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夜冰依:「……」


又來——

夜冰依低咒了一聲,旋即看向兩人,遠處的山巒,一道冰藍色的光芒,和一道紫金色的光芒,纏繞在半空中,散發出一道絢麗的色彩。

兩人所到之處,猶如雁過拔毛,寸草不生。

強大的罡風,即便是離得老遠,都讓夜冰依睜不開眼睛。

夜冰依無言以對。

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她知道,姬流音其實並非對她有惡意的,也不是故意要針對帝玄胤,他只是,執念太深。

可是,那個執念,卻是因她而起。

夜冰依撫額,總之,這兩個人,她誰都不想看到他們受到傷害。

「哈哈哈哈哈……」花宸釋倏然出現在夜冰依的身旁。

夜冰依轉過頭,冷冷的瞪著這位美得雌雄莫辨的男子。

她總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和他少不了關係。

花宸釋興奮的哈哈大笑,白皙的手指,輕拭唇角的血跡。

他好像剛剛經歷過一場戰鬥似的。

夜冰依沒好氣道,「你來幹什麼!」看他現在這狼狽不堪的樣子,難不成是被帝玄胤給揍的?

心中得意,看這個死變態還敢欺負她。

花宸釋沉默不語,沒有否認,也沒回答。

妖血紅色的瞳眸看向纏鬥在一起的帝玄胤和姬流音身上,聲音頗為幸災樂禍道,「帝玄胤,你這人,就喜歡幹這種事情,總是拆散人家。」

夜冰依翻了個白眼,死妖孽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邊正在和姬流音打得水深火熱的帝玄胤,突然朝著花宸釋看來一眼,道:「依依,離他遠一點!」

隨即嗓音深沉道,「花宸釋,你應該慶幸,你沒有對我帝玄胤的女人做出什麼,否則,本尊絕對不會放過你。」

夜冰依聞言,下意識便離花宸釋遠一點,她雖然不害怕他,但這個大魔王亦正亦邪,一肚子壞水,難免不會暗算她。

而花宸釋,卻好像並沒有將帝玄胤的威脅放在眼中,反而似笑非笑的勾唇,語氣輕蔑道,「本座是打不過你,不過你早立誓,百年之內,你與我魔族,永不干涉。

違反者,便會受到天罰。

但如今,你卻為了一個女人,強行違約,衝破封印,還將本座重傷。

哈哈哈哈,如今你雖進來了,但是也元氣大傷,本座是打不過你,但是,百年之內,你卻也殺不得本座!

本座倒要看看,你要怎麼帶走你的女人,哈哈哈!姬流音,本座看好你哦。」 領頭人看到,眼中閃過一絲決絕,隨手掏出一把手裏劍劃破了自己的手腕,任由鮮血流進身旁的武士刀中,這武士刀在鮮血碰觸到的當時就吸收了進去,刀傷紅光猛然增強,而另外四名忍者也同樣是劃破自己的手腕任由鮮血流淌在武士刀上,在吸收到鮮血之後,構成五芒星陣的紅光大盛,陳志凡突然感覺到四面八方都涌來了大量的壓力,自己體表的黑光都被壓制的不能溢出,而在這些壓力之下,武士刀上的紅光反而強烈地爆發起來,這一弱一強之下,武士刀突地就刺入了陳志凡的體內,“咳,咳,”被六把武士刀像是肉丸子一樣刺入,強大的力量帶着陳志凡後退幾米,陳志凡也不免咳出血來,只是他的血是黑色的罷了。

“滋味如何,”領頭人獰笑問被插在地上的陳志凡,“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真正的落英,”領頭人手一揮,插在陳志凡身上的六把武士刀化作能量消散,而陳志凡並沒有立即起身,而是仔細地感受着周圍的壓力,剛纔就是這股突如其來的壓力打了自己一個手足無措。

