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接着我的話繼續說道:“我是對這個比較感興趣,來這個學校不止是爲了見識你一個小天才,還有我對靈異也比較感興趣。”


“你不是教師!”我很輕鬆拋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卻是猛的睜大眼睛看着我,一臉震驚和不可思議。

“你……你怎麼……你怎麼知道……”

“呵呵,第一,你的坐姿,平常人怎麼坐的那麼端正,而且看起來十分的輕鬆,你看起來這麼文藝的房間怎麼會掛上梵高的抽象狂野派畫,你坐的地方離桌子距離太遠了,這樣很容易進行逃脫或者對人進行攻擊不會受到限制,而且你習慣性的把手放在身後或者別的地方,我可以知道你的手上有繭子,而那些繭子要麼是因爲練拳,要麼就是因爲槍擦出來的,最後還有你的眼神,你雖然看起來這麼端莊,但是你的眼神裏面透露出來只有四個字,掌握和控制。”

“我說的對麼,鐵蓮花老師?”我拖着下巴看着他。

“你……果然是個天才,這件事情我不希望你告訴別人,我是詭案組的人,專門遊走世界各地調查靈異事件。”

“你來這裏是爲了兩年前那件事情?”我也有些震驚,這個詭案組我不是沒有聽說過,他們非常神祕,是華夏國家祕密組織,也是真真正正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組織,也曾經出現於各個小說裏面,他們真的存在。

“是的,兩年前的那件事情到現在還很是棘手,最近不是又發生了類似的事情麼,雖然沒有死人,但是上面讓我立即來到這裏,不瞞你說,我們局子裏面也想把你搞進我的詭案組,你的腦子,很靈活。”

她說的我聽的非常真切,我起身轉頭看了看門口道:“我知道你們詭案組的做事風格,但是,我是不會配合你們的,兩年前的那個人東西終於要回來,這次,我要殺了她。”

我捏住拳頭,腦子裏面是那個女孩的聲和影,她的笑臉永遠都留在了兩年前。

“莫寒,我知道你想報仇,但是請你理解,這不是你們普通人可以參與的,你只能配合我們輔助我們,不然我們不會讓你插手這件事情。”

“呵呵,那我們走着瞧,今天晚上可能她就要回來了吧。”我轉頭打開門離開,她沒有上前來挽留,她還以爲她的機會有很多,但是隻有我知道,今晚纔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兩年前,我的發小,瑩瑩,比我大一歲,我們那個時候還是高一,他學習不太好,我學習特別好,我們一直從小玩到大,但是距離越來越遠。

因爲成績,相貌,家裏情況,漸漸的,她自閉,自卑,終於有一天她患上了自閉症,她還堅持來到學校,但她總是躲着我,一個人,無論我在哪裏見到她都是一個人,有一天,她身邊突然多出來了一個人,我很好奇,她身邊的那個女孩我可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過了一段時間她的病好了,整個人也開朗起來。

有一天,我看到她被人欺負,我們班的幾個女生和幾個男生把她摁在牆角連踢帶踹,我看到了,但是,我那個時候還是特別膽小,並不敢上前去阻攔,後來聽別人說她去挖別人的牆角被別人抓住後暴打。

自從那天后我就再也沒有看到過她,我去她的家裏時她也拒絕見我,我只在樓下看到了他,他只露出了半張臉,那半張臉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憤怒,仇恨,幽怨,她就那麼看着我,她那半張枯黃的臉讓我不能忘記。

終於有一天,晚自習下課,我走的特別晚,誰知道,剛出教室我就看到她從天而降落在我的面前,鮮血淋漓,她的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裏面充滿了憤恨,怨氣。

她死去的樣子太悽慘,這兩年我經常因爲噩夢驚醒,她一直在我的夢境中存在,而陪着她那個女孩特別神祕,此後沒有人再看到,我去找,也沒有發現這個女人。 可以說,這個女人,整天陪着她那個女人完全不存在,我查了所有學校門口的監控攝像頭,發現這段時間從來都是她一個人,根本沒有什麼女人跟她在一起,我漸漸開始懷疑這件事情,那個女人根本就不存在,我爲什麼能夠看到。

