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女服務員的目的似乎並不是羅希凡,因爲她把桌子掀翻之後,已經朝與羅希凡相反的門口方向撲去。


“易先生,抓住她!”羅希凡眼看女服務員就要跑過易小刀身邊,急得大喊。

易小刀從來沒想過要幫羅希凡,這是人家的地盤,輪不到他來現世。所以羅希凡這話一出,易小刀卻是一愣。幫,還是不幫,這是個問題。

女服務員瞟了易小刀一眼,似乎料定易小刀不會出手,竟然毫不閃避,就衝了過去。

眼睜睜看着一個人從自己眼皮子地下溜掉,這激發了易小刀的本能,只見他閃電般出手,一把抓住已經衝了過去的女服務員的褲腰,順手往後一帶。

女服務員全然沒有料到易小刀竟會出手,褲腰一被抓住,渾身力量頓失。她來不及多想,右手迅速向後一揮,朝易小刀眼睛襲來。那顆戒指光芒一閃,拳頭已經到了易小刀的眼前。

易小刀此時只想制服對方,沒想過傷害她,否則他大可以變抓爲拳,一拳擊在她的腰上,不禁可以化解她的攻勢,而且可以重創她的脊椎,不說當場斷裂,起碼也要痛得她半死。

但易小刀並沒用這招,他只是鬆掉手,然後反手一撈,抓住了她的右手手腕。

此時易小刀還是保持着坐着的姿勢,左手未動,只是右手漫不經心地動了兩下,就已經完全佔據了上風。

羅希凡的手下看得傻眼了,因爲根本沒看清,羅希凡的眼力自然要好,心頭大喜,朝手下叫道:“給我上!”

女服務員手腳當然沒停,右手被抓住,已經順勢一個右轉,左腳朝易小刀的腿上踢來。易小刀擡起右腳,後發先至,一腳踩在她的右腳背上。

女服務員一腳沒有踢中,立刻改變方向,橫着朝易小刀的椅子掃去,只聽見咔嚓一聲,一條椅腿竟然被她踢斷。椅子頓時倒下,易小刀只得站了起來。

女服務員沒有讓易小刀站穩,左拳一記勾拳朝易小刀的腦門襲來。易小刀是右手抓住她,左手在另一側,要想化解她這一招,只能鬆開她的右手。

但是易小刀並沒有鬆手,他看着她的拳頭接近腦門,腦袋向後一仰,剛剛好避開拳頭。女服務員拳頭失去目標,一時收勢不住,已經越過了易小刀的右肩。她想收住拳頭,然後以拳背襲擊易小刀的面孔,但是易小刀的左手比她更快,輕而易舉就抓住了她的左手。她用力一掙,竟然紋絲不動。

現在兩人是面對面,她的雙手交叉在胸前,易小刀分別抓住她的左右手,她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了。但是看到羅希凡的手下已經圍過來,準備羣毆她,說什麼也要拼一下了。

於是她猛地擡腿,朝易小刀的下身踢去。易小刀已經見過她踢翻阿信,早有防備,右腿一伸,擋住了她踢出的路線,她換腿再踢,易小刀也換腿再擋。

兩人你來我往,腳下頓時交戰了十幾個回合,她還是無法踢到易小刀。

“對不起,我不想再陪你跳踢踏舞了。”易小刀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然後擡腿朝她的膝蓋彎踢去,頓時便可將她放倒在地。

“是我!”女服務員突然低聲說,目光注視着易小刀。

易小刀略一猶豫,看着她的眼睛,確實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這個面孔,他很確定自己並不認識。

“依蘭。”女服務員看到易小刀的迷茫,只得說出自己的名字。

一聽這個名字,易小刀確實愣了一下,這個女殺手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但現在這樣的情形他怎麼可能問清楚,甚至該不該放她走都得馬上做決定。羅希凡肯定早已看出他穩操勝券,如果依蘭逃走,傻子都知道是他故意放水,那麼不僅生意絕對黃了,說不定羅希凡惱羞成怒之下還要把他當作同夥,那樣他的命運就無法預料了。

