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大概是與奕黎終於修成正果,蘇眉再看到青硯真人,心裡也沒有這麼發毛了。


修道者清心寡欲,面對這樣的喜事,也只是面上多了幾分笑容,紛紛同奕黎道喜之後便離開。 婚後的日子,奕黎既無奈又快樂。有這麼一個磨人的小嬌妻,每天能換著不同的花樣捉弄他。原本就頻頻在蘇眉門手裡吃虧,眼下更是捨不得欺負回去了。

唯一報仇的時候,也只有在房事上讓對方求饒。

隨後又是招來對方一系列的「報復」,如此周而復始,他們竟也遊歷了一個個地方。

然而……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蘇眉懷上了!

為什麼妖怪害喜也會如此嚴重?

沒食慾還使勁兒吐,折騰的她整個人都瘦了一圈,看著奕黎都快心疼死了。

蘇眉也十分鬱悶,一天天懶洋洋的曬太陽,動也不想動。平日里喜歡吃的大魚大肉,如今聞了就想吐,反胃的厲害。整個人都是懨懨的。

「你說……一隻白貓和一隻黑狗生下來的孩子,會是什麼樣?」

奕黎:……

雖說他們都化成人形,成年人能做的事情,他們一樣不少。但畢竟是兩個不同的種族。這和不同種族之間生下來的孩子……

這跨度有點大呀。

蘇眉還真是有點兒好奇。

「孩子有以丈夫原型為主,也有以妻子原型為主,不會是要下什麼奇模怪樣的孩子……你就放心吧。」

每次都是這麼勸著她,可勸的多了,奕黎也有點兒被蘇眉帶偏過去了。

「嗯……你放心,不會有貓身狗頭的孩子的。」

蘇眉噗呲一笑,光是想想就樂的不行,看奕黎都當真了,她還得反過去安慰他。

「我逗你的呢。」

妖族與神族懷胎皆與凡人不同,大概是繼承了父親神族的特點,這一胎懷下來,竟是有十年之久,這十年裡,為了不讓旁人看出異樣,他們每隔幾個月就得換一個地方居住,隱藏身份。

花費了十年時光,生下了一龍一鳳雙胞胎。

獨寵嬌妻:總裁甜愛不消停 哥哥為九尾貓妖族,妹妹卻是黑狗神族。

妖神相結合,兩個孩子生下來便能化作人形,可比她這個當娘的幸運多了。

既是神族,自然被登記在冊。百年之期結果只是在人間遊玩了十幾年就得回去,蘇眉每次想到這件事就忍不住朝著奕黎一爪子揮過去,扯壞他的衣裳。

「哼,混蛋,就算是回了神界你也休想當你稱職的戰將!說好了罷工百年,君子不可食言!」

奕黎:……

「可這一次回去,不僅僅是兩個孩子。你早該登記我的妻子,只是想帶你遊玩在先,才沒有提起這件事……」

蘇眉眨眨眼,忽然才想到她的任務一直沒有提示完成,原來是缺少了這麼一步。

「混蛋!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居然沒跟我說!」

「那還等什麼,快帶我去神界啊!」

總裁獵愛:老婆要乖乖 奕黎:……

哭笑不得。

神界自有登入得道成仙的記名冊,但是因為蘇眉一成親就跟奕黎遊山玩水去了,如果不是因為生了兩個小傢伙必須得回去,蘇眉還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情。

果然,在她來到神界的記名冊處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後,系統的聲音才終於傳來:

【任務完成,正在複製宿主意識……】

【複製成功,正在脫離世界……】 灰霧蒙蒙的空間里,看著便讓人感覺十分壓抑。童笑伸出一隻白玉似的小手,微微仰著頭才能與她面前的男人平視。

月歸宮闕夕已去 「喂!我的身體該交給我了吧!」她的聲音清脆而空靈,像是天際飄渺之處清流下來的無根之水,嘀嗒嘀嗒帶著莫名的清新。

「不行哦~」童笑跟前的男人淺淺一勾唇,尾音上挑,彷彿是在黑暗裡逗弄小白兔的惡魔。偏偏他生得唇紅齒白,面若冠玉。若非那膚色慘白得不似正常人,那他應當是一個傾城絕色的妖孽才對。

童笑每每看到這個男人,總是忍不住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時,自己犯的花痴。

當初她就是被他這麼一顰一笑瞬間腦子當機,所以才這麼傻乎乎的跟他簽訂什麼破契約!害得她有家不能回,才走上了賺取積分換回身體回家的道路。

在心裡暗罵一聲「呸」,童笑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一步,戒備地看著對方,「你還想怎麼樣?」

她的積分達到了,什麼屬性數值都升到他的要求了,他還有什麼花招!