領頭人在陣外看着陳志凡依然躺在地上,以爲陳志凡已經放棄抵抗了,不禁笑出聲來,而手上的動作可是沒有任何停頓,連連打出幾百個手訣,這領頭熱剛纔又給武士刀放了放血,此時的他雖然帶着面罩,但那雙眼睛之中卻透漏着一種蒼老了的感覺。

但陳志凡不管這些,陣中此時又緩緩出現了一把武器,雖然是一把武士刀的模樣,但這把武士刀卻有着五米的長度,整體就是武士刀的放大版,但那鋒利的刀刃卻比一般的武士刀更令人心生寒意。

領頭人這次打完手訣之後,雙手又捏了一個奇怪的手訣,手訣一出現,整個五芒星陣中紅光不斷翻涌,構成五芒星陣穩定基礎的紅光都紛紛跑到了五米的武士刀之中去,僅僅留下了細絲一般的紅光在維持着這個陣,隨着吸收的紅光越來越多,整個刀身都發生了改變,剛纔的四波攻擊,紅光都只是瀰漫在刀身上而已,而這一次,所有的紅光都被武士刀吸收了進去,等到所有的紅光都消失在刀身之後,陳志凡從這把武士刀身上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紅光流入之後的武士刀並沒有立馬攻擊,刀身在緩緩旋轉,就好像,人在伸懶腰!

被吸收進去的紅光在刀身之內蔓延,從上至下整個刀身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紋路,在這紋路之上似乎有着某種攝人心神的力量,陳志凡不過看了幾眼,體內的血液似乎就有些不受控制的沸騰了,強迫自己扭過頭去的陳志凡迅速地在身前佈下五層防禦,而體表的黑光自然是更加濃郁。

而這武士刀似乎並不急着攻擊,反而圍繞着陳志凡在打轉,似乎是在欣賞着什麼,而看到這一幕的領頭人臉色也是起了變化,以往落英從未如此過,這一次是怎麼回事。不及多想,領頭人對着武士刀連連打下數個手訣,武士刀在空中的刀身明顯一愣,接着便跟隨着領頭人手的方向飛行,看到武士刀並沒有超出自己的掌控,領頭人這纔對陳志凡一指,武士刀帶着極大的壓力衝着陳志凡扎去,陳志凡處在這壓力之下,突然有一種渺小的感覺出現,用力地搖搖頭,陳志凡知道這一定是刀身上那詭異的花紋造成的,“嗬,來吧,”陳志凡這一次沒有選擇被動的硬抗,而是對着這把武士刀就衝了上去,全身的力量充斥在右拳上,那刺目的光華似乎要蓋住整個世界。

“嘭,”拳劍相交,陳志凡的身體頓時被震到了五芒星陣的邊緣,“哐,”地一聲撞在了無形的阻隔上。而那把武士刀也沒有好到哪裏去,陳志凡那一拳把刀身都打出來了裂紋,而上面的紋路已經紊亂地沒有了任何效果,此時武士刀似乎失去了控制般倒插在地上,刀身上的裂紋惹人注目。

“怎麼可能,”領頭人被完全的驚到了,以往落英的第六擊那是無往而不利的,從沒見過誰從這把武士刀下活下來過,自己六人用這招殺死過多少高手,而今天,這個男人不僅僅是活了下來,而且還把刀身打出了裂紋。“你必須死,”這領頭人額頭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但突然間身上冒出了那詭異的紅光,紅光一冒出,旋即便佈滿了領頭人全身,“啊,”一聲慘叫從領頭人口中發出,他的身體在紅光之中不斷地顫抖着,慢慢地,領頭人的身體便軟了下去,另外四名忍者正在驚訝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倒地的領頭人卻突然站了起來,但此時的他卻哪裏還有人類的樣子,因爲紅光的腐蝕,領頭人全身的衣服都消失的差不多了,臉部下半部分被腐蝕的只有一點點小肉塊還掛在骨頭上,那下巴一開一合之間,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僅剩下一點骨頭的脖子卻讓他沒有任何聲音,身體上也同樣是沒有一塊好地方,到處是腐蝕後留下的骨骸,而領頭人的眼睛卻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那雙眼睛中早已沒有了其他,就是純粹的紅色,妖異的紅色,和那紅光一般。

