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夏侯淵聞言深邃的眸掃了一眼鍾離玖,連赫連妙都十分驚訝,上官悠居然會看上這樣一個女人?!要知道上官悠的眼光十分毒辣,除了女人之外,只要他看重的東西就絕對錯不了,這是他身為商人的可怕能力,更是他身為修靈者的強大天賦!


赫連妙極度懷疑上官悠那樣的眼光會看上什麼樣的女子,但現在看看,他挑女人的眼光不怎麼樣。

沖這相貌,不是十二家人,又怎麼會被接受?!可氣的是上官悠居然會為這麼個女人落了自己的面子!

想到這裡,她不由勾起一抹諷刺的笑來。

「這位很面生啊,不做做自我介紹嗎?」

因她這句話所有人把目光投向鍾離玖,鍾離玖卻抬頭對視赫連妙,冷冷勾唇。

這是,想讓她出醜? 鍾離玖眼含嘲諷地看著她,這個一心迷戀夏侯淵的女人,曾經將她視若仇敵的女人,這張皮囊真是出自十二家一貫的美麗景緻,可是這心腸也是出自十二家一貫的霸道冷漠。

鍾離玖唇角勾起的笑意一點點退卻,褪的沒有半絲溫度,那雙依舊清亮明麗的眼睛透著的從容優雅竟恍惚間讓赫連妙有了一種又看到那個女人的錯覺。那個女人永遠是她無法企及的對象,生下來便是十二家最為尊貴的公主,萬千寵愛於一身。有著所有女孩渴望的東西,美麗的容貌,顯赫的家世,家人的寵愛,過人的天賦以及實力,以及一個從各個方面看都無可挑剔的未婚夫。

那個叫鍾離玖的女人永遠是赫連妙心中的一根刺,哪怕是現在她已經站在了夏侯淵的身旁,她也依舊能感覺到那個千尊萬貴的玖公主在所有人心裡究竟有著何等地位。可是越是這樣,她就越希望那個女人死了!永遠不要回來!

赫連妙有多厭惡鍾離玖?這麼說吧,即使一個與她相似的醜女人這樣的存在她也容忍不了!

鍾離玖不咸不淡的回答「姓鍾。」

赫連妙臉色一僵,大概是從沒見過一個不是十二家的女人還敢這麼不給她面子的,十二家古武靈力家族的身份鮮有人知但在業界十二家的實力何等龐大?何況十二個家族在S帝國各個領域均有分佈,商,政,軍,甚至有自己的國度與散布在各國的零星隱藏的軍隊!

這個女人!真是給臉不要臉!以為呆在上官悠身邊就能嫁入十二家了嗎?!可笑!她以為自己是玖公主嗎?想嫁給誰嫁給誰?!

赫連妙強壓住心頭的怒火,皮笑肉不笑道「鍾小姐真是言簡意賅。」她咬重了「鍾」這個字的發音,刻意的提醒這個不識抬舉的女人,你姓鍾,而非十二家大氏鍾離!

鍾離玖何等聰明,焉會聽不出這其中的深意?她撫了撫自己臉上深深淺淺的傷疤,露出一個淺笑「和不熟悉的奇怪人士,我的話一向少。」

赫連妙的臉色一下鐵青,周圍的名媛也面面相覷,這個瘋女人真是個瘋子,連赫連小姐她也敢得罪?!

不要以為上官家家主真的會保住她啊!那旁邊可是有夏侯總裁的!夏侯總裁的話,連上官家也要慎重幾分的吧?

上官悠確實截然相反的心態,頗有一种放自己母老虎去咬人的意思,這隻母老虎這幾天被自己憋得是有點慘,如今放一放讓她適當放鬆一下。

「奇怪人士?」赫連妙重複了一下這句話,淡淡道「上官,這位是你的什麼人,這般膽量倒是少見。」

這分明已經是在威脅上官悠表態了,如果他要保,就是與她赫連妙作對,如果不保,一個從未見過的醜女人,沒臉沒家世,憑什麼敢得罪赫連家的千金?!

上官悠聞言,倒是笑了下「我也很想知道,我與她是什麼關係呢,不如赫連小姐替我問問?」

這是說沒關係?