「快把我的身體交出來,我要回家!」

「可是你還沒幫我辦完事,怎麼可以回去呢?」男子勾著唇角,看起來春風拂面。可他眼裡沒有一絲笑意,那一雙眸子盯得童笑心裡直發毛。

「你……你……」童笑咬牙,「你說的積分達到一萬就讓我回家,一個任務才有一百個積分,我容易嗎我……」

說到最後,又不太敢得罪這個神秘男人,童笑乾脆兩眼一抹淚,哇哇哭了出來。

「嗚嗚嗚……你這個破系統!老娘一個正值花季的少女被你拐到無依無靠的世界里不算,好不容易攢夠了積分你還不讓老娘回去……嗚嗚嗚嗚你必須得給我一個說法!」

「積分達到了,可是你的靈魂強度卻沒有達到,就算我把身體給了你,你也進不去。」男子的聲音輕輕的,但又像警告一樣,「你想要魂飛魄散的話,我也沒辦法。」

什麼?

魂飛魄散?

童笑立馬止住哭聲,睜著一雙紅紅的水霧朦朧的眼睛,滿滿的不可置信。那她當初答應和系統契約,豈不是跳進了一個大坑裡?!

「那我要怎樣獲得靈魂強度……」童笑呆愣一秒,瞬間想到了什麼,又自言自語,「又是做任務?」

「聰明的女孩。」男人滿意地誇讚她一句。

「那我的資料什麼的……」

「不,不需要這些了。」男人手指一晃,整個空間的黑暗又深一些,變成漆黑一片的荒蕪,這裡更像是她在書里見過的黑洞。

「你只需要幫那些世界里的怨魂完成她們的心愿,她們就會把自己的靈魂修為奉獻給你,增加你的靈魂強度。」

「那我要達到多少……才能夠回去?」童笑已經被這個神秘又強大的系統騙過一次,有些事情一定要問清楚才安心。

「10點。」

「這麼簡單?!」童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她就是被坑了一把,每項數值都要達到80以上才算達標!現在靈魂強度只要達到10點就可以回家? 「假如我靈魂強度達到標準以後,就不會再有其他條件了?真的可以回家了?」

童笑深深懷疑著,她要再三確認一遍。

男人沒有任何不耐,對於她擔心的問題都給了準確的答案,他的聲音就好像天國傳來的這麼悅耳動聽:「是的。」

天吶!

她終於可以回家了!

童笑整個腦子裡只有「回家」這兩個字,早就忘記了不久之前男人才跟她解釋的完成任務的方法。

但她還不算太蠢,跟了這個坑爹的系統這麼久,早就料到對方隨時準備了巨坑給她跳進去,這一次她一定要小心謹慎。

「我的數據不需要了,那麼意思是之前我所獲得的數據以後也不會清零對吧?」

假若對方真的敢清零的話……童笑暗自咬牙,偏偏她又打不過系統!

可惡!

「呵呵……」大約是讀出了她內心的想法,男人不由得低笑起來,難不成在這個女人眼裡,他就是個這麼不講信用的「系統」嗎?「不會,你想太多了。」

「還有啊!」童笑一驚一乍,已經忘了自己要去做任務的事情,開始得寸進尺的提要求。

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出口,在接收到男子那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瞬間慫了。

一時激動過頭,差點忘了這系統並不是什麼好人!

