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煩亂的關掉了電腦排名頁面。


站起來往門外走,最近兩天小提琴協會的人討論的大多都是表演賽的事情。

大出風頭的是秦苒那一行三人,尤其是秦苒。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秦語實在不想聽他們三個人的任何一件事,她知道第一名會去M洲協會……

剛下電梯,還沒走出大樓,就看到大門前圍觀的一群人,吵吵嚷嚷的,似乎很熱鬧。

秦語對這些不太關心,但是她看到路邊的汪子楓跟恩格先生那一行人。

「他們在看什麼?」她看到,疑惑的問了一句。

戴然向她介紹過恩格先生,秦語自然知道他在M洲是什麼身份,只是汪子楓為什麼跟恩格先生在一起?

若是秦苒她能理解,汪子楓不過是五級學員啊?!

「師姐,」身側田弋筠搖了搖頭,不太清楚:「他們好像是在說一個什麼名額的事情……」

田弋筠入會太早,並不知道M洲的這些事。

秦語卻像是被戳中什麼似的,整個心臟似乎要從心口跳出來,她聲音一緊,連自己都沒有發現還帶著些顫抖,「名額?秦苒?」

身側有老學員認出了秦語等人,聽到她們也感興趣,立馬興沖沖的回頭,「不是秦苒,是汪子楓!去M洲的名額本來是秦苒的,不過聽魏大師說秦苒要專心學業,她就把名額讓給汪子楓了!」

他一臉羨慕的看著汪子楓的方向,「對了,你們知道M洲協會是什麼地方嗎?它在國際的地位就如同我們京協在國內的地位一樣,是無法撼動的權威!」

田弋筠不知道M洲是什麼地方,可聽老學員的形容就不是什麼普通地方,她一臉嚮往,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的看向汪子楓。

秦語腳步卻是踉蹌的往後退了一步。

M洲是什麼地方她怎麼可能不知道?甚至於去過M洲的秦語知道的比老學員要多很多,那裡就是權勢的化身,她為之努力了一年也不能去的地方,秦苒就這麼隨意的讓給了陌生人?

秦語還在瘋狂的想著,身側的老學員又緊接著開口:「對了,不僅僅是M洲名額,聽說魏大師還收了田瀟瀟跟汪子楓為記名徒弟。汪子楓跟田瀟對運氣可真TM好,秦苒把名額都讓給他就算了,魏大師竟然還能收他們做記名徒弟……」

「還有,」老學員說著,又看向田弋筠,「聽說魏大師收徒是因為汪子楓他們兩人是秦苒的組員,你們這一屆人真幸運,早知道我也晚兩年入會,說不定也能當秦苒的組員,不說去M洲的名額,我最少也能當魏大師的記名弟子……」

這句話一出,別說秦語,田弋筠身側本來就後悔莫及的李雪心口又被狠狠插了一刀。

離婚後遇見你 接下來的話,秦語一句也不想聽了,她拿著自己的包,失魂落魄的出了大門。

腦子裡還在回想老學員的話……

兩個普通隊員就能讓秦苒這樣……

「語兒,你沒事吧?」沈家車邊,寧晴遠遠就看到了秦語,立馬從車子上下來,看到秦語的面色有些白,她抓著秦語的手臂,緊張的上下看了一番。

八月底,天氣依舊十分燥熱,秦語卻覺得內心都是涼的,她搖了搖頭,直接坐上了后駕駛座,一行人回到了沈家。

一路上秦語都沒有說話,她只是看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寧晴不知道秦語怎麼了,也不敢打擾她,只是默默跟在秦語身後。

到了沈家,沈老爺子等人都在等秦語跟寧晴回來吃飯。

「你們回來啦。」林婉面對寧晴的時候,一直高高在上,有種目空一切的意味。

此時卻親切的跟寧晴打招呼。

讓寧晴詫異的同時,又極其不習慣,沈家這些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不在京城的這段時間,秦語又做什麼了嗎?

秦語今晚沒有胃口,直接搖頭,「你們先吃吧,我去樓上練琴。」

寧晴在沈家人的熱情招待下吃完了一頓飯,然後敲開了秦語房間的門進去,秦語房間比上次她來沈家的時候裝置還要好的多。

「你沒事吧?」她把秦語的飯端到秦語房間,擱在桌子上,看她。

秦語剛洗完澡,正坐在椅子上拿毛巾擦頭髮。

聞言,搖頭,「沒事。」

她心裡素質強大,表面上已經看不出來任何異樣,寧晴看了她半晌,確定沒事了,才舒出了一口氣。

現在她的人生只剩下秦語一個指望,寧晴對她的關心程度可想而知。

「語兒,我感覺今天你小姑他們態度不對勁……」寧晴坐在她的床邊,疑惑的開口。

態度不對勁?