最好的答案就是那個女人是鬼,這是她死去的第三年,今天也就是她兩年前死的那天,到現在整整是三個年頭過去了,有時候我還是會不經意間看到她,甚至她還出來害人,當年那些打過她的那些人居然一個個走上了學校樓頂,一次次,這就太可怕了。

雖然後來上了鎖但是仍然有人會上去跳下去,不過每次都被阻止,真正死亡的不過只有幾個,前幾天意外路過一個地攤,算命的說過這幾天學校必定會發生大事,而且瑩瑩三年到了,怨念一直不散去,定將成爲厲鬼。

跟別人說的話可能沒有人會相信,鬼這種東西,科學上人們也無法考證。

但我是非常相信,因爲我是真真正正的見過那種玩意,而且,我一直覺得自己有一雙陰陽眼,要不然怎麼可能看到瑩瑩一直出現。

我走出辦公室後沒有直接進班裏而是拐角來到了自己的社團聚集地。

我這裏要的可是天才,二樓的大教室,學校給我提供的地方,我打開門只見到關義和文娜正坐在裏面聊天打屁,見到我進去他們立馬就嚴肅了起來,因爲都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他們跟我一樣,也可以見到瑩瑩的魂魄害人。

正因爲這些我們才聚集到了一起,他們兩個都是我們學校的,而我的社團成立後寥寥無幾,沒有一個人敢來的,就算是有文娜這個大胸妹在這裏也是沒有招來什麼人。

“寒哥,今天怎麼樣啊,我可是把東西準備好了。”關義從桌子下面拿出一把黃色的符紙和一桶鮮紅的鮮血,那是黑狗的血,今天晚上我可是準備阻止瑩瑩怨念更深變得更加狂暴。

我是從來沒有正面見到這鬼魂,害怕當然害怕,現在有幾個人不害怕鬼的對不對。

“哈哈哈,有了這些,再加上我過人的智慧,一定能讓那鬼離開。”文娜笑的時候****不斷的發抖。

我走過去點上一根菸看着那些符紙道:“你們可是要非常注意,這次可不容忽視,必須全力保證自己的安全,就我說的計劃你們執行好就行,到時候看我表演。”

“寒哥,你真的見過鬼嗎?”關義來了這麼一句話倒是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恩,我當然了,哎呀,準備好東西,檢查一下,等會中午咱們去學校外面吃飯。”

“喲,今天倒是有時間了?”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轉頭我便看到了一個成熟的女性。

這個女人我怎麼能不知道呢,穿着暴露,多金又漂亮,又是市長的女兒,她是錦海市市長的千金,她叫玫瑰。

我已經習慣了她每天來這裏,我也很普通,不知道哪裏就吸引到她了,從兩年前開始她看到我就一直不斷的騷擾我。

這麼長時間,我也已經習慣了。

她依靠在門口看這裏面環視了幾周後淡淡道:“這裏的裝修不怎麼好啊,恩,東西還是太少,不像一個社團該有的樣子,寒哥既然要做,那就做到最好,這些東西我幫你配置就行。”

“玫瑰姐姐,你可算是來了,我可是好久沒有吃到你親手做的桂花糕了呢。”文娜連忙站起來蹦蹦跳跳過去抱着玫瑰的胳膊蹭來蹭去。

“恩,知道,我給你帶着呢,嘖嘖,還有,答應上次給關義帶的靴子。”玫瑰身後拿起兩個袋子來遞給他們兩個。

“哎,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就趕緊走吧,一會我還得上課,可沒有空陪你這大小姐。”我到現在身上最有成就感的無非就是這錦海市的市長千金看上我這一點,雖然她美麗漂亮,也不屬於林倩,文娜和那鐵蓮花,但是我就是對她莫名有一種陌生感,就是無論如何也變不成男女朋友之間的那種感覺。

“你別這樣啊,寒哥,爲什麼你就是不肯接受我?”

