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夢道臣手上的青筋再次凸顯,可怕的靈力以一個點在轟出,隨着夢道臣的轉身,橫推,他的身上散出一絲淡淡的光澤,微風流過,化作一股勁風如同游龍,撲面而去,那人直接被打出十幾米遠,差點被打爆


“這…”這些人看着直接被打死的那人,猛地倒吸一口涼氣,心神再次慌亂到了極致

“諸位,隨我殺敵。”夢道臣腳掌猛地一跺,氣機爆開

村民們聽到夢道臣渾厚有力的話語,心中大定,眼中戰意大漲,橫劈殺敵

“殺。”夢道臣眼中殺意縱橫,大吼一聲,血氣爲之騰昇,破開一道人羣,他速度極快,一個呼吸間便殺入了敵方陣營

“哈哈哈,殺了這羣狗東西,爲兄弟們報仇。”鄭秋明狂吼着,他幾盡瘋狂,跟在夢道臣的身後,一同殺入

他不甘,這些個純樸的村民爲什麼要遭遇這樣的磨難?

他拿起敵人的刀,殺入一處敵人之中

那個怕事,文氣的鄭村長早已不存在了

“今日,你們是逃不掉的。”王虎低吼一聲,氣息再次攀升到了極致,撐爆了早已傷痕累累的衣服,露出了一身的傷痕

他毫無畏懼,手中大刀,刀氣涌動,再次殺了過去

“快,擋住他。”僅剩的三個頭目焦急地拿起手中的兵器迎了上去,可是他們的手都在顫抖,沒有多少力氣,幾乎都耗盡了靈力,哪裏還擋得住王虎的一擊

“砰。”當先的一個頭目直接被震開十多米遠,其餘兩人也是連退數步

“呼呼呼。”王虎大刀往地上一插,立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額頭上的汗珠順着臉頰滑落,整個身子像是一個銅爐,數不盡的水珠在被肌體蒸發,散出一絲絲煙火氣

剛剛那,已是他的全部氣力了

“殺。”冰雅閣也到了,她的身影連連閃動,剩下的兩個頭目雖然看得清楚她的身影,可,身子卻已經筋疲到不行,跟不上了

“砰。”

雙方皆是被震開數米遠,但冰雅閣的速度極快,她的身子靈動一躍,再次襲殺而來

“這,真的還是人嗎?”兩個頭目看着再次殺來的冰雅閣,都絕望了,王虎他們還能理解,年少力壯,他們還是能擋住的,眼前這名女子,卻是一點也不知疲憊,戰了如此之久,攻勢絲毫未有減弱之勢

冰雅閣長腿一蹬,靈力再次凝聚,呼嘯的風聲在耳邊迴響,長腿再次猛擊而出

“砰砰。”

整個牆壁都被打出大洞,兩個幾乎是鑲嵌在了牆上

“哇。”一口帶着碎肉的血液被吐了出來,恨明顯,剛剛這一擊,震傷,震碎了內臟

冰雅閣動作極快,大刀一晃,刀光閃耀,人頭落地

“跑。”僅剩的一個頭目艱難的從地面上爬了起來,看着兩人都慘死了,嚇得掉頭便跑

“這個交給我,你去把朱關昌給我抓來,記住,要活的。”冰雅閣深深吐出了一口濁氣,氣息滑落了一大截,雖然有着功法,戰體加持,可還是有着極限存在的

“好。”王虎點了點頭,兇狠的眼神掃過屋檐,此刻,朱關昌哪裏還敢在哪裏,早就沒影了

不過王虎知道朱關昌還沒走遠,立馬追了上去

冰雅閣看了那名頭目,身子一動,迅速地衝了上去

“小姑娘,你就放我一條生路吧,我保證今晚立馬出城,再也不招惹你們,再者,你也快耗盡了,如何?”頭目微微斜着頭,說道

“你走了,誰來跟今日這些人償命呢?”冰雅閣大吼道,殺紅的雙眼頓時間淚水灑落,隨後她一刀猛地刺向前去

“這可是你逼我的。”頭目突然側身躲過了冰雅閣的攻勢,殺了一個回馬槍,手中連連射出了十幾根銀針,直取冰雅閣的咽喉,欲要將冰雅閣擊斃

“哼,你還差了點。”冰雅閣雙瞳猛地漲得通紅,血氣眨眼間便透出體外,護住了咽喉,而後她刀鋒一轉,再次橫劈而來

“怎麼可能。”頭目大驚失色,這次,他再也無法躲藏了,直接成了冰雅閣的刀下之魂了 在擊殺最後一個頭目後,冰雅閣突然間雙腿一軟,差點就倒了下去

“不行,不行,我還不能倒下。”她輕輕地甩了甩腿,拼命地站在了原地,可當她望着血流成河的屍體,淚水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整個人也終於是無力地癱倒了下去

混戰已經快結束了,僅剩下十幾人個敵人被困在了一處牆角,全部吃下只是時間問題

“砰。”一個微胖的身子被砸了下來,嘴角都在不停地流出鮮血

“帶來了。”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他的嘴脣都發白了,見冰雅閣心情不是很好,便向着混戰的方向走了過去

有了王虎的加入,很快,混戰被結束了

“啊。”


“啊。”

看着眼前一個個倒下的熟悉身影,好幾個村民扯着脖子揚天大吼着,淚水嘩嘩直流,似乎是在抗議老天的不公

“先將傷員的傷給止住,還有,在派些人將這些人身上的東西給搜出來,什麼都要,包括手上的戒指。”夢道臣也是神色暗淡,看着滿地血流成河的屍體,心中有些悲涼之意

要不是他成長在強大的世家,可能這種慘狀可能每天都會發生!