這領頭人剛站起來,身體便像是風一般衝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忍者,這名忍者連慘叫還沒來得及發出,就被這領頭人咬住了喉嚨,鮮血噴濺了領頭人一身,而這領頭人的眼神卻是非常享受,等吸乾了這名忍者的鮮血之後,領頭人便是把目標轉向了另外一個。

剛纔因爲混亂,陳志凡還沒看清楚,此時,這個忍者就在陳志凡不遠處,陳志凡看得是一清二楚,雖然一身忍者服並不是緊身的,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依然暴露無遺,居然是個女的,陳志凡的第一念頭,這女的身材很不錯啊,這樣看比美玲他們身材都要好,這是陳志凡的第二個念頭。 花宸釋突然看向姬流音,笑容高深莫測。

夜冰依聽得稀里糊塗,帝玄胤百年前,為什麼和這個死妖孽立下盟約,百年內不得和對方動手?

花宸釋語氣神秘莫測的看向姬流音,「姬流音,如今帝玄胤遭受天罰,他受了重傷,正是你下手的好時機哦,錯過了這個機會,恐怕這個女人,你可就要永遠的錯過了。」

「花宸釋,你找死。」帝玄胤瀲灧的紫眸閃過一抹狠厲,手中綻放出一抹寒光稟厲的光球,狠狠朝著花宸釋飛來。

即便是受了傷的帝尊大人,實力也不容小覷。

花宸釋面色一變,飛快閃躲,但還是被那道光芒所擊中,那道光芒,宛若附骨之蛆般,緊追著他不舍纏繞,直直沒入花宸釋的體內。

花宸釋重重地悶哼一聲,口中,鼻中,都有鮮血溢出來,但他依舊笑的無比風騷,突然幽幽地看向夜冰依。

夜冰依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姬流音冰藍色的眸子微微閃爍,他是不屑和身受重傷之人打架,但是這個人,換作是帝玄胤,那就另當別論了。

尤其是聽到花宸釋最後一句話,他……或許說的沒錯。

冰藍色的眸中深邃,倏然快速出手,掌中翻湧著團團藍光,招招布滿殺機。

轟——

帝玄胤同樣毫不遜色,手中紫金色的光球一個接一個,不斷狠力的向姬流音攻擊而去。

他的身形微微晃動。他方才說的沒錯,強行打開結界,遭受到了天譴,他確實傷的很嚴重,但那又如何,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的話,他還不如去死。

砰——

一團冰藍色宛若冰晶似的光芒狠狠的朝帝玄胤拋了過來,那帶著寒霜有如玄鐵一般冰冷的光團發出電流。

滋滋滋——

電光狠狠地刺的向著帝玄胤,帶著殺氣衝刺過來,夜冰依瞥見這一幕,心中一緊,「不要——」

帝玄胤淡淡的勾唇,俊朗的面龐沒有半分變化,猛然揮出雙掌,掌心的力量,氣勢滂沱,兩道力量相撞,發出了一道巨大的響聲,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百米之外,滿是跌岩起伏的大坑,地面上,黃土黑焦,寸草不生。

可見這威力有多大。

「胤,姬流音,你們停下。」

夜冰依沖著兩人大聲的叫道,旋即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挑撥離間的騷包男人,這個花宸釋!真是看熱鬧不閑事大。

但此刻,無論是姬流音,還是帝玄胤,都彷彿沒聽到她的叫聲一樣,眼中滿是殺氣騰騰的看著對方,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

