且他是一個殭屍,哪裏來的身份證呢?這樣我們酒店或者賓館不就住不成了嗎?

所以,錦軒的小計劃豈不是就要泡湯了? 我是末世尸王 正當我暗自爲自己的小想法高興的時候,卻見錦軒從手裏拿出了一個什麼的東西,然後放在了我的手裏。

“給,這是我的身份證,住賓館不都需要身份證嗎?”他這般說來,我完全驚呆了……是我太傻還是他太聰明,怎麼身份證這事他也知道呢?我真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了一千年了……

“可我沒帶!”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斬釘截鐵的撒了謊。其實每次我撒謊的時候都會磕巴,不過這次我特意在心裏暗示自己一定不要磕巴。暗示倒也管用,我竟然沒有結巴。

不過,小計謀還是被錦軒那個可惡的傢伙給識破了。

他一臉壞笑的看着我,對着我的衣服口袋輕輕吹了一口氣,然後那身份證十分乖乖的自己就飛到了半空中。這證據十分明顯的擺在我的面前,於是我頓時啞口無言,衝着錦軒便吐了吐舌頭。

“那個,錦軒,我問你,你的身份證是從哪裏來的?”在錦軒的威逼利誘之下,我只好帶着他去往學校門口的小賓館。在路上的時候,可能是已經過了凌晨的緣故,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錦軒在的時候,四周都會充滿着一種蕭殺死寂的感覺。看來,有他在,別的什麼孤魂野鬼也不敢出來了,倒是給我壯了膽子。

“用虛幻的靈力幻成的。”錦軒的話我並不明白,什麼叫做虛幻的靈力幻成的?難道就是說我現在所看到的這張身份證其實根本就不存在嗎?

可是不存在的話爲什麼我卻能看到呢?

我便把我心中的疑慮告訴了錦軒,錦軒只是笑了笑,然後便對我解釋。其實所謂的幻成就是錦軒用自己的靈力和法術在人的面前形成了一個結界,一個虛幻的東西。錦軒並不知道身份證什麼樣子,可是人類卻知道啊!

身份證在人的心目中會有一個固定的樣子,所以通過這種法術會讓人看到自己所想象的身份證的樣子,其實錦軒什麼都沒有拿出來過罷了。而我們卻因爲受到了這種法術的蠱惑,所以清楚的看到了錦軒的身份證這一回事。

總算是明白了,而這個時候我們也來到了一家叫做“如意”的小賓館。其實,當我進入這家小賓館的時候,有點覺得奇怪……

這個名字怎麼這般陌生呢?我在學校門前的這條馬路上已經走了不止一次兩次了,可是我記得有叫“如家賓館”“和諧賓館”……各種各樣的賓館,可是怎麼也想不起還有一個叫做“如意賓館”的地方。

也許,是我想錯了吧,是自己之前沒有太注意到這裏。既然已經到了這裏,我也懶得去別的地方了。夜色已經這麼深了,我的身子也感到了一陣疲乏的感覺,我現在想要好好的休息休息,至於在什麼賓館,這都是小事罷了。我對此並不十分在意。

進入屋門,裏面的燈散發出一種枯黃的冷色調……賓館都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可是這裏面的枯黃的燈泡未免太詭異了吧。現在哪裏的賓館還會用這樣的燈泡呢?不過我看了看四周,其他地方倒還好,算是比較乾淨。

在櫃檯前面的是一男一女,他們應該就是這家小賓館的老闆和老闆娘。他們看起來十分的恩愛,因爲按道理來說都這麼晚了,兩個人應該只有一個人值班吧,可是他們兩個卻一起在這裏。畢竟現在是午夜快一點了……他們精神煥發的一直坐在這裏,的確怪異死了。

“老闆,請問還有空房嗎?”我小聲的問着,當看到男老闆白紙一般的臉蛋的時候,我心裏打了一個激靈。但是我也沒多想,畢竟錦軒在我的身邊,他可是屍王大人,就算是我們遇到的鬼肯定也不會是他的對手。所以,有什麼可怕的呢?

“有,小姑娘,給你鑰匙,二樓西側244房間……自己進去就可以了,需要什麼東西房間裏面有電話,打個電話就可以,我給你捎過去。”老闆娘看起來倒是十分熱情,與一臉顏色冷酷的老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可是和店老闆一樣,老闆娘的臉也像是一張白紙一般,沒有一點血色,白的嚇人。

要是我一個人在的話,肯定打死也不會住在這裏,恐怕也早就溜走了吧。不過,有錦軒在呢,我就不用擔心了……就算遇到什麼危險,他也會擺平吧。

說來奇怪,店老闆也沒有問我和錦軒要身份證登記信息,更沒有說有關房費的問題……可能這家店和別的店不一樣吧,是等到明天退房的時候再結賬。而有關身份證的事情,也許見我和錦軒都這麼晚來了,想要我們更好的休息休息所以人性化的把這事一併給等到明天解決了……

去往二樓的樓梯十分破舊,踩上去的時候還會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突然,我感覺身後有人……可這人絕對不是錦軒,因爲他在前面,而背後那個影子已經距離我越來越近了…… 我想要喊住錦軒,奈何此時此刻我的嗓子根本就發不出來任何的聲音。可是我的腳突然停下來,然後回頭……

原來是店老闆娘……我心裏的那一顆石頭頓時落了地,原來是虛驚一場罷了。我不要再自己嚇自己了,錦軒這個堂堂的屍王大人都在這裏呢,還會出什麼事呢?

“老闆娘,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爲……”我撫摸着我的心臟位置,緊張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以爲有鬼?你這丫頭,我不過是發現你的身份證落在櫃檯上了,所以給你送過來。姑娘,晚上你一個人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啊。如果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千萬不要出來看,好奇心會害死人的……”老闆娘的話奇奇怪怪,弄的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