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和福叔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一開始這套房子是空置的,後來悠悠住進來,南宮離也住了進來。


在悠悠跟著南宮離一起去公司上班,家裡沒有人,南宮離才特地叫來了福叔。

福叔為人忠厚,對待悠悠也很細心。

「悠悠小姐今天怎麼了?」

「沒,沒事,那我先走了。」

「好。」

悠悠挎著包離開,最後看了一眼背後的別墅,在這裡的時光大概是她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只可惜現在這一切都要結束了,昨晚少爺說得清清楚楚,他不喜歡自己。

也好,自己離開的話就不會讓少爺為難了。

轉身的瞬間,悠悠眼中有眼淚滑落,少爺,再見。

在車上的南宮離總是有些心緒不寧,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

究竟是怎麼了呢?他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上一次這麼心虛不寧的時候還是他的母親去世,看著外面烏壓壓的天空,要下雨了?

南宮家,南宮敘從他母親死後就蒼老了很多。

很長一段時間裡南宮離是恨南宮敘的,覺得他既然娶了自己的母親,就應該對她負責。

這種負責不是一紙婚約,而是在生活日常各方面都對她好。

所以南宮離去了歐洲發展,不再過問南宮家的事情。

「離兒,過來,讓爸好好看看你。」

打從出生起,南宮敘就很少見過南宮離,南宮離跟著母親長大。

母親讓他不要恨南宮敘,這不怪他,在她們的婚約開始之前,有些事情早就註定好了。

要怪就怪她生錯了人家,不能和自己心愛之人在一起。

作為南宮離來說,他沒有辦法不去怪他,他們生了他,卻沒有給他一個完整的家。

「爸。」南宮離看著那本來只有四十幾歲看著卻蒼老了十歲的人。

這個男人是他血緣至親,如今他已經長大,很多事情的對和錯已經不重要。

見到他回來,南宮敘才開心了一些,臉上泛起一絲紅光。

「敘兒,過來看看,這是我擬好的聘禮,你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咱們可以再修改。」

南宮離看都沒有看一眼,「爸,這個婚結不了。」

「你這傻孩子,我又沒讓你馬上就結婚,今晚是那個丫頭的生日,你們只是訂婚。

我見過好幾次,顧丫頭漂亮又機靈,和一般的大家閨秀不同。

你性格冷漠淡定,而她活潑可愛,你們就是天生一對。」

最重要的是南宮離喜歡她,之前他從歐洲回來就住進顧家就知道他是喜歡顧柒的。

不然以他這麼驕傲的性格,他怎麼可能會去顧家住著。

天生一對?南宮離心中泛起一絲苦澀。

難道他們南宮家的男人有什麼魔咒嗎?他的父親蹉跎半生。

娶了母親的時候,他一直覺得愧對自己的初戀情人,直到母親去世,他才幡然醒悟。

在不知不覺中他似乎也喜歡上了母親,這些年來他沒有將初戀娶回南宮家。

也沒有再找過任何女人,在他名下只有自己一個兒子,他永遠只有母親一個妻子。

不管是前半生還是後半生,他的感情都是有遺憾的。

「爸,這個婚訂不了。」

「訂不了?為什麼訂不了,之前跟你說的時候你不是挺喜歡那小丫頭的?

顧老爺子也跟我說了好幾次,他很喜歡你,顧家和南宮家一直都是世家。」

「爸,顧柒不喜歡我。」南宮離無奈吐出這個事實。

「那丫頭一直都沒有男朋友,為什麼不喜歡你?」

南宮離的外形條件,各方面都不差,老爺子想不通為什麼,分明在他眼中看著這是很好的一樁婚事。

「爸,這個世界上的男人不止我一個,她不喜歡我也很正常。

她早已經心有所屬,不願嫁我,我不想強求。」南宮離平靜的說出事實。

南宮敘皺了皺眉,「那這婚不訂了?」

「不訂了,爸,你是過來人,你應該很明白,如果一段婚姻不是情投意合,根本就沒有必要在一起,在一起也只是痛苦。」

這句話扎了南宮敘的心,是啊,如果不相愛在一起就是慢性煎熬。

也許你以為吵架是不幸福的,其實不吵不鬧,日子平淡得像白開水一樣毫無漣漪,那才是最可怕的。

「可是離兒,你今年也不小了,顧丫頭不行,其它家族的女人呢?適合你的有很多。

你常年在歐洲,爸老了,還是希望你能回我身邊接手我的公司。」

南宮離忍不住道:「爸不是還有一個兒子,你大可將家業都交給他。」

儘管知道母親的死並不是因為外面的私生子,而是各種壓力之下造就了她的死。

但就算他們不是主謀,卻也是壓死駱駝背上的那一根根稻草。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南宮敘只有你一個兒子。」

