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概是那一杯豆漿。


葉靈問星河,星河卻不肯告訴她答案。

她只能自己猜測。

心裡告訴自己,星河不過是個只能帶她穿越的機器。

星河:……表示委屈。有些規矩就是規矩,破壞了規矩是要付出代價的。

葉靈不動聲色,撐著演完了自己的部分。

跑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正好遇上古月。

雖然之前一直找機會與她相交,但總沒機會,葉靈也就歇了那個心,沒想到就這樣碰上了。

古月也愣了一下,隨即對她微笑的點點頭。

葉靈同樣打招呼。

思考了一會,葉靈還是決定在外面等她。

古月也並不意外。

大概有很多人這樣做過。

看著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卻已經十分耀眼的古月,葉靈深深嘆了口氣。

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你怎麼對著我嘆氣呢?是我令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嗎?」古月淺淺的笑,給人一種和照的感覺。

葉靈倒是覺得溫文婉雅可以用在她身上,而不是曲星辰。

「你演戲專業,想跟你請教學習。」葉靈也不扭捏,直接說明意圖。

「哦?」古月似乎是意外的,眸子一下一上,便把葉靈看了個遍。

「聽說,你也不差。」劇組的事,大大小小都會有人說,何況她還從不避諱什麼。

「跟你比就很差了吧。」葉靈笑笑,自己有多少斤兩還是知道的。

古月微微抿了唇,不打算作什麼評價。

葉靈向前,想跟她聊聊一些遇到的問題,畢竟導演不總是有時候指導她。

可是古月後退了一步,躲避非常明顯。

葉靈腳步頓住,她似乎是忘了些什麼。

她攤手:「我沒有惡意。」

古月睫毛一掃,許多靠近她的人都說過同樣的話。

葉靈盡量的表達自己的真誠,但古月仍是一副防備的樣子。

她只好放棄:「真的是有些問題想請教你,那……等你有空的時間我們再聊聊吧。」

她並不想讓人為難。

古月看了她一會,然後微乎其微的點了下頭。

葉靈也不好約什麼時間,自己退開了去。

同一時間,同一空間,即使在相同的境地,交流也不一定會順利,葉靈在思想,自己哪裡做得不好讓人覺得她的誠意欠缺了呢?

「切,就她?」

葉靈又聽到一些女生在講事情,本想退去,卻聽到古月的名字。

「你們說,古月會不會真的和LK在一起? 厚愛,天價婚約 你看他們?」

葉靈順著女生的目光看去,那兩人站在一起,中間幾乎沒有間隙,手上拿著劇本,像在研究劇本的樣子,古月還把頭靠近LK的劇本,像在觀看什麼?

「也沒什麼呀?他們是男女主,一起研究一下劇本怎麼了?」

「沒怎麼啊,但是你看,古月是主動靠近LK的呀,看劇本正常不是遞過去就可以看嗎?幹嘛要把頭靠過去,這些肢體語言告訴我們,兩人之間一定有問題,要麼就是他們沒人的時候就這麼親密,要麼就是古月對LK有意思,所以肢體語言才這麼明顯……」

「暈,你學心理學的呀?」

「嘿嘿,倒沒有。不過這不是正常的判斷嗎?如果兩個人不熟,誰願意跟陌生人接觸呀,正常人不應該是在陌生人靠近的時候啟動防禦系統,做出防備的嗎?你看他們,誰有防備誰呀?」

「你這樣一說,越看越覺得像耶……」

「是吧是吧?我就說他們有問題,快快快,拿你的手機來拍一張,你看這個角度,簡直是最佳視角,說不定到時可以當實錘……」

兩個女生偷偷摸摸的拿手機出來調整鏡頭,一個身影卻擋住了她們的視線。

「走開走開!……」

兩女生抬頭,看清來人的臉的時候,一陣愕然。 ……

應海雄走了,離開了華海,用追求的手段沒有得到林若煙,那他就準備用下一個手段了。

對於別的女人,哪怕是水吟月,應海雄也沒有用過特別過分的手段,可是林若煙不同,林若煙實在是太漂亮了,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他動心了,他的佔有慾在作祟,他要得到林若煙,不管是林若煙願意還是不願意。

