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黃的速度更快,這一次是明顯的轉身,而就在騎在黑花身上的時候,大黃已經開始要進攻了。


「大黃,下來。」楊柏可嚇了一跳,這要在這時候把黑花給辦了,那石靈兒還不跟楊柏拚命。

楊柏這個主人,在大黃眼中有時候還是不好使的,大黃可是嚯嚯村中多少狗,還在乎這一條?

「閉眼,趕緊閉眼。」楊柏有點不好意思,趕緊擋下周芷燕的目光。而此時的石靈兒已經聽到黑花哀鳴一聲,堂堂的警犬居然被村中惡霸給欺負了。

「楊柏,都是你,我打死你。」石靈兒舉起一個飛盤,朝著楊柏就砸了下去。楊柏猶如泥鰍一樣躲開,石靈兒也追了過去。

「好了,趕緊把大黃分開,像什麼話?」周芷燕也是無語,閉著眼睛,狠狠沖著大黃指點。

楊柏好不容易把大黃給分開,大黃趾高氣揚,雖然沒有就差一步,可黑花一樣就是大黃的種。

黑花已經開始哀鳴,躲在石靈兒的身後,眼神都要低落,這比主人死了,還要難過。

「好了,乖,以後我們不來這裡,這村專出混蛋,混蛋人,養混蛋狗。」石靈兒安撫黑花,狠狠瞪向楊柏。

「跟我沒關係,我還是比較不錯的。」楊柏厚著臉皮,而此時的石靈兒卻猛的一抬手,飛盤又一次扔了出去。

「賽狗當中,飛盤是基礎,能夠依託主人命令,完美的接住,才是訓練有素的犬。」石靈兒已經正色起來。

「讓我試試!」不用石靈兒命令,黑花雖然在哀怨,可也跑了出去,把飛盤給帶了回來。楊柏拿起一個飛盤,沖著大黃晃了晃,猛的抖手而出。

飛盤是出去了,大黃依舊搖著尾巴動都不動,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就繼續沖著黑花搖著尾巴。

「我讓你接飛盤,你還勾搭黑花。你也不看看你德性!」楊柏頓時「暴怒」,一腳就踹了過去。

大黃猛的就躲了過去,明顯有經驗。楊柏看到大黃還躲,更是不滿,身形一閃,化為一道殘影,一腳就踹在大黃的屁股上。

大黃猶如利劍一樣飛了出去,黑花在後面興奮無比,明顯覺得眼前這個楊柏還是相當不錯的。

「你幹什麼?就不能夠輕點,大黃還不明白,你就不能夠多試驗幾次。」周芷燕那是心疼大黃,看著楊柏這麼暴力,趕緊上去安撫。

大黃委屈的躲在周芷燕的懷疑,狗眼四處的轉動,明顯心不在焉。

「你接不接,我可告訴你,你不接以後靈液別想喝。」楊柏極度的威脅,一句話,就讓大黃咬著尾巴,諂媚的跑了過來,蹲在楊柏身邊,就差給楊柏舔皮鞋了。

「狗改不了吃屎!」楊柏冷笑一聲,沖著石靈兒和周芷燕淡淡一笑,結果又一次一抬手,把飛盤給扔了出去。

這一下,大黃猛的沖了出去,未等飛盤落下,大黃居然猶如蝙蝠一樣,滑翔而起,在最高處猛的咬住飛盤。

「轟!」這個塑料飛盤直接爆碎開來,大黃擁有極強的爆發力,就這股力量,遠處的黑花猛的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著這條村中土狗。

