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女食神的臉色變得難看之極。


“看來,你也是進退兩難,不過我很好奇,你這食神是人還是其他的?”

女食神不答,看了一眼蘇齊。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

來到正殿,裏邊散發出詭異的氣息。

蘇齊目光怔了怔,這裏就像孃親形容的鬼住的地方。

陰風冷冷的,白紗飄飄的,怎麼看都覺得詭異。

蘇齊只覺得頭皮發麻,這風好奇怪。

“拜見食神。”

“起來吧!”輕紗後邊,傳來一抹凌厲的聲音。

“多謝食神!”

女食神起身,又往前走了幾步,恭恭敬敬的說道:“恭喜食神,今年聖物已經擇主,就是這孩子,屬下已經把他帶過來了,請食神享用。”

只見食神女恭恭敬敬的跪到白紗的前邊。

除蘇齊之外,所有的白衣人都齊齊的跪在地上。

“見了本神,你爲何不跪?”

一聲陰冷的聲音穿透蘇齊的耳膜。

蘇齊只覺得耳膜被震得生疼。

“不必了吧!我都快要到你的肚子裏了,在跪有個屁用啊!”

蘇齊說着,手中的噬魂鈴輕輕晃動着,他可不想做無謂的戰鬥。

“你可是聖物選中的人,吃你是必然的。”

輕紗後的聲音輕回道,聽着似乎有些激動。

蘇齊沒有應聲,握着噬魂鈴的手更緊了幾分,速度也快了幾分。

蘇齊擡起眼望着輕紗後邊模糊的往身影,微微探測着她的往修爲,只是,讓他失望的是,他沒有探測出對方的修爲來,是對方沒有修爲還是對方修爲比他還要高。

蘇齊猛上前步,夜風有些冷,吹得他黑髮輕輕飛舞着。

蘇齊看着女食神和幾個白衣男子的神情慢慢呆滯。

猛的,白紗後邊,輕紗後邊的聲音帶着幾分輕顫:“你,你在做什麼?”

蘇齊一聽,仍舊沒有說話,白皙的小手快速的搖動着,噬魂鈴的鈴聲越來越大。

“頭,頭好痛,住,住手。”

白紗後邊,女子乞求着蘇齊。

蘇齊卻搖了搖頭,脣角噬着一抹冷笑。

“你不是食神嗎?小爺只是想知道你這個食神的能耐有多大,想吃小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蘇齊不但沒有停下噬魂鈴而是快速的搖動着。

“不,不要搖了,我不吃你了,你走吧,你快走。”

話音剛落,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從白紗後邊滾了出來,臉上依然帶着面紗。

蘇齊一看,大眼眨了眨。

“你是誰?爲什麼要扮作食神殘害百姓。”

蘇齊怒視着女子,厲聲吼道,蘇齊感應道這個女人是人類,他還以爲會是魔獸或是其他的東西,沒想到她居然是人類,這點是他沒有想到的。 “嗚嗚!孃親……。”

這時,一個小女孩從輕紗後邊跑了出來,着急的跑到白衣女子身邊。

蘇齊一看,微微減慢了搖噬魂鈴的手。

那個女子不是說這食神存在已經很多年了嗎?怎麼可能會是人類。

難道是那個女食神說了慌,還是……,蘇齊皺眉看着那母女兩人。

“小公子,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孃親,我孃親是不會吃了你的,求求你了。”

小女孩看起來十歲左右,臉圓圓的,大大的雙眸流着眼淚,雙眸乞求的看着蘇齊。

“我還是那個問題,你們是人類,可爲什麼要裝作食神,還有,你們所謂的聖物選人又是怎麼回事?”

蘇齊只想知道這個而已,那聖物爲什麼選中他,還是這件事情也是那個女食神在說謊還是……。

女子一聽,微微直起身子,一臉爲難的看着蘇齊。

面紗下,雙眸裏染滿了淚水,似乎很不願意說出來。

一看,蘇齊雙眸猛的一沉,手中的噬魂鈴瞬間搖了起來,這次蘇齊就連那個小女孩都沒有放過。

“啊……!”

小女孩抱着頭,痛得在地上兇猛的打滾。

“湘兒,湘兒……。”

女子想過去抱住小女孩,可是自己也痛得抱頭打滾!

“不,不要搖了,我說,我,我說就是了。”

女子痛得周身大汗,掙扎着去抱湘兒。

蘇齊一看地上的小女孩,也不忍心在讓他們痛苦。

“說吧!”

