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天平急忙對着雲天說道。


“他爲什麼要抓熊貓他們呢?”

雲天眯着眼睛,這魔術師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他一時想不明白。

但不管怎麼說,最起碼現在有人證明,除了郭霖霖外,其他的戰友好像沒有犧牲。

“我也不知道,魔術只是說一定會有用處,所以暫時不殺!”

天平連忙搖頭,他算起來只是一名政客罷了,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魔術師準備做什麼。

雲天看着鼻青臉腫的天平,這傢伙很明顯不是在說謊話,魔術師的詭計多端,不知道他還會玩出什麼花樣。

“我問你,那你願意作爲證人,指認卡恰爾上校的罪行嗎?”

蹲下身體,雲天雙眸射出駭人的殺氣,看着這個被嚇破膽子的天平。

“沒問題,我願意,我願意!”

天平立刻點頭猶如搗蒜一般,他現在只要能夠活着,做什麼都願意。

“好,如果是這樣,我暫時可以不殺你,但如果你要敢反抗的話,我就弄死你。”

雲天一把將天平拉了起來,一臉冰冷的對着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好,我絕對不反抗,我保證!”

雲天的厲害可是讓天平渾身疼痛,他那裏還敢有半點囉嗦,急忙表態。

只要把這個傢伙送回到總部,那個卡恰爾上校就在劫難逃了,可就在這時,桌子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雲天眉頭一皺,走上前來,直接按下了接聽鍵,而對面的聲音雲天非常熟悉。

“真沒想到你還活着!”

魔術師聲音依舊是溫文爾雅,不急不慌。

“所以你一定會死在我的手裏!”

雲天聲音暴虐,帶着憤怒和嗜血。

“那可不一定,你現在最好老老實實的把他送給我,否則你的戰友可就保不住了。”

魔術師笑了笑,而他也不拐彎,直接用熊貓等人威脅雲天。

“我憑什麼相信你?”

雲天一頓,急忙追問道,他現在最想確認的就是熊貓等人還活着。

“打開桌子上的電腦,你就能看到了,不過你最好快點送來,否則你的戰友恐怕堅持不住了。”

魔術師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根本不給雲天再說話的機會。

雲天也急忙跑到電腦前,當電腦打開的時候,一個視頻監控器的畫面出現在了電腦上。

那影像之中倒着的,不正是失蹤的熊貓等人嘛,此時他們雙手被扣在身後,七倒八歪的躺在地上。

渾身上下的傷痕證明他們經過了嚴刑逼供,一身鮮血的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他們的胸膛還時不時的起伏一下的話,雲天真的無法分辨他們是死是活了。

“魔術師,我一定要殺了你!”

雖然這戰友在雲天的腦海中依舊有些陌生,但是雲天的雙眼卻血紅血紅的。

即便是失憶,他也會有憤怒的潛意識,緊握拳頭的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一把將天平拉了起來,雲天不忘找來繩索將他的手綁了起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拉着他一路向下,直接來到了地下室中。

這地下室依舊是停着幾臺不同的車子,不僅有豪華的轎車、越野車,也有那超低地盤的跑車。

不過這些車子對於這戈壁可不怎麼好,所以雲天直接選了一輛美製的滾雷沙漠偵察車。

將天平直接扔在了後座上,雲天跳上了駕駛位置,看着GPS上的定位,那裏是他們約定的交易地點。

大概評估了一下,現在出發也要明天晚上才能到達,於是雲天又下車來到了另一個房間。

不得不說,天平這傢伙對於自己的逃跑可是準備充裕,如果不是有自由戰士吸引,自己偷偷潛入的話,恐怕他真的跑了。

在隔壁的地下室有很多罐頭和水,看樣子這都是爲了逃跑而準備的,畢竟戈壁之中有太多的危險,水源可是非常珍貴。

拿過一個揹包,將抓了一些飲用水和罐頭,不管怎麼說,都要準備好物資,他可不相信魔術師會輕易放人。

裝滿之後背在肩上,他再一次回到了車旁,將揹包扔在了後廂裏。

“你躺的還真老實。”

瞥了一眼後廂中的天平,這傢伙老老實實的躺在那裏,一動都沒有動過,鼻青臉腫的他還對着雲天微笑呢。

“我說了,我絕對不掙扎不反抗,真的。”

天平急忙開口說道,他纔不會傻傻的去掙扎呢,因爲手裏握着祕密的他,知道魔術師不會放任他不管。

有了上次的綁架經歷,他雖然也嚇破了膽,但是這個信念更加堅定了,因爲上次的情況更加麻煩.