「轟——」兩人招招殺機畢現,誰也不留情面,天崩地裂,地動山搖。

炫酷的藍色光芒衝天而起,紫金色的光芒也隨之旋繞而上,最終,紫金色的光芒分散成星星點點,將藍光狠狠地吞噬。

一股狠厲的氣息,朝著姬流音的腹部橫衝直撞而來,這一擊,布滿了包羅萬象,毀天滅地的氣勢。

夜冰依有一種錯覺,這一次,倘若姬流音被擊中,那麼,他真的就死了。 「不要!」

身體自然反應,急忙上去攔住他們。

姬流音畢竟沒有做出什麼傷害過她的事情,還處處幫助她,夜冰依無法看到他死在自己的眼前。

「依依!」

「依依!」

看到突如其來的女子身影,姬流音和帝玄胤兩人瞳孔驟然緊縮,同時收手——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為了不傷害夜冰依,兩人只得飛身上前,擋住了這道驚天的氣息,「噗……」

帝玄胤之前本就受了傷,體內的那道蠻橫的力量,還沒完全壓下去,此刻更是在身體裡面橫衝直撞。

那道蠻橫的力量,狠狠擊在他的身上,強悍如斯,「噗——」

帝玄胤體內的氣息四處流竄,狠狠地吐出幾口鮮血來。

姬流音也沒有比他好到哪裡去了,身體直接向後倒飛出去,直到撞在了一棵十人合抱的大樹之上,才停下來。

「胤——」

意料之中的疼痛沒有傳來,夜冰依睜開眼睛,就看到這一幕,立即緊張的朝帝玄胤飛撲過去!

「依依!」帝玄胤看著像一隻紫色纖蝶,朝著他飛過來的女子,沒來得及多想些什麼,長臂張開,將她用力的接了個滿懷。

緊緊地用力擁著女子柔軟的身子,帝玄胤寬大優雅的袖袍垂落,閉了閉眼,將臉埋在夜冰依烏黑柔順的長發中,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但他仍然覺得不夠,修長的手指勾起她精美的下巴,望著這張讓他魂牽夢繞,牽腸掛肚的小臉,紅唇在她光潔的額頭上狠狠落下一吻。

夜冰依心頭一顫,隨即也緊緊地回抱著他。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帝玄胤一隻手緊緊地摟著女子的纖腰,另一隻手,細細的摩挲著夜冰依的小臉,他真是想死她了。

天知道,當他自從聽說她掉進了海里,沒上來時,他有多麼的害怕。

害怕到,儘管最後知道她沒有事,他還是害怕。

然後他便想趕緊的快要見到她,親眼所見到她安然無恙,他才放心。

只是沒想到,他到了這裡,卻發現了一個令他險些抓狂的消息。

他的依依,不僅沒有好好的,還落到了花宸釋的手中。

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簡直猶如晴天霹靂,比聽到夜冰依掉海里失蹤了,更要可怕千倍。

夜冰依任由帝玄胤緊抱著,美眸也不捨得凝望著他。

察覺到他的異樣,夜冰依心中微微一怔,雙手勾住他的脖子,身體微微向他貼近,柔聲道:「我沒事。」

她也很想念他。

這麼多天不見他,夜冰依才知道,自己也會如此的思念一個人。

看著緊緊相擁的兩人,姬流音冰藍色的眸子狠狠劃過一抹刺痛,「噗——」

噴出一口鮮血。

「美人兒,你是不是忘記了,你答應過本座什麼?嗯?」花宸釋似笑非笑的看向夜冰依,旋即挑釁的看了帝玄胤一眼。

夜冰依:「……」

帝玄胤渾身散發出一股宛若寒的冰涼的氣息,瀲灧的紫眸冷凝著花宸釋,帶著濃濃的殺意,冷喝道,「花宸釋,你最好給本尊安分點,否則,本尊不介意違背天意,寧願承受天罰,也會在所不惜,殺了你!」

花宸釋卻無所畏懼,一雙妖異的血眸,直勾勾的打量著夜冰依。

.

