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祭司嫵媚的美眸裏閃過一絲鋒利。


她纖細的手臂一伸,手中多了一根銀杖。

頂立於一朵蓮花狀,上邊嵌着一顆耀眼奪目的藍寶石。

蘇紫陌那那烏黑明亮的眼睛,快速的轉了轉,眼神清澈,明如秋水。

“雲軒,她這是想幹什麼?”

“陌兒,這個女人的修爲十分危險,她是一個大祭司,比磨盤山的巫師好要厲害,而且已經活了好幾百年了,她年輕的容貌,來自於這片大陸的天靈赤陽果。”

沐雲軒眸色深沉的看着對方。

“那你打得贏她嗎?”蘇紫陌快速的問道。

比磨盤山的巫師還要厲害,這就有些駭人了。

活了幾百年了,厲害了,她的姐,這年輕的容貌不過二十五六呀!

她手中的銀杖透着詭異的氣息,看着就很厲害。

“打不贏。”沐雲軒看着她微微一笑。

這小丫頭,一到關鍵的時候就不相信他。

“啊!”蘇紫陌微微驚訝得張開紅脣。

蘇紫陌快速的低聲說道:“雲軒,那咱們逃吧!”

沐雲軒一聽,墨黑的眼底閃爍着奇異的光芒,帶着一絲絲笑意。

他快速的低頭,在她的紅脣上掠過深深的一吻,才滿足的放開她。

“你幹嘛?”蘇紫陌微微震驚的看着他。

都這時候了,他還有心思想這些。

沐雲軒抱着她和長臂緊了緊。

性感好聽的聲音在她耳邊緩緩響起:“陌兒,我在幹嘛,要不要我在做一遍給你看看。”他的眼中,跳躍着濃濃的情慾。

“別鬧!我問你,你是不是認識眼前的這個女人?”

蘇紫陌對他雖然不是徹徹底底的瞭解,但也是十之八九。

“陌兒,我是夢魘的時候,曾經來過這裏,而且,夢魘城離這裏不算太遠,可是時間太久,我已經忘記了。”

“哦!”蘇紫陌奇怪的看了看他。

他居然來過這裏。

夢魘,他到底活了多少年?

大祭司看着自己再次被兩人無視。

又看着兩人親密的毫無顧忌的在她面前親吻。

一股怒氣從心底陡然而生。

“本座再說一遍,天靈赤陽果留下,本座可以饒你們不死。”大祭司怒吼道!

那眼中也有着對情愛的嫉妒。

“都說了在我的肚子裏了。”蘇紫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那就怪本座不客氣了。”

大祭司眼中的殺意愈來愈明顯。

沐雲軒目光蘊含着深潭般的冷冽。

若是要動手,對方肯定會認出自己的身份,只怕到時候會更加麻煩。

沐雲軒長臂一伸,幽冥劍赫然出現。

那看着大祭司的黑眸,漸漸散發出藍光,閃動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絲絲寒意。 “陌兒,聽話,不要亂跑,我很快就會回來。”

沐雲軒低聲在她耳邊說道。

這一戰是在所難免的。

和這個女人戰鬥,不會速戰速決。

“雲軒,知道了,你小心一點!”她現在也沒有好奇的事情了,自然也不會亂跑了。

“嗯!”

沐雲軒快速的飛身出去。

冷聲道:“要戰,就來吧!”

“好!本座也有很多年沒有好好戰鬥過了。”大祭司銀杖高擡。

可在看到沐雲軒眼眸是藍色的那一刻,她目光閃了閃,眼底劃過一抹驚疑。

沐雲軒幽冥劍上涌動這一束巨大的藍光。

這女人修煉的也是巫術,和庚映柔他們一樣。

只是這個女人的修爲更加厲害。

他此刻必須爆發自己的實力,才能贏過她。

大祭司銀杖高舉,微微一動。

一道銀色的雷電瞬間連接在銀杖上。

蘇紫陌一看,微微震驚!

這是什麼修爲?

魔法師嗎?

不可能呀!

巨星緋聞 沐雲軒猛的飛身攻擊大祭司。

那大祭司也非常小心的應對。

天地間,發出玄氣極大的碰撞聲。

這夫妻二人既然敢來到這裏,就是做了萬全的準備。

若是沒有一點修爲底蘊,絕對不會闖入這裏。

突然,自大祭司周身起,一道寒冰鋪天蓋地的散開。

一寸一寸的吞噬着周圍的一切。

沐雲軒一看,迅速的收回九翼。

將蘇紫陌抱在懷裏。

隨着銀色雷電的猛擊,大地已經變成了一片銀白。

“雲軒,這種修爲真的是太恐怖了。”蘇紫陌看着焦黑的一片,瞬間被冰雪覆蓋。

“陌兒,她雖然厲害,可是她的玄氣用不了多久就會用盡,到了最後,幾乎是在透支她的玄氣,這樣一來,我們就有機會贏了。”

沐雲軒邊說邊應戰。

灰暗的天地之間突然光彩溢目。

那一層層星星點點的藍光,光采奪目。

那大祭司一看,瞬間停下攻擊的動作。

“夢魘,居然是你!”

