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她不由伸手遮了遮眼,好半晌后,一聲嘆息:「靠。」


這些人是瘋了吧。

**

如果僅僅是秦苒跟喬聲幾個人,可能還沒什麼事,可一大半的人都涌到了走廊上,這件事就不是輕易能解決的了。

李愛蓉對九班人一直看不上眼,眼下也火了,「行,你們這個班多團結多厲害啊,你們這群學生我也教不起,我看也用不到我來教!」

她扔下書,直接去樓下辦公室找了高洋。

九班動靜挺大,其他班級也有老師出來看。

高洋來的很快,他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沉聲開口:「李老師,有話好好說,別跟這群學生置氣。這些學生都高三了,這樣做耽誤他們以後的考試跟前程。」

「而且,秦苒同學是外婆病危,下午也跟我說過的,這件事錯不在她。」

李愛蓉是有野心的,她打心眼裡瞧不上九班的大部分學生,也不聽高洋的解釋:「前程,你們班一個個的,能有多好的前程?」

她目光落在秦苒身上,嗤笑一聲:「李老師,你也不看看你們班現在什麼情況,還前程。」

「李老師,不要衝動。」李愛蓉是一中英語教學質量最高的一個老師,聽她這麼說,其他兩個看熱鬧的老師勸她。

李愛蓉聽不得別人勸,直接打電話,讓教導主任過來。

她不想繼續帶九班。

秦苒不知道說什麼,她拿著剛剛喬聲遞給她的棒棒糖,數著上面的顏色,她舔了舔唇,抬頭:「是因為我學習不好吧?所以你連自己的錯誤都不會承認?」

場上一靜。

一介匹婦 秦苒看著李愛蓉的臉,撥開糖紙,咬進嘴裡,沒什麼情緒的開口:「我知道了。」

喬聲也抬了抬眸,不屑的開口:「不教就不教,你以為你教的有多好?隨便換個老師都比你好多了。」

李愛蓉沒想到這個時候,秦苒喬聲不但不怕,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毫不客氣懟她。

她抿抿唇,冷諷開口:「行,我等著看你們期中考試考幾分!」

**

教導主任來的很快。

李愛蓉是學校的重點老師,這時候要換班,教導主任也有些猶豫。

一中英語老師少,尤其是帶高三的英語老師,基本上都要有資歷的。

高三一共十九個班,有十個老師能帶高三。

教導主任先問了一位******的李老師。

秦苒在學校名氣遠超徐搖光,這位李老師聽過,李愛蓉的教學本領大家有目共睹。

連李愛蓉都帶不動的班級,他不覺得自己能帶的動。

他是評不上優秀教師的,可也不想在年末測評的時候拿個倒數第一。

若是換成一班,那其他人肯定是爭著搶著要去。

「高老師,抱歉,我現在也帶著兩個班。」李老師十分抱歉的看向高洋。

高洋又找了好幾個英語老師,幾乎都沒有答應。

最後只有一位陳老師答應了。

這位陳老師比李愛蓉要年輕,才二十八歲。

其他老師看了眼陳老師,臉上不顯,但心裡都不由笑,這陳老師說到底,還是太過於年輕。

李愛蓉丟下了九班這個包袱,感覺一身輕。

只是在想起秦苒最後那個表情的時候,她內心又有點不安,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一些什麼。

但很快,她又否定了這個想法。

秦苒的檔案她當時看的很清楚,休學了一年,以前的知識還不知道能記得多少。

更別說,就算是一年之前,她的成績也是極差。

**

九班。

秦苒一直沉默著沒有說話。

喬聲本來想開玩笑幾句,見秦苒表情擰著,他撓撓頭,沒敢先開口,就這麼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下一節課是自習課,全班的人全都埋頭,下意識的全都翻著一本書在做。

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狂爺來襲強勢寵妻 秦苒往日里不是塞著耳機睡覺,要不就是拿著一本原文書翻著。

今天自習課上一半了,林思然都沒有聽到聲音,不由朝秦苒那邊看去,「苒苒,你別自責,今天這件事跟你沒關係。」

秦苒偏頭,好看的杏眼眯起,對上林思然目光的時候,她眯了眯眼,懶洋洋的笑,一如既往的弔兒郎當:「我是在學習。」

秦苒咬碎嘴裡的糖,往後面靠了靠,繼續拿著筆在試卷上比劃著,眉眼挑著,頭也沒抬的,又說了一句:「我得考個第一啊,考個第一給你們爭臉。」 咬在嘴裡的棒棒糖棍子還在微微晃動。