大黃相當滿意這樣的過程,落在地上,朝著楊柏又一次搖著尾巴。

「敗家不,你知道這玩意多貴,你還咬碎了,你怎麼不吃了。」楊柏沖著大黃又一次踹了過去,旁邊的周芷燕又一次瞪眼。

「楊柏,大黃的力量和速度都驚人,看來我們的飛盤要經過特製!」石靈兒還是明白,又一次拿出飛盤,希望楊柏在試試。

結果幾次下來,大黃依舊咬碎,而此時的楊柏也明白過來,大黃的實力的確驚人。

而同時,楊柏和石靈兒已經把設備擺了起來,那就是練狗一樣的障礙物,犬賽當中,暗中步驟,誰能夠第一時間通過,才是最好的。

「大黃沒問題,就愛鑽洞。」楊柏輕蔑一笑,大黃又一次搖尾巴,不過此時的黑花卻已經朝著設備走了過去,不光要鑽,而且在石靈兒的命令下,上躥下跳,往返在設備中,任何命令,必須貫徹執行。

「大黃,看到沒有,就這麼步驟,少一步,你給我等著。」楊柏哪有這個耐心,完全就是指了指石靈兒。

楊柏絕對是暴力教學,而大黃卻依舊懶散無比,看著黑花的表現,大黃的眼珠就是盯著黑花的某個部位,留著哈喇子。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終於被接通了,楊寧挑了挑眉頭,平靜開口:「我,楊寧,有空嗎?」

一聽見楊寧的聲音,奇偉正在單手運作的電腦的手停了下來,他拿著電話,示意旁邊的人接手他的事情,自己則走到了門外。

「怎麼突然打電話來了,難道你有什麼大料了?」

如今,奇偉和楊寧之間的關係有些微妙,說是自由,兩人好像又有著相互依靠和制衡的關係,他們都在其中謀求著一種平衡。

楊寧心知奇偉並不是很願意次次為自己服務,但是對於沒有公關的她來說,奇偉就是她的喉嚨,就算不願意,她也得威逼利誘著他答應。

「大料沒有,事情倒是有一件,之前要你幫我跟的楊清風的那個同性戀傳聞,有什麼結果了嗎?」

楊寧一提起,奇偉倒是突然想起來了這件事,他沉默了一下,回想起了資料上的內容,沉吟道:「跟到了,網上的那些八卦都是拼湊的,其實那天在房間里的根本就不是楊清風。」

不是楊清風?

楊寧就知道肯定是有人陷害的他,她忍不住急忙問道:「那在房間里的究竟是誰?」

「你等我想想,我只記得是個不出名的男演員……」奇偉撓了撓頭,皺起眉頭,思索著那人的名字:「對了,是叫歐陽雲雨。」

聽見這個極為陌生的名字,楊寧蹙起眉頭,忍不住去思考這個人究竟是誰,然而想了半天,卻也沒有個結果。

她不由得問道:「這人究竟是誰?難道是他要陷害楊清風?」

楊寧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奇偉也有些搞不清楚了,他拿出自己的另外一個手機,點亮了屏幕,翻了翻上面的資料,重新了解了一番歐陽雲雨。

「噢,這個男人是個模特,不過現在轉型做了演員,演了幾步電視劇里的配角,一直不溫不火的,以消息來看得話,他似乎被一些男老闆養過。」

關於這個歐陽雲雨,可真是刷新了楊寧的三觀,她怎麼不知道還有男的能被養的,簡直太可怕了。

楊寧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良久,她才開口道:「既然是這樣,你沒有有什麼照片能證明,那天在金總房間里就是歐陽雲雨?」

「當然有,我這裡有兩張當時酒店的監控照片,有一張很清晰的能看見歐陽雲雨的側臉。」

得知奇偉手上有證據,楊寧心中一下子喘了一大口氣,這一下完全可以幫助楊清風洗脫身上莫須有的標籤了。

然而,她自己該做的還是要做,不然的話還是有人會把他往gay的方向去想,影響他的聲譽和人設。

「說起來這件事,也算是楊清風倒霉。」奇偉收起另一個手機,語氣中明顯有些無奈。

然而,這話聽到楊寧的耳朵里,像是話中有話。

她問道:「怎麼了,究竟是什麼事情?」

「我聽酒店的人說,其實那一天楊清風是帶著合同去續約的,他根本就不是去找王總的,然而王總卻恰好在他的前面,一個人進了酒店,再加上網路上瘋傳的那張站在窗邊的裸背照,眾人才產生了聯想。」

事情的起因竟然如此簡單嗎?