還不是因為看到秦苒被魏大師收徒了。

秦語拿著毛巾的手一緊,低頭,另一隻手的指尖幾乎要戳破掌心。

她幾乎都能想象,秦苒這會兒要回來,沈家跟林家會是怎樣的普天同慶。

**

兩天過去,木小魚魚已經把秦苒的小提琴譜子扒出來了。

木小魚魚先扒的框架,把秦苒的小提琴高潮分界位置都給標出來,聽第一遍的時候她沒有用心去記,很明顯的沉浸到那種狀態中了。

聽了好幾遍才記下了大概框架,然後繼續扒各種難點片段。

越是聽,越是扒,木小魚魚對秦苒的這個曲譜就越驚艷。

秦語一年前的譜子木小魚魚早就扒出來了,對比過後,她很輕易的能發現確實有好幾個片段很像。

但秦苒的明顯更加大氣,格局也更大,至於秦語一年前的那場演奏,對比起來簡直毫無特色……

如果中間不是隔著「疑似抄襲」這件事,木小魚魚覺得自己很容易爬牆。

她看著兩張曲譜,還有對比巧合程度,已經不僅僅能用巧合來說明了。

木小魚魚內心的糾結可想而知,秦語是她第一個粉上的博主,秦苒……則是她在扒譜過程中無意粉上的人……

好半晌后,木小魚魚才看著京協的官方號,打開了私信,詢問——

【請問,你們最新發的那條微博小提琴手的曲譜,是什麼時間原創的?】

京協的微博號一直沒有回復。

木小魚魚眼睛盯著微薄的私信,想了好半晌,最後還是點開了秦語的私信,詢問她琴譜的事情……

**

秦苒並不知道她的一系列二三事。

她下了何晨的車,又重新打了個計程車回去,這次的司機是個中年男人,話很少,一路上就說了兩句話。

秦苒擰著的眉頭松下來,看了眼群,喬聲跟潘明月等人已經到京城了。

林思然剛接到喬聲。

正在大群里呼叫班長,晚上要上星。

亭瀾,程老爺子並沒有回程家,只是坐在沙發上,端著一杯茶,眉眼挺嚴肅的,不知在思考什麼。

身側還坐著程溫如,她靠著沙發坐著,腰背挺得直,「苒苒去見朋友了?什麼朋友?」

程老爺子剛想說他沒問,秦苒就推門進來了。

聽到了程溫如等話,她隨手拿下頭頂的鴨舌帽,放到一邊,「幾個以前認識的網友。」

「去見網友了?」程老爺子坐直身體,聲音嚴肅,「現在網上騙子多,一個女孩子見網友不安全,下次去見網友,身邊要帶個人。」

程木去廚房內給她端了一杯茶,放到了程老爺子對面的茶几上。

秦苒坐好,端起來茶,語氣與以往沒什麼兩樣:「沒事,大家都很熟,有一個女記者之前在雲城見過了。」

程木坐在沙發的另一邊,也剛打開一瓶冰啤酒,剛喝了一口,聽到秦苒的話,他差點兒噴出來。

就那隨便拿出一管葯都是一百萬的女戰地記者?

他想起了那些年被「普通朋友」支配的恐懼。

程老爺子跟程溫如都沒有關注程木的臉色,兩人都還在教導秦苒不要隨便出去見網友。

秦苒就安靜的聽著。

說了十分鐘之後,等程雋跟程金也從外面回來了,兩人才收住了話題,去飯桌邊吃飯。

吃飯的時候,程老爺子的手機響了一聲。

他接完,表情有了些變化。

程管家詢問:「出事了?」 【多細胞演變進化完成。主意識啊,向着更高層次努力奮鬥吧。】

“……”

“剛出來就來這一招,話說最近系統是不是抽風了。”

“大腦就這麼出現了?真是簡單的怪異啊。”

剛退出生物編輯空間的閃電蟲迅速扭動了下身體,一絲電光在體內流過,似乎讓閃電蟲很舒服。

“仍然看不見東西,看來還是得到淺海區,陽光照得到的地方纔行,果然對深海區的光線抱有期望是個錯誤。”

“現在先去試試鞭毛和觸手吧。”

如是想着,閃電感覺了一下,發現此時的自己已經出現單細胞時所沒有的重力方向感,這讓它又是一陣興奮。

瞄準下方,在精神感應中沒有發現危險,閃電晃動着身後的鞭毛,緩慢的向下游去。而觸手輕輕地划水擺動似乎也提供了少許的推力。

時間又淘氣地跳過了一段短暫的距離,彷彿一面無邊的牆,海底地面出現在了閃電的精神感應前方(也就是身體下方)。

“快到海底了!”

