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更在意的是她的作品會不會被亂改,哥哥演藝生涯的落幕由誰陪同,她的夢想能不能實現!


確定了這些,她洗漱打扮好就去了盛皇大廈。

盛皇大廈斕凝單獨的工作室里,夏妍和其他工作人員都在忙碌,趙璧早在裡面等著她。

「凝凝姐,你來了。」夏妍先跟她打招呼,欣喜道:「凝凝姐下部戲的資源太好了,開年紅,真是個好兆頭!」

斕凝對他們一笑,沒說什麼,趙璧等她來了,起身帶她上樓。

「斕凝同學驚不驚喜?意不意外?」趙璧等著看她滿臉疑問。

「不是說今天面試女主角嗎?怎麼突然就確定我了?」斕凝只能猜測是哥哥給她走了後門,網上那些人不服氣她也沒啥好反駁的。

好多有演技有實力的一線女演員也在盯著這部戲,最後連試鏡機會都沒有,她果然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啊!

「不是突然,斕凝同學女主角本來就是你的。」趙璧眼角帶笑,「我這不是帶你去試鏡嗎?」

斕凝皺眉,帶她試鏡?可他明明是在把她往哥哥辦公室帶呀!

趙璧笑容怪異,讓她一個人進去,把門關上。

辦公室跟往常一樣沒啥不同,哥哥坐在辦公桌前等她過去,並沒有其他人,難道哥哥來給她試鏡?

斕凝突然有點尷尬,她想演女主沒跟他說,還自己跑去試鏡,結果被半路攔截,女主角色送到了她面前,這樣的劇情走向,她也很迷惑。

「你想演女主角?」商略問的直接,意味深長。

她會不會太強勢了一點,就這麼見不得哥哥跟其他女生有過多的親密接觸?書可是她寫的,她既不想劇情魔改,又不想有別的女主,那麼就只能她自己上。

斕凝點了下頭。

「為什麼想演女主角?」他嗓音比剛才還要柔和一些,噙笑等著他想聽的答案。

「因為哥哥是男主。」只有這一個最真切的理由。

「那試戲開始吧。」他神色不改。

斕凝愣了下,趙老師還真是帶她上來試戲的……而且她不是無實物表演,還有人陪她演對手戲。

不都已經官宣了嗎?還需要再試戲,而且還是哥哥親自來試?

斕凝突然開始慌張,莫名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溫栩栩輕而易舉的就被中島花子給綁在了床上。

然後,她的臉,被這個日本女人捏著抬了起來。

「這張臉,還真是漂亮了,聽說,你的媽媽杜華瑾當年和我們家夫人在A市被並稱為第一名媛,可現在看來,當時的杜華瑾,應該比起我家夫人要強啊。」

楊瑤不在,這個日本女人捏著她的臉,竟然這麼肆無忌憚的貶低起她的容貌來。

而事實上,當年的杜華瑾,在相貌這一塊,確實比楊瑤要強。

溫栩栩渾身顫抖,她看著這個像毒蛇一樣盯著自己的女人,巨大的恐懼和厭惡,迫使她通紅的眼眶裡全是淚水。

「你們這些賤人,你沒有資格提我媽!」

「是啊,我們沒有資格,所以你最好是乖乖的在這裡躺好了,不然,不小心把我們惹惱了,那你這張臉,我可就不能保證完整的剝下來了噢。」

這日本女人拍了拍溫栩栩的臉,最後竟然在她的耳邊說出這樣一番喪心病狂的話來。

溫栩栩:「……」

終於,心口最後一處活氣都被冷凍成灰后,她噙滿淚水的雙眼一陣血紅閃過,下一秒,竟將張嘴就朝著這賤人的手咬了下去。

霎時,沒料到這個時候她還能反抗的中島花子,只感覺一陣劇痛后!

「啊——」

一聲慘叫,她原本捏著她的那兩根手指,全部被她咬了個正著。

「你這個賤人,居然敢咬我!」中島花子立刻炸了,她揚起另外一隻手就一掌朝著底下的溫栩栩扇了過去。

「啪!!」

溫栩栩的臉,被扇到了一邊,連血都從嘴裡淌了出來。

「你還站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給我剝?把她的頭皮都給我剝下來!!」

她猙獰的叫著,整個密室都是嗡嗡作響的。

那個整容醫生聽到了,哪裡還敢再耽擱,當下,她提著藥箱就過來了,準備就地拿手術刀給床上的溫栩栩動手割臉。

「砰——」

卻不料,就在這個時候,密室的門,突然被人踹開了。

醫生一聽,驚得手中剛拿出來的手術刀,立刻又直直的掉了下去。

中島花子也嚇了一跳,馬上轉過頭,她破口大罵:「誰?不想活了嗎?敢跑到這裡來打擾老娘的好事!」

她以為是園子里哪個傭人。

可惜,不是。

這個突然喘進來的人,雖然他穿著的黑色西裝,臉上也戴了一副墨鏡,但是,他身上的那股氣息,一眼就看出來,不是這園子里的人。

「你是誰?」

「太太!!」

他出聲了,沒有理這個日本女人,而是盯著床上被打得連神智都有些不清了的溫栩栩,如遭雷擊般的大喊了一句。

溫栩栩動了動。

「太太」這兩個字,她已經太久沒有聽到了。

而且,這個聲音,她在耳朵嗡嗡作響中,感覺也好似有些熟悉。

「冷……冷緒……」

她果然叫出了他的名字,斷斷續續的,還帶著氣若遊絲般的虛弱。

但是,她就是把他的名字給叫出來了。

冷緒頓時瞳孔重重一縮!