「還有我要做任務了……嘿嘿,系統君給我任務吧。」不敢再多說其他,童笑心裡又不知罵了男子多少遍。

看在童笑還算識相的份上,男子不再多言。隨手又是一畫,弧線如同劃在水面上一半,掀起層層漣漪。

彷彿他們並不是在一個空間,而只是這個男子做出來的一場幻境之中。

熟悉的睏倦感來臨,童笑眼睛漸漸合上。

……

「我靠!」蘇眉看著自己健碩的身體,實在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我又變成男人了?系統你到底是幾個意思!」

當初說好的除了系統產生故障之外不會變成男人呢!這個該死的系統,怎麼又出爾反爾了?

7351沒有回答她,而是丟給了她一大堆的記憶和……誒等等?

「劇情呢!」蘇眉感覺對方就是故意的,扯出了記憶卻沒有給齣劇情,這又是幾個意思!

「系統!」蘇眉在心裡狠狠的咆哮著,「你給老子解釋解釋,否則這個任務老子就不幹了!」

【任務:攻略季清】

蘇眉:……

她總有一種隱隱的預感,能叫這個名字的一定是個男人。

等等……現在是男是女已經不重要了好嗎?若對方是個男人,她就得走耽美路線。若對方是個女人……

蘇眉整個人就更不好了。

「系統你到底是幾個意思!這個世界……就不能正常一點?!」既沒出故障,也沒遇到時空亂流什麼的,你倒是給她解釋清楚,為什麼她會變成了一個男人!

男人!

【你的原主被人頂了。】

蘇眉:……啥?

「啥玩意?被人頂了,被人頂了是幾個意思啊?」

【原本給你安排的身份,叫嚴語。】

蘇眉:「……這是個女的吧。」

7351大概是故意踩著蘇眉的痛處,吐字清晰。

【是。】 蘇眉:……

我去!

不過按照系統的這些話之中,又其分析得其它信息。

同一具身體,竟然還有不同的靈魂想要佔有,那也就是說嚴語身上的,可能是重生或穿越,跟她一樣也不是原裝貨。

但是……她的身份可是一個集團公子徐致,而系統給出的那個任務目標,卻是一個完全沒有認識的陌生的名字。

關鍵是這個世界居然還沒有劇情!

沒有劇情!

她哪知道那個季清是何許人也!

蘇眉煩躁的抓著頭髮,現在正值半夜。昏暗的房間里一個男人躺在床上跟小姑娘似的彆扭起來。皺著眉頭仔細想了好一會兒,才說服自己既來之則安之。

倒頭睡著。

……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童笑已經身處一個垃圾堆面前,垃圾的臭味混合著死老鼠的味道,熏得她當場就把胃裡的酸液和一晚上吃的東西全吐出來,頭暈的癥狀才減輕了一些。

一身酒氣,穿著暴露,也不知她又進入了哪個不知檢點的女人身上了。

搖晃著頭看垃圾桶旁邊正巧有棵樹,童笑當機立斷用一手撐著樹榦,另一隻手捂著喉嚨,確定自己是真的吐乾淨了,視線才逐漸清晰起來。

周圍並沒有什麼人經過,看來不是夜深,就是這條路人少。

只是……

這周圍死老鼠的氣味怎麼這麼濃烈?!

難怪她要吐死了。

樹底下就放著一個黑色的塑料口袋,臭味好像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這麼濃烈的氣味,死老鼠也不止一隻吧?!

童笑眯著眼在心裡十分惡劣的吐槽,還用腳踢了踢。

還真是軟軟的……

她都穿越了這麼多世界,也不至於被幾隻死老鼠嚇到,假若真是這些玩意,她還可以做做好事扔到郊區以外呢。

蹲下來才解了一個口子,那個口袋就跟倒泥漿一樣什麼都流出來了。

腐爛的氣味簡直能把人熏死,而最重要的,是浮現在那堆不知名碎肉之間的一小節手指頭!

「啊!!!」

「啊啊啊!!!」

童笑被嚇得摔倒在地上,看見那堆碎肉更讓人害怕,那根手指頭如此突兀,好似在訴說著自己苦大的冤情,就這麼直挺挺立在碎肉之上,讓人頭皮發麻!

這、這堆碎肉不會也是……

想到了什麼最可怕的事,童笑臉色慘白,就連穿越過來的眩暈迷糊、與原身的酒氣都通通跑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