赫連妙心下一喜,便聽到一個如同地獄冒出來的聲音,冷到人骨子裡了。

「只是,赫連小姐似乎沒資格問這句話。」上官悠將鍾離玖拉了過來,看似溫柔的攬住,實則只有鍾離玖知道他用的力氣有多大,她掙都掙不開。

誰都知道上官悠是只笑面虎,雖說有著商人的狡猾但說他是狐狸是委屈他,上官悠身上的氣質如同遺世帝王一般貴不可攀,連眉眼都是矜貴而優雅的,這樣的男人,叫人怎麼可能不心生仰慕,又怎麼可能不害怕?

赫連妙即使身邊站著夏侯淵,但面對上官悠時,不知為何就是少了份底氣。

但是今天這個笑面虎卻因為一個醜陋的不知名女人給了她難堪。這叫赫連妙對鍾離玖的厭惡又多了幾分。

明明只是一個醜八怪,還能得上官悠這麼護著!

鍾離玖自己內心也在感慨自己這張臉自己看了都吃不消,上官悠卻能整日面對還笑得這麼溫和,果然不是個好對付的!這麼想著,心裡對他的警惕又多了幾分。

鍾離玖這邊的變化自然逃不過上官悠的眼,夏侯淵自然也注意到了,但他性子一向淡漠,極少與人說話,這樣一個不認知的孤女對於他來說是沒什麼好講的。今天也僅僅只是過來證明一件事,如果不是為這件事他才不會陪赫連妙來這種場合。無端給人當了話柄子而不自知,赫連妙的愚蠢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夏侯淵輕輕抿了下唇,鍾離玖何等了解他?從這一個細小的表情她就知道,他在不耐煩!

呵,赫連妙,你也不過如此啊!

即使呆在這個男人的身邊,也無法再更進一步,與當年的她,真是相似啊。

那麼為什麼夏侯淵會為了一個他自己不耐煩的女人推自己下海呢?

還是這根本就是一個他想要剷除自己的借口?鍾離玖被這個想法一驚,但回憶卻在一步步證實這個想法!從他冷漠的話語,冷淡的態度,就可以推斷出來。只是那個時候她太沉迷於這個人了,夏侯淵的一切對於她來說都是恰到好處的完美,現在想想,真的只應了那句話,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

要說鍾離玖對夏侯淵沒有感情是假的,衍生出的恨意有多強烈,當初她就有多喜歡這個男人。

這個人,人如其名,如同一個深淵,一旦墜入,就是萬劫不復啊。

鍾離玖勾起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不偏不巧,正好被赫連妙逮了個正著,赫連妙的眼裡怒意橫生,這個醜八怪是在看她笑話嗎?!上官悠能笑話她,這個瘋婆子又是哪來的膽子?!

今天有上官悠在場她不便說什麼,等上官悠走了,玩膩了這個女人,她倒要看看這個醜八怪想怎麼死!

赫連妙從沒想過這個女人會出生名門的事,畢竟這個上流圈裡,有名的名媛她不說全認識,但也不會認不出來,這個女人一副讓人倒進了胃口的樣子,一看就知道不知是從哪個鄉野出生的女人!

鍾離玖當然看到了赫連妙嚴重的惡毒之色,她挑了下眉,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哪裡看自己不順眼了。

隨即她就明白了,上官悠,即使這貨什麼都不說但只要他站在自己身邊,那些女人以及名媛仇恨加嫉妒的目光就沒轉移過,果然是一個移動的桃花枝啊,盡會招桃花。

她想將這貨推遠一點,但是,但是,上官悠一句話截住了她的這個想法。

「你把我推出去的話,你猜我會不會叫你一聲玖公主?」

該死的!鍾離玖忍氣吞聲地住了手,實在是如果她的身份現在被曝光,就會引起夏侯淵的注意,夏侯淵分明是想除了自己,儘管不知道為什麼,但他確實有這個想法並付諸實踐了!現在爆出身份夏侯淵完全可以把自己捏死來一個死無對證,到時候鍾離家想追究他也能堂而皇之給一句以為有人冒充沒想是真的!誰敢與十二家至高無上的掌司作對呢?!

