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夜遊神不置可否,說:“就是感覺鬼王殿的反應有些不對勁,應該就是和輪迴盤有關。”


我沉吟了一下,說:“我是覺的輪迴盤的如此重要的物品,大帝怎麼會輕易交給我?而且還是在那種無比混亂的情況下,如果非要加上鬼陵不易尋找的原因,又感覺有些牽強。”

夜遊神緩緩點頭,頓了頓說:“問題是,鬼王殿是什麼級別的存在?它們是那麼好騙的?”

我頓時失語,這一點,也正是自己不敢肯定丟失的輪迴盤是假的的原因;鬼王殿是三界內最強的勢力,而且和半步多一樣,是從很久遠的歲月以前沉睡到現在的;見識、眼界、經驗,三界恐怕無人能出其左右。

酆都大帝想用一個假的輪迴盤矇混過關,恐怕沒那麼容易。

不過這話又不能說絕對了,因爲酆都大帝手持輪迴盤,而輪迴盤又是陰陽兩界輪迴秩序的核心,要是真有什麼很特別的手段,也說不清。

不負穿越好時光 這件事最靠譜的還是直接詢問酆都大帝。可這段時間以來,自己時不時對給幽靈號碼發一條短信,但結果都是失敗,一次成功的都沒有。

酆都大帝應該是離開了,或者在忙碌着什麼。

氣氛沉默了一下,我便問它:“你不是一直在尋找酆都大帝麼,有結果嗎?”上次在半步多大戰的時候,我找它,它說去了陽間,掉了大鏈子,沒詳說。

夜遊神搖頭,說:“大帝可能不在陰陽兩界,我嘗試過很多的方法,都聯繫不上它。”

“那它會在哪?”我疑惑的問,這傢伙既然都沒能聯繫上酆都大帝,又憑什麼確定它不在陰陽兩界



這話一聽就有毛病。

“我也不知道,懷疑可能是在崑崙山。”夜遊神道。

“祖龍神山?”我大吃一驚。

崑崙山是天下龍脈的鼻祖,號稱祖龍,如雷貫耳,執掌了東土的氣運,但那個地方自己還從來沒去過,甚至都沒有靠近過。

崑崙山又稱崑崙虛、東土第一仙山、萬祖之山、崑崙丘或玉山。主脈位於青海、新疆和西藏的交界處,海拔很高,人煙不多。再往西,就算是西域了,往東就是東土。

是東西的分界線;其實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它都不在東土王朝的領土之內。

但龍脈就是龍脈,對地脈的影響並不以人的王朝的意志而有任何改變,自古以來就頗受重視。

古代帝王言稱宇內有四海,分東西南北,其中的西海指的就是如今的青海湖,水源就源自崑崙山。

相比於奇門,俗世對崑崙山的瞭解少了許多,可能也就初中歷史課本上戊戌六君子譚嗣同刑場就義前的兩句話,才令多數人知道有這麼座神山的存在。

他的話是這麼說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意思是自赴一死,慷慨激揚;仰笑蒼天,凜然刑場!而留下的,將是那如莽莽崑崙一樣的浩然肝膽之氣。

這裏的崑崙,指的就是鐵骨、脊樑的意思。

崑崙是東土的龍脈,也是東土的脊樑。

“你是怎麼確定的?”我追問。

夜遊神沒回答,而是反問我:“你還記得當初我讓你傳給長白山出馬弟子老鷂的那兩句話麼?”

我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驚道:“祖龍有難,雛龍不保?”

說完,我頓時後脊背發涼。雛龍指的是獸王,它真的是被鬼王殿偷襲過,要不是我悄悄給了它水龍珠,它或許真的就不保了。

那句話的後半截應驗了,而前半截是:祖龍有難!

則更加驚人!

祖龍如果出現一丁點問題,會動搖整個東土的氣運,到時候恐怕不止是陽間,陰間和半步多一樣會被波及。

“等等,你是從什麼地方得知這兩句話的?”回過神來,我急忙問,這傢伙還有很多事情瞞着我。就比如酆都大帝還未轉世之前,便讓它代爲尋找什麼東西,我問了也很多遍,它都是三緘其口,一個字都不肯透露。

夜遊神看着我,緩緩道:“大帝告訴我的。”

我無語,如此推算那就是在幾十年前了,這算什麼?