無所畏懼?你曦禾在我手裡喲!

花宸釋:大爺!我錯了! 我這在想些什麼啊,陳志凡拍拍自己的臉,強迫自己從想象中走出來,似乎在車上被美玲姐妹調戲過之後,自己是越來越會被這些想法所影響了。不過,現在哪是想這麼多的時候,這領頭人看樣子是變成另外一種怪物了,恐怕等他把這些忍者殺乾淨之後,接下來的就得是自己這些人了,而那些忍者在維持着五芒星陣,又怎麼能脫身,這次恐怕得陳志凡幫這些忍者了,一想到自己要幫剛纔還要致自己於死地的傢伙,陳志凡心中就一陣不爽,但是沒辦法,自己剛纔和武士刀的對拼當中,受了不少的傷,如果等這個骨頭把所有人這殺光,自己這邊一定會遭到同樣的結果,畢竟美玲他們在剛纔就已經失去戰鬥的能力了;而如果把這骨頭引到陣中,藉助武士刀的力量,難保不會殺死他。

“嘭,”陳志凡在骨頭靠近女忍者的時候一拳便把他打飛了出去,而原本的無形的阻隔此時已經消失不見了,估計是、剛纔自己那一撞將這陣法最後的一點力量耗盡了,不過別看這骨頭看起來脆脆的,可打上去震得陳志凡手都疼。這骨頭被打飛出去之後,一點事都沒有的爬了起來,眼睛轉了轉算是看到了剛纔打飛自己的人,衝着陳志凡便撲了過來。

此時陳志凡衝着女忍者大聲喊,“你們有沒有辦法再讓這個什麼落英啓動起來,”女忍者看着陳志凡皺了皺眉,不過想起了剛纔救自己的一幕,面罩下的牙齒輕咬,便打出了數十個手訣,另外兩個忍者見她這麼做,便也理解了她的想法,跟隨着打出了手訣,五芒星陣內原本即將要消失的紅光此時又慢慢地增多了起來,但也只是維持着陣不散罷了,“我們的力量很弱,只能再次保證落英不散,所以你要快點。”女忍者大喊。

“足夠了,”陳志凡等這骨頭衝進了陣中,一個屈膝躲過了它的撲身,當着骨頭還在空中的時候,陳志凡正好身手抓住了他的脊骨,猛地一用力,將這骨頭狠狠地摔在地面上,沒等着骨頭反應過來,陳志凡便伸手過去要拽下來這骨頭的腦袋,但這骨頭的骨頭與骨頭之間卻有着紅光相連接,任由陳志凡怎麼用力,都不能把這腦袋拽下來多少。反而被這骨頭反應過來的一爪打在了胸口上,留下了幾道深深的傷口。

陳志凡連忙退後,胸前的傷口肉眼可見地回覆後,陳志凡衝着陣外的忍者喊道,“你們快點讓這把武士刀飛起來,攻擊這個骨頭,要不然過會我們都得死。”而此時圈外的三個忍者也是額頭冒汗,“抱歉,以我們現在的能力還不能驅動它,”那個女忍者回答道,“什麼,”陳志凡頓時滿頭黑線,這武士刀不能攻擊,那自己的計劃豈不是泡湯了,這骨頭一看就是玩命的主,以自己現在這帶傷的身體,不好打啊。

陳志凡回頭望去那武士刀,卻發現原本五米長度的武士刀現在已經縮小到了正常大小了,刀身上的裂紋已經消失了,而那紋路卻從刀身上消失了,“這正好,”陳志凡心想,雖然紋路少了之後缺少一種進攻手段,但看那骨頭的樣子紋路估計也對他造成不了什麼影響,反而是這武士刀縮小之後更方便自己使用了。