楊寧愣了愣,明顯有些不敢相信,她不可置信的問道:「難道說一切都是一個巧合,王總根本沒有想過要害他嗎?」

她可還清晰的記得,在酒店的時候,楊清風說過,這一次要動他的是王總。

奇偉輕笑了一下,抽著煙目光投向別處,語調變得玩味了起來:「當然是的,不過王總是在得知這種照片在網路上開始的流傳的時候,才想要陷害楊清風,王總的目的是讓他違反合約上的內容,少付些解約補償,才請了律師在這邊掌控輿論。

楊寧挑高了眉頭,雙眸中不以為然,原來王總就是為了錢才做了這樣的事情,她還真的很好奇究竟是多少錢值得他來特意來這樣一齣戲,甚至不惜爆出自己好男色的隱私。

「關於楊清風的事情,大概就是這麼多了,你之前沒問我,我也沒空跟你打個電話。」奇偉的語氣像是聊家常一樣,態度一直很平和,楊寧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像是變了性,心中有些好奇。

她忍不住問道:「這件事麻煩你了,謝謝。不過我心中還有個疑問搞不清楚,你怎麼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好像沒那麼計較了。」

聞言,奇偉雙眸淡淡的看了一眼手上的煙頭,語氣沉默:「沒什麼,你去拉斯維加斯的那段時間住院了,可能是得罪了哪個明星被捅了一刀,好在沒有傷及要害,最近剛出院,感覺上來說,釋懷了很多,況且一直還能和我聊幾句的就只有你了,他們都覺得我變了。」

楊寧沒有想到短短一周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楊清風出事了,奇偉也被捅了,娛樂圈的每一天果然都是腥風血雨。

她稍有些感慨,輕聲勸慰著他:「事情都過去了,你也別太介懷了,不管你怎麼去想去做,自己開心愿意就好了。」

楊寧嘆了口氣,郁色如河流一般向眉間匯聚,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道:「說起來我可能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你現在有空嗎?」

奇偉傾吐著煙霧,頓了一會兒道:「什麼事情你說吧,只要不是很難的事情。」

「當然不難,是你的本職工作,我希望你能以問答的形式在微博上透露兩件事。」楊寧思索著問題,緊接著開口道:「第一件事情是關於第二期的《奔跑吧,明星》中楊月從中作梗,影響拍攝,第二件事情是關於楊清風的,要澄清他不是同性戀。」

聞言,奇偉沉默了一下,隨意道:「有什麼好處嗎?」

雖然已經不再以咄咄逼人的姿態面對楊寧,但是基本的逐利行為奇偉卻不會也變了。

楊寧想了想,便道:「這一次我付酬勞給你,就是可能沒那麼多,畢竟我剛剛整了一下程浩。」 楊柏和周芷燕他們,一直在後山訓著大黃,暗中比賽的規則,大黃在楊柏的鐵拳之下,用不同的方式都快速的完成。

「大黃,真的太聰明了,你一個眼神,他就全部完成了。」石靈兒相當驚訝,大黃只是農村土狗,可就著兩三個小時,大黃完全度要比黑花還要高。

「那是,這可是大黃。」楊柏又一次得意起來,可誇著大黃,腳還是習慣的踹了過去。

「這你也揍?」石靈兒也嬌笑起來,楊柏好像一點都不愛狗。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楊柏隨意的說著,而此時的周芷燕也同時也伸手,掐在楊柏的腰間。

「對,三天不打,你就嘚瑟吧。」周芷燕的殺傷力最近有點大,尤其晚上兩人偷摸做的羞羞時事情,周芷燕的體力也發生巨變。

尤其這掐肉神功,兩指居然能夠掐住小小的肉皮,360度的扭曲,楊柏頓時發出尖銳的慘叫。

「哈哈!」石靈兒相當滿意,這時候完全站在周芷燕旁邊。

「還有最後一項,那就是斗狗!」石靈兒邊笑邊說,本來想用黑花教訓一下大黃,可是黑花如今可是相當老實,說什麼也不跟大黃打。別到時候沒打過大黃,結果又被大黃騎一下,那就太丟人了。