南宮離冷笑,他對這個父親有愛有恨也有怨氣。

為什麼要自立門戶創業,就是因為他心裡不甘,也不願意麵對。

「爸,說這樣的話我一點都不開心,這一輩子你辜負了兩個女人,也辜負了兩個孩子。」

說著他轉身離開,「我的事情我自有主張,你不用操心。」

「離兒,你好不容易才從歐洲回來,這些天要麼在公司,要麼就在你的別墅,你就不能陪我幾天。」

「當年你每天陪在另外一個女人身邊的時候,你可有想過我母親和我,她需要一個丈夫,而我需要一個爸爸。

你總說母親有心愛的男人,她心中的硃砂痣不是你。

可她這一輩子都在為南宮家奉獻,除了挂念那個人,她沒有越雷池一步。

而你呢?你卻在外面養著另外一個女人,有了一個家。

媽媽也是一個女人,她需要男人的疼愛,她夜夜獨守空房的時候,你可曾想過她的感受?」

「我……」

「爸,母親讓我不要恨你,我答應她,但我卻不能違背自己的心。」

「離兒……」

看著南宮離毅然決然的背影,南宮敘嘆了一口氣。

他緩緩朝著別墅背後的山峰走去,在那裡埋葬著一個女人。

照片上的她仍舊端莊,她的墓碑前放著一束還沒有乾枯的花,說明南宮離早就來過了。

南宮敘手指撫摸著照片,「茉莉,如果當年你留住了我,我就不會犯錯,說不定我們可以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你不會走的這麼早,離兒也不會恨我,對不起,到底是我害了你。

女子公寓小村醫 不過你放心,這輩子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我會留在這裡陪著你,一直陪著你。如果你在天有靈,就給我們離兒找一個好媳婦,不要像我們一樣,錯過一生。」 薔薇古堡。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穆塵第一件事就是給穆七做了一個全身檢查,尤其是心臟問題。

好不容易才給穆七換了合適的心臟沒有產生排斥,事情已經朝著好的方面發展,誰知道在校園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萬一落水又刺激了她的心臟病,到時候就真的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

琳達聽了事情的經過也嚇得不得了,看著穆塵焦急的側臉,她只好安慰道:「塵少爺,小姐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檢查結果一刻沒有出來,穆塵一刻就無法放心。

好在是家裡的醫療團隊,很快結果就出來了,穆塵一臉凝重,「怎麼樣?」

「塵少爺放心,小姐自從手術以後恢復得很好,最近心情一直保持愉悅,沒有太大的問題,就是落水受了點風寒,可能需要好好調理一下身體,不要落下什麼病根。」

「沒事就好。」

只是受涼,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穆塵鬆了口氣。

夜深,穆七已經熟睡,穆塵悄然進入她的房間,看著她無邪的睡顏。

七兒,我究竟該拿你怎麼辦?

在穆七落水之後看到高傳的時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當時他內心有多暴躁,恨不得馬上殺了高傳泄憤。

明知道這件事不管高傳的事,穆塵也會覺得是他沒有保護好穆七。

借著這件事他更加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他根本就做不到那麼瀟洒,像是之前說的那樣成全穆七,甚至親手在她婚禮的時候將她交到對方手上。

只怕他不掐死對方就算是脾氣好了,他體內的暴戾根本就沒有那麼大度。

穆七不出事還好,一旦出事,他會徹底入魔。

想要將她留在身邊,不想要她再受到任何傷害,她只能是自己的,這個念頭越來越深。

如果說從前他看到了愛情成全和包容那一面,今天他才知道愛情還有自私和佔有。

「塵哥哥……救我!!!」

穆七也不知道夢到了什麼,小臉一片緊張之色。

「七兒,我在,別怕。」

穆七緊緊抓著他的衣襟,聽著他的聲音才能安睡。

這一夜穆塵一直抱著她腦袋裡卻是浮浮沉沉想了太多的事情,她脖子上的那條項鏈讓他覺得刺眼無比,好幾次都想要摘下。

翌日,穆七從睡夢中悠然轉醒。

「塵哥哥……」

睜開眼睛就看到抱著她的穆塵,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微笑,絲毫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