陳志凡一個閃身到武士刀的旁邊,輕輕一拔便將武士刀握在手中,這武士刀入手冰涼,重量也要比普通的刀重上許多,陳志凡揮了揮,感覺上倒還比較趁手,“過來,”陳志凡衝着骨頭勾了勾手,這骨頭倒也能看懂這意思,更加瘋狂地衝着陳志凡衝去,陳志凡等着這骨頭快到身邊時,手中武士刀從空中重重地劈下,這骨頭完全不懂的躲避,這一下正打在骨頭的肩胛骨上,刀身進去了數寸,幾乎都快將這肩胛骨打碎,骨頭根本不會有疼痛,陳志凡這一擊之下,還沒來得及拔出武士刀,骨頭便幫陳志凡的胸口又添上幾道傷口。

此時陳志凡也不管那許多了,反正自己身體的癒合能力更強了,只要不是致命的傷,很快就能癒合,陳志凡擡起來到對着原來的裂口又是一刀,這一刀下去,骨頭的右臂被劈了下來,而陳志凡也被這骨頭掏進了腹部,五個傷口一齊噴出黑血,被噴到的骨頭反而非常享受這些血液,就要朝着陳志凡的傷口咬去,陳志凡哪能允許這種事情,把手中武士刀橫檔在骨頭的嘴前,這骨頭咬到刀身上,咬的咯吱亂響,似乎是感覺出來嘴裏的東西不對,這骨頭猛然間擡起頭,那妖異紅色的眼睛正好和陳志凡對上,而骨頭的眼中卻浮現出了原本刀身上的紋路,沒想到這骨頭眼中的紋路力量更加強大,一下子就攝住了陳志凡的心神,在陳志凡一愣神之際,骨頭衝着陳志凡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哐,”地一聲,等陳志凡反應過來,就看到骨頭口中咬着一把肋差,遠處的美芝又是一口血吐出,看來剛纔強行扔出這把肋差又扯動了她身上的傷。

陳志凡有點感激的衝着美芝點了點頭,在骨頭還沒吐出嘴裏的肋差時,陳志凡拉住肋差後面的鐵鏈,圍繞着骨頭快速轉動,同時手中的鐵鏈纏繞上骨頭身上的每個重要的關節,等陳志凡再次一刀劈向骨頭的脖子時,這骨頭全身上下的大關節都被鐵鏈纏上,沒有任何的活動空間,陳志凡這一下就像是在打靶子一樣,狠狠地一刀劈在了骨頭的脖子上,“嗡,”武士刀身因爲反震都顫動了起來,陳志凡用力地握着纔沒讓武士刀從手中滑落,沒想到這骨頭的脖子居然是如此地堅硬,這一刀之下居然才只是一點點點的小豁口。不過,這又能怎麼樣,陳志凡舉刀將骨頭的另一條胳膊砍了下來,防止這骨頭再做什麼事情,缺少了兩隻胳膊,這個骨頭可是一點都沒打算老實下來,身體還在地上不斷的扭動,對着陳志凡的脖子不斷地張嘴,“哼,”陳志凡一刀砍在了骨頭的下巴上,雖然沒能一刀就看下來,但也已經搖搖欲墜了。 花宸釋無所畏懼,一雙妖異的血眸,直勾勾的打量著夜冰依,譏諷道,「呵呵,怎麼?之前還哭著求本座,讓本座救姬流音,見到帝玄胤來了,就不敢認了?」

「……」

「嘖嘖,本座真是沒想到,你竟是這樣見異思遷的女子。」

「……」

「你放屁!」夜冰依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大怒道,恨恨的咬牙瞪著眼前這個妖孽的男人,他知不知道,他說這些話,會很容易讓人誤會啊。

尤其還是當著帝玄胤的面!

