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量的鎮魔石在葉陽的手裡化為了磅礴的地獄能量,源源不絕的沒入了體內。


如果不是葉陽幾天前從鎮魔海的銅鑼大王手裡搶奪到了十萬斤鎮魔石,給他兩三個月的時間,估計才能突破。

現在有了十萬斤這種來自地獄的高級能量石,突破起來簡直要多輕鬆有多輕鬆。

咔咔咔,葉陽體內的巨龍微粒大量蘇醒著。


三十三頭,三十四頭,三十五頭……三十八頭,三十九頭,四十頭!

轟隆隆!當葉陽體內的巨龍微粒蘇醒到四十頭時,天地間突然有一縷縷用肉眼都能看見的力量,自動加持到了葉陽的身上。

是天地間的無極之力。

「這就是第三奪奪無極的境界?果然能夠向天奪取無極之力。」

葉陽感覺體內的萬年細胞都在為突破而歡呼雀躍,知道隨著修為的突破,自己的實力相比之前又強大了上百倍。

咔咔咔,達到第三奪,葉陽的修鍊並沒有停止,還有兩三萬斤的鎮魔石化為源源不絕的地獄能量沒入了他的體內,壯大著他的生命力。

巨龍微粒不停的蘇醒,四十頭,四十一頭,四十二頭,四十三頭。

當巨龍微粒蘇醒到四十三頭的時候,葉陽終於停止了修鍊,所有鎮魔石几乎都被他吸收光了。

葉陽留了一萬斤鎮魔石用來加持陣法,剩餘的九萬斤鎮魔石几乎在這三天之內,全部化為了他體內的能量。

三天,三天就能吸收足足九萬斤的鎮魔石,這個消息傳出去,就連地獄中的惡魔也要嚇得聞風喪膽,就連惡魔吸收鎮魔石也要小心翼翼,生怕走火入魔,但葉陽無所畏懼,有惡魔戰袍加持在身,有能夠鎮壓一切邪魔能量的遠古巨龍之力,哪裡還用得著小心翼翼,火力開到極限,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修鍊。

「相比三天前,體內足足多出了十一頭遠古巨龍之力。」

葉陽站立起身,感覺自己對天地力量的掌控又精了一步,相信突破到最後,遲早會將天地力量完全掌控。

「刑天戰場,大約還有十幾天就要開啟了,先把炎陽城深處的九幽石礦脈挪移進龍王塔,然後再回學院也不遲。」葉陽身軀一動,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房間,來到了炎陽城深處,那發現有九幽石礦脈的山谷之中。

葉陽將陣法卸掉,那崩壞的山谷立即顯現出來,有大量的九幽氣息瀰漫而出,吸引著大量的妖獸向這裡匯聚而來。

還好以前的迷霧森林裡只有一些普通的野獸,並沒有什麼強大妖獸存在,否則葉陽開採九幽石,就會多出很多麻煩。

九幽石對妖獸真的有很大的吸引力,就算是一隻普通的野獸呆在九幽石礦脈旁修鍊,不出一年半載也會成為一隻凶獸,尤其對蛻變成人類的妖族,更是擁有無可抵抗的誘惑力,有些妖族為了得到九幽石,甚至付出天大的代價也願意。

葉陽將九幽石礦脈全部開採完后,就打算去尋找妖族之人,將九幽石全部兜售出去,不過要兜售九幽石,需要刑天戰場結束后才有時間進行。

大約又過去了一天,整座九幽石礦脈,終於被葉陽收刮一空。

足足一百五十萬餘斤的九幽石,落入了他的口袋裡。

「這麼多九幽石,恐怕整個大陸上的妖族之人都要瘋狂,等刑天戰場結束后,就用這些九幽石好好在那些妖族之人手裡敲一筆,反正那些妖族之人比我們人類還要富裕,不能錯過此次良好的敲詐機會。」

