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奇則就是詭計了,從海上出擊的軍隊便是詭計的一部分,會打北狄人一個措手不及。


觀察了一陣北狄營寨的布置,常威和墨羽巡視了一遍城牆,尤其是老城牆之外的棱堡式外牆。

這些外牆在北伐戰事結束的時候便建成了。

三角狀的外牆凸出老城牆二十米。

外牆兩側鑄有炮台,上面的火炮向兩側瞄準,讓整個外牆沒有一點射擊死角,能夠攻擊任何方向的敵人。

戰事打響之後,士兵們進駐外牆,配合火炮一起殺傷敵兵。

「殿下說這堵外牆花了不少銀子,這次就讓北狄人嘗嘗棱堡式外牆的厲害。」從東到西走了一遍,常威冷冷一笑。

墨羽臉上始終掛著淡然的笑容。

如此棱堡外牆再結合王府親軍的火器。

即便他只有三萬人,也自信能擋得住北狄大軍。

六萬人簡直就是綽綽有餘了。

又去城內軍營巡視了一圈,常威召集將領討論了下戰事中需要注意的事項。

比如在敵人攻城的時候怎麼利用棱堡外牆進攻攀爬城牆的敵人以及如何防備夜間偷襲等等。

隔日。

天色蒙蒙亮,常威便被墨羽叫了起來。

北狄人正式攻城了。

來到城牆上,常威發現北狄營帳中不斷有士兵湧出來。

這些士兵排成稀鬆的隊形,在距離燕關五百米的位置停下。

然後挖掘泥土,利用沙袋構建一道道土牆。

在土牆每隔五米的位置還留下一個豁口。

通過望遠鏡目睹這一切,常威眉頭皺了起來,「北狄的炮兵是被他們打怕了,還是受到了指點。」

由於王府親軍的火炮對北狄的火炮擁有距離優勢。

他們在構築火炮陣地的時候,只需找到適合的地方,把火炮拉過去就行了。

但是在軍事學堂上,燕王也講過火炮對敵方沒有優勢的情況下如何構築火炮陣地。

這就是利用沙袋之類的東西建立臨時土牆,把火炮和炮兵保護在土牆內,只在炮口位置留下空間用於射擊。

很顯然,北狄當下就在這樣干。

「只怕是受到了指點,殿下說過,北狄有個羅斯國的傳教士。」墨羽說道,「你看他們的動作很熟練。」

常威繼續觀察。

在東面構建炮兵陣地的時候,北狄在西面也構築了炮兵陣地。

一個時辰后,北狄士兵將火炮從營寨中拉出來,陸續進入炮兵陣地。

「唐慶,能摧毀他們的炮兵陣地嗎?」常威將炮兵校尉唐慶叫了過來。

唐慶身為炮兵將領,自然第一時間便注意到敵方炮兵的舉動,他道:「能是能,不過麻煩了許多。」

北狄構建的炮兵陣地等於給赤身士兵穿上盔甲。

雖然同樣可以殺死對方,但耗費的時間和彈藥會增加不少。

如此一來,他們的士兵遭受敵人炮擊的時間會更長。

常威同墨羽對視一眼。

北狄在火炮運用方面在進步。

不過,雖然對北狄新的戰術有些驚訝。

但他們卻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正如唐慶說的一樣,麻煩點,但也能解決。

王府親軍的火炮在威力和射程上超出他們太多。

五百米內的較量,雙方火炮力量的差距猶如成年人和十歲的孩子。

只是,對他來說,這不是一個很好的信號。

北狄連火炮的鑄炮之法都能交給勢族。

會不會以後也把戰場上運用火器的經驗分享給勢族?

