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太子出手了,鴻運神拳帶動國運,浩浩湯湯如江河如海,絲絲氣勁環環相扣,化為九條神龍互相咬合,


龍鱗、龍甲、龍爪、龍身、龍靈,

純情小子俏校花 ,充滿著爆發性力量的張力,充斥著無人能及的驕傲與威嚴,這,就是天子的威榮,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君王,是權力的極致,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破破破破破,」太子腕動、肩抖、緊腹、踏空,連道五個破字,字字都是金口玉言,在他的口中,言語就是法旨,言語就是號令,言語就是璽印,

巨大的劍氣與太子的拳氣接觸了,它們在相互擠壓、碰撞、摩擦、撕裂,

這整片天空都為之撼動了起來,空間裂縫真正的被撕裂了出來,隱約可見黑色的閃電一閃而過,輕輕一撫大地,立即就少了一大塊地基,比武場已經被徹底吞噬了,

這才是真正高手的對決,這才是明源境界的對拼,

現在哪裡還有人敢看熱鬧,哪裡還有人敢出來管這種場面,那是在找死,

「這才是真正的對拼啊,我修鍊到虛勁境界的時候,就以為自己是有數的高手了,可以傲視同輩所有人,那時心裡還在得意洋洋,心想不過如此,但是修鍊到真元境界的時候,發現眼界一下子被開拓了,但是依舊認為自己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不過此時比起這種力量來說,真是太小兒科了,不知當我到了明源境界的時候,又將會看到怎樣廣闊的天地,」

心裡這樣想的石昊不禁看呆了,

「媽的,早知道老子就不來這地方了,一個個全他媽是怪物,比我還怪物,」在沒人注意的時刻,九極暗罵了一句,更是小心的不把目光放在太子和白依夜兩人的決鬥上,然後開始向後挪動,戰鬥中的二人對於任何目光都有著皮膚觸摸一般的感受,他可不想被這兩人給當成貨物一樣瓜分,

「這次回去后,我一定要更多,更多的汲取力量,什麼狗屁高手,什麼太子殿下,全部都要跪舔我的鞋底,然後我會把鞋底在他們的臉上狠狠地、狠狠地給踩下去,」

九極陰狠的目光掃了一眼周圍,逐漸的後退,為了不讓所有人注意到,甚至他用特殊功法將自身顏色變成周圍的顏色,如同變色龍一般在天幕上爬動,

不過這個時候,卻是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了起來,是一種充滿著玩味以及調笑意味但是卻是異常冰冷的口吻,

「你想去哪兒啊,」


ps:如果有朋友看到這裡的話,那我先說一聲抱歉了,非常抱歉停更這麼長時間,因為輕狂是個學生,學的也是一個比較累的專業,每天晚上累的回到宿舍里都不想動了,更別說碼字了,不過自己挖的坑說過的話就是要填上的,這一點輕狂是不會變的,最後再說一次,抱歉了, 這一道聲音,不是白依夜,不是太子,同樣也不是石昊,亦不是一旁火速趕來的大師兄力王,而是早早就看上熱鬧的魔雲天,

他一步跨出,阻在九極身後,饒有興趣看著九極現在的表情,那是一張充斥著怨恨、惡毒、折磨、破壞等等複雜yuwang的臉,九極的眼睛被勾成危險的弧度,宛若針扎的目光直刺刺的扎到魔雲天身上,不過後者卻是視若浮雲,依舊是一副無所謂的看戲笑容,

連太子和白依夜的交手都停了下來,他們二人的意願都是抓住九極,並逼迫九極交出身上的九極之石,因此交手反而讓九極跑掉了才是真正的叫人貽笑大方,

「你要阻我,,那就要死,」九極宛如籠中的猛虎做最後的一搏,他憤而怒起,見識過太子的能力之後,他再也不認為九極之力是無敵的了,更何況再加上一個齊名的白依夜,絕對不是他能夠抵擋的,

所以,要活必破魔雲天,

「死死死死死,九極破空行,」九極連踏五步,足尖踏在空間之上,層面上蕩漾起層層波紋,不斷向四周傳遞,他的拳風刮裂了空間裂縫,空間之力浮遊而上,隨著他的拳風指引,向著前方的魔雲天猛地襲去,

