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致十點多時,還是昨天那個時間,門口傳來嘟嘟嘟的敲門聲。


“一定是那小子過來了,我去開門。”

薛紅三兩步走到門口開門,當她把門一拉開,一陣巨大陰風颳進來,把我畫在桌面上的幾十張符錄全部吹了起來。

我一下站起來,迅速念上清心咒,把陰風屏蔽。

與此同時,手一張靈符朝門口射去:“萬鬼伏誅,身形具散……滅!”

薛紅閃開,躲過我衝向門口的靈符,就見走廊上冒出耀眼火光。67.356

火光中,我看見一隻白漆陰森的手,是個女人的手。

手指甲腥紅尖銳,手背全部是傷,血肉模糊,森森白骨可鑑。

那手拔着門口,拖出一隻鮮血淋漓的手指印,想要從走廊上進來。

薛紅哪裏會如她所願,擡腳,往門外狠狠一踹,把那隻鬼踹出去。

我還沒來得及看見那隻鬼,薛紅就和鬼打出去了。

嘭一聲,大門關上,我朝薛紅大叫:“薛紅,回來。”

房間內,依然陰森森冷颼颼的,空氣中瀰漫濃郁的陰氣。

盛大陰氣沒有隨薛紅把那厲鬼打出去降低,房子裏還有更強鬼魂存在。

我警惕的看沙發,牆角,地板……沒有!

她在哪?

到底在哪裏?

我手指伸到腰間的乾坤袋上,凝神問道:“馨兒,在哪?”

陰陽乾坤袋直接掙脫我的手,朝天花板竄去,張開巨大嘴巴。

我瞬間擡頭!

頭頂吸頂燈上,冒出一截漆黑長髮,茂密頭髮下,我看見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腥紅的眼珠子,死死盯着我。

她手指甲很長,尖銳鋒利,像一把小鋼刀,對我虎視眈眈。

馨兒張開袋口往上竄去,正是她要撲下來殺我之時。

嘭!

門口打開了,我瞬間朝門口望去。

何凡手心握桃木釘衝進來,正巧遇見馨兒吞噬厲鬼一幕。

他睜大眼睛,驚愕的看馨兒把整隻厲鬼吞入腹中,過程不過兩秒時間。

他進來,伸手想去觸摸馨兒,馨兒一個旋轉,飛到我身後揹包裏。

何凡收回手,雙眸熠熠生輝,燦如若星辰,興奮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陰陽乾坤袋?”

我點頭,把揹包斜背到身上。

他低頭看下滿地的靈符,撿起幾張來:“你會畫符早點說,害得我畫了一百多張,現在才畫完。”

他執靈符放鼻子下聞了聞:“血符?你用自己血畫的?”

我沒時間跟他討論靈符的事情,爲什麼在外面打鬥的薛紅,沒有聽見半點聲響。

我問他:“你進來時看見薛紅沒?”

“那隻紅狐狸?沒有啊?”

我聽見他的話,叫道:“糟糕。”

我心急如焚的打開大門,一打開門,我就傻眼了。

外面,走廊,小巷,樓房……全部不見了,成了一片曠野燎原。就像冥界的地勢一樣。

沒有日月星光,黑霧如墨的大地,看不到半點光線。

陰冷的寒氣只撲到我臉上,冷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不敢踏出門外,我怕腳下是懸崖峭壁,是空中高樓,一腳踩空,我會摔得粉身碎骨。

何凡走到我身後,望門外。

他突然喊到:“草,這麼多厲鬼怨魂,都是來取你命的,你到底得罪誰了?”

我擡眼一看,黑霧中,無數的鬼魂,密密麻麻的像幽靈一樣,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

他們雙腳不沾地,半漂浮在空中。

一個個眼露紅光,詭異的盯着我的胸口,好似我在他們眼中,是上等可口的美味。

是誰?

難道冥王殿的出動了嗎?

