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女人放下了竈王爺的神像,樑精華早已不見了蹤影,她不由的發出了一陣陣冷笑、、哼、、敢和她作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熊樣、、、


正得意之時,她突然覺得自己渾身不舒服起來、、最近這幾天、、她只感覺到自己常常會腹脹、腹痛、腹瀉、、、、不由得想起了那日溫蘭那丫頭說過的螞蝗蠱、、不會吧、、、不會是真的吧、、自己真的是中了螞蝗蠱嗎、、、

不、、、第二天一定要弄個清楚、、、

次日,女人顧不得梳洗、、連忙就往溫蘭的家中跑去、、

溫蘭則正在家中閉目養神,看了看自己的養父養母那傻傻的摸樣,她就不由的想笑、、因爲沒有了三魂、、所以老溫兩口子變得傻乎乎的、、嘴角還會不時的流出口水、、、

“溫蘭,你要的東西、、我都幫你給弄來了、、、”伊雙雙將一大包子的東西丟在了地上,此時的伊雙雙還只是一道元神、、飄渺無形的的樣子、、、

“謝謝你了、、也只有你了、、幫我弄這東西纔不會被警察給查到、、、”溫蘭一邊說一邊打開包包、、裏面盡是一包一包白色顆粒裝的東西、、、

溫蘭打開一包,將白色的顆粒倒進了碗裏、、遞給了自己的養父養母、、、

“唉、你還真別說,你們人間的*毒還真是一個好東西啊、、就只要那麼一點點就可以控制一個人了、、不錯、、不錯、以前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你要不要也來點啊、、溜冰、、很爽的、、、”溫蘭邪惡的說道。

“你瘋了、、我怎麼會碰那種東西呢、、再說了、、、我是妖、、那東西對我沒多大作用的、、”伊雙雙滿臉不屑的說道。

“對了,你真打算用這些東西去控制那些人嗎、、?”

“對,只要他們敢不聽我的話,我就用這個、、以後可要辛苦你了、、雙雙、、我有的是辦法讓他們對我服服帖帖的、、看還有誰敢來和我作對、、、”

“小意思、、、只要你能夠幫我找到適合的軀體、、還有人血、、我就一定會好好照着你的、、、、”伊雙雙冰冷冰冷的說道。

咚咚咚——門被敲響了,溫蘭剛一打開、、、只見那個女人就立馬衝了進來、、、

“是你呀、、怎麼了、、、”溫蘭面無表情的上下打量着她,但是她卻沒有再說話,只是在不停的喘氣着。

“看你這個樣子,好像這幾天被折磨的很難受了吧、、、別緊張、、纔是剛剛開始而已、、以後可有的你受的呢、、、”溫蘭笑了起來。

“不、、、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還不想死、、你要什麼、、說句話、、我一定全聽你的、、只要你不殺我就好了、、、真的、、、真的、、我什麼事都聽你的、、、你就是我的老大、、、、”女人下意識的跪了下來,抱着溫蘭的大腿說道。

“哈哈哈哈、、、識時務者爲俊傑、、算你識相、、我就知道你是個不安分的、、現在你想通了就最好、、最好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樣了、、要不然我有的是辦法折磨你的呢、、、”

“是是是、、、你是我的祖宗、、是我的老大、、我一定什麼都聽你的、、、”

“那對男女有打電話給你嗎、、?”

“目前還沒有,他們只有有生意的時候纔會主動聯繫我的、、你放心、、我一定安你說的去做、、”

“那就好、、、對了、、、你身上的陰氣怎麼這麼重啊。”溫蘭疑惑的問道。 “啊——陰氣——”女人大吃一驚。

莫不是自己的把柄被她知道了、、不對啊、、她不可能會知道的。

“莫不是你碰到鬼了吧、、?”溫蘭笑着說道,要知道她現在可是在學習茅山術的,雖然不是太厲害,可是皮毛已經差不多了、、

“這、、、這、、、、”女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怎麼說。

“你放心,我是不會害你的、、、你既然都已經聽我的話了、、我自然是不會虧待你的、、需要我幫你解決掉那個小鬼嗎、、、要知道、、這被鬼纏的日子可是很難熬的喲、、、”

“真的嗎、、你真的能幫我解決掉他、、、?”女人不可置信的問道。

“廢話,難道你不想擺脫掉他了嗎?”