“哦,你告訴我你喜歡我哪一點?”我問。

玫瑰不是沒有她的道理,一臉追隨了三年時間了,一個人爲什麼會這麼執着呢。

“我喜歡你,你的全部,你的笑,你的嚴肅,你抽菸的樣子,你認真的樣子,包括我對你的感覺。”玫瑰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的說,她眼睛裏面沒有一絲的欺騙。

“愛情是人與人之間的強烈的依戀、親近、嚮往,以及自私並且無所不盡其心的情感。它通常是情與欲的對照,愛情由****和**兩個部分組成,****是愛情的靈魂,**是愛情的能量,****是**的先決條件,**是****的動力,只有如此才能達到至高無上的愛情境界。”

“愛情是人性的組成部分,狹義上指情侶之間的感情,廣義上還包括朋友之間的愛情和親人之間的愛情。”我嘆口氣又道:“你真的確定你是在愛我?你知道什麼是愛麼?”

她默默的站起身眼中盡是深情。

“愛情中並沒有痛苦與爭執,沒有比較和沮喪,沒有得到和失去,沒有經驗和執著的記憶,沒有剋制和縱慾。有的是純真的心靈,你接近它便受到了它的信仰般的美的回饋。你必然要佔有它,那麼你必將失去它。它不能被佔有,只有在你純真的時候融入它,成爲它的一個樸素的化身。”她來到我的身邊抓住我的肩膀靠在我的耳邊道:“愛是包容而不是放縱愛是關懷而不是寵愛愛是相互交融而不是單相思愛是百味而不全是甜蜜真正的愛情並不一定是他人眼中的完美匹配而是相愛的人彼此心靈的相互契合是爲了讓對方生活得更好而默默奉獻這份愛不僅溫潤着他們自己,也同樣溫潤着那些世俗的心真正的愛情,是在能愛的時候,懂得珍惜真正的愛情,是在無法愛的時候,懂得放手因爲,放手纔是擁有了一切……請在珍惜的時候,好好去愛。” “人們對愛情的失望是因爲人們參考了錯誤的愛情標本——世間多數人的愛情都是本能的或者是功利的。本能的愛情是男女之間在適當的青春年齡裏本能地互相吸引,這是一種純粹的自然規律,而沒有深層次的精神領域裏的和諧和心靈共鳴,它在暫短的時間裏擁有愛情的浮華,但沒有愛情的內核。而功利的愛情則是權利、財富渲染下的美麗假象。”

“真愛是一種從內心發出的關心和照顧,沒有華麗的言語,沒有譁衆取寵的行動,只有在點點滴滴一言一行中你能感受得到。那樣平實那樣堅定。反之發誓、許諾說明了它的不確定,永遠不要相信甜蜜的話語。”玫瑰說完話後轉身離開。

“我要走了,明天會來看你的。”她丟下這句話後身影消失在教室裏面。

“好了各位,關義,文娜,我先去上課,你們就檢查一下東西。”我也隨後跟着出去,只見到玫瑰的跑車在樓下飛馳而過。

我對她印象不怎麼好主要是在於三年前她對瑩瑩做的那些事情,因爲那個時候的她喜歡我,瑩瑩也就一直不敢靠近我,她出色,但她平凡,她漂亮,但她平凡。

不過她們兩個也沒有什麼摩擦,我也就不再去追究什麼,當我來到班裏的時候正好是語文老師的課,我也沒喊報告,進去就坐在那裏,語文老師是個年輕女人,大概只有二十歲左右,漂亮,知性,大方,溫柔。

最主要的是她還有一條****,十分的誘人。

這也是我最愛上的課程,插上耳機坐在一邊看着她,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低下頭,過一會又看看我道:“莫寒同學,請你起身來回答一下問題好嗎?”