他沒有像夜冥在背後來陰的,而是更殘忍的出動這麼多鬼魂來找我。

何凡嚴聲厲色道:“我抓鬼這麼久,從來沒有看過這副架勢,五十萬,少一塊錢都不行。”

他還在繼續說着,我已掏出紫電拘魂網,放置在手心,只要他們撲過來,就全部收掉。

在他們後面十米遠的地方。我看見一個熟臉。

沒錯,是凌幽那小賤人,她在這羣鬼魂後面得意的窺視我。

她嘴角勾起,杏眸陰惻惻的冷笑。

我對身後的何凡說:“孤魂後面的那個女人,你看見沒有?”

他問我:“跟你長的很像那個?”

“對,你要拿下她的命,五十萬一個子都不會少你。”

“這羣鬼魂呢?”

我把玩手中的紫電拘魂網:“我有辦法,你把那女人拿下。”

他爽快道:“好,成交!” 前方,密密麻麻的鬼魂越來越近,他們很快堆集在門口,虎視眈眈窺視我。

我雙手拉開紫電拘魂網,對何凡說:“退後。”

何凡驚奇道:“喂,你真不要我幫忙?”

我不耐煩道:“你只要把那個女的拿下就行,快點閃開。”

他乾脆的應下:“就那個女的是吧,好,我現在就把她收了。”

說完,他手裏飛出一隻桃木釘,勢如破竹的朝凌幽飛過去。

桃木釘穿過幾只怨魂的身體,將他們身體射穿,直射到凌幽面前。

凌幽距離我們十餘米,當桃木釘飛到她面前時,她沒像之前用龍形匕首把我靈符斬斷那樣。

而是雙眼挑釁的朝何凡一望,單手把桃木釘接住。

何凡見狀,頓時駭然道:“譁……單手接下我的桃木釘?這麼厲害?”

我擡眼一看。

她桃木釘雖是接住了,但是被刺穿手心,以她的手心爲中心點,一圈黑色漸漸蔓延。

她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眉頭緊皺,看錶情是痛苦的。

這何凡,不同凡響!

何凡在我身後驚愕道:“我桃木釘是用黑狗血浸泡,在太陽底下暴曬了七七十四十九天,她溶血爲水,不是人!難道是半人半僵?”

我點頭:“是殭屍!”

“如果是殭屍,那她死定了。”

Wωω ¸t t k a n ¸c○

那方,凌幽杏眼朝我凌厲一掃,當我面把手心的桃木釘給拔出去,甩在地上。

何凡對我小聲道:“你把這些鬼魂料理了,我跳窗戶出去,繞道把那個女人逮了。”

我點頭。

門前的那些鬼,全部圍集過來,距離門口不過幾米遠。

他們雙目露出腥紅,貪婪的盯着我胸口,對這顆帝王心虎視眈眈。

有的鬼張開嘴,露出尖銳獠牙,獠牙下滴着黑色血液。

有的鬼伸出腥紅的舌尖,舌尖舔着蒼白如紙的嘴脣。

還有長相奇醜的鬼魂,放置在身側的手,手指尖長出銳利指甲。

他們蠢蠢欲動,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把我一塊塊的撕碎吞噬。

站在最前面的那隻厲鬼,眼眸露出陰森紅光。

他篤地伸出黑色利爪的雙手,嘶吼一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我撲過來。

以他爲首,後面的鬼魂像上百年沒有吃過東西一樣,全部腥紅眼眸的撲過來,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塊。

他們距離我半米時,我掏出紫電拘魂網,朝他們撒下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收!”

天地混沌,風雲大變!67.356

無數的陰風嗚嗚嗚的朝門口灌進來,我死死的揪住紫電拘魂網的一角,扒着門口。

轟隆隆!