蘇齊冷冷的看着她。

女子緩慢的撐起自己的身子,緩緩的摘下臉上的面巾,面巾下,女子的臉頰處腐爛了一大塊,還流着膿血,看起來很恐怖。

蘇齊一看,皺了皺眉頭,“你這是中毒了?”

如果蘇齊沒有看錯的話,她這毒在她的體內已經很多年了,一直沒有解,是毒攻入心肺纔會顯在臉上。

那小女孩一聽,明顯的比那女子更加的激動。

“小公子,看着你衣着不凡,身上有着淡淡的藥味,一定是一個煉丹師,求求你,救救我孃親吧!湘兒就是做牛做馬也會報答公子的大恩的。”

湘兒從女子的懷裏掙扎着出來,跪在蘇齊的面前。

蘇齊皺了皺眉頭,“你這鼻子到是靈,不過你孃親身體裏的毒已經滲入心肺,就是有解藥,她也是沒有救了,想必,這你們也已經知道了。”

蘇齊看着女子面如死灰的表情就猜出,這個女子知道自己身體裏的毒無法解。

“怎麼會,孃親……!”

小女孩回頭看着自己的孃親,看着自己面無表情的孃親,小女孩含淚的目光怔了怔。

“孃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湘兒,孃親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所以這些年,一直想利用美食節祭食神的事情給湘兒多攢些銀子,只是孃親這毒太霸道,這五年來,硬是沒有攢下一分錢來,湘兒,是孃親對不起你,是孃親拖累你了。”

女子淚流滿面的把湘兒擁在懷裏,母女兩人抱頭痛哭,悽慘的情景讓蘇齊也紅了眼,他只是想揪出食神來,沒想到卻揪出了這樣的一幕。 “我說,你們先別哭好不好?”

蘇齊動了惻隱之心。

“小公子,我在這裏五年了,看過各種形形色色的人,我知道你是一個不凡之人,我死了不要緊,可是我的湘兒該怎麼辦?”

怎麼辦,他哪知道怎麼辦啊,蘇齊心裏腹誹。

“小公子,我們母是在五年前來到這裏的,這裏的食神本是一隻神獸,只是在化形的時候出了事情,碰巧被我們母女碰到,她當時已經奄奄一息了,她交給了我們一個東西,就是女食神手中的那個聖物,她讓我們在這裏等來取聖物的人,她說,聖物會自己擇主,只要我們等到那個人一以後,湘兒就有着落出了,拿走聖物的人,會把湘兒也一起帶走,爲了等這個人,也爲了我們母女兩人的生計,我纔會假扮食神在這裏等這個有緣人的。”

蘇齊皺了皺眉頭,走想跪在地上的女食神。

“你說的聖物在什麼地方?”

“應該在她的衣袖裏,這聖物是之前的食神交給女食神爲他擇主的。”

蘇齊快速的蹲下,手從女食神的袖子裏摸去,果然,她的廣袖裏真的有東西?

蘇齊拿出來一看,看到熟悉的顏色,他雙眸猛的一驚,快速的拿出空間指環戒裏的生死魔圖,這一對比,蘇齊大大的眼眸裏全是驚喜。

“太好了,找到了。”

只是讓蘇齊沒想到的是,他找到的只是生死魔圖缺失的一個角,還差三個。

“原來,小公子就是我們要等的那個人。”

女子笑看着蘇齊,沒想到他在這裏等了五年,就是爲了等着個孩子。

“不錯,我就是爲了尋找它而來的,不過遺憾的是,這裏只有一個,還差三個。”

蘇齊長睫毛微微輕顫,只是心裏還是非常開心的,剩下缺失的三個部分,應該也很快就能找到了。

猛的,女子跪到蘇齊的面前。

“這位小公子,看來,你就是我們母女兩個要等的人,小公子,我時日無多,求求你,幫我照顧湘兒吧!我知道自己已經快不行了,能撐到現在,已經是我最大的極限了。”

女子淚眼朦朧的看着蘇齊,只要湘兒有一個去處,她就是死了也甘心了。

蘇齊小臉瞬間跨了下來,他好像又惹麻煩了。

“孃親,不要,湘兒哪都不要去,湘兒要留在孃親的身邊。”

湘兒一聽,畢竟已經十歲了,孃親說的話,意思她都懂。

女子收回目光,心痛的看着女兒。

“湘兒,孃親對不起你,不能陪着你一起成長,可即使孃親走了,孃親愛你的心也會一直留在湘兒的身邊,湘兒不會孤單的。”