所有受到九極控制的空間之力節點,都在有規律的脈動著,收縮膨脹,宛若心臟,但這是空間之雷的雛形,

一種力量,從習會到操控熟練,需要經歷許許多多的階段,但是無論哪種力量,真正的登堂入室至大成之境,都是凝結為雷,

修鍊五行木之力的,凝結木之雷,稍稍發動,宛若春之炸雷,一聲彭響,萬物萌發,修鍊五行火之力的,凝結火之雷,一經催動,宛若火山爆發,瞬間熾熱席捲大地,燥熱撲向天空,一切皆化為灰燼,

而空間之雷,更是只有明源之境的高手才能接觸到的力量,所以說九極的自傲不是沒有任何理由的,空間之雷一出,明源秘境以下,皆被空間裂縫吞噬,放逐到永遠的空間亂流之中,無論有什麼底牌,無論有什麼秘術,完全不能抵擋,這就是力量的壓制,

但是這種力量對太子和白依夜來說,卻是無所作為,因為他們已經晉陞了更為神妙的層次中了,

不過,魔雲天可並不是明源秘境的高手,他要如何才能阻擋,

「來吧,讓我看看你習自極惡魔尊的絕技吧,快點使出來吧,」太子心中默念,他這個層次的人已經接觸到了極惡魔尊的消息了,

白依夜也是好整以暇,並不出手,只是觀看,他停手的一瞬間,眼神又恢復了那副茫然的神色,意識沉浸了武境,

魔雲天會怎麼應對,他輕輕一笑然後一側身,,

他竟然把道路讓了出來,

九極愣了,太子愣了,白依夜愣了,石昊同樣也是愣了,

但是在場的各位,哪個不是旁人眼中的高手,高手中的高手,馬上反應了過來,

九極因為楞了一下,沒有想象之中的阻力,頓了一下身形,馬上就在下一個呼吸來臨之際,再次提氣,將氣勁全部向後方揮去,爆氣狂奔,

「哼,」

太子冷哼一聲,伸出擎天大手,揮散了九極襲來的氣勁,然後鎖定九極的身形,同樣爆氣狂追,


而白依夜則是因為一愣,退出了意識中的練武之境,不過卻是輕笑了一下,揮劍去除氣勁,然後爆氣提速,

魔雲天側身站立,嘿嘿一笑,伸出手來招了招手,絲毫沒有耍了太子和白依夜一道的覺悟,嘴上依舊調笑道,「一路順風~~」

「這兩個傢伙,想看小爺的底牌,可沒那麼容易,」魔雲天瞥了一眼石昊,「這可是為你準備的啊,」

不過魔雲天這一瞥,卻是瞥見了石昊轉身離去,

魔雲天驚疑道,

「石昊,你想去哪裡,」魔雲天一步跨出,直接出現在石昊面前,面露慍色,

「額,你問我去哪裡,當然是回家啦,還能去你家,」石昊攤了攤手,完全不明白魔雲天想要做什麼,一臉無辜道,

怒,

魔雲天額角已經**了青筋,他強忍著怒火,一字一頓,每個字眼都加上重重的音符說道,不知為何面對石昊他就沒有了方才笑對九極、戲耍太子和白依夜的瀟洒,

「我、可、是、來、找、你、決、斗、的,」

「哦~決鬥啊,」石昊雙手抱胸,彷彿在考慮魔雲天決鬥的提議,於是他很快就得出了結論,

「很可惜,我沒有興趣啊,所以啦,我就先回去了,」石昊拍了拍魔雲天的肩膀以示抱歉,然後一側身走了,

「啊,,」這次輪到魔雲天愣了,

這是多麼沒有鬥士精神的回答,打死魔雲天都沒想到石昊會說出這種話,

「原因,」魔雲天咬牙切齒了,他緊趕幾步再度阻在石昊面前,

「因為我現在很餓,想要吃掉妹妹和我的女僕為我做的美味午餐,然後渾身懶洋洋的想躺在我的躺椅上睡一個午覺,」石昊為了趕緊擺脫魔雲天,迅速作出了回答,

「你,你,你,」魔雲天怒瞪石昊,完全說不出話來,

太可恨了,這就是他一心想要決鬥的對手,太侮辱決鬥這個神聖的字眼了,

「哦對了,你幹嘛想和我決鬥啊,如果你能夠在比賽之中一直堅持下去,你肯定會遇到我的,」石昊似乎想了起來,魔雲天同樣也是參賽選手之一,