“恩,當然可以!”我點點頭站起身。

“呃……關於,蘇軾這個詩人……”

她的話還未說完我的腦子裏面已經有了答案。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號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蘇仙。漢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屬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欒城,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嘉祐二年(1057年),蘇軾進士及第。宋神宗時曾在鳳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職。元豐三年(1080年),因“烏臺詩案”受誣陷被貶黃州任團練副使。宋哲宗即位後,曾任翰林學士、侍讀學士、禮部尚書等職,並出知杭州、潁州、揚州、定州等地,晚年因新黨執政被貶惠州、儋州。宋徽宗時獲大赦北還,途中於常州病逝。宋高宗時追贈太師,諡號“文忠”。蘇軾是宋代文學最高成就的代表,並在詩、詞、散文、書、畫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詩題材廣闊,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同是豪放派代表,並稱“蘇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爲“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亦善書,爲“宋四家”之一;工於畫,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等傳世。”

“啊…………莫寒同學……一字不差……真是……天才!”語文老師讚許的點點頭帶動着全班給我鼓掌,別人也都不稀奇了,大概是我每節課都會給他們驚喜罷了。

“謝謝老師。”我輕巧的坐下,這個時候卻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進門的是一個青年,一頭黃髮大奔頭,俊俏的臉龐顯的那麼優雅,巧奪天工,那張臉就像精心雕琢的一般。

“啪啪啪啪啪啪……”他拍着手笑着走進來。

“莫寒同學果然文采過人,不過呢,我覺得應該有些難度,學校也私自給你下了一個決定,讓你參加全國青年全能高手大賽。”

這是我們的教導主任,他叫王子,不錯的名字,不過這麼年輕的教導主任估計只有這個學校有的了。

“不不不,我應該謝謝學校給我的這個機會。”我倒不想去反駁,教導主任決定的事情是不能改變的,這是這個學校的定論。

這是不成規矩的規矩,這個教導主任幾乎可以於校長平起平坐,權利自然十分大。

“恩,不錯,你比我們這些當老師的可要穩重多了,同學們也多多向他學習!”王子笑着走出我們班。

等到了下學的時候我剛出門就見到語文老師擋在我的面前,我連忙後退兩步瞪着她道:“老師你做什麼?”

“沒什麼,中午有時間吃個飯麼?”她對着我挑挑眉毛,這我當時就樂了起來,笑道:“老師不打算跟男朋友去吃飯,約我這個學生是不是不太好。”

“瞎說,老師哪裏有男朋友,老師還是一朵花呢。”她笑着拍打我的胸膛看起來倒有一種小女人的感覺。

“喲,那既然是老師這樣說這頓飯一定得我請了,好吧,跟我走。”我點點頭拉着她的手走出教室,這剛出教室就見到林倩正拿着書包在外面望着這邊,好像是在等着誰。

當她看到我的時候臉上好像有一絲隱隱的怒氣。

“哎,那不是林倩同學,她在等你麼?”語文老師指了指樓下,我看到她手中拿着一本書,那正是我早上交給她讓她抄的書。

“呃……看起來好像是!”我點點頭。

“你女生緣挺好昂,好了,還要不要去吃飯?”

“去,當然去!”我點點頭隨後拉着她來到林倩身邊。

“給,你的書。”她遞過來,我伸手接過道:“謝謝。”

正要轉身,卻聽到她的聲音。

“哎,莫寒。”林倩叫我,眼睛裏面好像有不知名的情愫,不知道怎樣難以說的通。

“恩?怎麼了啦?”我理所當然的問。

“沒,沒什麼,下午見。”她低着頭離開了這裏,我則是繼續拉着語文老師鈴鐺繼續往社團裏走去。 鈴鐺的雙腿在我的視線裏久久不能平復。

感覺我這種人對美女就是無法自拔,偏偏我身邊還有這麼多,鈴鐺,林倩,文娜,玫瑰,鐵蓮花,這讓我如何是好。

我先生給關義和文娜打了電話。

“喂,你們現在在哪裏,去學校門口那的飯店吃點。”我給他們說了一聲後關上電話。

鈴鐺看着我愣了半天。

“是還有人一起去麼?”