林思然看著她,沉默了一下,然後伸手按了按她的肩膀,「你……你加油。」

然後轉了回去繼續做作業,只是時不時的就轉頭看秦苒,欲言又止。

後面很快就傳來一張紙條,喬聲問林思然秦苒怎麼了。

林思然看著這張紙條半晌,然後拿起筆,面無表情的在上面寫了一句。

紙條傳回到喬聲手上,已經是兩分鐘以後了。

「哥們兒,我們剛剛也太牛了!」後排的幾個人在自吹自擂。

一班基本上是全校前一百名的學生,獨立於其他班級之外,多多少少有些優越感,連帶著帶一班的李愛蓉對帶的其他班級都排斥,動不動就是「我們一班如何如何」。

九班的人對她早有怨言了。

眼下把她換了,所有人皆大歡喜。

喬聲放下筆,長腿往過道上挪了挪,打開紙條一看。

林思然在上面寫了簡短點兩句話——【她說她要學習,她還想考第一。】

「沒事吧?」喬聲的同桌偏過頭來。

喬聲轉過頭,把紙條揉成一團扔到垃圾桶里,有些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同桌,「我有些看不下去了,我先做張卷子吧。」

他抽了張卷子出來。

隔著過道的男生拆了袋薯片,他給前後左後全都發了兩個,又湊過頭來,小聲開口:「喬聲,你們吃嗎?」

喬聲沒抬頭,拿著筆的動作都沒變一下,聲音緩而清晰:「不用了,我寫卷子。」

那男生拿著薯片的手頓了頓,環顧四周,基本上所有人都埋頭看書寫作業。

九班平日里散漫慣了,又有秦苒跟喬聲帶頭不務正業,雖然是高三,但上課的時候零食紙條滿天飛。

第一次學習氣氛這麼濃。

大概是因為連秦苒都放下耳機,放下了課外書,第一次認認真真寫作業。

也大概是因為少年人的血性意氣,李愛蓉明裡暗裡諷刺了好多次,等著他們班這周末的期中考試全校倒數第一。

四世之第一部 所以班裡剩下的一部分人心中的團魂燃燒起來,豪氣萬丈的拿出習題冊刷題。

班裡很安靜,男生吃薯片的聲音就格外響,他手頓了頓,然後把薯片放回了桌洞里,抽出了一本書。

**

陳老師只帶19班還有一個高二文科班,眼下又多了一個九班,她辦公室也從高二區搬到了高三教學樓。

翌日,星期二。

是陳老師第一次給九班上課,她有些忐忑。

辦公室里其他老師都關心了幾句。

「九班那群孩子腦子不差,」物理老師捧著一個保溫杯,慢悠悠的說著,「上課也願意聽,那林思然邏輯思維極好,進步很快。」

物理老師最近上課很舒心,慢悠悠的跟陳老師傳授經驗。

陳老師就認真聽著。

昨天拒絕高洋的李老師也笑了笑,他拿著筆,「陳老師,別緊張,你們那班級,三個學校風雲人物,養眼。」

話是這樣說著,李老師心裡可不這麼想。

不說僅僅一個喬聲就難管教,連李愛蓉都被這個班的人氣走了,年輕的陳老師想要管住這群學生,難。

陳老師有些忐忑的來到了九班。

卻意外的發現九班聽安靜,她去九班之前,班級的人幾乎都在低頭做作業。

陳老師下意識的把目光轉向秦苒。

來一中時間不長,但關於秦苒的傳說不少。

聽的最多的,就是這個大佬脾氣不好。

還有就是高三九班,修羅場。

全校的名人一下子就聚集了三個。

秦苒坐在窗邊,她微微靠著牆,眉眼低著,只能看到大致的輪廓,但也格外養眼。

左手拿著一隻筆,桌子上攤開的是一本最近市面上很流行的英語資料。

穿著其他學生都不太願意穿的校服,低著的眉眼看起來十分的乖。

畢竟連李愛蓉這個重點教師,都管不了九班,陳老師一開始是慌的。

然而,出乎陳老師的意料,她上課的時候,九班並沒有她所預料的整蠱或著排斥的場面,幾乎所有人都抬頭聽課,認真求知。

就連學校傳言一直很多的大佬秦苒也抬頭。

下課之後,陳老師還被好幾個同學攔住,問題目。