這正好合了古風的心意,古風還巴不得應海雄和林逸鬧得天翻地覆呢。

回到了京城,應海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古風,他要和古風好好商議一下接下來如何對付林氏財團的事情,這也是古風願意見到的事情,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京城一家高檔會所當中,應海雄正坐在沙發上面喝悶酒,一旁坐著兩名穿著暴露的美女,此時正一左一右靠在應海雄的身邊,嘴裡說著奉承應海雄的話。

要是以往,應海雄定然會心花怒放,然後拿出一沓錢來賞賜這些美女,可是這一次沒有,只是厲聲道:「閉嘴!」

兩名美女不知道應海雄是怎麼了,趕忙閉上了嘰嘰喳喳的嘴,內心當中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得罪了這位號稱京城第一大家族的大少爺。

過了一會兒,京城三人組的三個人就來到了這家會所當中,一看到應海雄,古風的嘴角就掛上了笑容:「應少!」

「嗯!」應海雄應了一聲:「請坐!」

古風等三人坐在了應海雄的身邊,看到應海雄的氣色不太好,古風立刻詢問道:「應少這是怎麼了?愁眉不展的,莫非是遇上了什麼難事?」

「哼!」應海雄一拍桌子,憤怒道:「這個林若煙,簡直是不識抬舉,本少爺能看上她,那是她的榮幸,可是居然一次又一次的敷衍我,簡直是沒有把我放在心上,可惡!」

古風趕忙道:「應少切莫著急,女人嘛,都是比較賤的,現在的林若煙高高在上,心氣比較高傲,自然對應少沒有放在心上,可是應少放心,我們對林氏財團的行動正在展開,過不了多長時間,林若煙一定會哭著喊著來求到應少的腳下,到時候應少想要把她怎麼樣,就看你的心情了!」

古風的話對應海雄來說還是很受用的,當下輕輕的點了點頭:「哼哼,你這話說的也不錯,到時候我要她林若煙好看,用盡一切手段來折磨她!」

一旁的沈從文則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早就聽說過應家大少爺應海雄心裡頭有些問題,喜歡折磨女人,今天一聽才知道是真的,這個可怕的人,也不知道毀了多少女子。

「對了,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怎麼還沒有打敗林氏財團?」應海雄不爽道。

「我們的進展十分順利,雖然林若煙負隅頑抗,可林氏財團的股價現在還在慢慢的下跌,應少放心,林氏財團的日子沒有幾天了!」古風拍了拍胸口,十分自通道。

「那就好!」應海雄點了點頭。

古風則是和應海雄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反正兩個人的交情不是多好,只是都有共同的利益而已。

「應少,我現在還擔心一個人,害怕在關鍵的時候給我們下絆子!」古風道。

「哦?」應海雄不解道:「你說的這個人是林逸?這林逸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嘴裡頭說著是林若煙的男朋友,可我追了林若煙這麼長時間,也沒看到這林逸有什麼行動,估計這小子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

「應少,你錯了,林逸的城府極深,絕不是你能想象的,」古風沉聲道:「可是我擔心的這個人並不是林逸,林逸雖然厲害,可無非是拳腳功夫比較好而已,對生意上面的事情一竅不通,可另一個人就不同了,只要他一句話,不管我願不願意,都要放棄對林氏財團的行動!」

「嗯?」應海雄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你說的這人是誰?」

「還能是誰?當然是暢春園的龍老爺子了,這老狐狸時時刻刻都盯著我們,想著剷除我們這些世家大族呢!」古風無奈道。

「龍老爺子?」應海雄不屑道:「聽說這老不死在入冬之後就大病一場,卧床不起,有什麼可怕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我總覺得有些奇怪,這老不死早不病晚不病,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病了?」古風皺眉道:「最害怕關鍵的時候這老不死的在背後捅我們一刀,那我們可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應海雄點了點頭:「你的擔心也不無道理,你放心,要是他龍老爺子敢出手,那我們應家也不是好惹的!」

得到了應海雄這個回答,古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既然這樣,那就萬無一失,就等時機一到,就讓林氏財團消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吧!」

「哈哈哈……」

四個人俱是大笑了起來,而兩名陪著應海雄的美女,面面相覷,真搞不懂這些上層社會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各個家財萬貫,吃喝不盡,可是還要鬥來鬥去的幹什麼?