“當然,我社團裏面的朋友,他們腦子也很靈光,不信你等會去問問。”我呵呵笑着拉着她來到學校門口,關義和文娜如期趕到這裏。

見到我們兩個關義倒是愣住了,這個老師他們都知道,雖然不是一個班的,但是鈴鐺可是教很多班級的。

“哎,這不是關義同學和文娜娜同學嘛,你們是莫寒的朋友啊,真巧,一起吃飯啊。”

“嘿嘿,老師,這樣說我就不介意了,走走走。”關義倒是不在乎什麼,拍拍我的肩膀和我一起往那家麪館走去。

這是一家小店,手工扯麪,炒麪,炒拉條,各種小菜也都有,我們四個坐在位子上報了四碗的拉麪。

“哎,老闆,給我來兩瓶啤酒,雪花的。” 好好捂住我的首富馬甲 我伸手又要來兩瓶啤酒,不過氣氛也依然是那麼冷,文娜一臉的不高興,鈴鐺坐在我旁邊是有說有笑的。

“哎,你們聽說我們學校最近那個事情沒有?”鈴鐺說的事情肯定就是瑩瑩的那件事情,我比較敏感,連忙迴應道:“你說的是跳樓事件?”

“對呀,你們這靈異社團肯定也關注了吧,接二連三的,這事情想想都激動。”鈴鐺也沒有一點老師的架子,倒像個小女孩一般。

“激動什麼,老師我可告訴你,你不能插手這件事情。”我當時就阻止她有這種想法,別人可能不知道,牽扯進這件事情的人全都死在這裏了。

“喲,那你這麼說是你要管了,嘿嘿,放心,我可不會告訴別人。”鈴鐺拿起筷子來,這個時候飯菜也上來了。

吃完飯後我和關義文娜鈴鐺來到學校,下午的課程比較乏味我自然沒有去學校,只是來到天台看看情況。

畢竟晚上這纔是一個重要地點。

一步兩步,我數着階梯慢慢走上去,這個時間沒有任何人在外面,該上課的上課。

當我來到樓頂的大門時我輕輕推開大門,只聽見木門發出吱呀呀的聲音響起,特別的陰森。

我好歹也是有故事的男人,我怎麼會怕這個,說着我便慢慢的走上去。

完完全全推開大門的一瞬間我愣住了,因爲,瑩瑩她就坐在天台的邊緣,她垂直頭髮看着我,眼神裏全是怨恨和不解。

這次見到她我只感覺後背都在發冷,我慢慢移着步子走過去。

“咯咯咯……”她朝我冷冷的笑着。

“你……你是……你是瑩瑩麼?”我慢慢挪動着步子往前。

她卻一瞬間消失在我的眼前,我甚至沒有時間去抓住她。

“可能是幻覺吧。”我嘆了口氣坐在邊緣看着學校,校園裏面開進來一輛貨車,後面跟着一輛酒紅色的跑車,我一眼就認出來那是玫瑰的車。

他運的那些東西恐怕就是準備給社團的,剛剛瑩瑩是在看這個麼?

“我要殺了你。”我的耳邊突然響起這麼一個聲音,我猛的轉頭就卻看到一張扭曲殘缺的臉龐,白色上面滴着鮮血,她就要衝上來,我不自覺的往後退,卻忘記這已經是邊緣猛的落空。

我啊的一聲大叫猛的伸手抓住邊緣的瓷磚奮力的讓另一隻胳膊按上去。

我不想死,我這麼聰明,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的腦子裏面不斷循環着這一段話,這是六樓,如果摔不死起碼也成植物人了,我不敢往下看,這個時候的力量全部都聚集在我的雙臂。

可是那張臉再次湊了過來,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她伸出手對我詭異的一笑,一張嘴扭曲到了一個詭異的幅度。

我敢確定,這是普通的人做不到的事情。

“死!”她猛的伸手要抓我的手,我連忙閉上眼睛,我不敢看,我知道,我會死。

但是隻聽見彭的一聲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拉起來,當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站在天台上,而眼睛前卻什麼都沒有了。