「楊柏,怎麼辦?這個犬神大賽,最後一項才是最主要的。宙斯能夠成為神犬,這幾年要死許多大型犬,我們要小心。」

「狗屁的犬神比賽,我看川洋國際,用每年這個賽事洗錢吧?暗中布下許多籌碼,對不對?」楊柏這個土包子,都能夠看出賽事的問題,石靈兒和周芷燕也都點了點頭。

「這絕對是漏洞,誰讓賽狗的法律不健全,不過,我們這一次,大黃要擊敗宙斯,可能嗎?」石靈兒和周芷燕都相當的擔心。

「我們要找到海明威的證據,如果擊敗了宙斯,這個傢伙一定會出手的。到時候,我會親自去問,當初黑花的主人是不是他下的手。」

「汪汪汪!」黑花又一次憤怒的咆哮起來,當初李琳的死,只有黑花看到過。而且警方也沒有任何證據,到現在也不知道兇手是誰。

「好了,我們去金鯉農場,進行最後一次訓練。」楊柏已經把大黃弄上車,周芷燕和石靈兒就是一愣,斗狗為什麼去農場。

「楊柏,這是什麼?」在車上的時候,石靈兒突然發現楊柏從奧迪車拿下幾瓶水,遞給石靈兒。

「靈液,這些是給你的,後備箱那一瓶,是專門給黑花的。」楊柏輕聲說著,黑花也要參賽,喝點靈液衝刺一下,絕對有用。

「靈液?我也喝?」石靈兒知道楊柏用靈液種地和治療,可是從來沒親自喝過。而楊柏卻輕聲說道:「不是給你喝的,你整天出任務,真要有傷了,用這個,有備無患。」

「楊柏,你真好。」石靈兒看到楊柏關心,更是美的不行,要不是周芷燕待在旁邊,石靈兒真想親楊柏一口。

「還不開車!」周芷燕沒好奇的回頭嬌斥,目光相當狐疑,而車上的時候,周芷燕已經開始質問楊柏。

也就半個小時,眾人已經來到農場。趙艷紅等人卻不在農場,去縣裡辦事了,農場只有劉四叔負責。

車直接沖向農場的後方,如今農場擴建,劉四叔整天在工地上,也沒有空管楊柏的胡鬧。

「怎麼來這了?」周芷燕好久沒來農場了,相當的好奇。兩旁都是連綿的大棚,而大棚的後方的小山,都是一排排南國梨樹,如今正是南果梨下來的時候,一些工人正在梨林當中勞作。

