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太陰星君則毫無憐憫,只冷冷盯著文淑先生。


太陰星君以為,文淑先生身為一個人,在絕大多數時候都恪守本分,盡了她做人的職責。她唯一的錯,就是沒有自知之明。

人類女子,一生的悲歡命運,總視乎於她嫁了誰。但女子要是嫁了她配不上的人,就會造成德不配位的情況,反而會引起這女子的苦難。

在太陰星君眼裡,文淑先生就是嫁給了一個她配不上的人。

巫旅 所以,無論是文淑先生的喪子之痛,還是文淑先生接下來要面臨的死亡命運,都是因她德不配位造成的。太陰星君不過是看不過她的德不配位,所以出手,把世間運行的軌道撥回至公正的道路上。

太陰星君不禁微笑起來,這笑很媚,也很冷冽。

文淑先生跪了下來,她眼中留下行行清淚。她看懂了太陰星君的眼神,也看懂了太陰星君的笑。

這時候,神與人的差距變得明顯。

太陰星君揮一揮衣袖,文淑先生的軀體便散去了,彷彿一滴水,滴入了水中。

文淑先生死了。

方才一時衝動,太陰星君殺了文淑先生。她開始憂慮,要是杜郵先生髮現文淑先生不在,會不會到處去找她?杜郵要出了什麼事,這可與太陰星君殺人的初衷相悖。

太陰星君殺了人,可她並不擔心自己會受仙界制裁。因為她已一掌,將文淑先生的形體銷散了。沒人會發現是她殺的,甚至沒人會發現文淑先生死了。若是仙界堅持向太陰星君問罪,太陰星君完全可以逼問他們:你們有證據嗎?

沒有證據,仙界就不能殺她,也沒法殺她。何況,為了區區一個人類女子,問罪太陰星君——若換了玉衡星君倒也罷了,太陰星君可是執掌太陰府的正神。為此和神界交惡,有必要嗎?

突然,太陰星君想到了一個新遊戲。

太陰星君施展諸方變幻之術,搖身變作了文淑先生的模樣。

她摸索進房間。杜郵先生穿著裡衣,一隻手臂橫過半張床,還保持在臂枕的狀態。

太陰星君躺了上去,把頭枕在杜郵先生的手臂上,嘴角又泛起一絲嬌羞的微笑。

……

項司雨原本睡下了,可她突然驚醒,就像做了一個被遺忘的噩夢。

她再嘗試著睡下,卻發覺自己輾轉反側,無論如何也睡不下去。

項司雨想著,乾脆坐了起來,點了燈,坐在書桌前,繼續溫習蕭鳳飛教的土行術法。

項司雨心裡隱約有些不安,她總覺得自己應該儘快掌握土行術法。不然……不然或許會錯過什麼重要的東西。

這時,窗外傳來烏鴉的叫聲。

項司雨想起那名叫夜咫鴉的妖,不禁放下筆記,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了。

開窗時,項司雨看到了一根黑色的羽毛。這羽毛正在她的窗前飄舞。

這羽毛雖然黑,但黑中帶著妖艷的火紅。項司雨不禁抓住了羽毛,想要看個究竟。

就在項司雨抓住羽毛的片刻,羽毛變成了火紅,隨後燒起了火。項司雨下意識鬆手,只見燃燒的火焰在天空中延展成幾段小字,就像在空中鋪展開的捲軸,火焰是捲軸的墨水。

項司雨看了看,也不覺吃驚。這是運使土行術法的心得訣竅!

項司雨立刻拿出紙筆,把內容全數抄寫下來。項司雨不管這術法能不能供她使用,但這是其他人運使術法的心得訣竅,就算她不能用,也能從中有所收穫。

項司雨抄寫完的那一刻,火焰也完全消散了。項司雨看了看手上的紙稿,向天證傳音,詢問是怎麼回事。

天證回復:「不清楚,但不是夜咫鴉給你傳的。」

「那我要按照紙稿上寫的練習嗎?」

天證回復:「不要!來歷不明的東西,你也不怕練了之後走火入魔。」

項司雨聞言,不再問了。可她多看了手稿幾眼,她覺得手稿上說得,比蕭鳳飛說得要通透。 一連七天過去了,項司雨把除了上課修鍊之外不多的業餘時間都花在土行術法上。蕭鳳飛教的認真,項司雨學得用心。七天後,項司雨堪堪能在劍中融入土行術法。

為試效果,項司雨又找林紅雪幫忙試了試招。

林紅雪將水箭射向項司雨,項司雨劍藏土象,迎著箭頭一揮。水融入土中,泥點隨著劍鋒揮濺。

項司雨的土行術法練得差不多了,可她不由自主想起了那日抄寫下來的手稿。

項司雨把手稿從衣兜的乾坤陣中拿了出來,她又把手稿看了一遍,猶豫著要不要習練。

猶豫良久,項司雨還是放棄了,把手稿塞回乾坤陣里。

世子萬福:夫人又悔婚了 這手稿的確來歷不明,應多加小心,天底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項司雨想是這樣想的,可心裡,還是有些騷動。

項司雨趕忙把這個念頭趕出了腦海,轉而想起杜郵先生和文淑先生。

他們兩人已經回鄉修養一段時日了,不知文淑先生身體恢復得怎麼樣?