若是如此,大頌未來的內亂只怕將更殘酷。

「轟轟轟……」

二人正想著,忽然北狄的炮兵陣地冒出陣陣火光和濃煙。

黑色的炮彈如同雨點般飛向了棱堡外牆。

「躲避!」

北狄炮擊的瞬間,城牆上的將領立刻高喝。

士兵們立刻躲在了牆垛後面。

「咚咚咚……」沉重的炮彈擊中棱堡外牆發出陣陣悶響。

但炮彈只在牆體表面留下淺淺的凹痕,便落在地上。

北狄火炮的射程只有八九百米,有效射程也就五百米。

這個距離,北狄的火炮的炮彈威力已經不是很大,無法對混凝土鑄造的棱堡外牆造成什麼損壞。

甚至是棱堡外牆上牆垛,也能承受住炮彈的攻擊,而不像磚牆一樣,會被炮彈轟倒。

一輪炮擊下來,城牆上沒有士兵傷亡。

將士們站起來,臉上的信心更足了。

在北狄火炮攻擊燕關的時候,營寨中的北狄兵動了。

雲梯,撞車,攻城車等攻城器械陸續從營寨出來。

北狄士兵推著攻城器械不斷向燕關移動。

「唐慶,解決他們的火炮。」常威下令,「再抽出部分火炮轟了他們的攻城器械。」

北狄炮兵們顯然是在掩護步兵攻城。

在常威給唐慶下令的當口,墨羽在讓將士按照每日演練的一樣,進入自己的位置。

炮兵就位,握著線膛槍的士兵也紛紛進入正面城牆以及突出的棱堡城牆。

在他們的位置,碎石,滾木,火油都提前準備好了,防禦物資充足。

「轟轟轟……」又一陣炮聲響徹雲霄。

這次是王府親軍的炮兵。

他們分工明確,一部分進攻東面的北狄炮兵陣地,一面進攻西面的北狄炮兵陣地,還有一部對著正面的攻城器械,猛烈轟擊。

這次北狄帶來的火炮足有三百六十門。

而燕關上只有二百七十二門火炮。

但這二百七十門火炮俱都是經過膛削的改良火炮。

當這些火炮炮彈飛向北狄炮兵陣地之後,頓時砸起陣陣煙塵。

一枚炮彈正中了北狄火炮正面的沙袋,直接將沙袋掀翻,炮彈余勢不減,直接擊中北狄炮兵。

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慘叫,北狄炮兵整個人倒飛出去,落在地上胸口深深凹陷下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西餐廳的一個封閉的包房裡,段璟澤獨自等待著什麼人,晚上七點剛過,一位身穿酒紅色風衣,短髮幹練的女人進了包房,她眉頭一皺瞥向段璟澤,開門見山的道:「段經理今天約我出來,有何貴幹?」

段璟澤暗自打量這個氣勢洶洶的短髮女人,她就是孟凡艷本人了。

「孟總監果然直爽,先吃點東西吧,這裡的牛排還不錯。」段璟澤笑著起身相迎。

「我不喜歡吃西餐,如果沒事我先走了。」孟凡艷並沒有給段璟澤半點面子,轉身要走。

「孟總監,請留步,我們有什麼過結嗎?」段璟澤急忙道。

「今天我們是第一次交談,談何過結。」孟凡艷停住腳本,轉身反問道。

「那是不是因為某些緣故,或者某些人對我有偏見?」段璟澤意有所指的道,以她對自己極不友好的態度看來,她可能是對段錦榮的意見大而遷怒於他。

「呵,我哪敢對總裁的兒子有成見,不想混了嗎?」孟總監冷笑道。

「我是我,他是他,希望你不要帶著有色眼鏡看我,我跟他是完全不同的人。」段璟澤為自己辯解道。

孟凡艷這才坐下來,卻帶著幾分不耐煩的語氣道:「到底找我什麼事?」

「我想跟你打聽個人,咱們公司最近是不是簽個年輕藝人,叫季詩涵。」

孟總監聞言微微皺眉,若有所思的道:「抱歉,恕我不能奉告。」

「為什麼?」

「你問的問題可能會涉及合同的保密條款,在時機未達到前,不能跟任何人透露。」孟凡艷公式化的回道。

「我是公司的副總也不行?」

「不行。」孟凡艷斷然拒絕。

段璟澤很少遇到這麼不好打交道的人,不自覺的嘆了口氣,但對方的言辭及表情都透露著她是知情的,不然直接說不知道就好,為何偏偏提到合同的保密條款。

段璟澤沉吟著道:「其實季詩涵告訴我她簽約的事,我想知道公司對她的規劃,什麼時候安排出道,不知孟總監可否告知?」段璟澤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

「你為什麼不直接問總裁?」孟凡艷有些譏諷的語氣反問。

「她是段錦榮全權安排的?」

孟凡艷有些驚訝,段錦榮的兒子竟然在她面前直呼老子的名字,難道他們父子之間也有什麼矛盾不成。

「孟總監,不瞞你說,我早就看不慣段錦榮的為人處世,但我的能力有限,其他人我管不了,季詩涵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前段時間她家裡出事,段錦榮資助了她,之後簽約了,我是最近才知道的,總覺得會有貓膩,擔心她被騙。」段璟澤直言不諱道。

「你難道不相信你的父親?」

「他的為人我不想評價,但我很怕我的朋友會成為另一個陳文文。」

聽聞這個名字孟凡艷表情瞬間凝固,陳文文是孟凡艷帶的第一個藝人,兩人親同姐妹,感情極深。只可惜當年那件事自己沒能保護她,以至她受了傷害退出娛樂圈,這些年一直耿耿於懷,如果不是為了Alan,她才不會繼續呆在這裡,跟段錦榮和圈子裡的那些壞人為伍呢,也因為有了那次全網黑的經歷,讓她低調不再多管閑事,只做自己分內的事,只是想起陳文文,還是意難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