陳老師清了清嗓子,開始給他們一一講解。

直到快上課的時候,她才拿著教案,遊魂一般的回到辦公室。

**

辦公室沒去上課的老師正在閑聊著,看她回來,都下意識的問了她幾句。

那位姓李的男老師正在批英語卷子,看陳老師表情很懵,心裡對自己那個決定更慶幸,嘴上卻是安撫:「九班本來就不好管,陳老師你也不必太在意他們。」

奇遇無限 今天溫度下降,外面有點兒冷。

陳老師回過神來,她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捧在手裡,低聲開口:「不是,九班的學生很聽話的,上課認真聽講,下課還問我問題。」

李愛蓉下一節課是一班的英語課,她在辦公室等這麼久,就是想等著看陳老師的反應。

聽到陳老師這麼說,李愛蓉拿著一疊卷子去一班,轉身走的時候,嘴邊的笑容都是譏誚的:「死鴨子嘴硬。」

辦公室里其他老師也覺得陳老師是抹不下臉,一個個嘴上笑著,心裡卻是不在意。

陳老師見他們這樣,就吞下了到嘴邊的其他話。

**

中午放學。

秦苒跟著林思然等人再度去了食堂,到了下午,她才想起來從昨天傍晚到現在,她把校醫室還有程雋忘了。

晚上放學之後,她直接跟林思然說了一聲,就去了校醫室。

她到校醫室的時候,陸照影正幫一個女生看牙。

「開學的時候,你就來拿過止痛藥吧,你這樣不行,你得趕緊去看牙醫。」陸照影給那捂著半邊臉的女生拿了兩粒止痛藥,並給她開了一個病假單。

夫人她不想當皇后 那女生捂著臉道謝。

等那女生走後,陸照影脫下了身上的白大褂,放到一邊:「秦小苒,你怎麼現在才來?」

聽到聲音,坐在裡面的程雋抬了抬頭。

秦苒懶洋洋的拉過來一個凳子上坐好,「唔,不是,這個星期六要開始期中考試,我在學習。」

兜里的手機響了一下。

秦苒瞄了好幾眼,是常寧發過來的消息。

自從昨天交換了真實號碼,常寧就直接打她的電話。

她估摸著常寧是詢問昨天的事,就沒去看。

等著回班級再看。

陸照影正彎腰打開抽屜拿出自己的手機,聽到這一句,他手裡的手機差點兒掉下來。

畢竟聽到一個經常考二三十分的人說要好好學習這件事,挺驚悚的。

玻璃門沒關上,裡面的程雋往椅背上靠了靠,抬眸,鼓勵:「加油,壓力不要太大。」

「我知道。」秦苒點頭。

陸照影:「……」

不是——

雋爺,苒爺,你倆別入戲太深。三個人正說著,校醫室大門外有兩人說話的聲音傳來。

可以聽出其中一個聲音是程木。

他跟郝隊往裡邊兒走,郝隊一張硬漢臉,聲音洪亮。

程木正偏頭,驚喜的看著程木:「真的?」

平日里程木的話並不多,往往說話都是木著一張臉,鮮少情緒外漏。

此時難得鮮活。

陸照影打開手機,笑問:「什麼好消息,這麼激動?」

「就是……」郝隊清了清嗓子,正要說著,朝秦苒那邊看了一眼,意思很明顯的。

秦苒端著一杯水,慢慢喝著,眯著眼睛想著自己先迴避一下。

程木卻直接開口了,「我女神真的報名了!陸少,這次129要招的新成員肯定是她!」

聽到129,秦苒沉默了一下。

她一手輕輕敲著桌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聽到程木想都沒想,直接開口,郝隊不由朝秦苒那個方向看了一眼,幾天沒見,程木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竟然一點也不避諱秦苒?

秦苒正慢悠悠的喝水,對程木說的話沒有半點反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