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夏雨菲也是偶然間見過周揚名那幾個酒友,那都是大肚子,酒糟鼻,各種噁心動作都有,粗魯得很,要她跟他們在一起,還不如殺了她算了。


「我不要。」夏雨菲當場就拒絕他。

「你不要,那我就殺了他。」

「不要呀!」丁萬元哭喪求饒,他回頭對夏雨菲說,「雨菲呀!你不是說你愛我的嗎?你為了我,你就犧牲一點好嗎?我以後一定會記得你的好。」

夏雨菲不屑一笑,丁萬元的貪生怕死,她覺得很諷刺,讓自己去陪別的男人,那更是諷刺。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不過這些都不是罪可惡的,最可惡的人是周揚名。

是周揚名逼著自己,逼著丁萬元這麼對自己的。

而周揚名這麼做,都是在羞辱她,傷人,傷得最重不是見血的傷口,而是無形的心傷。

夏雨菲閉著眼睛,深吸了口氣,將心中的痛楚壓制下去。

「雨菲!」丁萬元見她沒搭理自己,又繼續喊了她。

「你對我好,我是知道的,你再對我好一次好嗎?你幫我陪陪那些人,反正你也是喜歡做那事,多幾個人不也挺好的。」

「丁萬元,你知道你在說什麼混蛋話嗎?」夏雨菲終於控制不住自己脾氣,對丁萬元怒吼,「老娘跟你在一起,那是為了干那事嗎?如果要是這樣的話,老娘何必找你。」

「那這麼說的話,你是愛上他了?」周揚名獰笑說道。

「……」

夏雨菲的沉默,讓周揚名確定了夏雨菲就是愛上了丁萬元,突然,他仰頭大笑,「夏雨菲你的愛真是廉價呀!之前你是喜歡席錦琛,後來又有了杜大兵,你嫁給我之後,你還是不死心,跟一個這麼沒用的男人在一起,你以為你跟他在一起之後,他就會幫你逃離我身邊嗎?你別做夢了!像他這種沒用的男人,根本就是存心占你便宜而已,你還居然對他付出真心。」

「我對誰付出真心,那都跟你沒關係。」夏雨菲態度冷硬地說,「還有,我不是心甘情願嫁給你的,是你和我哥逼著我嫁給你的。」

「可你現在是我媳婦,我媳婦爬牆,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你給我戴帽子,夏雨菲你有種!」周揚名氣憤對她嘶吼。

「那又怎樣,周揚名少在這裡說我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在外面玩別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呀!」

「老子玩,那是因為老子是男人,你是女人,是老子的女人,老子說什麼,那就是什麼,你只能聽從的份。」

「周揚名,我是人,不是你的東西,更不是你的玩物,我喜歡怎樣,那就怎樣。」

「那這麼說的話,你一點都心疼他了。」周揚名手裡的刀子又挨近了丁萬元一點。

這直接都把丁萬元嚇得特別沒骨氣,翻白眼昏了過去。

「沒用的狗東西。」周揚名看著地上丁萬元,呸了一聲,對丁萬元吐很嫌棄地吐了一口口水,然後覺得不解氣,對丁萬元拳打腳踢。

直到丁萬元在昏厥中吐出一口血之後,周揚名才覺得解氣了。

「夏雨菲,我們之間的賬也該算了算了。」

周揚名拿地上屬於夏雨菲的衣服,憤怒地朝夏雨菲扔了過去。

「給你五分鐘,穿好衣服,出去。」

不負情深不負婚 夏雨菲按他的話去做了。

後來,丁萬元,她是沒見到,也不知道周揚名把丁萬元怎麼樣了。

不過,她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周揚名果然是恨透了她一樣,明天給她安排兩個男人,都說是周揚名的酒友。

有時候還是兩個人一起來對她動手動腳。

周揚名就在旁邊看著,哈哈大笑,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終於過了半個月這樣的生活,夏雨菲身上皮膚沒有一塊完好。

她也熬不住了。

是徹徹底底被周揚名逼瘋了!