鍾離玖越想越憋屈,想她從小到大何曾受過有家不能回的委屈?又何曾被人這般威脅過?簡直是讓人生氣!不,憤怒!

上官悠道「她叫鍾窈。」

夏侯淵眉頭一挑,狀似漫不經心的問「重要?」

「不」上官悠對上他冷漠到極致的冰寒氣質,依舊淺笑的優雅矜貴「窈窕淑女的窈,」他笑的很輕,也極危險「鍾離的鐘。」

鍾窈。

鍾離玖明白,這可能是自己以後出現於眾人前的名字了。

雖然不樂意讓別人安排自己名字這種事,但現在,她的理智告訴她,接受安排。

鍾離玖一向是個理智的人,冷靜而自持,唯一不理智的就是她對夏侯淵的感情,狀若飛蛾撲火的感情,最後果然換了個粉身碎骨,真是可笑。

她不會允許這種情況再發生的,鍾離玖一點點的攥緊了拳,這一次,她要斬盡進自己對夏侯淵的最後一點感情。、

「呵,鍾離的鐘,多大臉,玖公主可是已經去了,上官家主。」赫連妙實在忍不住了,連夏侯淵也開始注意這個醜八怪了嗎,她絕不會允許的!這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敢和她赫連妙搶男人!

以為有上官悠護著就安全了嗎?!

玖公主去了?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鍾離玖聞言,心底一聲冷笑。

可笑,她怎麼好意思說得出口這句話?!玖公主死了?!難道不會良心不安嗎?

她若是知道玖公主就站在她面前,就是她看不起的醜八怪,會作何感想? 鍾離玖微微的眯起眼,唇角掛著冷意而清淺的笑。

赫連妙,你真的不會心虛嗎,「害死」我以後這麼堂而皇之的站在我面前,以這樣一副高高在上的高貴姿態,可是沒有了赫連家的身份以及你這一張臉,你還值多少錢?「夏侯總裁也這麼認為?玖公主,」她還是忍不住頓住了,這是她第一次這麼稱呼自己,公主,這樣的稱呼,可想而知她的身份曾經是何等的顯赫。可是看看她為了這個男人都剩下了什麼?!

一張被毀容的陰陽臉,一個人人可欺的孤女身份,以及被自己的世家仇敵救下,若這是上天對她痴戀一個男人的懲罰,那麼她只能說,死過一次,她確實放不下這個男人的同時,更多的已經變質為恨!

夏侯淵唇角緊抿,仍舊是聲音冰冷的不帶一份情感「她已經死了,」

她已經死了!?她已經死了……

鍾離家有她的本命石,別人看不到,可是他這個玖公主最愛的夏侯掌司一定能看到!是不在意所以沒去看認定她死了,還是。知道她沒死,但不想她回家想讓她有昭一日,真正的死了呢?

鍾離玖緩緩地笑了,這就是她愛了十多年的男人啊!夠狠,夠絕情!

放棄了最後一份求證的想法。鍾離玖漠然的壓下唇角苦澀的笑意。

「呵,怎麼,還想勾搭淵不成?」赫連妙冷哼一聲,親昵的挽住夏侯淵的手臂「淵,我們走吧,莫為了一個醜八怪沒了玩心情。」

鍾離玖仍舊覺得這樣的一幕十分刺眼。這畢竟是她愛了,念了,痴迷了那麼多年的人啊!那麼多個日月里她都在為做他的妻子的準備,她學習經商,放棄自己喜愛的舞蹈;她拋下家族產業,和他一起通宵趕企劃書,一個女孩子隱藏著自己的豪門身份和他從底層做起一點點在企業里干出功績,那麼多個辛勞的日夜,她可曾有抱怨?可曾有對不起他?

別人稱她是玖公主,可有誰知道她想做的始終是這個人的公主,可卻是他將自己推入地獄啊。

上官悠看著他身邊的姑娘憋了很久的眼眶終於是忍不住了一般的落下淚來。

她沒有嚎啕大哭,只是默不作聲的走到角落裡抱成一團,雙臂緊緊環著雙腿,一點點的小聲啜泣。

他看見那個女孩念了十幾年的男人挽著別的女孩的手,雖然冷漠。但依舊可以看出他並不排斥,女孩有多喜歡他呢?上官悠不知道,他離開的太久,久到自己也忘了,第一次見這個女孩哭,是什麼時候了。

她一直是高貴的,冷靜的,優雅的,唯一的瘋狂也留給了那個人。

她曾經如同雲端高陽,如今卻卑賤如泥。這是何等的諷刺啊!