預言?

“當初我聽到這兩句的時候也很震動,但一直相安無事,便慢慢的忘記了,直到後來大

帝轉世,我才發覺大帝透露這兩句並非只是閒談,它是在暗中提醒我。”夜遊神道。

“所以你認爲下一個焦點,應該是在崑崙山?”我問。

夜遊神點頭,道:“傳說崑崙山內部有一個祕境,大帝消失無蹤,有可能是去了哪裏,加上大魔城前一段時間在西域現身,所以便猜可能是那裏。”

“大魔城現身了?”我又一陣意外,奇門論壇上沒有任何關於它的消息,我甚至詢問過情報販子海東青,結果它說沒有大魔城的情報出售。

“是陰差勾魂的時候無意中發現,只是短暫停留,之後就消失了。”夜遊神道。

“什麼時候的事?”我問。

夜遊神想了一下,說:“就在輪迴盤丟失後沒多久,你去八卦城前後。”

我腦海中電光火閃,心說該不會是與洪曉芸被劫走有密切關聯吧?

結合洪曉芸被劫走之前的手勢,還有之後業火轉移一事來看,它顯然是替換了我。而謀劃這一切的,極有可能就是酆都大帝,關鍵就在那個丟失的輪迴盤。

“那祕境又是什麼?”我又問,這個詞我是第一次聽見。

夜遊神也搖頭,說:“或許就是個空間吧,類似於半步多的那種,我也清楚,但古往今來,似乎有不少人牛人探查過那裏。”

“古往今來?”我腦海中電光火閃,道:“老子?青蓮劍仙?”

“還有丘處機。”夜遊神補充。

我頓時腦門洞開,老子駕牛過函谷關西去,傳言它成仙飛昇了。

可問題是,奇門的歷史記載的明確,這世間沒有什麼仙,魔倒是有,但那是天生地養形成的,無法通過修煉成爲仙或者魔。

老子西去,該不會就是去了崑崙祕境?

還有青蓮劍仙,它傳說中也是疑似成仙了,亦或者和西域大魔同歸於經。

丘處機,一樣是在西域活動了很久,之後東土,沒幾年便羽化了。

我頓時驚覺了一個大祕密;所有的疑似成仙,無論是奇門記載,還是東土俗世各種不靠譜的傳說,都指向了西這個方向。

可西域在古代的時候,幾乎荒無人煙,又不太可能會是中亞那邊,因爲不同文也不同種。

想來想去,似乎就只有崑崙山了。

就連俗世的人死了也說成是駕鶴西歸,其實真的是西歸嗎?當然不是,冥道節點遍佈整個東土,要投胎只需要去冥道節點,個個方向都有。

西歸明顯是個寓意。

但是,西這個方向的神祕,絕不會是捕風捉影的巧合,一定有事實的承託纔對。

……

(本章完) “那你前一段時間是去崑崙山了嗎?”我急忙問。

夜遊神身爲地府密探,論暗中探查的本事天下無人能出其左右,而且地府冥道連同整個東土世界,一到晚上,從地府去哪都方便。

夜遊神搖頭,說:“我只是在外圍走了一圈,那裏是禁區,根本無法靠近。”

重生之我有靈泉 “禁區?”我一愣,細細一想好像也是,如果那麼輕易就能進去,這傢伙也不用在這裏糾結了。

氣氛沉默了一陣,我有些回過味來了,無語道:“那你來……是想讓我去?”

這傢伙說了老半天敢情不是來找我閒聊的,無事不登三寶殿,有目的。

“你去不了。”可夜遊神還是搖頭,說:“那裏對人鬼妖來說,都是禁區,你的本事還遠遠不夠。”

我徹底無語了,道:“那你想要怎麼辦?”