就在周揚名喝醉,她拿起刀子,就對著周揚名一頓亂砍。

直到周揚名不能動,沒有了呼吸,血流了到處都是為止。

她才停下來,整個人瘋瘋癲癲地坐在地上,偶爾大聲笑了起來,偶爾陰險地瞪著地上的周揚名,她還會學著周揚名那樣,上去踢了幾下周揚名,覺得解氣了,她又坐回地上。

就這樣,過了一個晚上。

到了第二天,哌出所的公咹來抓她了。

情人兇猛 她還以為會見到席錦琛,她的住處是屬於粵東地區。

然而,她沒看見席錦琛,只是看見了劉金園和熊富貴兩個人,還有其他的公咹。

面對劉金園的錄口供。

夏雨菲一個字都不願意說。

劉金園也不說什麼,就直直地看著夏雨菲。

突然夏雨菲抬眸,對劉金園說出自己的要求,「我要見唐小芯,見了她,我就會坦白交代。」

劉金園說,「其實你說與不說,根據現場混亂,還有周揚名的血泊里屬於你的腳印,都可以已經足以證明你是殺害周揚名的兇手。」

「我要見唐小芯!」夏雨菲木然地看著他,嘴裡不斷念這一句。

劉金園定定地看著她,最後起身。

他跑去跟席錦琛商量。

熊富貴卻說:「她的事,跟嫂子有什麼關係呀!她說想見,那就想見呀!也不看看嫂子願不願意見她!」

「隊長!」劉金園看著席錦琛。

由於席錦琛是暫代領導,所以,席錦琛是讓他們一律喊他為隊長。

席錦琛沉吟了一下,「你還是問你嫂子吧!如果願意見的話,那就見,不願意見,那就不過來。」

「好,我過總店那邊問問嫂子。」

過了一個小時后,唐小芯出現在哌出所。

她去見了夏雨菲。

看見木然憔悴的夏雨菲,說實在的,她真心不知道夏雨菲為什麼會想著要見她呢!

自己後面的生活都還沒跟夏雨菲有過交集的。

但後面她聽到劉金園說這件事很嚴重,殺人罪。

殺死的對象就是周揚名。

所以,她就帶著困惑來了。

「聽說你想要見我,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唐小芯問她。

「唐小芯!」夏雨菲抬眸與她對視,「你看到我這個樣子,你有沒有覺得心裡很高興?會覺得幸災樂禍了嗎?」

「沒有!」唐小芯很老實回答她的話。

夏雨菲也從她的眼神看得出來,唐小芯確實是沒有。

「我很羨慕你,我也很嫉妒你,你過得比我還要幸福,什麼都比我還要好。」

「……」唐小芯不想說什麼,羨慕嫉妒她的人多得去了,如果她一一都要回答對方的話,那她可能會累死。

「如果,如果我當初不嫉妒你,不羨慕你,好好地過我的日子,你說我會不會過得比現在還好?」

「會!」唐小芯無比地肯定的回答她,「你會比得比現在還要好一百倍。」

脣屬預謀 「……」木然的眼神里終於點燃了微微的光澤。

「而且,日子是人過出來的,苦了,也可以把日子過好,最重要是那個陪著你的人。」

「謝謝!」這是夏雨菲由衷地對她說過的話。

PS:今天小仙女們看得可還好嗎?明天就是下個月了,加油吧! 唐小芯從哌出所里出來之後,心裡覺得有點小沉重,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而夏雨菲的『謝謝』是對生活的領悟,發自內心的感謝?

如果要是夏雨菲跟往常一樣,對她歇斯底里,或者怒罵她的話,她還不用像現在一樣那麼苦惱了!

唉,不管了,反正夏雨菲現在都成了這樣。

等夏雨菲出來之後,那也是要好多年了!