打開地庫的大門,雲天跳上了車子,踩下油門的車子立刻呼嘯而出,很快就衝出了莊園。

一邊吃着那美味的葡萄,一邊看着那周圍的戈壁,戰爭給了這個國家滅頂之災,但卻依舊有人歡喜。

聽了天平的話後,雲天這才知道這場戰爭背後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無奈的他搖了搖頭,真想不到事情越來越複雜。

但是現在他必須要去完成的事情,自然就是救回自己的兄弟,在電腦上看着他們陌生的臉龐,雲天的心卻很疼。

在得知飛虎當年也曾經和自己一樣失憶過,雲天現在真的很想找回那些記憶。

雖然這段時間他基本上也都在別人的嘴巴里得知了自己的那些記憶,但是畢竟這不是自己回想起來的。

尤其是自己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到現在他也不知道,真希望自己可以儘快的恢復記憶。

開着這滾雷沙漠偵察車,雲天不免想起當日和牛博宇在那據點的事情,這滾雷還曾經被他們打成廢鐵呢。

這一去是生是死沒有人知道,但不管怎麼說,他都必須要試一下,因爲這或許是救回戰友的唯一方法。

飛馳着的滾雷沙漠偵察車很快就消失在了荒野之中。

不過雲天並不孤獨,因爲在五十公里外的一個山丘上,一臺步兵車就停放在那裏。

車子上,牛博宇依舊坐在駕駛的位置,而唐曦則坐在車長的位置上。

後廂中,李清揚、潘瑤和紅龍,也都完好無損。

看着李清揚右手臂上的地圖,一個小紅點正在快速的移動着。

“雲天已經離開莊園了。”

潘瑤看着那移動着的紅點,非常擔心的她緊握着手中的奪命。

在聽完雲天大膽的計劃之後,所有人都非常的反對,這樣做簡直就是太危險了。

但是在他的堅持下,五個人無奈的點頭同意,而且爲了安全起見,他們必須保持五十公里外的區域。

這戈壁灘上起伏不斷,五十公里有的時候即便是開車也要走上大半天,如此遠的距離都快要超出的GPS定位系統的極限了。

“跟上去!”

有了信號源,他們就可以近距離的追蹤了,李清揚急忙拍了拍牛博宇的肩膀,運兵車再一次啓動。

按照雲天所說,如果對方知道他們整個小隊都存活的話,一定還是會設伏圍剿。

那倒不如就由他謊稱自己的隊友都在空襲中陣亡,這樣對方只會對付他一個人。

如此危險的孤軍深入,衆人自然是非常的不放心,但是不得不承認,雲天所說的確實沒錯。

只要他們耐得住,一定有機會找到熊貓他們的藏身之地,到時候一切就都可以解決了。

這也不正是他們來到這偏遠地方的目的嘛。

戈壁灘上,雲天的車速不慢,帶着風鏡的他,看着那漸漸落下的夕陽,此時大地之上再一次氣溫驟降。

或許這就是這個國度裏最有特色的地方吧,白天熱死人,晚上凍死鬼。

混世農民工 將車子停下,今晚的雲天可是要好好的睡上一覺。

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他也不忘把天平手上的繩索解開。

他現在的命可是能夠換回熊貓他們的籌碼,所以當然不能讓他死了。

“想逃就逃吧,記得跑遠點。”

雲天吃完,也不理會那天平,轉身走向一旁的山坳之中,蜷縮在避風的位置。

這戈壁灘,就憑天平這種養尊處優的政客,走不出十里地恐怕就完蛋了。

“不逃不逃,我絕對不逃。”

天平自然也不傻,他纔不認爲雲天會讓他逃跑呢。

而且這荒郊野外,一望無垠,他這傷痕累累的身體又怎麼可能逃得了。

老老實實等待救援纔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天平也找了一個不遠的土丘下面躺了下來。

堅硬的土地隔得他難以入眠,不過現在他也不敢有半點的微詞。

別看雲天現在是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但是發起飆來,是那麼的可怕。

聽着雲天那平穩的呼吸,天平猜得出他應該是睡着了,而他的槍就擺在他的身邊。

“如果搶槍殺了他,我不就自由了嗎?”

當這個念頭升起的時候,天平也嚇了一跳,急忙搖了搖頭,他纔不要那麼冒險呢。

或許,這個念頭是他最後的機會,但是他直接選擇放棄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雖然,他搶槍成功的機會基本等於零,但畢竟他還可以掙扎一下。

戈壁灘上的夜晚,涼風陣陣,這一邊的雲天睡的很香,不過潘瑤卻根本睡不着。

看着那停在屏幕上的紅點,她的心一直懸着,雲天這一次獨自一人深入虎穴,生死或許就在一瞬間。

“睡一會吧!”

唐曦走了過來,看着依舊坐在那裏的潘瑤,她自己又何嘗不是擔心而睡不着呢。

“我真的好怕!”