夜遊神看着我,緩緩吐出兩個字:“道門。”

我一翻白眼,道:“你求助於道門,那還不如讓秦廣王去看一看,再說了道門憑什麼替你跑腿?別看我,我沒那麼大面子。”

開玩笑,能去崑崙山祕境的能是一般人?道門恐怕也就頂尖的那三兩個能靠過去看看,進不進得去還兩說。

道門的脾性,說隱世也好,說傲氣也罷,反正是不好打交道,高高在上根本不理人,自己現在可沒那麼大的面子請別人去跑腿。

夜遊神忽然一笑,道:“嘿嘿,哪有那麼複雜,你只要把消息透露出去,道門的人自己就乖乖去了。”

我一愣,驚道:“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夜遊神點頭。

“什麼道理?”我莫名其妙。

夜遊神笑的更加神祕了,說:“崑崙山是道門第一神山,和道門氣運密切相關,況且這件事出現在陽間,道門更是責無旁貸。同時說破天,也不適合我陰司去探查。”

我徹底無語了,道門、半步多、地府,都是各掃門前雪。

地府叛亂,秦廣王根本無力鎮壓,卻從未想過求助於半步多或者道門,同理半步多一戰,半步多也沒想求助於道門和陰司。

都是獨立硬扛!

現在道門隱隱也來事了,各自地盤各自做主,老死不相往來,更不會互相求援,奇了個怪哉!

我實在忍不住了,問:“你們三家到底什麼情況?爲什麼老死不相往來?傳遞一個情報還要通過我來彎彎繞繞,吃飽撐的沒事幹不成?”

“沒什麼奇怪的,這就是規矩,三界分內之事務求它人,否則會有不祥!”夜遊神略顯嚴肅的說道,說完也不等我發問,道:“這事你幫我盯着點,有消息立刻通知我,地府那邊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它就真的翻窗走了。

頓了頓,聲音又從外面傳了回來,道:“對了,還有一件事忘記跟你說了,上次在鬼陵開比干的青銅棺,你不是拿了一塊玉牌麼,那東西放在心口的位置可以遮掩氣息,鬼王殿除非出動大量的人手地毯式搜尋,否則就沒辦法追蹤你了。”

說完,聲音就徹底消失了。

無限黑暗年代 我大喜,立刻衝到牀頭,從掛包內把玉牌拿了出來。

這東西是很久以前跟着土夫子沈三成盜墓,在鬼陵青銅棺內拿出來的,算是分贓所得。瓜哥和皮衣客選了菩提子,而我在夜遊神的指引下拿了這塊不知道幹什麼用的玉牌,放在包裏不起眼,都快忘記了。

玉牌方方正正,又女孩子巴掌那麼大,色澤一般,甚至看起來有些渾濁,做工也很普通,上面什麼也沒有,沒字也沒花紋,就是一塊直板。

但沒想到,它居然有真

麼大的作用,現在正愁鬼王殿可能會報復自己呢,自己身邊就出了這麼個寶貝,難怪當初夜遊神說這東西會對我有大用。

它肯定早就預見到了這一天!

我翻了翻衣服口袋,尋思着明天在心口那個位置縫一個內袋,專門用來放玉牌。

這事交給毒蝴蝶,女孩子的活。

第二天,毒蝴蝶果然給我縫了一個歪歪扭扭的內袋,醜的簡直沒法看,要不是看到她手指頭被扎破,差點就損她了。

之後,我又把夜遊神說的事簡單的和苗苗說了一遍,奇門聯盟直通道門,也犯不着再去武當了。

沒想到虹姨沒多久就跟我回電話覈實,語氣還頗有些嚴肅,我便又將夜遊神的判斷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虹姨說:“如果崑崙神山龍脈真出現什麼問題,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事,恐怕會比半步多一戰的影響還要大。”

我直咋舌,但細細一想似乎也並不爲過。

之後虹姨又說了幾句便掛了。

我心裏不得勁,一波剛剛停歇,一波又起來了。

現在隱隱捲進去的就有大魔城和酆都大帝,道門如果行動起來,恐怕也得捲進去。而且大魔城在崑崙山的目的之重要,甚至連奪取多半多都抽不出時間,可見祕密之驚人。

多事之秋啊!