葉陽的臉上有著陰險笑容。


修鍊到現在他也明白了,想在這個殘酷的武道界生存,首先你得變成一個無所不及的殘酷之人。

「九幽石開採完畢,也是時候返回學院了。」

葉陽看了看天空,惡魔之翼一震,悄然離開了炎陽宗。

並沒有人知道葉陽這兩天葉陽留在宗門裡修鍊,還在宗里開採了一座九幽石礦脈,幾乎所有炎陽宗弟子,都以為早在司徒沖三人離開的時候,葉陽就跟著他們一起離開了。

葉陽走的很安心,他並不擔心炎陽宗的安危。

他最主要的仇人是奪天黨成員,以及鎮魔海的妖魔和黃泉宗的餘孽,鎮魔海妖魔和他共同發下了天道誓言,不能對他背後的宗門動手,所以他完全不用擔心這兩個門派會對自己的宗門動手,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這些邪魔封鎖南域的計劃會被自己破壞,如果這些邪魔成功打開了盤魔地獄的通道,那葉陽和鎮魔海妖魔們之間的誓言就沒有什麼作用了,估計對方到時候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他和他背後的宗門。

不過葉陽並不擔心,一是對自己布下的陣法有信心,只有長生境界的人才有破開的可能,二是他對自己破壞黃泉宗餘孽們用鎖天大陣封鎖南域的計劃很有信心。

幾乎一盞茶的功夫,葉陽便從數千裡外的炎陽宗,返回了乾天學院。

一回到學院,葉陽就看見了浩浩蕩蕩的學生登船的場面。

五艘巨大的航天船,出現在了乾天學院的高空,很多學生從各個角落飛掠而起,飛到了半空的航天船之上。

是在登船,準備前往斷魂山。

「葉陽,你不是不回來嗎,怎麼現在又回來了?」

葉陽才剛剛降落到廣場,就有一個嘲弄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是功德長老呂魂。

葉陽並沒有理會此人,而是把目光看向了角落裡的司徒沖三人。

他走了過去,而三人見到他走來,神色則是一喜,「葉陽,你終於回來了,我們三人對於進不進入刑天戰場還拿捏不定呢,只要達到五次蛻凡以上,奪星辰境界以下,都能自願選擇進入刑天戰場,你說我們到底該不該進去?」

「進去,怎麼不進去,好不容易出現了這個可以見見世面的機會,總不可能就這樣放棄吧?難道你們不想見識見識其他大陸上的武者和我們有什麼不同?」葉陽自然知道自己的三個兄弟在擔心什麼,擔心會遭到奪天黨成員的打壓,他其實也有這種擔心,他其實也很想讓三個兄弟好好獃在學院里修鍊。


但他看得出來,三個兄弟都很想進入刑天戰場,如果錯過這次的機會,誰都會感到遺憾,畢竟刑天戰場每百年才會開啟一次,要等下次開啟,那得等到猴年馬月。

「奪天黨的成員,已經放言讓我們炎陽黨的人小心點,說只要在刑天戰場里遇見我們幾個,就會讓我們魂飛魄散,永遠的從這個世界消失。」司徒沖沉著臉道,「此次進入刑天戰場里的奪天黨成員,沒有上萬也有數千,奪天境以上的傳奇學生更是一抓一大把,我們幾個進去會不會是送死行為?」

「放心,刑天戰場那麼大,哪有那麼容易就遇到奪天黨的人?」葉陽道,「我聽說刑天戰場可以自由出入,如果在裡面遇見什麼危險,捏碎身上的令牌就能離開刑天戰場,魂魄回歸肉身,把死在裡面的風險降到最低。當然,到底進不進入,還得看你們自己,像你們這種剛剛合格的修為,我是不提倡你們進去的。」

「聽說此次刑天戰場的獎勵無比豐厚,一百年才有的一次機會,總不可能就錯過了吧?」

寧飛翔咬了咬牙道,「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們進入刑天戰場,不要什麼名次,也不要什麼獎勵,就是進去見見世面而已,見見世面,不和他人爭鬥,總不可能遇見危險吧?」