她一點點哭,卻是比嚎啕大哭更令他心痛。

上官悠一向是自持腹黑而深沉的。當然他給人的印象也是如此,所以當他一拳頭打到夏侯淵臉上時,所有人都是震驚的。

「真是抱歉了。掌司」上官悠道

當事人收回拳頭,卻是比所有人都淡定,上官悠那副樣子,反正不像是有半分道歉的意味,到是嘲諷多一點。

赫連妙哪裡知道一向看上去溫和爾雅的上官悠會直接上拳頭!或許她從沒想過十二家居然還有人敢不買掌司的賬,所以直接愣了!

鍾離玖抬起頭,錯愕的看著這一幕。

「心疼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官悠走到她身邊伸出手中的手帕笑著問道。

心疼?哈!鍾離玖不知道該作何表情,她到底會有多賤才會這樣了還去心疼夏侯淵!

上官悠滿意的看著她眼裡的冷漠以及快意,首次覺得那些街頭為心愛的女孩打架的小混混的心理也不是不能理解,至少,他是爽多了。

帶她來這裡只是看下她的反應順便讓她散散心,只是這個赫連妙。

上官悠不屑地看了一眼。

留下她只是為了給鍾離玖自己親自報仇而已。

有些時候,這個女孩還是很出乎自己意料的不是嗎?

鍾離玖明白,這個時候與赫連妙這個大家族的小姐爭吵,即使你有千萬個理由你也吵不過赫連家身後的勢力,說什麼骨氣與尊嚴沒有絕對的實力保護自己都只是一個笑話,她曾經活的再肆意也不過是因為她鍾離家幺小姐的身份,如今沒有了,她失去的不僅僅是那個玖公主的名頭而已,至於上官悠這隻死腹黑?表面上看這是在維護她,但若不是他將自己拉過來自己又豈會受這份屈辱?她只希望她落入泥濘時這貨不會背後給她來一刀就行!

鍾離玖將一切看得分明,即使這聲醜八怪是那個曾經她最不屑的人給予的,現在的她也沒有拒絕的可能,真是難以想象自己還會有這樣的一天啊。

罪魁禍首卻挽著佳人,好不快意,這教她如何不恨?如何不恨?

如果一開始只是因為自己的愚蠢與對夏侯淵的心狠手辣以及他對鍾離家的薄情而衍生出了一絲恨意的話,那麼現在就是生出了波濤般的恨意在洶湧。

鍾離玖推開上官悠的手,吃力的扶著牆跟站了起來,儘管落到這種境地,上官悠也在鍾離玖身上找不到半分落魄的影子。他緩緩地勾唇,有趣,這丫頭比他想象的更有趣!

上官悠一旁的助理已經對自家總裁這自家老婆千好萬好什麼都好的思維徹底放棄拯救了。

算了就這樣吧!反正自家總裁也放棄吃藥了不是?!

鍾離玖本想安安靜靜的一個人不想惹事的出門,卻被人叫住。

「喂,鍾窈。」

鍾離玖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很快就發現這是在叫自己,於是回頭道「怎麼了?」

夏侯淵淡淡的道「你似乎很關心玖公主?」

鍾離玖很是不想理他,她自己關心自己有錯嗎?!

但考慮到夏侯淵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加上未免讓他看出破綻,於是道「曾經遠遠見過玖公主一面罷了,那樣的人,怎配我這樣的人去關心?!」

她的話中帶刺,十分難聽,赫連妙聽得眉頭一皺,心中的不喜與厭惡瞬間又多了幾分,便道「真當自己是什麼人了不成?」

鍾離玖這下真是被氣笑了,這個赫連妙今天和她犯沖是吧?話里話外全是對自己的諷刺,她挖她家祖墳還是怎樣了,竟惹得這個赫連妙這麼厭惡她?