但此後的一個多月居然風平浪靜,也不知道算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還是因爲崑崙山的事太過隱祕,沒能擴散出來。

至少在我的視野範圍內,一切太平。

我每天除了查看一些關於崑崙山的資料外,就剩吐納修煉了,實力進展飛快,已經足了五百年道行,正朝着六百年高歌猛進。

等到七百年,牛頭馬面就不在話下了,到時候一定要找它們算賬,賀長陽失蹤,但謀害我的事鐵證如山,秦廣王不方便動手,我來。

……

時間一晃漸漸的又到了一年的中元節。

我收拾東西離開泰山回到了川東,鬼門大開之際,自己必須鎮守川東,防止出現什麼意外。

上一年的中元節鬼王殿就通過打開的陰門輸送了大量的魔物進入陽間和地府,鬧出了大亂子,至今餘孽未消。

不光苗家,整個東土都緊張起來,各大奇門世家調動各自的力量安排應對魔物,吸取上次的教訓,主力集中使用,底層力量則分散於轄區。

我名下的碧落谷自然也不會例外,大部分力量都灑了出去,少部分嚴密防守重慶要道,防止魔物襲城。

很快中元節的夜晚便來臨了,一輪圓月掛在天際。

我沒有守在碧落谷,而是驅車在城裏遊動,這是苗苗的建議,她說既然玉牌能遮蔽自己的氣息,那就遊動起來,防止鬼王殿襲了老巢。

我獨自一人驅車,戴着耳麥和皮衣客的保持聯繫。

時間一點點的推移,等到月上中天,依然風平浪靜,沒發現任何異常。

鬼王殿似乎放棄了利用陰門輸送魔物的打算。

這時候我手機震動了一下,來了一條短信。

我心頭一跳,本能的以爲是酆都大帝,可打開來一看卻發現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內容讓我心驚肉跳:魔屍盯上你了,快尋找庇護!

“我靠!”

我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這節骨眼上怕什麼來什麼。

但我很快又冷靜下來,因爲不清楚發短信的人,可信度存疑。

想了想我立刻給號碼回了一條短信:你是誰?

可惜,短信根本沒發出去,顯示發送失敗,我順手查詢了一下號碼歸屬地,發現居然是遠在青海那邊的。

我不淡定了,能發這種短信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沒那麼無聊對我惡作劇。

寧可信有,不可信其無!

總裁的偷心絕招 我立刻朝四周看去,同時把事情在耳機上和皮衣客一說。

“我查查。”皮衣客立刻說道,頓了頓,他驚呼:“小春快離開,你周邊出現了好沒有紅外的人。”

“靠!”

我一踩油門,車子躥了出去。

邙山鬼王的復仇說來就來了!

但凡有體溫的人都會自動發出紅外,如果沒有紅外,就說明是屍體,活動的屍體,必然是魔屍了。

“吱!”

伴隨一聲劇烈車剎摩擦片尖響,前方路口竟然停下一輛大貨車,截斷了我的去路。

我心頭猛跳,對方早就準備多時,弄不好是在自己會川東的那一刻就盯上我了。

魔屍從外表看和正常人根本沒有任何分別,完全可以隱祕的潛入川東區。

我立刻猛打方向盤,車子撞倒護欄朝路邊的綠化帶躥了進去。

很快我便奪了旁邊一條路逃竄,可沒走多遠又被堵上了,而且是被堵死了,兩邊都沒留縫隙。

於此同時,我覺察到了幾股非常強悍的氣息正從後方追來,速度比車速還快。

沒二話,我立刻下車朝着前方狂奔。

一回頭髮現,果真是邙山鬼王手下的骨幹,其中不少在半步多和八卦城都打過照面。而最吸引我的,是當先一個略顯嬌小的身影。

赫然是施小媚,這一次圍捕是她領的頭!

我不敢停,光一個施小媚都讓我感覺難纏,更別說那麼多幫手,它們可是在笑面佛等一衆精銳的圍毆下逃脫的,實力個個都比自己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