“是、、他是我的老公、、叫樑精華的、、我只是一時失手才殺死他的、、誰知道、、他冤魂不散的來纏着我、、、我也是沒辦法呀、、、”女人難過的說道。

溫蘭看在了眼裏,分明就覺出了她在撒謊、、這個女人的演技到也是可以啊、、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這個女人根本就沒有難過,不過,她倒是沒有急着去拆穿她、、

“是嗎、、你想讓我怎麼做啊、、讓我幫你去送他走嗎、、?”

“哎喲,這種遊魂野鬼還讓他留在人間做什麼呀、、、應該要快點消滅掉纔對啊、、免得他再去害人、、妖魔鬼怪人人喊打啊、、”女人狠心的說道。

“哦、、讓他魂飛魄散是嗎、、、你倒是個狠心腸啊、、他曾經可是你的丈夫喲、、一日夫妻百日恩吶、、你真的忍心啊、、?”溫蘭斜着眼打量着這個女人,這女人到也是個狠角色。

“對對對、、當然要收了他了、、萬一他再害了人可怎麼辦、、替天行道嘛、我也是、、、”

溫蘭點了點頭示意女人出去、、、待到門關了以後、、伊雙雙就出現了、、、

“這個女人不錯啊、、你真的想要那個鬼魂魂飛魄散嗎?”

“不、、我不會讓他魂飛魄散的、相反的、、我還想讓他去牽制那個女人呢、好讓她死心塌地的給我做事、、雙雙、能拜託你一下嗎、、我要那個小鬼、、樑精華、、、”溫蘭有了主意。

“也好、、萬一那個女人有個什麼不軌的行爲、、我們就可以把樑精華給放出來、、到時候、、非折磨死她不可、、到那時候、、可真的是一場好戲啊、、、”伊雙雙說完便出去了。

女人回到了家中、泡了一包方便麪吃了起來、、不管怎麼說、不管怎麼難受、肚子餓了還是得吃一點的,待吃飽了以後便躺在了牀上、、、

天色漸漸的黑了、、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女人睡眼惺忪的睜開了眼睛、、一看、、是那對男女其中的一個打來的、、她不由的眼前一亮、、、

喲,還真打來了啊、、呵呵、、、媽的、、都是你們、、當年居然把溫蘭這麼一個瘟神交給了自己、讓來自己轉賣、、真的是冤家路窄啊、、否則自己也不至於那麼倒黴啊、、看我不好好教訓你們、以泄我的心頭只恨。

小年輕、、、真是對不住了、、我也是被逼的、、雖然我們合作了那麼多年、、我也從中獲利了不少、不過溫蘭那個瘟神可是你們給弄來的、、你們要怪也別怪我哦、、出了什麼事就去找溫蘭吧、、是她要報復你們的、、、

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喂——什麼事啊——都那麼晚了——”

“薛阿姨、、你睡了嗎?”電話那頭是個女的。

“睡了,被你的一個電話給吵醒了、、什麼事快說、、別廢話了。”薛梅不耐煩的說道。

“是這樣子的、、我這裏有一個孩子呢、、兩三歲的樣子、、不知道有沒有人家肯要、、出來仔細談談怎麼樣啊、、我知道您認識的人多、、肯定又能馬上就出手的、、、”

“好吧、、在什麼地方、、?”薛梅眼前一亮連忙應聲道。

“在、、、、、、、”電話掛斷了,薛梅連忙打了一個電話給溫蘭。

“哦,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啊、、、”

“好——你去吧、、我馬上就過去、、仔細一點、安我說的話做、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薛梅冷冷的笑了起來,她從牀底下拉出了一個拉桿箱、、打開一看、裏面全是一疊一疊的百元大鈔、、不過只有前面的幾張和最後一張是真的、、中間的那部分可全都是冥鈔、、這是她之前按照溫蘭的吩咐準備的、、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她隨手取了幾疊塞進了揹包裏、、緊接着又塞了兩包*毒到包裏、、心裏頭一直忐忑不安、、