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了,到底是怎麼回事,有人救我麼?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知道,絕對不能再呆下去。

剛要離開卻發現在我面前的地上有一雙黑色的手套,我走過去拿起來,看起來還挺好看,我伸手去拿起戴在手上發現這手套還剛剛好合適我,我仔仔細細的看着這手套,手套上面紋着一個骷髏的標緻。

到底是誰扔掉的,剛剛還沒有的呢。

當我再要把手套給拿下來卻發現怎麼摘都摘不下來,好像粘上去一樣。

我用力要把手套摘下,但好像越來越緊,這手套的兩個鐵釦也緊緊的閉合。

“這本身就是你的東西,只是有了靈性,你怎麼能摘下來呢?”一個空靈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我當即轉過頭環視着四周,不對,剛剛這個聲音就在我的面前,但是,到底是誰在說話呢。

詭異的事情太多,我也是趕緊到了樓下,既然拿不掉那就不拿,反正看着也挺合適我的,不影響什麼,自己就用上了。

“哎,莫寒,你怎麼在這裏?”剛下來拐角處我就看見鐵蓮花從一邊走出來,好像就在故意等我的一樣。

“鐵蓮花,您在這裏做什麼?”我看着她那曼妙的身姿不禁心中那是跳的不停,那誘人的大波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我可告訴你,我是你班主任,你上課時間不去上課來這裏做什麼,幽會小女生?”鐵蓮花倒沒有跟我開玩笑的樣子,我倒是納悶是不是因爲我早上沒有答應配合她她才這樣的。

“哪能啊,我在校長那邊有請假條,我可是整個學年都不用上課,完全看我的心情,那老師,你在這裏做什麼,是想趁我下來壁咚我麼?”我帶着玩味看着她。 她這個年紀,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當然,這是女人中不可多得的極品妹子,鐵蓮花這麼火辣,要是我調戲她,我還真是想看看她發春的樣子。

“誰要壁咚你,噁心!”鐵蓮花扭過頭不再看我。

我可知道她這分明就是假裝出來的,要不然早就走了。

我猛的撲上去把她按在牆上,她甚至沒有來得及反抗。

“啊,你幹嘛!”她驚呼。

“老師你不壁咚我我倒打算壁咚你了,來,給我親一個。”說着我的嘴就吻了上去,她連忙扭頭躲開,她手上力氣也不小,但是不知道怎麼,我今天卻一點不感覺的吃力,甚至感覺這根本就不算是力氣。

“你放手啊混蛋。”她怒罵一聲。

“恩,我放手!”我猛的放開後退兩步道:“老師,那我先走了。”

“哎,你……”她叫了一聲,不過我是沒有搭理她什麼,我連忙離開了。

我的速度也是非常的快,好像自從我生出來就跑的猴快,每次打架見打不過的也沒有人可以追的上我,這一點我特別的自豪。

鐵蓮花沒有追上來。

我來到社團裏面拿出社團裏面的剪刀伸進手套邊緣開剪切,但是無論我怎樣剪切,甚至用火燒它竟然還是沒有任何的變樣。

“咳咳咳,這到底是什麼玩意。”我也整累了,躺在椅子上便休息了起來,朦朦朧朧居然睡了起來,在夢中我彷彿看到了一個滿是迷霧的古道,我就在古道中徘徊,好像在尋找什麼。

“莫寒,記得不要讓鬼王得逞!”一個身形巨大的人在我面前出現,僅僅只有一秒它便消失,我還沒有來得及去看他的臉。

我的出現一把巨大的鐮刀,上面雕刻着骷髏頭,那鐮刀渾身蔓延着黑色的氣息,十分恐怖邪惡。

我距離很遠我就感覺到了不安,轉身要離開卻發現我對面的虛空中漂浮着一個雙面的金黃色武器,我在書中見過這東西,這是金剛杵。

我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我只想讓着該死的夢趕快醒來,但是我的兩隻手居然伸開對着兩把武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