「就那些人,和他們比試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魔雲天不屑的說道,

「哦,那你可不要太小看能夠堅持到這裡的選手啊,起碼就我所知,我大師兄力王的實力其實並不弱於我,更何況其他門派天才種子的首席、大師兄呢,世界之大,遠遠超乎我們想象,山外山、人外人、天外天,」石昊似乎頗有感觸,並不同意魔雲天的說法,

儘管大師兄一直在謙虛,在掩飾,石昊卻是看了出來,他的力量已經蓬髮到了一個極限,再度突破只差一個契機,到了那時,就是晉陞聖子行列,地位不可同日而語,

大師兄如此,其他門派的首席呢,又該是什麼樣子呢,

石昊浮想聯翩,想著與這些人交手,都有點熱血沸騰了,

而魔雲天聽了石昊的言語之後,並沒有再度阻攔,任由石昊離去了,魔雲天沉默了,為什麼他和石昊對於其他人的實力判斷差別這麼大,他仔細的品味著石昊這些話中的意思,

石昊是沒有必要騙他的,

那麼如果石昊說的是真的,肯定就有地方一定錯誤了,

魔雲天抱著這些想法回去了,他眉頭深鎖,仔細回味著他所經歷的一切,從極惡魔尊被幾大魔尊聯手救出之後,燃后極惡魔尊以傳功為名讓魔人一族和幾大邪道魔門弟子練功,如果死亡則化為極惡魔尊恢復的養料,

他在這一系列的試煉之中脫穎而出,一次又一次識破極惡魔尊險惡的傳功用心,反而從中獲益不少,地位也在飛速提升,本來他是三統領的地位,謀劃了許久才一舉趁著大統領和二統領受創的機會,趁機取而代之,成為了大統領,而得到了極惡魔尊那裡的好處之後,那些上一代、上上代的天才種子統領都不是他的對手,甚至最終他竟然在競爭中擊敗了來自厲屍峽的首席天才種子屍槐,一躍成為邪門魔道的天才種子代表,

這是不是有點太順暢了,

魔雲天徹底平靜了下來,將心境平復,仔細思考自己經歷過的這些,實在是太過順暢了,順暢到讓人毫無察覺,順暢到讓他的警惕心、警覺心全都放鬆了,是的,沒有人會輕易否認自己的成功,尤其是越是爬到高處的人,他們只會認為這是自己時來運轉,是自己應得的,

這段時間的經歷比他以前壓抑自己當他的三統領的時候還要順暢,還要順利,順利的有些反常,那麼問題出在哪裡,

魔雲天低頭深思,

吱呀,

他房間的門被推開了,


「我的好徒兒啊,怎麼沒去找那個石小子交手啊,」極惡魔尊嬉皮笑臉的靠近了魔雲天,相當放鬆的打著招呼,

「你在騙我,」魔雲天語出驚人,他緊緊盯著極惡魔尊,仔細觀察著每一絲表情的微小變化,

「哦不不不,我的好徒兒,我怎麼會騙你呢,」極惡魔尊擺了擺手,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不只是你,或許我現在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偽裝的,都是虛偽的,甚至我現在的這個身份,都是假的,而不是我的實力贏得的,」魔雲天再度逼近一步,厲聲道出了他的猜想,

「靈虛子他們輸給我是假,天才種子代表是假,這一切都是假,」

極惡魔尊露出了笑容,不過不是那種偽裝的嬉皮笑臉,而是真正的笑容,是得意和讚揚的笑容,

「你猜對了,」 「你猜對了,」

極惡魔尊甚至伸出手來鼓了鼓掌,

「你很聰明,不過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猜到的,」

「是石昊,」魔雲天不情願的說出了這個名字,然後追問道,「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