鍾離玖自然想不到赫連妙雖則厭惡長了這樣一幅醜臉的她受上官悠的庇護,但更討厭她的原因是她的舉手投足像極了死去的玖公主,那個十二家最為最貴的公主,即使是死了她也只能仰望的女人,鍾離玖即便是死了她赫連妙也不敢說一句不好,但是這個女人即便是有上官悠護著又如何?!

她就不信上官悠敢為了這個女人破壞兩家關係不成?!

鍾離玖沒有再開口回擊,適可而止的道理她懂,可是並不意味著她會忍氣吞聲,她鍾離玖從來不是一個受氣的包子!以前不是,以後更不會是!

鍾離玖深吸一口氣,走出大廳,夜風吹在臉上有些生疼,剛剛被扇那一巴掌確實有幾分疼的,但一時她沒有在意,卻不想這幾乎都是要腫起來了,怪不得上官悠為了個面子而已會發那麼大火。

說實話,見到上官悠今天這樣她也是頭一遭,印象中的上官悠永遠是溫和雅緻帶著陰死人不償命的腹黑,連說話極少見過他語氣有什麼起伏的,他會發怒,被嚇到的不止今日在場那些名媛,估計夏侯淵那樣深沉的人也是沒有想到的。

不過,他這又是幾個意思呢?護她,還是害她?

鍾離玖諷刺一笑,看看現在她的處境,前有狼後有虎,真是苦不堪言了吧?

上官悠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她想不透,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上官悠的心思不比夏侯淵的淺。

「窈窈,回家了。」

鍾離玖微微一愣,卻是看見上官悠站在自己一旁,向她伸出手。

本該不接受的,可是她鬼使神差的將手放了上去,放在他的大手上,上官悠輕輕一笑,那笑容晃了一種人的眼,即使上官悠這個人再危險,但他的長相總是會叫人淪陷。

危險,但迷人。

這樣的人,鍾離玖想收回手,她不敢惹,一個夏侯淵就夠她受得了,可上官悠緊緊拉住她的手沒有讓她有收回去的機會。

鍾離玖愈發看不透這個人了,若這是他的玩笑的話,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做可是把他自己也搭上了,若這是一個報復她的惡作劇,至於嗎? 鍾離玖從未想到過自己也有這樣的一天,無法去知曉自己下一步要做什麼,是徹底的茫然。自己高貴的身份出色的容貌全都毀了之後,她反而更能看清這個世界,不像教科書中說的那樣,心靈美比外表美更重要什麼的,真是她聽過最可笑的笑話了。

之前的她或許還會那麼傻乎乎的認為,可是這一次真是把她對這份天真的想法擊得粉碎,不過也是,你看看無論是才子佳人還是現代小言主角都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方才能承擔得起這個角色且有吸引力。

獨家祕戀 鍾離玖看著鏡子中那張陰陽臉,緩緩地一寸寸撫了過去,其實一定要論姿容,她的臉在十二家中做多算是個中上等,但是主要是她的氣質與內涵彌補了這一點,可是今天鍾離玖充分明白了,無論你的氣質與內涵如何出色,沒有容貌也一樣什麼都不是。

還有那些曾經對她笑臉盈盈的名媛佳麗,,也不過是因為她顯赫的家世罷了。這個世界比她想象的更加冷漠啊。

「夫人,老爺想要見見你。」一位侍女恭敬地向她報備。

鍾離玖看著周圍白森森的病房牆壁,再看看鏡子里這張臉,又環視了下周圍,確定周圍並沒有其他人後才將信將疑的問「你是在對我說話?」可是她什麼時候成了夫人來著的?鍾離玖不由愕然。

侍女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彷彿看不到她眼中的驚訝,「這是家主吩咐的,您是上官家主母。」是主母,而不是將來的主母,無疑是已經肯定,根本沒有轉圜的餘地。

夫人。鍾離玖閉上眼,她曾經是很渴望這個稱呼的,但是那一聲夫人是「掌司夫人」或者是「夏侯夫人」,她從未想過,會是一句上官夫人。真是諷刺啊。

「我不過一屆沒相貌沒身份的孤女怎麼做的了上官家夫人?」鍾離玖嘲諷的笑著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