但是,她還是希望夏雨菲出來以後好好生活,找一個可靠的對象過完下半輩子。

……

夏雨菲在唐小芯走後不久,她跟劉金園坦白,是自己殺了周揚名,還交代了周揚名逼迫她所做的事情。

錄完口供之後,劉金園看著自己寫的口供,他心裡五味成雜。

雖然夏雨菲是不招人喜歡,但周揚名的行為也實在是太可惡了。

夏雨菲忍不住動手對周揚名出手,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換是任何一個女人,可能都會已經崩潰,都已經喝敵敵畏自殺了。

劉金園也是那種性子比直的人,等到空閑的時候,跟席錦琛坐到了一起,他就跟錦琛在討論這件事,還當著席錦琛的面,大罵周揚名不是男人。

「你覺得夏雨菲可憐,那你就寫一份報告幫夏雨菲爭取減刑。」

對於席錦琛的建議,劉金園微怔了一下,眼底有幾分困惑,眨了一下眼睛,「隊長,你不是不夏雨菲的嗎?你怎麼會想著幫她呢?」

「是你幫她,又不是我幫她。」

聞言,劉金園想了想,好像也是這樣,不過這個主意也是席錦琛幫忙想的呀!雖然不是直接幫夏雨菲,但也是間接性幫夏雨菲了。

他很好奇問他:「那你又怎麼會給出這樣的建議呢?」

席錦琛沉默了下,唐小芯在走之前,跟他說了與夏雨菲之間的交談。

他心裡隱約猜到了夏雨菲現在是怎麼想的,又再看到劉金園這般為夏雨菲抱打不平,於是他就提出這樣的建議了。

之後,席錦琛也沒對劉金園解釋自己的行為。

劉金園一心也是想著如何寫報告,也沒再很仔細地追問他了。

……

魚山村

當宋雲娥收到周揚名死訊,人當時就翻白眼暈了過去。

醒來之後,哭得死去活來,凄慘吶喊:「老天爺呀!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周家呀!唯一的根都沒了,讓我們以後怎麼活呀!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呀!」

那哭聲一直在村子里繞樑三日。

這件事之後,宋雲娥就在精神方面不是很好,整個人都好像陰陰沉沉,時不時嘴裡還會喊著周揚名名字。

看著門口,就算是沒人,她也是笑著。

這讓偶然路過的鄰居看了,都覺得毛骨悚然,久而久之,也不敢從周家的門口路過,寧願多走幾步去繞路。

就這樣,日子一晃就是一個月。

湯蓉蓉還是天天來找熊富貴,為的就是想著熊富貴可憐她,憐憫她。

然而,她不知道熊富貴在她每一次來找他的時候,他一回家,立馬就會跟丁彩琴報備一回。

丁彩琴也知道熊富貴的性格,無法去拒絕湯蓉蓉。

於是她自己找了一個空閑的時候,親自出門去找湯蓉蓉。

她知道湯蓉蓉每一次都會在哌出所里堵熊富貴,她就先早早在哌出所的門口等著湯蓉蓉。

等了快半個小時,她無意間看見了遠遠走來的湯蓉蓉。

她迎視湯蓉蓉的目光,步子朝湯蓉蓉走來。

湯蓉蓉見了她,眼底掠過了不屑,心中很明白丁彩琴接下來想要做什麼。

她不做聲,在丁彩琴走近她面前的時候,她步子往側邊邁了一步,她是想著從丁彩琴身邊走了過去。

然而,在她一提步子的時,丁彩琴驟然伸手將她攔下,她目光帶著幾分強勢與凌厲,「湯蓉蓉我們來談談吧!」

「談什麼呀!富貴你在哌出所門口堵我嗎?」湯蓉蓉就是猜想丁彩琴今天的行為,純粹就是吃醋。

「他不知道,不過,你不覺得你身為別人媳婦,老是這麼找別人家的男人,你覺得好嗎?」丁彩琴當場就譏諷她不要臉了。

「哼!」湯蓉蓉她本身就不喜歡熊富貴,她來找熊富貴,那就是為了利用,但是丁彩琴就這麼刺激她,那她當然是反唇相譏了:「熊富貴喜歡我的時候,你都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君臨天下 我跟他之間的事,你永遠都是插不進來。」