「吃梨!」不用楊柏說,工人已經拿著一筐南果梨過來,都是梨王,水潤潤的,吃起來相當的過癮。

「真的不錯,楊柏,你看黑花!」走時候,黑花已經豎立尾巴,看著梨林的後方。

「放心了,跟你沒有關係,訓練大黃用的。」楊柏哈哈笑道,領著兩人朝著後面而去,那邊就是農場新開發的野豬圈。

如今的野豬已經有幾百頭了,幸虧當初楊柏買下後方的荒地。整個野豬分著不同的區域,一頭頭野豬正在地中晃悠,甚至有幾頭野豬,24小時在巡邏,都不用人看守。

「怎麼回事?」周芷燕嚇了一跳,看著一頭野豬從身邊而過,旁邊的大黃都嚇了一跳,意識到不好。

「來,就你了!」楊柏猛的指向前方一頭棕色野豬,將近兩百多斤,猶如小肉山一樣,乖巧的站在對面。

「該你了,你倆比!」楊柏又一次踹了大黃一腳,頓時周芷燕和石靈兒驚訝起來,就連黑花都鬱悶的吼叫起來。

「楊柏,你瘋了,你讓大黃跟野豬斗,這不可能。」石靈兒趕緊制止,而此時的周芷燕也搞不懂,眼前的野豬的段位,跟大黃根本不相配,這簡直就是完虐。

「怎麼不可能,大黃,你給我聽好了,不擊敗這頭野豬,嘿嘿。」又是威脅,楊柏都能夠看到大黃在翻著白眼。

「汪汪汪!」大黃好像跟楊柏講什麼條件,周芷燕和石靈兒都看愣了,這狗和主人都不著調,兩人居然還真談了起來。

「最多加一瓶,另外在給你弄點老鱉血!」大黃雖然喪權辱國,可依舊簽訂了不平等條約,只是老鱉血,大黃就已經興奮起來,畢竟整個村都要嚯嚯,大黃也得保養一下。

「嗷嗚!」達成協議,大黃猶如利劍一樣沖了出去。這頭小野豬相當鬱悶,看到大黃過來,一頭就撞了過去。

野豬牙鋒利無比,劃過一道軌跡。別看野豬胖,可速度卻驚人的。可是要比速度,大黃更是難纏無比。

野豬根本都碰不到大黃,而此時的大黃已經圍著野豬轉悠。大黃幾次出擊,都無法破開野豬的皮。

「這根本就是胡鬧,大黃在厲害,也不能夠擊敗野豬。」石靈兒趕緊拉了拉黑花,前方一片塵土,野豬好像也動氣了,瘋狂的攻擊大黃。

「你說野豬厲害,還是宙斯厲害?」楊柏卻淡淡笑道,只是目光慢慢的朝著農場圍欄看去,好像那裡有什麼不對。

就在這時候,大黃突然消失不見。野豬在瘋狂的轉圈,可就在轉圈的時候,大黃突然出現在野豬的上空,一股尿猛的灑落下來。

野豬正在瘋狂的時候,狗尿完全都進入野豬的眼睛里。野豬彷彿被刺激了,朝著遠處的柵欄就撞了過去,畢竟沒法看到前方的路。

「轟隆隆!」野豬柵欄可是鐵做的,相當的結實,野豬都要懵了,而就在此時,大黃一口咬在尾巴之上,野豬正在迷茫的時候,猛的一回頭。

大黃又一次消失不見,猛的一腳踹在野豬的耳朵當中。大黃的力量太大了,尤其野豬不穩的時候,直接就讓野豬砸倒下去。

塵土飛揚,野豬發出哀嚎聲,身體太龐大了,起來有點費勁,尤其剛才撞在鐵柱之上,還有點迷糊。

「好了,夠了,回來。」就在大黃還要進攻的時候,楊柏突然一護手,而這一次,楊柏的目光相當的犀利,一股氣息轟然釋放出來。

「出來吧,來我這農場幹什麼?」楊柏的目光一直看向柵欄,而此時大黃已經過來,石靈兒聽到楊柏的問話,也是一愣,疑惑的看向遠處。

楊柏已經擋在眾人的身邊,一伸手,一枚石子落在手中。楊柏一甩手,空氣中傳來可怕的音嘯聲。

楊柏如今什麼實力,一枚石子都擁有強大的攻擊力。而就在石子飛過去的時候,柵欄之上突然出現一個白影,彷彿從空氣中走來的。

「轟!」石頭碎裂開來,來人的手中多出一把紙傘,直接就點在石頭之上,石頭化為齏粉。

「什麼?」石靈兒頓時大驚,眼前柵欄之上,居然站著一名穿著白色和服的男人,男人二十多歲,面如銀盆,眼如日月,嘴唇輕薄,臉上好像擦著一層白粉,雖然長得秀氣,卻有一股詭異的氣息。

男子腳下穿著木屐,就這麼站在兩米多高的柵欄之上,俯視的眾人。

「不愧是楊柏,楊大師!」男子沖著楊柏淡淡一笑,毫不介意剛才的攻擊。尤其白色的紙傘猛的打開,露出裡面奇怪的符文。

「你是誰?」楊柏瞳孔一縮,從男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隱晦的能量,對面的白衣人,絕對不是武者,而是一名修真者。