第一仙婿 看着董事又聽話的女兒,女子心裏有着很多的不捨,可是,人生就是這麼的不如人意。

“不,孃親,湘兒不要,湘兒要和孃親在一起。”

湘兒使勁的搖着頭,依然堅持着。

“湘兒,孃親也很想和湘兒在一起,只是湘兒這麼聰明,相信湘兒也都能明白孃親說的話,湘兒,痛苦不是人生的全部,在痛,也要學會咬緊牙關,因爲生活還要繼續下去的。” “孃親,湘兒知道了。”

看着孃親眼眸裏的痛苦,湘兒點了點頭,她是一個很聽話的孩子,她不能在孃親最痛苦的時候做一個不懂事的女兒。

女子痛苦的笑着點了點頭。

“湘兒一向都是這樣懂事的。”

隨目光看向蘇齊,雙眸乞求的看着蘇齊。

“小公子,我剛纔說的,還望小公子您答應,只要湘兒能有一個去處,我邊能去得安心。”

蘇齊蠕動了一下脣角,其實,他臉上的表情以後出賣了他的心。

“即使你的女兒去到我家,只能當一名婢女,你也願意讓她跟着我走嗎?”

女子一聽,突然笑看着蘇齊。

“小公子,世間的事情,最忌諱的就是個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圓滿了,馬上就會虧厭,樹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馬上就要墜落,凡事總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恆,人也這樣的,不管是什麼人,什麼身份,只要自己過得開心就好!”

“好吧!湘兒我會替你照顧她,至於她的一切,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孃親是明月山莊的莊主,我的父親,是雲城聖主,去到明月山莊以後,只要湘兒能做到不背叛明月山莊,那麼,她會在明月山莊裏生活得很快樂的。”

爲了讓湘兒孃親死得安心,蘇齊告訴了他的真實身份。

“明月山莊,雲城,太好了,明月山莊的莊主蘇紫陌如雷貫耳,雲城更是百年世家,湘兒就是在雲城或是明月山莊做婢女,都比在任何一個地方好!這下我放心了。”

女子似乎卸下了一個重擔一樣,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氣息也越來越弱。

蘇齊一看就知道,她撐得太久了,一旦卸下重任,就會立刻死去生命。

“小公子,謝,謝謝你!”

女子氣遊絲若,身子虛弱的往後倒去。

“孃親。”

湘兒哭成了累人,跪到了女子的面前。

“湘兒,孃親唯一,唯一能留給你的就是一顆善良的心,你一定要做一善良的人……。”

只見女子話還沒有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孃親,不要,你不要離開湘兒…….。”

湘兒趴在女子身上痛哭。

蘇齊一看,快速的打了一個響指,女食神和其他的白衣人快速的醒了過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女食神滿臉震驚。

“這,這是怎回事?”

蘇齊擡眸看向她,“現在已經沒有食神了,不過食神是你們雲來城的精神寄託,你也可以讓有,也可以讓它沒有。”

“沒想到這就是她的真面目?”

女子搖着頭,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不管你相不相信,她就是食神。”

蘇齊走到湘兒身邊。

“湘兒姐姐,你也不要再哭了,這對於你孃親來說,是一種解脫。”

說完,蘇齊拿出一個小瓶子,白皙的小手掌快速的在女子身上注入一道橙光,直到女子的身體化作一小團橙光之後,被蘇齊裝到了提前準備好的小瓶子裏。

“湘兒姐姐,給你,以後,你的孃親就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了。” ♂!

“謝謝你!小公子。”

湘兒小心翼翼的接過小瓶子貼在胸口處,眼淚無聲的落了下來。

“湘兒姐姐,我們該走了。”

蘇齊看了看天色,天已經黑了。

“是,小公子。”

湘兒把小瓶子放入懷裏。

孃親說過,在痛也要咬牙活下去。

湘兒回眸看了一眼,那眸中的眷念,很深,也很痛。

孃親,只願,那心間的呼喚,有一聲落下我的名,抑或清亮久遠你都能聽得到女兒的聲音。

只願,你那手中的溫暖,時刻融都溫暖湘兒的心。

蘇齊帶着湘兒回到雲來城。

看着城中燈火通明,人們都在大街上吃美食,盡情的狂歡着。

“湘兒姐姐,你肚子餓嗎?”

蘇齊看着滿街的美食,蘇齊又開始嘴饞了。

“小公子,湘兒現在吃不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