項司雨想著,希望文淑先生心情能舒展一些。

一想到杜郵文淑夫婦,項司雨倒覺得一件事挺怪的。

那天,為打探太陰星君的消息,尹斯年在路過杜郵先生府邸時特意去拜訪了。結果,太陰星君不在杜郵先生府上。

尹斯年立刻到絳雪閣,將這一消息告訴項司雨。

穿成渣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尹斯年怕,太陰星君是想像上回玉衡星君那樣,等項司雨一出蘭陵學館,就搞個江上伏擊。

項司雨倒覺得尹斯年想太多了,太陰星君頭腦比較簡單,不會想得這麼複雜。她八成是覺得哪裡好玩,又到哪兒晃悠去了。

幸好太陰星君天性好玩,又輕敵小覷了項司雨,這才使項司雨可以抓緊時間,針對太陰星君的功體特性做突破,練就剋制她的術法。

第八天下午,教導通知項司雨所在的班級:杜郵先生回來了,請大家明天帶好文賦方面的講義。

楚天秋關切地問:「那文淑先生呢?」

教導說:「文淑先生身體尚未康復,還得修養七天左右。」

……

放課後,項司雨提著禮物,前去杜郵先生府上看望。項司雨敲了敲門,開門的是「文淑先生」。「文淑先生」見項司雨,說:「小……小師叔,你怎麼來了?」

「文淑先生」這聲「小師叔」叫的很是拗口,項司雨沒有起疑。

項司雨說:「聽聞先生已經回家,便略備薄禮,過來看看先生。」

「文淑先生」笑著說:「小師叔客氣了,快請進來。」

「文淑先生」打開門,把項司雨請進來。隨後健步如飛的把項司雨引到正堂待客。

項司雨覺得奇怪,以往她帶著禮物來拜訪,文淑先生一定會搶著把禮物接過去,兩人還得在門口好好客套一番。怎麼今天,文淑先生如此乾脆利落?

何況,項司雨觀「文淑先生」步伐,靈活矯健,就差飛起來跳起來了。別說文淑先生身子不適,就算文淑先生身子好的時候,走路也是蓮步輕趨,哪有如此爽落?

項司雨覺得奇怪。

兩人在正堂坐下,項司雨又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

文淑先生待客禮儀一向完美得無可挑剔,怎麼今天連茶水都不給倒了?

「文淑先生」似乎也想起這一茬來,趕忙小跑著,到了耳房,給項司雨端了茶水進來。

項司雨見狀,默然無語,她伸手摸了摸「文淑先生」送上來的茶盞——涼的。

「……」

項司雨打量著文淑先生,覺得她模樣也不對了。文淑先生妝容一向素雅,不會塗這麼艷麗的口脂。

項司雨開口,說:「先生,昨天,我和穎淑先生聊了聊,我們都覺得,上回詩會編成的詩集,應該請先生題一首在上頭。不知先生可願賞臉?」

「文淑先生」一驚,趕忙推說:「我身子不好,沒有精力去想這個。」

項司雨說:「知道先生身體不爽,我請先生提的,是樂府舊題,叫做《春江花月夜》。還請先生從肚子里翻出幾首存貨來,我們編進去就行了。把詩湊成一百零八首,也算合天數。」

「文淑先生」拚命搖頭,說:「我……我真的沒有吟詩作賦的精神,你們另請高明吧。」

項司雨眉頭極輕微地皺了皺,但是不顯,沒有讓「文淑先生」瞧出來。

項司雨又和「文淑先生」聊了聊,越是聊天,項司雨疑心越重。再稍晚些,杜郵先生也回來了。

杜郵先生回房,一見項司雨,神情很是怪異。項司雨也看著杜郵,一邊打量著他,一邊思慮不已。

「文淑先生」說:「你們怎麼了?怎麼都這副神情?」

項司雨搖頭,說:「沒什麼。只是聽說,明天杜郵先生要考課,所以有些緊張。請文淑先生莫怪。」

「文淑先生」說:「是這樣啊。」

杜郵先生說:「天快黑了,小師叔一名女子,不宜久留,還請回去吧。」

「好,告辭。」

杜郵先生說:「我送小師叔到門外。」

項司雨走在前,杜郵先生跟在後面。兩人一齊出了大門。

杜郵先生開口了,可他嘴剛張開,剛剛說了一個「小」字,項司雨立刻打斷: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杜郵先生,『文淑先生』還在屋裡等著你,她身體剛好,別讓她久等了。我還得回去溫習先生布置的功課,能明日考核完再請先生指點功課。」