此時,安靜的戈壁灘上,篝火旁的潘瑤拉着唐曦的手,這一次雲天的孤軍深入,實在是太冒險了。

“他一定可以隨機應變的!”

唐曦做在了潘瑤的身邊,這句話明顯就是心理安慰,這一戰更是九死一生,是生是死,誰都不知道呢。

不僅僅只有兩女睡不着,李清揚、牛博宇和紅龍也都睡不着。

雖然一直躺在那裏閉着眼睛,但是掛念自己兄弟的他們,總是翻身。

“算了,都別裝了,起來吧。”

牛博宇一下子坐了起來,看着一旁的李清揚和紅龍,很顯然他們和自己一樣。

聽到牛博宇的話,李清揚和紅龍也翻身而起,牛博宇說的沒錯,他們根本也睡不着。

從口袋裏摸出一包香菸,李清揚直接點燃,深吸了一口後,看着那熊熊的篝火。

“跟我來一根!”

從來都不吸菸的牛博宇也感覺到異常的煩躁,直接搶過一根菸叼在嘴裏,笨拙的吞吐着。

紅龍見狀,也拿出來一根叼在嘴上,借酒消愁是不可能了,這抽菸或許是唯一的辦法。

誰都不知道說什麼,更不想去提及關於雲天的事情,因爲這生死未知的旅程他們卻幫不上任何忙。

“等任務結束之後,你們準備怎麼辦?”

沉默了好一會,李清揚打破的寂靜,三個大男子坐在那裏,不說點什麼貌似不是那麼回事。

“當然是回國了,這一次我要好好的請個長假,陪陪我爺爺和媽媽。”

牛博宇擡頭看着漫天的繁星,這是父親一直掛念的,而作爲兒子,他自然要去完成。

雖然不能告訴他們這個祕密,但是他一定會在父親不在身邊的時候好生盡孝。

“我也回去好好訓練,我發現太多我所不具備的東西了。”

紅龍吸了一口煙,不過被嗆到的他不斷的咳嗽着,從小的家規讓他可不敢碰香菸。

“你呢?繼續在外邊飄着?”

九重劍帝 牛博宇擡起頭,看着李清揚,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們已經是生死弟兄了。

“是啊,不挖出那個暗刃前,我絕對不會回去。”

李清揚點了點頭,這就是他的目標,找出隱藏在暗處的暗刃,爲兄弟報仇。

“我回去之後,一定會勸我父親撤銷你的一級通緝令!”

紅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李清揚,這幾次的戰鬥中,他們的友情迅速升溫。

“不用了,你這麼做反倒會讓暗刃警覺,飛虎相信你,我也相信你,你要做就幫雲天回到天狼吧。”

李清揚搖了搖頭,他不需要撤銷通緝令,也只有這讓纔會讓暗刃感覺到自己還安全。

“這是自然的,算起來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吧。”

紅龍急忙點頭,這一點是他造成的,自然也會由他來修補,而且他不僅僅要讓雲天回去,而他也要去。

這就是他的目標,因爲在雲天的身上,他發現了太多的不可思議。 炙熱的陽光烘烤着大地,一望無垠的戈壁灘上泛起一陣陣漣漪。

這漣漪是因爲太陽光的強烈照射,才形成的波紋,可並不代表這裏有水源。

一道塵土飛揚,在這山巒之中自由的穿梭着。

滾雷沙漠偵察車的速度不慢,一直行駛在這山丘之中。

荒蕪的山丘上,只有那低矮的灌木還在頑強的生長着,炙熱的高溫連一絲風都沒有。

情願愛不再 雲天車速不減,一路風馳電掣的駛過山谷,不做停留的他還在向着目的地奔馳着。

直到這車輛駛過,荒蕪的山丘上這才站起一個人影,披着土黃色的吉利服,和大山融爲一體。

“報告,目標車輛駛過,沒有發現有人跟蹤。”

掏出衛星電話,這個手持狙擊槍的男子直接彙報到。

“很好,你可以走了。”

契約新娘:豪門囚愛 電話的另一頭,正是魔術師的聲音,不動聲色的他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於是乎,這男子立刻揹着槍,消失在了山丘之中,不過對此,雲天自然是一無所知。

車輪滾滾,一路飛馳,向着那目標點越來越近的雲天,內心之中也有非常忐忑。

自己的幾種預案和假設,他到底會選擇那一種,猶未可知,但爲了自己的戰友,他只有拼上一品了。

日落黃昏,這或許是戈壁灘上最舒服的日子,轉過一個山腳的車子,終於到達了指定的座標。

這應該是一個廢棄的礦場,高高的架子、雜亂的碎石,一棟棟早已經破敗的樓房屹立在那裏。

雲天車速不減,一路飛馳,並且不斷搖擺下,用車子做着規避動作。

如果這山頂上若有狙擊手的話,自己無異於完全暴漏在對方的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