大祭司震驚的看着沐雲軒。

這男子,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一身張狂的氣勢。

“神女大祭司,好久不見了。”沐雲軒冷冷一笑。

可怕的寒氣噴薄而出,耳畔不斷傳來一陣陣冰層離開的聲響。

“夢魘,多年不見,沒想到你已經佳人在懷了。”

而且是一個廢物。

他居然看上了一個廢物?這讓她一點都沒有想到。

也讓她的心裏嚴重和不平衡。

而且,他的樣子完全變了。

“夢魘,快兩百年了,沒想到再見,你已經不是原來的你了。”

大祭司嫉妒的看着他懷中的蘇紫陌。

蘇紫陌這纔看出來。

這大祭司對夢魘情根深重呀!

“雲軒,她是你的老情人啊!”蘇紫陌回頭,低聲問道。

那女人眼中的情意可是不會騙人的。

“瞎說!我這一輩子,只愛過你一個人。”沐雲軒輕輕在她白皙的額頭上點了一下。

語氣中略帶責怪。

蘇紫陌一聽,雖然覺得自己的行爲很幼稚,可心裏卻是非常的開心。

“大祭司,我妻子現在很需要這天靈赤陽果,而且這天靈赤陽果是天生地長的,並不屬於你們焦冥大陸。” 大祭司一聽,身形微微被怔住。

目光中全是難以置信!

時隔多年見到他,他已經有妻子了。

“你這容貌是怎麼回事?”

大祭司想知道,他這些年都發生了什麼?

沐雲軒目光微冷,“這個和你沒有關係。”

大祭司突然神色激動起來,大聲質問道:“夢魘,你一句沒有關係,就能撇下我對你的一番癡情嗎?我多年的付出,始終得不到你的迴應,是不是?”

沐雲軒突然笑了笑:“大祭司,物是人非事事休,本座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夢魘,你又何必執着。”

大祭司的眼底依然流露出難以置信。

一句物是人非事事休,擋住了她心底所有及將要問出口的話。

不錯,他身上有夢魘的氣息,可是他的臉,在她的眼裏,是陌生的。

剛剛知道他是夢魘的那一瞬間,她心裏那股瞬間涌上來的喜悅讓她不能自持。

可他卻告訴她,物是人非事事休。

蘇紫陌微微蹙眉,這大祭司和夢魘相遇,應該是在他和簡陌相遇之前了。

“夢魘,我一直相信一眼萬年的。”

“本座也相信一眼萬年,這是我的妻子,一見鍾情,一眼萬年。”沐雲軒快速地說道。

他低眸,目光深又溫柔的看着懷裏的蘇紫陌。

蘇紫陌微微一笑,目光癡纏又滿含愛意的看着他。

心裏非常的激動。

沐雲軒輕輕的颳了一下她的鼻尖。

天下,只有她,能讓他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大祭司看着兩人在自己面前你儂我儂。

那雙方眼中的深情似海,讓她嫉妒。

眼中也瞬間燃燒着熊熊烈火:“夢魘,你非要在我面前這樣嗎?”

隨即!

她目光犀利的看着蘇紫陌。

“一個廢物,你居然爲了她冒險來取天靈赤陽果。”

沐雲軒一聽,雙眸滿是肅殺之意的看着大祭司。

“大祭司,若是敢在對我的妻子不敬,休怪我不客氣。”

“呵呵!”大祭司輕輕冷笑了一聲。

“夢魘,有本事你殺了我呀! 寵妻無度之強娶世子妃 我已經活了很長時間了,早已經活夠本了。”

大祭司突然發瘋似的吼道。

如此激動的大祭司,是焦冥大陸的人很少能看見的。

靜琳回來,正好看到這一面的大祭司。

她飛身到大祭司的身邊。

在大祭司耳邊低語了幾句。

大祭司聽完之後,一臉的無所謂。

並沒有出現靜琳所期盼的震驚!

靜琳皺了皺眉頭。

天靈赤陽果全部都沒有,大祭司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過了好一會,大祭司嫉妒的雙眸裏,瞬間變得清明瞭很多。

她微微一笑說道:“夢魘,從我見到你的第一次,我以爲,你不會愛上世界的任何一個女子,可是我錯了,並不是長得漂亮,修爲高就能得到你的愛,你的妻子很漂亮,很惹人疼愛,她應該就是那個捂熱你心的人吧?”

她突然的轉變,讓蘇紫陌有幾分吃驚!

“不錯!陌兒就是那個捂熱我的心的人。”沐雲軒霸氣的回答道。

蘇紫陌眼底浮現一抹溫暖的笑意。

她突然覺得自己好了不起。 “夢魘,帶着你的妻子和天靈赤陽果離開的。”

神女大祭司突然說出一句讓蘇紫陌和沐雲軒都震驚的話來。

靜琳也不可思議的看着神女大祭司。

“大祭司,你是想把所有的天赤靈果都給他們嗎?這可是一百年才成熟一次的果子,五十年枯木逢春,五十年芬芳結果呀!”

靜琳今年剛好可以吃這天靈赤陽果。

等了這麼些年,終於輪到她了,大祭司卻要把它全部送人。

這讓她怎麼會甘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