杜郵先生點點頭,他明白了項司雨的言外之意。

……

翌日,杜郵先生上完文賦課後,項司雨在絳雪閣里招待他喝茶。在蘭陵學館里,太陰星君進不來,杜郵先生這才放鬆下來。可他放鬆時,眉宇皺得緊緊地,面上是化不開的愁雲。

項司雨說:「先生別太擔心,文淑先生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杜郵先生說:「已經八天了,就算她沒什麼事,我也擔心。她要是生病了怎麼辦?」

項司雨嘆了口氣,說:「杜郵先生,如今當務之急,是先和太陰星君周旋,想辦法從她口中打探出文淑先生的下落。至於處理太陰星君,這本就是我的事情,先生不必為此憂慮。」

項司雨猜測,太陰星君敢幻化成文淑先生的樣子,八成,文淑先生已經死了,但項司雨沒敢說。身為文淑先生的學生兼朋友,項司雨還是抱著一分僥倖。

杜郵先生站在窗前,看著窗外的木棉樹,沉默不語。他心裡大約也有數。除卻僥倖,他還比項司雨多了一份難以置信的心緒。 一連七天過去了,項司雨把除了上課修鍊之外不多的業餘時間都花在土行術法上。蕭鳳飛教的認真,項司雨學得用心。七天後,項司雨堪堪能在劍中融入土行術法。

為試效果,項司雨又找林紅雪幫忙試了試招。

林紅雪將水箭射向項司雨,項司雨劍藏土象,迎著箭頭一揮。水融入土中,泥點隨著劍鋒揮濺。

項司雨的土行術法練得差不多了,可她不由自主想起了那日抄寫下來的手稿。

項司雨把手稿從衣兜的乾坤陣中拿了出來,她又把手稿看了一遍,猶豫著要不要習練。

猶豫良久,項司雨還是放棄了,把手稿塞回乾坤陣里。

這手稿的確來歷不明,應多加小心,天底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

項司雨想是這樣想的,可心裡,還是有些騷動。

項司雨趕忙把這個念頭趕出了腦海,轉而想起杜郵先生和文淑先生。

他們兩人已經回鄉修養一段時日了,不知文淑先生身體恢復得怎麼樣?

項司雨想著,希望文淑先生心情能舒展一些。

一想到杜郵文淑夫婦,項司雨倒覺得一件事挺怪的。

那天,為打探太陰星君的消息,尹斯年在路過杜郵先生府邸時特意去拜訪了。結果,太陰星君不在杜郵先生府上。

尹斯年立刻到絳雪閣,將這一消息告訴項司雨。

尹斯年怕,太陰星君是想像上回玉衡星君那樣,等項司雨一出蘭陵學館,就搞個江上伏擊。

項司雨倒覺得尹斯年想太多了,太陰星君頭腦比較簡單,不會想得這麼複雜。她八成是覺得哪裡好玩,又到哪兒晃悠去了。

幸好太陰星君天性好玩,又輕敵小覷了項司雨,這才使項司雨可以抓緊時間,針對太陰星君的功體特性做突破,練就剋制她的術法。

第八天下午,教導通知項司雨所在的班級:杜郵先生回來了,請大家明天帶好文賦方面的講義。

楚天秋關切地問:「那文淑先生呢?」

教導說:「文淑先生身體尚未康復,還得修養七天左右。」

……

放課後,項司雨提著禮物,前去杜郵先生府上看望。項司雨敲了敲門,開門的是「文淑先生」。 驚天絕寵,蠻妃獵冷王 「文淑先生」見項司雨,說:「小……小師叔,你怎麼來了?」

「文淑先生」這聲「小師叔」叫的很是拗口,項司雨沒有起疑。

項司雨說:「聽聞先生已經回家,便略備薄禮,過來看看先生。」

「文淑先生」笑著說:「小師叔客氣了,快請進來。」

「文淑先生」打開門,把項司雨請進來。隨後健步如飛的把項司雨引到正堂待客。

項司雨覺得奇怪,以往她帶著禮物來拜訪,文淑先生一定會搶著把禮物接過去,兩人還得在門口好好客套一番。怎麼今天,文淑先生如此乾脆利落?

何況,項司雨觀「文淑先生」步伐,靈活矯健,就差飛起來跳起來了。別說文淑先生身子不適,就算文淑先生身子好的時候,走路也是蓮步輕趨,哪有如此爽落?

項司雨覺得奇怪。

兩人在正堂坐下,項司雨又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

文淑先生待客禮儀一向完美得無可挑剔,怎麼今天連茶水都不給倒了?

「文淑先生」似乎也想起這一茬來,趕忙小跑著,到了耳房,給項司雨端了茶水進來。

項司雨見狀,默然無語,她伸手摸了摸「文淑先生」送上來的茶盞——涼的。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