「R國修真者?」楊柏相當的戒備,任何修真者楊柏都不會小覷,畢竟修真者的戰鬥太過驚險。

而對面的白衣男子卻是輕笑,楊柏能夠看清他,可他未必能夠看穿楊柏。

「鄙人,白蘆屋,這一次犬神比賽,聽說楊大師也會參加,我才來看看。」白蘆屋依舊這麼站著,嘴裡這麼說著,可是目光卻穿過楊柏,也沒有看周芷燕和石靈兒,卻貪婪的看向楊柏腳下的大黃。

「這就是楊大師養的神犬,不錯,我很喜歡。楊大師,交個朋友吧,本人十分喜歡這條狗,能否買給我?」

這個白蘆屋,看上大黃,而且居然還要買下,這樣的事情,太過詭異。 聽見程浩的名字,奇偉一直耷拉著的眼皮,明顯又抬了起來,他輕笑道:「酬勞你可以用這個消息付,告訴我你跟程浩發生了什麼,我就立馬幫你發微博。」

楊寧愣了一下,沒想到奇偉這麼乾脆直接,於是她立馬仔仔細細的把在拉斯維加斯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

奇偉聽完覺得有些可笑,癟了癟嘴吐槽道:「虧了,這個消息一點也不值錢,不過既然答應你了,你大可放心,這件事我會替你辦妥的。」

「好,那我先謝謝你了。」

掛斷電話,兩人聊完,楊寧心中長舒了一口氣。

楊月那個女人這次要來試試被全網嘲諷的感覺了,一想到那種場面,楊寧就覺得舒爽,每次她都主動的挑釁自己,總要付出點代價吧。

還有在拉斯維加斯發生的事情,這筆帳先放著,有機會了,她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不過,最令人開心的還是解決了楊清風的問題,相信奇偉的問答放出去后,大家會打消一些懷疑。

美人似毒 畢竟這些澄清的話並不是楊清風本人所說的,這樣一來,很容易形成一種圈內眾所周知,而你們在圈外就胡亂猜測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現在楊清風都是算是安全上壘了。

掛斷電話,楊寧和小東兩人都覺得有些餓了,隨便找了一家餐廳,點了一些菜填飽了肚子。

儘管坐在餐廳的最角落裡,還是被不少人發現了是楊寧,許多人上來要簽名,她不好拒絕,也不想拒絕,於是一頓飯幾乎是在「扒兩口就簽名」的這種節奏中度過的。

「哇,楊寧,現在你也是大明星了!」

兩人吃完飯趕緊溜出了餐廳,小東一想起楊寧剛才簽名簽到手軟,心中便覺得她離大紅已經不遠了,一衝出餐廳便不由得興奮地大叫出聲。

然而,一旁的楊寧缺表現得相當得淡定,她按住小東的肩膀,捏了捏她的臉,掩藏住了眼中的開心:「別傻樂了,這離我所想的還差得很遠呢,要是這麼點粉絲也要感到滿足的話,我們的上限可太低了。」

說這番話,不是為了打擊小東,而是為了激勵自己,楊寧盯著自己的手,不希望自己就滿足於現狀。

無論是天生的資源和後天的人脈,比起那些有著雄厚經紀公司撐腰的藝人們來說,她終究是差了不少,如果要奮起直追的話,她一點也不能怠慢自己的心態。

「我知道啦,我一定會好好輔拙你的,哈哈!」

跟在楊寧身邊那麼久,小東不會不知道她的想法,她揚起臉,眉眼彎彎如新月,對未來的期待和嚮往都寫在了臉上。

她抱住楊寧的胳膊,笑著道:「現在我們回家吧。」

一提到家,楊寧突然怔了一下,她好像忘記說了,自己已經被安天翔強行搬到他的家裡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