他終於明白,總裁讓他連夜趕到這裡來搜這個園子是幹什麼的了?!!

這些畜生!!

「我殺了你們!」

一聲雷霆震怒般的嘶吼,這個徹底紅了眼睛的男人,從門口像猛獸一樣狠狠的撲來后,一刀就朝這個日本女人脖子割了過去。

霎時,站在那裡的中島花子根本就還沒有反應過是怎麼一回事。

「嗞——」

脖子上突然一涼!

那鮮血,就像是噴泉一樣,已經從她的喉管里飈了出來。

講真,特種兵出身的冷緒,這樣的女人,在他面前,真的就跟他切一隻瓜樣!

「啊——!」

旁邊的整容醫生看到了,頓時抱著自己的腦袋大聲尖叫起來。

可是,那聲音,也不過持續了秒余,之後,隨著這個恐怖的男人手中那把帶血的匕首又捅進她的身體里,她便也像中島花子一樣,再發不出聲音了。

「咚……」

中島花子倒下去的時候,人還沒有死,她睜大了雙眼,一雙手則是捂著自己血如泉涌的脖子,死死盯著這個一下就幹掉了她的男人。

「怎麼?想不通自己怎麼這麼快就被殺掉?」

冷緒見了,拔出了那把血淋漓的匕首,又來到了她身邊。

中島花子頓時眼中又是一陣恐懼。

然而,已經太晚了,因為這個時候,冷緒已經把手中的匕首,發了瘋死的朝她的身體捅了下來,就像是捅西瓜一樣。

特別是她那張臉!

他真的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就剛才,他簡直都無法想象,如果他再晚來了一步,他家太太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幫自以為是的小鬼罷了!」

一道風刃襲來,孔雀舞的【鷹身女妖的寵物龍】立即迎了上去,一口空氣炮將氣流擊散:「雖然是在說我年輕,但是輪不到你對我的年紀評頭論足,臭老頭!」

「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向我們發起挑戰!」

水炮被火焰抵消,城之內的【真紅眼黑龍】回以一聲咆哮,「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們一樣嗎?大叔!」

「不可饒恕!」

暗之吐息與光之洪流對撞,海馬一臉冷漠:「無用的惱怒,乖乖在【青眼】面前敗亡吧!」

「給我去死!」

「該死的是你們!」火焰被火焰抵消,遊戲靠【守城的翼龍】與【詛咒之龍】兩隻怪獸擋下了火龍頭的攻擊。

「給我們跪下!」

泥漿爆彈來襲,卻被【武裝龍】身上的利刃切割,隼人作出最後宣言:「我們的命運,由我們自己決定!」

「吼!」

在場的所有龍族齊聲咆哮,氣勢駭人!

然而,隼人卻非常清楚,他們面前的陣容是無法與五大老的化身———【五神龍】匹敵的。

別看【五神龍】剛剛發動的五次攻擊全部都被隼人他們的怪獸擋了下來,那完全只是因為它是將自己的五顆頭顱分散開了而已。

與隼人他們同樣都是第一次進入這個遊戲、並且將自己作為祭品控制著【五神龍】的龍族身軀的五大老對於應該如何配合攻擊並沒有什麼經驗,才會出現剛剛那種情況,一旦讓他們學會了如何發揮出【五神龍】的全力就糟糕了。

但是城之內似乎沒有搞清楚狀況,在【真紅眼】成功壓制了其中一隻龍頭的攻擊之後,又召喚出了【寶貝龍】出來送:「喲西!乘勝追擊!」

他的兩隻龍族怪獸將攻擊齊齊對準了【五神龍】的水屬性龍頭,由【真紅眼】牽制攻擊,然後由【寶貝龍】提供了致命的一擊,直接就將水屬性的龍頭給破壞——

——了?

在城之內詫異的眼神之中,剛剛被【寶貝龍】攻擊破壞的水屬性龍頭居然又像是時光倒流了一般飛速再生,沒等他反應過來,就一口將【寶貝龍】咬碎!

「怎麼可能?!」

似乎是對城之內臉上的表情相當滿意,水屬性龍頭——大下幸之助得意地解釋道:「【五神龍】是以希臘神話之中的九頭蛇海德拉為原型設計出來的最強決鬥怪獸,具備世上最強的不死性,砍下一顆頭,長出兩顆頭!」

「在不會被破壞的同時,你們卻要面對我們的強力攻擊!」風屬性龍頭大瀧修三接話道,雖然是個企鵝控,但他突然覺得龍族的身體也不錯,「去死吧,小鬼們!」

風與水的龍頭開始合力攻擊,一束高壓水刀來襲,只是接觸了一個瞬間,就將孔雀舞的【鷹身女妖的寵物龍】破壞,並且襲向受其保護的孔雀舞和圭平二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