果然,就見帝玄胤的臉色已經慢慢的轉黑。

帝玄胤狠狠地皺了皺眉,冷睨著花宸釋,「依依怎麼會為了他而哭?還求你?花宸釋,你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本尊撕爛你的嘴!」

花宸釋看向夜冰依,笑容無比妖嬈,「胡說八道?哈哈哈,美人兒,你告訴他,本座說的,可有錯么?」

夜冰依蹙眉,「你說的沒有錯,但是——」

「但是什麼?難道你沒有哭著來求本座?只要本座救活姬流音,你說,無論本座讓你幹什麼,你都願意,甚至……」花宸釋得意的瞥了一眼臉色鐵青的帝玄胤,眼中閃過一抹幸災樂禍,頓了頓,繼續道,「甚至答應本座,願意和姬流音遠走高飛,哈哈哈哈,嗯?這些話,難道不是你說的?」

「老子就那麼說說罷了,難道你當真了?哈哈哈!堂堂大魔王,還真是好騙啊。」夜冰依嘲諷道。

花宸釋臉色一黑,惡狠狠的瞪向夜冰依,該死的女人,她竟然敢騙他?!

帝玄胤卻看著夜冰依的神色,瀲灧的紫眸微閃,旋即怒視著花宸釋,「你找死——」

夜冰依悄悄的看著帝玄胤,額頭掛著一滴巨汗,見他面色正常,才微微鬆了口氣。

帝玄胤手中不斷的揮出巨大的光球,不要命的朝著花宸釋,狂追攆打。

花宸釋臉色一變,隨即暗罵一聲瘋子,突然得意的道,「哈哈哈哈,帝玄胤,管好你的女人吧,本座就不奉陪了!」

「美人兒,你可千萬不要讓本座失望啊!」

「帝玄胤,你負曦禾,你會遭報應的,哈哈哈哈……」

身形一閃,紅色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轟——

帝玄胤狠狠揮出一巴掌,地面瞬間多了一個巨大的坑!渾身的怒氣衝天,彷彿一頭炸毛的獅子。

重生之影后萬萬歲 又是曦禾……夜冰依美眸微閃。

倏然,帝玄胤轉過頭來,看向夜冰依,渾身的怒氣逐漸消退。

夜冰依張了張嘴,剛想要說些什麼,卻猛然被帝玄胤打斷。

「依依,不要聽他胡說八道,嗯?」

腰間猛然一緊,下一刻,夜冰依便被男人緊緊地抱在懷中。

帝玄胤額頭抵著她的額頭,瀲灧的紫眸深邃無比,恍若一個巨大的漩渦,讓夜冰依忍不住淪陷,腦中一片空白,情不自禁的點了點頭,「嗯……」

「你是我的。」帝玄胤磁性迷魅的嗓音惑人,突然湊到她的耳邊,輕輕地含住夜冰依的耳垂,喃喃道。

「嗯……」夜冰依渾身一顫,雙腿一軟,險些一頭栽進他的懷裡,臉色瞬間燒紅,她沒忘記,這裡不止是她們兩個人。 旋即對上帝玄胤瀲灧的紫眸當中,那毫不掩飾的殺意,夜冰依心中一跳。

轉移話題,關心道:「對了,小胤胤,你怎麼樣?你傷到哪裡了?還有,你和花宸釋,結下的什麼盟約?曦禾,又是誰?」

花宸釋說帝玄胤因為違法了他們之間的什麼盟約,而受了天罰,受了重傷,剛才,帝玄胤又為了自己擋下那重重一擊,夜冰依擔憂的望向他。

見夜冰一臉擔憂的模樣,關心自己,帝玄胤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緊緊地抱住她,語氣卻森寒無比,道:「我的傻依依,你就是太善良,太好騙。」

夜冰依看著帝玄胤的眼神,微微一怔,總覺得有哪裡,似乎不對勁。

可一時半會兒,她又說不上來有哪裡不對勁。

帝玄胤吻了吻她的額頭道,「傻丫頭,你以為,你的男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又為什麼,會受傷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