她說這些,目的就是為了贏丁彩琴,也是看不慣丁彩琴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樣子,而且,她也覺得自己跟殷文聰都過得不幸福,她也不想讓別人在她面前過得順心。

「湯蓉蓉你這麼自大,臉皮這麼厚,你說殷文聰知道嗎?」丁彩琴神色故作恍然大悟,「對,前幾天殷文聰還到粵香大飯店去,你說,我要不要把你的事,都跟他說了呢?」

「你……」

「湯蓉蓉,你最好離我男人遠一點,你要是再敢為了一些亂七八糟的理由來接近他,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今天就先到這,如果湯蓉蓉再敢做出什麼,那她可就要動真格了!

湯蓉蓉怒瞪著丁彩琴的背影,不要這麼得意!

等她到了哌出所裡面找熊富貴,劉金園也看見了她。

獨佔契約蠻妻 他眉頭輕輕一蹙,最近這一段時間,老是看見了湯蓉蓉來找熊富貴,這兩個人該不會是有什麼問題吧!

要是以前,他可肯定不管這些,現在熊富貴已經跟丁彩琴結婚了,而湯蓉蓉也跟殷文聰結婚了。

兩個人老是這麼在一塊的話,被人看見了,傳了出去,聲譽不是很好。

而他也知道熊富貴是什麼品性,要不是湯蓉蓉老是來找熊富貴的話,熊富貴也不會主動跟湯蓉蓉有接觸的。

於是他板著臉,看向湯蓉蓉的眼神多了幾分警告,「湯蓉蓉你到底想做什麼?不管你想做什麼,你少在這裡找熊富貴,你不要臉,熊富貴還是想著做人,跟彩琴好好過日子呢!」

被丁彩琴警告也就算了,就連劉金園也這麼說她,湯蓉蓉心中的憤怒迅速點燃了,滿臉的不悅,「這也是我跟他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湯蓉蓉的嗆聲,還擺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子,在以前,湯永康還沒落馬的時候,他或許還會有幾分忌諱,現在湯蓉蓉什麼都沒了,還敢這樣囂張,劉金園就是覺得她欠罵了,當即勾起了嘲諷的笑容,不屑的眼神對視湯蓉蓉,輕蔑的語氣說:「這裡是哌出所,你也不是單位的家人,你老是這麼跑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是妨礙我們辦公,導致我們的工作質量都往下將了,你還覺得你自己很有理嗎?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你抓起來,關你幾天?」

他雖然不知道殷文聰是不是真的喜歡湯蓉蓉,但是,是個男人知道了,自己媳婦為了別的男人,而被抓進了哌出所,肯定不是很樂意。

湯蓉蓉瞪著他,如果是以前,她根本就不怕劉金園的嚇唬,現在她爸和公爹都已經進去了,現在她跟殷文聰的關係也處於僵硬時期,再要是弄出點什麼,她只會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地步。

「哼,走就走!有什麼了不起的。」反正就算是她在哌出所門口,那也可以等熊富貴。

看見湯蓉蓉一扭身就走了的背影。

劉金園覺得湯蓉蓉那就是一個神經病,特不要臉的女人。

過了幾分鐘,熊富貴出現。

劉金園就逮著他,直接說他,讓他跟湯蓉蓉保持一定距離,不然讓丁彩琴生氣了,那後果很嚴重的。

熊富貴想了一下,說:「彩琴是知道的。」

「她知道?她不生氣嗎?」

「生氣,不過我已經跟她解釋了,她也不生氣了。」

劉金園瞥了他好幾眼,「你還是要注意一點,湯蓉蓉找你,那准不是什麼好事,你自己看著辦吧!不要到時後悔就已經來不及了。」

「知道了。」熊富貴笑著,抬起手臂拍了拍劉金園的肩膀,這也是表達了好兄弟的一種方式。

當天下班的時候,熊富貴一出哌出所的門口,他又見看見了湯蓉蓉。

湯蓉蓉又是一臉柔弱,楚楚可憐。

還追問熊富貴能不能幫她調查強了她的那些人。

熊富貴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湯蓉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