“過了這麼久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日子,終於能感受一下堅實的地面了。”晃動的身後的鞭毛,閃電向前緩慢移動着。

“雖然已經習慣飄在水中的生活了,但還是堅實的地面能夠讓人更有安全感啊。”

不時感慨着,閃電更加努力的向海底的地面游去。

精神感應中的地面除了泥沙就是沉積岩,除此之外基本上空無一物。

“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這時閃電感覺有一絲不對勁,自己剛剛平行海底地面遊動時似乎碰到了什麼,可精神感應的世界中卻除了一條微不可查的細長的線狀物,像從前的水草般從泥沙中伸出之外,便空無一物。

“線狀物?”

“觸鬚!該死!”

還好這段時間培養出來的警惕性,瞬間反應過來的閃電奮力一彈全身的細胞,同時電力爆發。驟然出現在漆黑深海中的電光,照亮了一根從泥沙中突然冒出,即將接觸到閃電身體的觸手。

倉促爆發的電擊並沒有麻痹觸手多久,在短暫的一頓之後,觸手便繼續沿着路線向之前閃電待得地方掃去,但這短暫的一頓已經爲閃電提供了一絲生機,使得閃電脫離了觸手的攻擊範圍。

“要是有肌肉,那麼躲得會快些吧。”

奮力向上遊了一段距離,電力爆發本就是範圍性的,加上倉促發出,所以對個體威力不大。但即便如此畢竟是電擊,在這種情況下這個未知觸鬚生物也只是短暫的麻痹,看來抗電能力也不弱了。

不過從短暫的麻痹中脫出,觸手再繼續慣性般掃了一小段距離後,藏在泥沙中的生物就迅速地將暴露的觸手和觸鬚都收回泥沙,同時揚起一陣塵土將水弄的渾濁,看來是很理智的沒有追出來,否則就能嚐嚐反應過來的閃電提供的電療了。

“還好反應快逃過一劫,看樣子海底地面也不安全,切。”

感應着那根迅速收回泥沙的觸手,閃電一陣後怕。

看現在的情形,有一段時間是沒膽子接觸地面了,至於電擊觸手和鞭毛的試驗,“等有足夠的進化點再說吧。”閃電如是想到。

“精神感應之下安全的世界看來也不能完全接受,像地面、岩石這類實體,現在還無法感應裏面的情況,再有像這次的伏擊就危險了。”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選了一個感覺上靠近淺海的方向,閃電一邊保持着離海底不遠不近的距離,一邊晃動着鞭毛和觸手向前游去。

※※※

“可惡,什麼閃電蟲嘛。乾脆改成蝸牛蟲得了。”

發泄般奮力地晃動了幾下之後,對於現在的速度極度不滿的閃電自暴自棄地停下了基本沒什麼作用的鞭毛。

“就這速度,要何年何月纔到的了淺海啊!”

乾脆不再去用鞭毛遊動,閃電竄入身旁的水流中,順着水流開始移動。而這樣移動的速度居然比從前遊動速度還快的事實,讓閃電對鞭毛遊動速度的怨念進一步加深。

仔細感應着周邊的情況,閃電期待着能遇上擁有高速移動組件的多細胞生物,這樣就能從對方身上獲得高速組件增加移動力了。而關於現在的自己是否能趕上並消滅對方這樣的小事就被閃電選擇性的忽略掉了。

“隨波逐流也不錯啊,現代社會大多數人不都是在隨波逐流麼,而且這樣還節省了大量營養消耗的說。”

“唔,這塊是海藻的祖先麼?吃起來還不錯嘛,沒多細胞肉塊那麼難咬。”

將飄過的一片藻類植物吞進口中,閃電感到身體的營養增加了不少。可是一直這樣漂浮的話,什麼時候才能到達淺海呢?