房頂上幾道巨大的紫色閃電直劈下來,劃破暗夜天空,把天空撕成兩半。

紫電拘魂網一出手,朝我撲過來的鬼魂,全部被吸收入內。

他們惶恐的尖叫着,吶喊着,咆哮着,

他們面容猙獰,手指甲被紫電拘魂網攪碎,身上被紫電拘魂網來回串動的電光,滋滋滋的狠打。

鬼齡低的鬼魂,就幾道紫電,直接劈成一縷黑煙,煙消雲散了。

剩下的鬼魂,紫電拘魂網一收縮變小,將他們慢慢勒成火柴盒大小。

不消一刻,全部灰飛煙滅。

過程不過幾秒時間,我利索的把紫電拘魂網一收。一切又迴歸原樣。

月光冷清的直泄下來,照亮走廊前的一棟樓房,樓房窗戶上還亮着幾盞燈。

樓下的小巷子,昏暗路燈照射下,看不到一個路人。

可是,薛紅和何凡呢?

我頓時警鈴大作,關上門,往房間裏窗戶跑去,從窗戶往下望。

房子後的小巷子,沒有路燈,巷子兩邊的房子沒有看見一點星光。

小巷子裏黑霧朦朧,黑漆漆的,安靜的太過詭異。

突然,我看見女人影子一晃而過,看身形好似凌幽。

高跟鞋碰擊地面,發出篤篤篤的尖銳聲。

她跑的很快。

小巷路燈旁邊,何凡功夫很好,跳過牆面,越過垃圾桶,始終在離她五米的距離追逐着。

可是,薛紅呢?

我把窗戶一關,套了件黑色外套,打開門朝後面巷子追出去。

我抄的是近路,直接到後面小巷盡頭裏等着她。

靈符,桃木劍,拘魂令旗,哦對,還有鎖魂鏈,紫電拘魂網,不管對她有沒有用,我一定要試試。

凌幽自信爆棚。她斷定能夠利用這羣鬼魂殺了我,普通的鬼魂壓根就傷不了我。

已扭轉了局勢,我很想殺她,哪怕只有一丁點的可能。

我氣喘吁吁的跑到小巷盡頭。

把紫電拘魂網拉開,捆在兩隻拘鬼令旗上,手執桃木劍,站在大路上等待凌幽。

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距離還有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黑霧朦朧中,我已經看見穿着淡藍色裙子的女生,朝我這邊跑來。

是凌幽沒有錯,我和薛紅放學時,她就是這身裝扮。

如果她跑過來,被我紫電拘魂網困住,然後再一舉將她拿下。

那今天,順利的不敢想象。

一想到這裏,我心裏莫名的興奮。

被她打壓了這麼久,啊哈哈哈……我終於能把她幹掉了。

果然,凌幽在我前面五米遠的地方停住了。

在她身後,何凡把玩着手上的桃木釘。

他歪着頭,嘴角抿着淡笑,譏諷道:“害的我跑了三個圈,你倒是跑啊?”

凌幽轉頭,眼眸露出兇光,盯了他一眼,在回頭看我。

她就算落了下風,仍然底氣十足道:“龍小幽,就憑你們,也想拿下我?不自量力。”

聽見她的話,我笑了:“對,我或許拿不下你,但是,我現在給君無邪打電話,要他馬上過來,你說,我拿不拿的下你?”

凌幽雙眸腥紅,憤怒道:“你,小賤人,我告訴你,君無邪是不會殺我的,他下不了手,就算我身體裏只有一絲殘魂,但我這具身體纔是真正的凌幽,他下不了手,永遠都下不了手。”

聽她這話,我徹底憤怒了。

立馬掏出手機,對着她怒道:“好,你說他下不了手殺你是嗎?我現在就讓你好好看看,我要讓他親手殺掉你。”

然後,我當着他的面,直接撥通他的號碼。

把聲音放成擴音。

我們禁聲,目不轉睛盯着手機屏幕。

手機裏傳來:您撥打的電話佔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我當時的臉色,一下就綠了。

昨天晚上不是好好的嗎?怎麼今天一下就打不通了。

君無邪關鍵時候拆我臺呢?

凌幽頓時仰天大笑:“哈哈哈,龍小幽,你這麼蠢,他們爲什麼會喜歡你,到底喜歡你哪裏?要不是你長的像我,你以爲他們會多看你一眼?”

我一下就火了。朝她怒道:“你給我閉嘴,何凡,一起把她拿下。”

何凡五指縫中都插着桃木釘,對我點點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