終於來到了目的地,是一間廢棄了的廠房、、廠房裏亮着微弱的燈、、裏面一男一女正坐在小桌上吃着酒和點心、、旁邊躺着一個小男孩、看上去有三歲左右了、、

“薛阿姨、、你來了、、、快坐啊、、、”那個年輕女孩笑着招呼薛梅坐下。

“我說、、那個孩子的年紀也太大了吧、、”薛梅皺了皺眉頭,三歲了的孩子應該有些記憶了吧、、萬一再來一個像溫蘭那一樣的掃把星可怎麼辦、、、有一個溫蘭就已經夠她麻煩的了、萬一這貨長大了又是個難纏的可怎麼是好啊、、、

“年紀大、、、不是吧、、以前五六歲的都有過啊、、您可從來都沒有嫌棄過小孩子大小的、、這是怎麼了、、我們都合作那麼多年了、、、”

“就是啊。”

“好吧、、三歲就三歲、、我留意一下、、看有沒有人家要、、說說吧、、要多少價、、?”

“薛阿姨,您眼睛毒,您覺得要多少價錢合適呢、、?”年輕女子問道。

“算了,錢的方面倒是再議好了、、、來來來、、先喝酒吃東西吧、、算是咱們合作多年、、慶祝一下、、來、、、”薛梅笑着說道,一邊用開酒器打開了幾瓶啤酒,她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不過也有一些想要灌醉他們的意思了。

“好好、、、說也是、、咱們好好喝喝、、”說完,三個人就喝了起來、、

薛梅一邊喝一邊往小男孩躺着的地方看了過去,小男孩還睡着、、大概是喝了有安眠藥的飲料之類的吧、、所以一直睡着、、

也不知過了多久,年輕男女就有些喝高了、、滿臉通紅、、整個人都暈嘟嘟的了、、站起來都顯得輕飄飄的、、站也站不穩、、

薛梅也差不多了、、她不由的看了看手機、都快十二點了,心中不由納悶起來、、這溫蘭那個瘟神怎麼還沒來、、都已經差不多了都、、

人間的某一座廢棄了的公園裏、、無數的地府警員站在了那裏、、嘴上議論個沒完、、最前頭警務長孫景陽站着、滿臉的怒氣、、

“都給老子閉嘴——”孫景陽大聲叫道。

很快,下面鴉雀無聲了——

“你們都在那裏瞎嚷嚷什麼呢、、這次帶回去的鬼犯名單都在這兒了嗎、、資料都對過了嗎、、?”

“都對過了、、警務長、、您再看一看吧、、”

“恩,很好、、、很好、、、”孫景陽用發着綠光的眼睛掃了一下、、馬上就看完了、、

“只是,警務長、、、跑了一個、、、”一聽這話,孫景陽愣了一下、、 “你們說、、跑了哪一個、、這還了得、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啊、連一個小鬼都抓不住嗎、、”

“跑了的那個、、偏偏就是索法官點名要帶回去的其中一個、、那個叫樑精華的、、警務長、、請您息怒、、都是屬下們無能、、、”一時間所有的警員都低下了頭。

“什麼——那就更加不行了、、、索法官要的、、怎麼能讓他跑了呢、、你們真是一羣飯桶、、真不知道你們生前都是怎麼當警察的、、都是怎麼當執法人員的、、生前遇到了那些窮兇極惡的歹徒、、你們都是怎麼對付他們的呀、、你們生前的那股鉚勁都到哪裏去了、、飯桶、、廢物、、、、”孫景陽指着下面的一個個破口大罵道。

下面的一個個則都默不作聲、、低着頭、、大氣也不敢出、、

“警務長、、請恕罪、、這件事並不是屬下失職無能所造成的、、實在是那個小鬼、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本來屬下們都已經抓到樑精華了,可是不知道從哪裏跑來一個多管閒事的妖怪、、把樑精華從咱們的手裏硬生生的給搶走了、、那個妖怪道行還不低呢、、屬下們抵不過她、、、所以一時的失手了、、、、”