……

應海雄喝的酊酩大醉,坐在車子上面往回走,嘴裡頭不停的嘀咕著:「林若煙,我要你好看,我一定要你好看……」

開著車子,來到了應宅,剛剛下車,跟著應海雄身邊的那名保鏢眉頭緊鎖:「應少,有人!」

「嗯?」應海雄的醉意醒了五六分:「金輝,什麼情況?」

這名保鏢同樣是一位高手,叫做王金輝,出自於中華閣門下,身手相當厲害,在應海雄的身邊已經有三四年了,應海雄對王金輝相當信任。

「有人一直跟蹤你,從華海的時候就開始了,只是此人的追蹤功夫十分了得,我一直是半信半疑,可是到了這裡,來到了我們的地盤,他居然還在,那就說明他是專門來跟蹤應少你的。」王金輝沉聲道。

「那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幹掉他?」應海雄憤怒道:「居然跟蹤本少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王金輝背對著應海雄,冷聲道:「出來吧,我已經發現你了!」

應宅裡面的那些護衛聽到了王金輝的喊聲,俱是走了出來,警惕的望著四周。

「事到如今,還不出來,難不成等著我親自動手把你再出來嗎?」王金輝輕哼一聲道。

可是四周仍舊沒有任何動向,王金輝當下大喝一聲:「好,那你就準備受死吧!」

說著,王金輝就發動了身形,速度極快,直奔一旁的大樹而去,叫在樹上「蹬蹬」踩了兩下,一伸手,就勾住了上面的樹枝,手一用力,身子輕盈的跳在了大樹上。

「喝——」

伴隨著一聲嬌喝聲,樹上的一道身影直奔王金輝而來。

王金輝不敢大意,趕忙回手和對方拍在了一起。

情事檔案 「砰」的一聲,王金輝的身形有些不穩,不過還好,雙腳緊緊的勾著下面的樹枝,只是樹枝有些裂痕,承受不了這兩人的衝擊力。

一抬頭,王金輝就看到了這道影子,渾身上下穿著深藍色的衣服,在黑暗當中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出來。

「不知你是何方神聖,為何要跟蹤我們應少?」王金輝悄悄的抽出了皮帶,冷冷的注視著上面的黑影。

這黑影可不是別人,正是美姬子,美姬子看到王金輝手中的皮帶,當下大喝一聲,扔出了幾把菱形暗器。

王金輝眼疾手快,揮舞著皮帶盪開了這些菱形的暗器,原來王金輝的皮帶並不是真的皮帶,裡面藏著一把軟劍,要是尋常的皮帶,根本承受不住美姬子這幾枚暗器,早就割斷皮帶,直奔身體了。

美姬子也是有些吃驚,沒想到對方居然是個高手,當下抽出了腰間的忍刀,大喝一聲,直奔王金輝的面門而來。

王金輝的後背靠在最粗壯的那個樹杈上面,抽出了皮帶裡面的軟劍,和美姬子戰在了一起,「叮叮噹啷」的聲音傳來,兩個人的力氣極大,甚至都擦出了火花。

軟體本事軟綿無力,可在王金輝的手中絲毫不比平常的鐵劍硬,倒是美姬子,內心當中更加感嘆,這人的身手果然厲害,主人說的沒錯,應海雄的身邊有高手,只是這一次櫻子沒有來,她美姬子來了。

當然了,相比較追蹤的本事,美姬子還是差了櫻子一籌,要是櫻子來跟蹤應海雄,那肯定不會被發現的。

兩個人你來我往,好不熱鬧,只是四周的樹枝就慘了,掉落了好多,大樹都變成光禿禿的了。

應海雄望著上面的美姬子,眉頭緊鎖,忍不住有些憤怒,望向了四周的那些保鏢和護衛,冷聲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上去幫忙?」