腦海裏剛剛閃過這個念頭,依蘭已經趁他不備,雙手一抽,脫離了他的控制。

易小刀正要追上去,羅希凡的手下已經將依蘭圍了起來。那些人剛纔一直在旁觀,看到易小刀輕輕鬆鬆就制服了她,以爲她很好對付,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與易小刀的差距,各人只覺得眼前鬼影飄飄,已經被她踢得東倒西歪了。

依蘭顯然不想戀戰,將衆人打倒,馬上向門口撲去。

就在此時,門口處涌進了一堆人,手裏全是拿的手槍。顯然這是羅希凡安排在外面的保鏢,一進來,看到依蘭,開槍就射。

眼看依蘭已經無處可躲,易小刀也顧不得師父交給他的任務,飛起一腳,將一張紅木桌子凌空踢起,朝依蘭飛去。

他還是希望掩人耳目,看似是在進攻依蘭,但是他知道依蘭一定可以輕鬆躲開,那樣桌子就會越過她,朝門口飛去。

依蘭果然不負所望,低頭彎腰,躲開易小刀踢來的桌子,然後順勢將一張桌子的一邊按下去,桌面立刻翹了起來,豎在身前。

砰砰砰砰……子彈悉數打在桌面上。

沒有打中桌面的子彈,全部打在了落地窗上,只聽到一片玻璃炸裂的聲音,一半碎片落在地毯上,另一半從101層高空飛了下去。

此時易小刀踢飛的桌子也飛抵了目的地,桌子攻擊面寬,去勢又猛,羅希凡的保鏢要麼是躲閃不及,要麼是無處可躲,一下子就被桌子砸倒了一半。

“易先生,你——”羅希凡坐在椅子上,不解地問。

都這樣了,易小刀也不好意思再裝模作樣,回身一腳踢在一張桌子的桌沿上,桌面飛出,像一個飛碟一樣,朝羅希凡飛去。

羅希凡大驚,想跳起來,或者左右閃躲,左腿劇痛無法動作,只得撲通跪倒在地,腦袋一縮,躲過飛來的桌面。

“對不起了,羅將軍。”易小刀說着,腳下一滑,飛快地衝到雅婷小姐的身邊,將她提了起來。

“不要!不要!”雅婷小姐尖叫,嚇得差點尿了出來。

“要委屈一下你了。”易小刀說,然後拎着她站起來,朝羅希凡說:“羅將軍,我不想傷害雅婷小姐,請你讓他們全部退下!”

易小刀控制了雅婷小姐,門口的保鏢不敢開槍。

羅希凡也明白了易小刀所站的隊伍,說:“易先生,你的表現太讓我失望了。看來,我們多年的合作就到此結束了!”

易小刀說:“羅將軍言重了。這位服務員小姐是易某多年未見的一個朋友,剛纔不小心冒犯了羅將軍,希望羅將軍大人不計小人過,饒她一命,易某感激不盡。”

羅希凡已經重新坐到椅子上,說:“易先生,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她若只是灑了湯,我羅某人大可一笑置之,但以她的身手,我看她是別有居心而來。易先生,你要是不想跟她一起死,現在放開雅婷,還來得及!”

易小刀說:“只要你的人退下,我自然會放開雅婷小姐。”

羅希凡冷笑一聲:“你會後悔的!”

話音剛落,雅婷小姐手裏突然多了一把匕首,反手朝易小刀的胸口刺去。

===================

今天搬家了,新房的網絡暫時還沒有開通,加上最近放假,所以實在抱歉,可能得有幾天不能更新了。等到上班後,到公司再接着更新,儘量把欠下的補上。 145 高空墜落

事出突然,易小刀也完全沒有料到,眼看匕首到了胸前,只能急退兩步。但是又不能讓雅婷離開太遠,一旦她退走,子彈馬上就會朝他飛來。所以在後退的同時,易小刀伸手朝雅婷的手臂抓去,一是想奪下匕首,二是想牽制住她。

雅婷的反應速度出乎易小刀的意料,還沒等易小刀抓住她的手,她已經變刺爲削,朝易小刀的咽喉削去。

易小刀再退,同時抓住了雅婷的手臂,但是雅婷並沒有掙脫的打算,相反欺身而進,雙腳一蹬,左手搭上易小刀的肩膀,整個人凌空翻起,雙腳朝上越過易小刀,落到了他身後。此時易小刀已經控制不了她的手臂,手上一鬆,她的匕首已經抵到了易小刀的咽喉處。易小刀手腕一翻,死死地擋住她的手腕,纔沒被她一刀割下去。