「哦,」極惡魔尊意味深長的應答了一聲,

「聽說過煉蠱嗎,許許多多的蟲子不給予食物放在一起,弱肉強食,只有最強壯的一個才能生存下來,成為蠱王,人的世界也是如此,修士的世界也是如此,只不過競爭換了個形式罷了,有一點你說錯了,你這個身份確實是你的實力贏來的,不過不是表面上的實力,而是潛力,靈滅虛他們都沒有你的潛力龐大,所以現在坐在這個位置上的是你,而不是他們,」

「但是就算你的潛力擊敗了他們又如何,成為了一個蠱王又如何,你要記住,競爭是永遠沒有盡頭的,脫離了這個蠱壇,也只不過上升到了一個更大的蠱壇罷了,而人這種生物,心理更是意外的可笑,總是喜歡用過去的成就來標榜自己現在的成功,總是固執的認為過去我付出了多少,我現在收穫多少都是正常的,真是意外的可笑、可憐、可悲,命運不會做公平的交易,」

極惡魔尊嘴角勾起譏諷的角度,話語分外的刺人,但是卻不得不讓人承認其言語的真實,

「人爬的越高,摔下來的時候才會覺得越疼,讓靈滅虛他們故意隱藏實力也是我授意的,只有這樣才能在他們將你虐殺的時候,欣賞到一個人分外絕望的表情,不是嗎,」極惡魔尊玩味的看著魔雲天,

蠱中蠱,

魔雲天雖然早就到了萬物不驚的心境,但是此時後背依舊是出了一層冷汗,極惡魔尊這是故意將他捧上去,然後狠狠的摔下來,當一個人成了蠱王之後,應該保持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下一個蠱壇,這恐怕也是極惡魔尊想要魔雲天明白的意思,只不過極惡魔尊一直都不會當一個單純的師傅,而是彷彿暗中施計下狠手的陰謀家,至於魔雲天的死活,他會在乎嗎,

「那麼你和我說的那個消息,也是假的,」魔雲天定了定心神,問道,那個消息是極惡魔尊唯一對他說明的任務,或許數月或許數年之後,邪門魔道需要一人去執行一個任務,也就是這個任務,讓魔雲天對自己的身份深信不疑,最強的天才種子,

「蠱中蠱,你以為我是那種會將全部賭注下在一個人的身上嗎,」極惡魔尊譏諷的一笑,

「可···惡,」魔雲天這才知道了極惡魔尊的想法,極惡魔尊肯定把這則任務告訴了所有的天才種子,如果靈滅虛他們擊殺了魔雲天,那麼魔雲天的一切都會轉移到那個人身上,

自然還有執行這個任務的資格,

「既然都說到這裡了,那我就不在吝嗇了,告訴你下一場你的對手是誰吧,」極惡魔尊轉身離去揮了揮手,但是他的話語依舊是牽引著魔雲天的心神,

「你的下一場對手,是屍槐,」

「咦,他不是死了,,怎麼····原來如此,好狠,」魔雲天愣了數秒,這才思慮清楚,屍槐死沒死,也只是極惡魔尊一念之間的事情,但是如果在比賽中屍槐突然出現,虐殺了他,那麼他的表情又該是如何的不可思議還有深深的絕望呢,

「石昊說的不錯,這個世界真的很大,不過,這才是樂趣,踏屍千萬登頂峰,腳下伏首俱螻蟻,人生當如此,」魔雲天思考到這裡,卻是沒有了半分的畏懼、恐慌、慌亂,而是真真切切的以此當成樂趣,竟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我去,誰又在碎碎念我,」石昊揉了揉發癢卻打不出噴嚏的鼻子,很是不爽的說道,

「我說大師兄啊,你怎麼也學壞了,臉皮厚度日益見長,每天來我家裡,蹭吃蹭喝不說,還要享受按摩服務,」石昊把頭轉向旁邊的正在享受寶石世家女僕最新按摩手藝的大師兄,那一臉享受的樣子,總是讓石昊有一種想把大腳丫子踩上去的衝動,

「我說石師弟啊,可別這麼小氣啊,你家大業大的,也不差我這麼一點,你說是不是啊,而且人發達了,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分享啊,」大師兄絲毫不介意石昊的不爽,因為他旁邊的兩個貨色比他更為嚴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