“是啊是啊、、、屬下們無能、、、、”

“什麼、、哪裏來的妖怪膽敢插手管陰間的事情、、她活膩了不成、、媽的、、來呀、、跟老子去會一會那個妖怪、老子倒是不信了、、她膽敢和地府作對、、老子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貨色呢、、、”孫景陽徹底的火了,哪來的不知死活的小妖、、居然膽敢在太歲的頭上動土、、活的不耐煩了嗎、、敢和地府作對、、也要看你有幾斤幾兩才行。

廢棄的廠房裏、、三個人正滿臉通紅的聊着天、、就在這時,薛梅大聲笑了起來、、把個年輕男女都搞得莫名其妙起來。

“薛阿姨,您笑什麼呀、、這又是什麼好笑的啊?”

“哈哈哈哈、、我不笑什麼、、我笑的是你們兩個啊。”

“你笑我們什麼呀、、真是、、?”

“我笑你們不知死活啊、、哈哈哈哈、、都死到臨頭了、、哈哈哈哈、、、、、”薛梅陰險的笑了起來。

“你說什麼、、把話說清楚、、、?”

“難道不是嗎、、你們這些造孽的人吶、、難道不是死到臨頭了嗎、哈哈哈哈、、都是你們這兩個掃把星、、給老孃帶來了一個這麼大的麻煩、、讓老孃我來活受罪、、老孃我還沒扒了你們的皮呢。”薛梅說完上前就給了年輕男女幾個耳刮子。

把他們打的嘴角都流血了還不爲過、薛梅力氣超大、、幾乎是把這幾天所受的窩囊氣都灑在他們身上了、也是啊、、、當年溫蘭這個瘟神就是他們兩個給弄來的、、聽說還砍死了一個大肚婆呢、、、

“薛阿姨、、、你、、這是、幹什麼呀、、好端端的、、、、”

“是啊、、、你打我們、、、”

“老孃我打的就是你們、、、”廠房的門被推開了、、溫蘭走了進來、、手上還拿着一個鐵鍬、、

“她來了、、、”看到溫蘭來了,薛梅嘴角揚起了神祕的微笑。

“誰、、誰來了、、、啊、、、、她是、、、?”男女頓時愣住了。

“我是誰啊、、我就是當年你們帶到這兒來的那個小丫頭呀、、、我叫田夕、、你們還好嗎、、我可是找你們找的好苦呀、、你們可真是讓我一頓好找呢、、哈哈哈、、、”溫蘭笑的很邪。

“你是、、、、?”他們帶來的孩子很多,還真不記得溫蘭是誰了呢。

“你們還記得嗎、、當年你們帶我來的時候、、好像還砍死了一個孕婦、、對嗎、、呵呵、、不妨告訴你們、、那個孕婦就是我的親媽啊、、你們不記得了嗎、、?”溫蘭說到了這裏,把個年輕男女一愣、、記憶中的確是砍死過一個孕婦、、好像是因爲那個孕婦死死的抓着一個小女孩的手不放、、他們才下的狠手、因爲那場面特別的血腥、、所以他們記憶特別深刻。

難不成那麼小女孩就是、、、、一時間,他們都嚇了一大跳。

“哈哈哈、、、怎麼的,想起什麼來了嗎、、我就是那個小女孩呀、、哈哈哈、、、你們這兩個殺千刀的、、老孃真是費了不少功夫啊、、薛姨、、您說是不是呀、?”溫蘭看了一眼那對年輕男女,只見那對年輕男女早已是嚇得魂都要沒了,不過還是很快就緩了過來。

他們緩緩站了起來,面無表情,怕什麼呀、、他們兩個人、、還怕這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做什麼、哼、、鹿死誰手都還不知道呢、、、

不過,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因爲這次要發生的事情彷彿沒有那麼簡單啊、、不止薛老太婆站在溫蘭那一邊、、天空中還有一道藍光在莫名其妙的閃動着、、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