雅婷的右手也已經牢牢地抓住易小刀的右手,使他無法去奪刀。

易小刀雖然是男人,但這個姿勢對他太不利了,他只感覺左手的力量越來越小,匕首正越來越靠近自己的咽喉。

生死攸關的時候,易小刀靈機一動,擡起右腳,使盡全力朝雅婷的右腳背踩去。

雅婷的注意力完全在手上,哪裏想到易小刀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方法從下面偷襲,一陣劇痛襲來,腳趾彷彿都被踩扁了。一聲慘叫,手指不聽使喚,全部鬆開,匕首掉落在地毯上。

脖子上的壓力一鬆,易小刀心頭大喜,爲了避免雅婷再次鎖住自己的咽喉,腰部一扭,讓開一條攻擊線路,然後右肘曲起,朝後面狠狠地撞去。

“砰!”易小刀這脫困的一擊,全力以赴,只聽到一聲悶響,雅婷竟然被他撞飛。

“雅婷!”羅希凡突然驚叫起來。

易小刀回頭一看,由於自己剛纔正好背對窗戶的破洞,奮力一擊,雅婷被撞飛,直接朝破洞飛去。

易小刀看到她臉上驚恐的表情,就算想出手救人,也已經來不及了。

雅婷絕望地伸手亂抓,竟然被她抓到玻璃破洞的邊緣。她的雙腳站在懸空的地面邊上,手掌扶着裂開的玻璃,像只掛在玻璃牆上的風箏。

就在羅希凡鬆了口氣的時候,咔嚓一聲,雅婷手邊的玻璃徹底裂開了,這次她像一隻放飛的風箏,從101層的高空飛了下去,只留下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

“雅——婷——”羅希凡悲痛欲絕地慘叫。

他的手下不用說也知道該怎麼辦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子彈呼嘯着朝易小刀飛來。

易小刀只得學習依蘭,也豎起一塊桌面,擋住了子彈。紅木桌面雖然暫時可以擋住子彈,但堅持不了多久,桌面就會被子彈打碎。

此時依蘭滾着圓桌面,靠近了易小刀。兩張桌面疊在一起,將兩人擋在後面,身後就是雅婷剛剛掉下去的破洞。

“跳下去!”依蘭恢復了冷酷的表情說。

“跳?”易小刀睜大眼睛,“這麼高,直接跳到地獄去了!”

衆保鏢已經打完一彈夾子彈,換上新的彈夾,繼續噼裏啪啦地打起來。

“我有辦法!”依蘭冷冷地說。

“什麼辦法?”易小刀扶着被子彈打得搖搖晃晃的桌面說。

“跳下去不死的辦法!”依蘭說,“沒時間了,快跳!”

“你有降落傘啊?給我一個!”易小刀喊。

突然響起一陣噠噠噠噠的聲音,看來裝備衝鋒槍的保鏢也已經趕到。桌面已經不再搖搖晃晃,而是在密集的子彈射擊下,劇烈地晃動起來,眼看就要散架了。

“快跳!”依蘭喊。

“你先跳!”易小刀喊。

“你先跳!”依蘭喊。

“爲什麼?”易小刀喊。這完全是找死,他一點僥倖心都沒有。

“你先跳!我保證你不會死!”依蘭喊。

易小刀扭頭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不再冰冷,而是透着一種讓人信賴的光芒。

“譁——”

桌面終於承受不了射擊,完全解體了。易小刀沒有退路,躬身從破洞跳了下去。

易小刀以自由落體的加速度向下墜落,他的眼前只看到細細的街道和更小的樹木。

易小刀甫一跳下,依蘭緊跟着也跳下了。

在落下的同時,一根細細的金屬線從依蘭手指上的戒指裏面射出來,藉着慣性在玻璃窗的窗框上繞了幾圈。

與此同時,易小刀感覺腰上一緊,扭頭一看,依蘭已經將自己摟住了。難道,這個藍眼美女要跟自己一起殉情自殺嗎?