就只是因爲他們弱小!

“我這裏有藥,先給傷員們塗上。”王虎面上沒有任何的神情,把藥交給夢道臣後,一步步地走上前去

他的心中同樣悲痛,但又能如何?

只有強大,纔是所有

村民們的動作很快,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打掃好了戰場

“把這些犧牲的村民的名字一一記下,一起火化,以後有錢了,定要給他們立一塊英雄碑,他們是村子的驕傲,永遠都是。”夢道臣嚴肅看着這些個死去的村民,開口說道


“對,他們是永遠的驕傲。”

“永遠地驕傲。”村民們無不點了點頭,眼淚在默默流淌

“小天兄弟,快來,村長快不行了。”突然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什麼。”

衆人回頭一看,鄭秋明口鼻都在淌血,衣裳都被染紅了一大片,剛剛他衝殺得很猛, 天降嬌妻,總裁狠狠愛 ,只是,這已是最後了

“怎麼不早說。”冰雅閣怒極地大吼一聲,立馬來到了鄭秋明的身邊

“剛剛…..剛剛血明明止住了。”那個扶着村長的村民支支吾吾地說着,手有些顫抖

“沒事的,雅閣,我自己的狀況,我自己知道,不怪他,不怪他。”鄭秋明慈祥得像一個老人,摸着冰雅閣的手說道

“好好好,鄭叔叔。”冰雅閣用力地點了點頭,淚水直流

這時,小冬也被人擡了過來,她還是處於昏迷狀態

“別…”

鄭秋明話音還未落,夢道臣便一個手刀,直接將鄭小冬震醒了過來

他知道鄭秋明的意思,可是這樣做的話,鄭小冬會悔恨一輩子的

“爹,你怎麼了,爹。”鄭小冬一睜眼就看見了躺在血泊中的鄭秋明,眼淚立馬嘩嘩直流,她抱住鄭秋明的胳膊,替他堵住嘴裏的血液,可是

都沒用!

“沒用的,沒用的。”鄭秋明笑着搖了搖頭,說道

“小天,你倒是,說句話啊!鄭叔叔他還有得救是不是,是不是啊。”冰雅閣轉頭看着靜靜立在身後的夢道臣,心痛地問道


夢道臣無力地站在那裏,任由冰雅閣如何拖拽,他都沒有出聲

他的心中,也同樣難受

抱歉,鄭叔叔他,真的沒得救了

他最終沒有說出這個殘酷的事實,只是靜靜地立在那裏

“哈哈哈,雅閣,你救別再爲難小天了,我要走了,你們能不能開心點,這樣我也能走得安心一些。”

“來,笑一個。”鄭秋明那帶血的手扣在了冰雅閣的手臂上,艱難地咧開了嘴,露出一絲笑意

“村長。”

“村長。”

“我快走了,你們笑….”鄭秋明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終,頭重重地垂落,生命走到了盡頭,他徹底走了

“爹,鄭叔叔。”冰雅閣,鄭小冬狂吼着,眼淚嘩嘩直流,可是鄭秋明的眼睛再也沒有再睜開了

夢道臣,王虎兩人對視了一眼後,走出了人羣,來到了朱關昌這個罪魁禍首身邊

“別殺我,別殺我。”朱關昌嚇得嘴角直顫,跪在地上乞求道

“今日,你是不可能活着走出這裏的,只是,我可以給你個痛快,或者是讓你不痛快。”夢道臣淡淡地說道,殺意毫無保留的釋放開來

“你們想問什麼,我全部都老老實實回答,只求你能給我個痛快。”朱關昌楞了楞後,痛苦地說道

“這件事,除了馬家,還有誰插手。”


“沒了,就馬家,不,應該是就馬宥一個人,就是被你打死那個。”朱關昌無力了搖了搖頭

“你爲什麼要針對這羣村民,他們好像都沒得罪你們吧。”

“有人告訴我,有個女子極爲的漂亮,就在貧民窟。”朱關昌如實說道

“誰。”

“我的一個手下,因爲上次顏面盡失,他已經被我殺了,不過他臨死前卻是說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誰?”

“他的一個朋友,住在青雲城,好像是叫範福安,不過我覺得那只是一個小家族的管家,也就不當回事,這次殺了你們之後,再去將他揪出來,慢慢折磨。”朱關昌眼中寫滿狠毒,這事,就是這個混蛋招惹來的,不然,他怎麼會來這裏?又怎麼會落得今日這副田地?任人宰割

“竟然是他,好狠的心啊。”夢道臣眼中殺意鬥射,這個範福安,心竟然這麼狠毒,連村民都不打算放過

“你們認識?”朱關昌愕然,瞪大了雙眼,問道

“不只是認識,現在已經算得上是死敵了。”夢道臣冷冷地說道

“最後一個問題,把今日來的這些小頭目的老巢說一下,還有你的。”

“好。” 你怎麼又彎了? ,認命似地點了點頭,眼淚嘩嘩直流,艱難地說出了六處地方

“很好,你兒子的命,抱住了。”夢道臣站了起來,冷淡地說道

“謝謝,呃…..”朱關昌頭一歪,血液從脖頸處流了出來,死了

“要不我現在派人回去,把這個什麼範福安控制住。”王虎開口問道

“不用了,讓他們再高興一小會。”夢道臣露出一抹殘忍地笑意,隨後他走到了朱關昌的兩個兒子身邊,一腳將他們震醒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兩人一見來人是夢道臣,嚇得蜷縮成一團,身子直抖

“記住,下次要報仇,找我來便是,不要去爲難這些村民,還有,別讓朱關昌的死,變得不值得,現在滾吧。”夢道臣猛地踢出兩腳,將兩人踢出飛出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