“雙雙、、他們都在看着你呢、、你也現個身要不、、?”溫蘭笑着衝伊雙雙說道。

“哈哈哈、、不必了、、他們哪值得我現身暴露身份呀、、你只要找到我要的人血就夠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喝人血了、、越是新鮮越是年輕的就好、、我只有喝到新鮮的人血、、才能功力大增、、我才能爲我死去的那些徒子徒孫報仇雪恨、、啊、、哈哈哈哈、、、、、”伊雙雙癲狂的叫了起來。

“啊——”一時間,把那對年輕男女給嚇得直哆嗦不已,就連那個薛梅也怔住了。

天哪,這是什麼東西啊、、、

“哈哈哈、、、雙雙別嚇着他們了、、你們一定是想不到吧、、我會和異類合作、、爲了替自己的母親報仇、我不惜和妖魔鬼怪合作、、你們知道被活活砍死是什麼樣的滋味嗎、、啊、、呵呵、、、”溫蘭痛苦的臉龐已經扭曲到變形了。

“不過,你們也不要着急、你們很快也會像那對老不死的老夫妻一樣了、、你們都一樣、都是罪人、、哈哈哈、、都該死、、該死、、、”

“你說什麼、、你是說老溫夫妻兩個、、?”薛梅震驚了,溫蘭這個瘟神難道真的對自己的養父養母動手了嗎、、、

這傢伙真的就是翻臉不認人的嗎、、好歹也是養育了二十多年的啊、、說翻臉就翻臉嗎、、一點情面和養育之恩都不顧了嗎、、

看來是自己真的低估了這個丫頭了、、也太狠了這、、

“你連自己的養父養母都沒有放過嗎、、?”薛梅問了一句。

“對、、要不是因爲有他們、、怎麼會有你們這種人的存在呢、、不是嗎、、?”

“溫蘭、、我覺得我們還是先行走吧、我覺得今晚有些不對勁啊、、彷彿有不好事情要發生、、、”伊雙雙彷彿察覺到了什麼,覺得不妙。

“怎麼了,雙雙、、難不成你察覺到有陰陽世家的人在這附近不成、、?”溫蘭疑惑的問道。

“不是、、自從我從那些鬼差的手裏頭放走了樑精華的鬼魂以後,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一般、、我是擔心、那幫鬼差會來找我們、、、我看今晚會、、、?”

“什麼——”薛梅一聽這話頓時呆住了。

樑精華的鬼魂、、鬼差、、、、

“蘭蘭,你是知道的、、陰間、、我們惹不起、所以不能去招惹的、但是躲得起、、這次的事情我們搞大了、、絕對不行的、、一旦開罪了陰曹地府、、不但整個人間都會死傷無數、、對我們也會是大難臨頭的、、我們要做準備纔是啊。”

頓時,現場一片安靜。 伊雙雙可不是傻子,她都已經這樣做了,那就是擺明了跟陰間對着幹了,膽敢從陰間的手裏明目張膽的搶人、、擺明了就是跟陰間作對的、、她是不可能得罪陰間的、、也不敢、、

此時的她只要一想起那龐大的陰間組織就會不由地直打寒顫啊、、整個妖界都是不可能鬥得過冥界的、、要知道陰間不但難對付、而且還十分的難纏、、、、

話剛說完,一陣陰冷的風就吹了進來、、將那對年輕男女一瞬間就放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那個薛梅早已嚇破了膽、她連忙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躲了起來、、溫蘭也早先躲了起來、、、

“哈哈哈、、是哪一個不知好歹的小妖精、、居然敢和我們來搶樑精華、、膽子不小啊、、居然敢和地府作對、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識相的趕快滾出來、、順便把樑精華的鬼魂也交出來、我們就可以既往不咎了哦、、、”爲首的孫景陽冷冰冰的說道,身後跟着一大羣地府的警員。

頓時,周圍的溫度就降到了極點、、彷彿就像走進了冰窖一樣、、把薛梅凍得是直打噴嚏、她顫抖着露出了頭看了看、、不由嚇得又將頭給縮了回去。溫蘭則沒有理會薛梅而是繼續看着外面。