對於這個問題,閃電感到很無賴,不過電影中的海難落水者不都被海潮推到岸上去了麼,也許自己就這麼睡一覺,醒來就躺在沙灘上了也說不定啊。

重生傾城冷顏:暗夜血妃 現在的閃電,就像從前看過的動物世界中,那些懶洋洋的飄在海洋中的海蜇一般。不過對方是一大羣家屬團集羣遊蕩,而自己現在只是可憐兮兮的一個生物玩孤單漂流,連魯濱遜的級別都不到,人家至少還有個星期五,這不得不說是很大的差距啊。

“話說,8051不是說我分出去的小細胞們都會先後完成向多細胞的進化麼,怎麼一隻都沒遇上?”

漂浮着不動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加上四周一片漆黑,而且空無一物。

“像這種時候,如果是在深海恐怖片中,是不是該出現那麼一隻巨大的怪獸突然從黑暗中衝了出來,然後對着自己張開血盆大口不是嗎。”極度無聊的閃電發表着更加無聊的宣言,可是寂靜漆黑的空間仍舊固執的保持着它的神祕,不想揭示出一點信息。

“海底火山、海底地震、深海怪獸,無論什麼都出來表示一下嘛。像這樣單調的世界像什麼遠古神祕的深海世界,根本就是劣質的小黑屋嘛。”已經漂浮了很長時間,單調空曠的世界讓無聊到快要崩潰的閃電,在意識中對着幽靜的黑暗不斷散發着比現實更黑暗的怨念。

也許是閃電的牢騷被當成了許願,而且正好被打醬油路過的系統大仙聽到了。正繼續散發者就快讓自己變成怨靈般龐大怨念的閃電,感到水流一陣異常,然後大量氣泡開始從海底冒出。

“怎麼了?怎麼了?大怪獸還是海底大地震?”

萎靡狀態一掃而光,感到水流突然震動了一下的閃電渾身細胞一顫,一絲電光遊走在整個身體之中。

不過水流卻在短暫震動一下之後,又慢慢地平息了下來。

但這沒有讓總是奇蹟般沒被那些向上浮動的危險氣泡碰上的閃電感到失望。

“剛開始有點異常,但看起來不太強,不過在一段不長的死寂後應該就是劇烈的爆發吧。”

“嘿嘿,災難片恐怖片不都這樣麼,讓人驚一下,然後在人稍稍平靜時在劇烈爆發。”

“而且這些可愛的氣泡還在不斷出現,那麼是什麼呢?地震,怪獸,火山,還是神祕事件?”

已經被空曠黑暗的空間折磨的快無聊到發狂的閃電,完全忘記了自身的安全問題,仍在那兒發出邪惡的牢騷。

果然,在短暫的平靜止之後,閃電簡單的窩眼明顯感到前方突然火光沖天(嘛,窩眼中感到的其實是大量光突然出現),然後便是一道劇烈的衝擊波向外擴散。還在感嘆在海底居然見到火光的閃電,身體在毫無反應之下便被衝擊波帶動着向外飛速離去。

不過此時的閃電已經感覺不到了,因爲在它遭遇衝擊波的瞬間就暈了過去,然後……

【受到劇烈衝擊,主體生物死亡。】

【偵測到擁有精神印記的同種族多細胞生命體,主意識移動至該生物。】

而在閃電已經無法感測到的區域,大量的氣體正從海底火山口以及裂縫中噴涌而出,硝煙和蒸汽打破了這片水域的平靜,瀰漫空間的火山碎屑將本來清澈的水域變得渾濁不堪,而剛剛從火山口竄出的熔岩被海水快速的冷卻,更是造就了更多的濃煙粉塵。被火山大爆發帶動的地震將周邊水域的水流攪得一片混亂,而這片區域的地面則在板塊擠壓下慢慢扭曲上升,一個島嶼正在海面上慢慢成形。

不過可憐的閃電已經被爆發時強烈的衝擊波撕碎,而剛轉移到的同族身體上的意識也正處於昏迷之中,所以無緣這一宏大的自然景觀。

“……”

“額,這是哪兒?”

“我是誰?”

“小細胞?空幻?閃電?還是8051?”

“好暈。”

漸漸平靜下來,除了還有些渾濁外已經恢復正常的水域中(排除大量火山爆發之後出現的那個島)。剛剛恢復意識的閃電明顯還有些大腦堵塞。

用力扭動了幾下身體,全身突然一個電力爆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