「飛翔說的沒錯,如果我們連進入刑天戰場的勇氣都沒有,還怎麼跟著葉陽你干大事?」

司徒沖和楊武都選擇進入刑天戰場。

「好,有氣魄,不愧是我的兄弟。」

看見兄弟三人都選擇進入刑天戰場,葉陽欣慰的點了點頭。

雖然五次蛻凡也能進入刑天戰場,但偌大個乾天學院這種修為也敢進入刑天戰場的,用一隻手都能數的出來,就算六次蛻凡的武者,也沒有勇氣進行刑天戰場。

而五次蛻凡的司徒沖三人卻敢進入刑天戰場,這得需要遠超常人的膽魄才能做到。

「你們看,炎陽黨這三個廢物居然也想進入刑天戰場,不知道到底哪裡來的勇氣。」

「我達到六次蛻凡都不敢隨意進去,這三人這種修為也敢進去,確定不是找死?」

「奪天黨的人已經放話了,只要炎陽黨的這幾人敢進刑天戰場,那刑天戰場就是他們葬身的地方,有奪天黨成員的威脅也敢進入刑天戰場,果然不愧是和葉陽一路的人,都是瘋子。」

「噓,都小聲點,沒看見那個葉陽在司徒沖幾人身旁嗎?聽說幾天前呂魂長老帶著一群奪天黨的成員到葉陽的炎陽宗讓葉陽回學院,還吃了個癟呢,聽說葉陽連奪無極的人也能擊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管他是不是真的,反正這種人物不是我們能得罪的起的,葉陽是傳奇學生,進入刑天戰場為學院爭光責無旁貸,就看著吧,看此次在刑天戰場里,此人和奪天黨成員之間是怎麼碰撞的,反正神仙打架,我們這些凡人只需看戲就可以了。」 在眾人議論紛紛的目光中,葉陽就這樣和兄弟三人一起登上了其中一艘航天船。

「恩?」葉陽眉頭一皺,突然目光一凝,發現有一道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頓時讓自己好似來到了寒冰地獄,全身發涼。

他運轉真氣,悄然化解了這股寒意,回頭一看,就看見不遠處的天地間,有一名老者正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

這名老者,正是他晉陞傳奇學生時見過一面的太上長老之一,乾蒼長老。

葉陽見到乾蒼長老的目光望來,起初有些疑惑,轉念一想他又明白了,估計幾天前呂魂所說的話是真的,真的是帶著乾蒼長老的命令來炎陽宗讓自己回學院,估計自己沒有聽對方的命令,現在對方有些不高興了吧。

葉陽並沒有理會這名太上長老投來的陰冷目光,而是和自己的幾名兄弟一起上了船。

「晴雪,你看,此人就是葉陽。」

另一艘航天船上,一名面容俊逸的青年,對著身旁一名身穿鮮艷紅衣,好似嬌羞玫瑰似的少女指了指對面登上航天船的葉陽。

這名青年,是飛天黨的高級成員,擁有第四奪奪陰陽的修為,是學院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傳奇學生,名叫慕容冢。

而站在青年慕容冢身旁的少女,小小年紀也擁有奪無極的修為,是他的妹妹慕容晴雪,同時也是鳳天黨的高級成員。

平時這對兄弟幾乎不在學院里露面,現在刑天戰場開啟,也紛紛現身了。

「此人就是傳聞敢跟奪天少爺對抗的葉陽?」

一席鮮艷紅衣,好似嬌羞玫瑰似的少女慕容晴雪用吃驚的目光看了眼葉陽,「哥哥,此人果然不愧是傳聞中連鎮魔淵也敢潛入的瘋子,我剛才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那股力量甚至連哥哥你也不是對手。」

「妹妹,很少有人能讓你如此讚歎,你該不會看上這個葉陽了吧?」慕容冢看了眼葉陽的方向,撇了撇嘴道,「此人不過是新入學一年的新生而已,連我也不是對手,妹妹,你確定不是在說笑?」


「反正你遇見這個葉陽要小心點就是了。」慕容晴雪似乎也有些疑惑,她現在又從葉陽身上感應不到那股讓她極為恐懼的力量了,方才她明明有所感應,現在對方又好似普通人沒什麼奇異之處,難道是自己產生了錯覺?