伊雙雙瞬間就現了身、、一隻巨大的螞蟻出現在了眼前、、薛梅躲在暗處一看這副情景嚇得當場就暈了過去、口吐白沫、、

“哼——我當以爲是什麼東西呢、、原來是隻不起眼的螞蟻精啊、、好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快將樑精華給我交出來、、繞你不死、、、”孫景陽滿臉不屑的說道。

“哈哈哈哈、、、孫景陽、、別來無恙啊、、、樑精華的鬼魂在我的手裏、、你們有本事就來拿好了呀、、少說那些有的沒得了、、、”伊雙雙變回了人身、、只是有些模糊、、看不清楚摸樣。

“喲,口氣到不小啊、、好、、老子我就不客氣了、、、”

“來呀、、操傢伙、、、、”

“是、、、、、、”

一瞬間,所有的警員都操出了警棍惡狠狠的逼了過去、、周圍狂風大作、、周圍的東西全都在空中四處飄蕩起來、、溫蘭嚇得連忙將薛梅的身子扶了起來,擋在了自己的前面。

伊雙雙連忙發動了功力攻了過去、、一瞬間電光四射、、所有的東西都鋪天蓋地的亂飛起來、、紛紛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陰間世界——法官辦公室裏,法官索廉怒氣衝衝的看着這一幕、、、

“豈有此理,這個孫景陽真的是越來越沒用了、、這點事情都辦不好、、來呀、給我吩咐下去、、讓黑無常帶領牛頭馬面去陽間、、務必要給我抓回樑精華、、那個樑精華可是我點了名要的、、任何人都休想要從中作梗、、告訴黑無常、、不要客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敢和地府作對、、他媽的、、活膩了、、、”法官索廉怒氣衝衝的說道。

“是——屬下明白了、、”助手連忙應聲下去了。

黑無常接到了索法官的命令,不敢怠慢,連忙整頓牛頭馬面出發了、、、

陽間的廢舊倉庫裏、、、、黑無常出現了、、身後跟着一大堆的牛頭馬面、、、可把個孫景陽他們給嚇了一跳呢、、就連伊雙雙都始料未及、、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次的事情會讓陰間這麼大動干戈、、黑無常也來了、、這下麻煩了、、、

溫蘭依舊躲着大氣也不敢出、、、

“哼、、孫景陽、、、你真是他媽的沒用啊、、居然還要我親自出馬、、呵呵、、、、”黑無常毫不客氣的說道。

“哪裏啊、、黑哥、、這次的事還要麻煩你了、、我真是過意不去啊、、、、”

孫景陽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裏面卻是很沒有面子的、、這證明了自己在那些上司領導們的心裏面是個辦事無能的了、、一時間,他心裏的恨意就更加多了、、這都要怪這隻螞蟻精、、要是這隻螞蟻精不除、、就難消他的心頭之恨、、

這隻螞蟻精讓他丟盡了面子、、他不由得咬牙切齒起來、、

如今還要被黑無常這個職位只比他高出那麼一點點的給嘲笑了去、、但是,他再怎麼樣表面功夫還是要做足了的、、、

“今天可要辛苦黑哥了哦、、改天我請黑哥喝茶哦、、、”孫景陽嬉皮笑臉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好、、、、”黑無常陰狠的說道。

“哼——好你個小妖、、居然膽敢插手我們地府的事情、、真是不知死活啊、、趕快把樑精華交出來、、否則的話、、就別怪老子我不客氣了、、、”黑無常話音剛落,只見牛頭馬面們已經大手一揮、、無數跟鎖魂鏈條從四面八方竄了過來、、鎖魂鏈的尖端乃是鋒利無比的鋼刀和針刺、一旦被扎進了肉體、不但是痛苦無比,而且還會越纏越緊,根本就無法掙脫。乃是地府裏所有遊魂野鬼最後怕的東西了、、、

只見鎖魂鏈直直的向伊雙雙刺了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