保鏢和護衛們詫異過後,俱是直奔大樹這邊而來,拿出了手槍,對準了樹上的人影。

可是美姬子和王金輝兩個人的身手俱是非常敏捷,閃過來閃過去的,他們雖然有手槍,可一點也不敢大意,萬一傷到了自己人,那可就不好了。

看到了下面的人,美姬子就不願意在這裡待了,就算是打敗了眼前這個難纏的傢伙,可是面對下面那些全部都帶著重火器的傢伙也不行,為今之計,只有走。

美姬子大喝一聲,揮舞著忍刀直奔王金輝而來,王金輝趕忙用軟劍來抵擋,美姬子一改剛剛的閃避戰術,以硬碰硬,短短十幾秒的時間,一連揮舞了數十刀,王金輝的身形一個不穩,趕忙轉手抓住了樹枝,身子吊在了大樹上面。

美姬子拿起忍刀直奔王金輝的胳膊而來,想要廢了這個傢伙,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是下面誰開槍了,一連串的子彈「砰砰砰」的打了過來,美姬子一看廢不了王金輝,只好作罷,身子一躍而起,直奔對面另一顆大樹,矯捷的跳動了幾下,然後消失在了黑暗當中。

王金輝一鬆手,雙腳穩穩落地,忍不住有些心驚。

應海雄趕忙走了過來:「金輝,情況如何?」

「厲害!」王金輝倒吸一口冷氣:「是忍者,她的這些手段全都是忍者的手段!」

王金輝望著樹杈上面那幾枚菱形暗器,忍者比較狠毒,暗器和武器上面都淬了毒,一旦中招,用不了幾秒鐘就會魂歸西天,還好,今天沒有受傷。

應海雄則是皺眉道:「我們應家與這些忍者並沒有什麼仇恨,他們為什麼要來跟蹤我?」

「應少可能忘了,那林逸的身邊就有兩名忍者。」王金輝輕哼一聲道。

…… 「拍戲期間不是不準帶手機的嗎?要不要我告訴導演去?」

「我……我們只是……」

兩個女生的語無倫次直接落荒而逃。

葉靈看著人眨眨眼,她算不算也做了件好事?要不要告訴古月去呢?

不過這種好事要從何說起?

葉靈自嘲一笑,還真是夠傻的,說了別人也不會相信啊,說不定還弄巧成拙了。

不過,葉靈把目光看向還無知無覺的兩人,那種狀態,是朋友還是?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到底用什麼來界定?

想起自己研究那一堆喜歡與否的理論,瞬間放棄再深入思想這類問題。

一一一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使用蠻力?用下巧勁行嗎?」葉靈也被導演吼了。

「……」她一臉無辜。

導演拿著喇叭想打人,大概看是葉靈,氣沖沖的拿著喇叭在她耳邊吼:「委屈了哭會不會?!用哭能解決的事,你倔個什麼勁?你一直倔讓後面怎麼拍?!」

「哭嗎?」葉靈一邊手捂住耳朵,一邊真誠的問。

「你連哭也不會嗎?!」

「那哭啊!」

葉靈點頭!

「卡!莫小艾!你逗我呢!你哭喪啊你?……」

葉靈被批得狗血淋頭,於是全組的人知道,哭戲是她的短板。

在卡了n次后,導演都不想看她哭了,然後把她趕走:「不會哭別回來!」。

有些好心的前輩來指點葉靈。

「你想想傷心的事就能很快哭出來了。」

傷心的事?葉靈表示沒有傷心到需要哭的地步。

前輩目瞪口呆,無奈的走了,看她的目光像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難道之前的演技都是演出來的與經歷無關?

前輩帶著震驚離開。

導演說不學會哭就不拍!葉靈只能自己琢磨怎麼哭。

她從星河那裡得來了一堆數據,可是那對她一點幫助都沒有,她還是哭不出來。

「我覺得眼睛受到刺激眼淚就會出來,然後加上表情動作不就可以了嗎?」

葉靈無比嘆氣。

她要怎樣學哭啊?哭有什麼好的?好端端的叫人怎麼哭?……

試了一次又一次,導演始終不滿意,眾人看著她都一臉同情:導演最凶的一次啊!一般人都被凶哭了!她卻體諒導演的心情!

再次被趕走後,有一個人來找她。

「古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