學院里各個方向,其他航天船上,議論的最多的人,就是葉陽。

都在議論葉陽是怎麼怎麼蠻橫,議論葉陽是怎麼怎麼瘋子,同時也在議論葉陽是怎麼怎麼膽大,連奪天少爺也敢得罪,真是不知死活。

「葉陽,這些人真是可惡,都認為你死定了,要死在奪天少爺手裡。」

航天船上某個角落裡,司徒沖聽見四面八方傳來的聲音,顯得有些憤懣。

「無妨,一些閑言碎語而已,無須理會。」葉陽滿不在乎,「很多人都在看我的笑話,我就讓這些人看看,到底誰最後才是笑話。」

嘩!

突然,另一艘戰船掀起了轟動,又有一個大人物登船了。

「南宮月,是南宮月出現了。」

「聽說南宮月是仙人轉世,並且前段時間徹底覺醒了前世仙人記憶,成為了整個學院的香餑餑。」

「沒想到此女居然是仙人轉世,難怪會成為聖徒候選人,現在此女擁有了仙人的修鍊經驗,不知道達到了什麼境界?」

「具體什麼境界估計只有學院的長老和奪天少爺知道,不過想來應該不低。」

「現在此女在學院里幾乎是如日中天,甚至成為了另一個奪天少爺,從今以後學院里還有什麼人敢得罪此女?」

「有人敢,那個葉陽敢,聽說那葉陽和南宮月是死敵,雙方的仇恨沒有化解的可能,現在兩人都要進入刑天戰場,不知道見面時會不會拼個你死我活?」……

「葉陽,你的老仇人南宮月現身了。」

看見南宮月一現身就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注意,船上的司徒沖幾人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這是此女最後的風光了。」葉陽冷冷看了眼遠處登船的南宮月,冷笑一聲道:「此次的刑天戰場,只要一碰面,就是她的死期。她以為得到了奪天少爺的器重,蘇醒了前世仙人的記憶,就能輕鬆對付我,殊不知一切都是她的一廂情願而已。不久之後我就會讓她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絕望。」

似乎察覺到了葉陽那仇恨的目光,遠處登船的南宮月也把目光望了過來,只是淡漠的看了葉陽一眼,隨後又把目光移開,似乎覺醒前世仙人記憶之後,葉陽在她眼裡已經變得微不足道,成為了可以隨意捏死的對象。

在眾人眼裡,南宮月表面看起來並沒有把葉陽放在眼裡,但她與葉陽對視之後轉身的那一刻,眼眸里出現了明顯的吃驚,「沒有想到,真是沒有想到,我覺醒了前世仙人記憶,好不容易才達到奪無極的境界,沒想到葉陽也達到了奪無極境界,他到底是怎麼修鍊的,怎麼可能和我這個擁有仙人修鍊經驗的人分庭抗禮?」

南宮月有些吃驚,吃驚葉陽的修鍊速度,不過她並不在意,對徹底覺醒了前世仙人記憶的自己很有信心。

她在心裡喃喃感嘆,「葉陽啊葉陽,我真是對你越來越好奇了,修鍊速度快到這種程度,你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呢?這個答案,不久之後便能揭曉。」

「三天,再有三天就會前往斷魂山,想進入刑天戰場為學院爭光的人抓緊時間了,錯過登船的時間,就意味著將於此次的刑天戰場絕緣了,要想再進入刑天戰場,就要再等一百年。」

轟隆隆的聲音,從乾蒼這名太上長老的嘴裡傳出,傳遍了學院每一個角落,傳到了每個學生的耳里。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學生從各個方向趕回學院,都爭先恐後的上了船,生怕錯過前往斷魂山的時間。

斷魂山距離乾天學院很遠,就連航天船也要五六天才能到達,錯過登船的時間,真的意味著錯過了進入刑天戰場的機會,因為沒有航天船,想在十幾天之內從乾天學院趕到斷魂山,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這便是為什麼很多學生收到消息立馬從四面八方趕回學院的原因,時間不等人。

葉陽其實並不在乎登不登船,他有惡魔之翼在身,就算最後一天出發也能及時趕到斷魂山。

他之所以登船,是想在趕路的這段時間裡為自己的三個兄弟提升修為。

轟隆隆!

三天過後,五艘航天船上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全都是想要進入刑天戰場的學生,有的想進去湊熱鬧,有的想為學院爭光,有的則是想取得好成績得到豐厚獎勵,各種各樣的目的都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