“護住臉!”依蘭大喊一聲。

易小刀早已不抱生還希望,依言護住了頭部。

易小刀感覺下墜的勢頭突然一頓,然後改變方向,朝外牆撞去。

“砰!”第九十八層的玻璃窗被撞開了。與此同時,細細的金屬線承受不了兩人的重量,也“啪”地斷掉了。

兩人夾着玻璃碎片跌進了九十八層的一間包廂,將正在裏面吃飯的一夥人嚇得大小便失禁。飛虎隊破窗而入的時候,背後起碼還有一根安全繩,這兩個人進來時,完全是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

依蘭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這種特質的金屬絲只有頭髮絲粗細,可以承受一百公斤的重量,若是她一個人,自然可以確保安全,但是加上易小刀,兩個人的體重已經超出這個極限,而且還有巨大的下衝勢能。金屬絲竟然還能拉住兩人,在最後的撞擊下才斷裂,真的是死裏逃生了。

“快走!”

依蘭抖掉身上的玻璃,朝門口撲去。羅希凡很快就會發現他們落在九十八層,馬上就會來追殺。

易小刀一腳踩到椅子上,在桌子中間蹬了一腳,碎玻璃落了一桌子,然後消失在門口。

十分鐘後。

夷北市到夷南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輛桑塔納正在夜色中疾馳。

“謝謝。”依蘭坐在副駕駛位上,說。她是在心裏默唸了很多遍,才說出這個幾乎從未用過的詞。她已經取掉了人皮面具,露出了易小刀熟悉的面孔。

“你也把我從鬼門關撈了回來,扯平。”易小刀把速度開到一百六十公里,注視着前方說。這輛破車竟然能開到這個速度,一定是改裝過了。藉着桑塔納這個外型,只是爲了不引人注目而已。

“上次也是你救了我。”依蘭說。

易小刀說:“對了,你到夷州島來做什麼?爲了潑羅希凡一罐湯?”

依蘭臉上閃過一絲冷酷的笑,說:“明天早上他會上頭條新聞的。”

“被潑了一罐湯就上頭條?”易小刀搖搖頭說。

依蘭恢復了以前的冷酷,不再說話,看着路面上車燈的光發呆。

易小刀知道她是對自己存有戒心,也不好勉強別人,只得專心開車。

車行迅速,半個多小時後,已經離開夷北市幾十公里了,後面也沒見有車追來。看來羅希凡那裏真的出事了。易小刀看了一眼發呆的依蘭,有些按捺不住。

“喂,既然我都救過你,你也不跟我說話?” 快穿之大佬又瘋了 易小刀瞟了一眼她的戒指,說:“我開始好像看到你的戒指在羅希凡的腿上蹭了一下。”

依蘭扭頭看了他一眼,擡起手來,左手手指在戒指上輕輕一按,戒指頂部露出一點點尖刺。“這裏有劇毒,十分鐘毒發,三十分鐘呼吸衰竭死亡,查不出毒性的。”依蘭說。

“這麼說,你把湯潑在羅希凡身上,只是找機會給他下毒?”易小刀說。

“是的,只要我在十分鐘之內離開,就安全了。雖然之後發生了一些變故,但一切都還是按照計劃完成了。”依蘭似乎鬆了口氣。

“我不明白,你們爲什麼要殺羅希凡?有人出很多錢?”易小刀邊開車邊問。

“沒有人出錢。”依蘭只回答了這個問題。

“對不起,我忘記了那是你們的祕密。”易小刀說。爲什麼殺羅希凡,這跟自己沒關係,何況別人不一定方便透露。

“你既然和羅希凡有生意往來,自然知道他的背景。”依蘭說,她本來不想告訴易小刀,但想到易小刀曾經爲紅花會做的事,也不好把他當外人。“獵頭公司和國際走私集團的武器都是他提供的,包括甄氏兄弟的武器。媽媽曾警告過他,不要再向他們提供武器,但是他沒有理會。”

“所以你們就要殺了他?”易小刀說,“說起來,他的勢力應該比你們還要強,你們的警告他怎麼可能放在眼裏?”

依蘭看了易小刀一眼,對他的語氣有些不滿。“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是強者說了算。羅希凡的勢力比紅花會強,但紅花會卻能剋制他。他不把紅花會放在眼裏,結果他已經看到了——不,他已經看不到了!”