「你醒了,沒事吧?」

「沒事,就是嗓子有點疼,頭有點暈,大概是感冒了,吃點葯就好了。」

只要心臟沒事就好,她多怕穆塵不要她去學校。

知道穆七的想法,見她氣色正常,神態只是有點虛弱,穆塵也就沒有糾結那個問題。

似乎擔心穆塵不讓她再去學校,她不放心的抓著穆塵的手道:「塵哥哥,我真的沒事了,我想去上學。」

「等感冒好了再去。」

「謝謝塵哥哥。」穆七這才重新展露笑容。

「是周瑤推你落水的?」穆塵這才秋後算賬,雖然湖邊沒有監控,還好他一早不放心給穆七安排了保鏢,保鏢離得遠也能看到當時的情況。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踩空了落水的,和她沒關係,塵哥哥,你看我現在都沒事了,就不要再追究了吧。」

穆七並不傻,不管是當年的薔薇,還是後來的蘇夢後來都沒有了下落。

琳達告訴她被穆塵趕走了,事實上穆七也很清楚那是騙她的。

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可以肯定,那兩人肯定沒有好的下場。

正如蘇夢告訴過她穆塵做的那些事情,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善良的人,甚至還很殘忍。

大約是從小他對自己太好,穆七根本沒有把那些事情聯繫到他的身上,這並不代表穆塵會輕易放過周瑤。

一旦穆塵動手,穆七不知道他具體要做什麼,周瑤的下場一定很慘。

周瑤相對她們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有點脾氣她可以理解,善良的穆七不想要將這件事鬧大。

和穆七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穆塵心知肚明這丫頭心裡想的是什麼。

昨晚送回家她的左臉有些紅,上面甚至有著五指的指印,很顯然她在落水前被人打了一巴掌。

從時間點來推算,只有可能是那個周瑤。

「好,你不想追究就不用追究了,餓了吧,先吃東西。」

「嗯。」

穆塵這才將她放下,「我回去洗漱一下。」

離開穆七的房間,穆塵的臉上一片陰沉。

他壓低了聲音,「周瑤找到了嗎?」

「少爺,那女人見小姐落水之後嚇極了一口氣跑出學校,當時我們著急去救小姐,沒有人去追究她的行蹤。

我們的人在追查她的下落,應該很快就有結果,請少爺放心。」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穆塵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傷害穆七的人,剛剛答應穆七隻是為了讓她放心而已。

至於那樣狠毒的女人活著也是一種浪費,以後還會多生禍端出來。

穆七在家裡休養了兩天,身體除了還有點咳嗽已經好得差不多,她已經惦記著要回學校,穆塵並沒有同意。

擔心她的楊眉提出要來見她,穆七正好無聊,就告訴了楊眉地址,不僅如此,還特地讓廚房準備了好多好吃的。

琳達見穆七眉飛色舞的樣子,「小姐,不就是來個人,你至於這麼開心?」

「琳達,從小到大我身邊就只有你一個朋友,現在多了一個,也是頭一回到我家來,我當然得熱情招待了,我也有朋友了。」

「小姐,你啊……」琳達嘆息一口氣。

「不知道眉眉喜不喜歡我準備的食物,塵哥哥說要有待客之道。」

「放心吧,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中餐西餐你都讓人準備了,哪能不周道?」

「說得也是,時間差不多了,一會兒我去接她吧。」

穆七開心得像個小孩子,過生日的時候家裡會來一堆小朋友給而她慶祝。

琳達見她這麼開心也打心眼為她開心,雖然有點傻乎乎的,不過小姐終於能過上她想象中的日子了。

來的人不只有楊眉,還有高傳擔心穆七,也跟著楊眉過來了。

當兩人停留在那奇特的薔薇古堡前面,還沒有進去就已經懵了。

由於是白天陽光普照,灑落在萬千朵薔薇之上,這裡美得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插畫。

本以為只會在電影裡面看到的取景地竟然真的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僅僅還是在門外而已,古老的大門就此打開,他們彷彿進入了電影拍攝場地。

這麼多的薔薇花不知道要用多少年才能將整座城堡繞滿,楊眉目瞪口呆,「天啊,她說喜歡薔薇,可我沒想到她的家裡這麼誇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