“杜十一娘真不愧是女中豪傑,還真是有些霸道啊。”易小刀嘆道,“不過這下好了,我的買賣也完了。”

“我去向你的師父解釋。”依蘭說。

“不用了。”易小刀說完,專心開起車來。

他心裏明白,杜十一娘殺羅希凡,不僅僅是羅希凡給她的仇人提供武器,杜十一娘還想藉此來向泰信家族發出警告,以羅希凡的勢力都無法逃脫紅花會的追殺,泰信家族就更不用幻想和獵頭公司合作,來對付紅花會了。

“你……沒事了吧?”依蘭突然問。

“嗯?沒事。我沒那麼膽小。”易小刀說。

“我是說……上次的事。我不是故意的。”依蘭說着,瞟了一眼易小刀的下身。

“哦……”易小刀不覺有點臉紅,說,“應該沒事了。”

依蘭將目光轉向窗外,不再作聲。

桑塔納在黑暗中奔馳着。

=================

實在抱歉,中間隔了三天才更新。

家總算搬完了,三天假期全搭上了,累得不行。現在也恢復正常的碼字速度了,只是新家的網絡還沒有開通,只能在公司更新,時間有所變化。沒有電信網絡,只有網通,這樣的小區很少見吧? 桑塔納開進了村裏的小路,路邊不時傳來幾聲狗叫,但隨即被女主人喝住了。

易小刀將車停在路邊,熄了火,關掉車燈,然後坐在車裏仔細觀察了一下週圍,確定沒有人跟來。

“你跟我一起回去嗎?”易小刀轉過頭,看着黑暗中的依蘭說。

朦朧的天光下,依蘭一直看着前方,她的側面輪廓非常漂亮。雖然在紅花谷她與易小刀有過幾面之緣,但根本談不上交情,此時她很想瀟灑地就此別過,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羅希凡的手下大概早已封鎖了機場、碼頭等地,四處追捕她了。

“算了,你還是跟我走吧。”易小刀心中一動,說。依蘭是殺手沒錯,但畢竟是個女人,深更半夜讓她一個人去哪裏?只是這樣又得費點工夫向師父和師妹解釋了。

依蘭扭頭看了易小刀一眼,大眼睛在黑暗中閃了一下,然後轉回去,緩緩點了點頭。

兩人打開車門,大步朝不遠處的小院走去。

小院亮着燈,易小刀知道沒事,放心地朝小院走去。依蘭對這個陌生的地方還是不敢大意,跟在易小刀的後面,卻不走路上,而是踩着路邊的草叢前行,這是她在叢林裏形成的習慣,爲了避免留下腳印。

易小刀心裏想着等會兒小師妹問起來應該怎麼回答,沒有注意到依蘭一直走在草叢裏,等到裏小院不到一百米了,易小刀才注意到身後悉索的聲響。

回頭一看,依蘭正低着頭匆匆跟在後面,一直走在草叢裏。

昏暗中易小刀看到一根細線閃了一下,心中急道不好,來不及招呼,猛地回身,伸手把依蘭一拉,拉到路面上,然後順勢撲下,將依蘭按倒在地上。

“呼呼呼。”三聲輕響,幾支細細的鋼針從草叢中激射而出,從易小刀的背上掠過。

依蘭被易小刀突然襲擊撲倒,條件反射地想推開易小刀,但是她才扭動了一下身子,便發現易小刀急切中雙手正緊緊地按在她的胸部上。

依蘭頓時停住,一種異樣的感覺傳遍全身,這不僅是來自身體上的刺激,更是情緒上的觸動。易小刀是覬覦她的美色,趁着夜色想發泄獸慾嗎?雖然這樣的動作太突然,也過於粗暴,但易小刀也是救過自己的,而且自己心中對他多少也有些好感,加上想到自己的身份,就算讓他發泄一番,又有什麼好故作矜持的。

這樣想着,她收回雙手,任憑易小刀壓在自己的身上。

“呼——對不起!”易小刀呼出一口氣,頓覺雙手手掌之中溫軟充實,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按在依蘭胸部,趕緊鬆開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