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墨春的帳篷中


「大哥,你們說九狸真的有辦法帶我們離開這裡嗎?」墨冬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想墨丫頭可以的!」墨春說道。

「可是,我們也無法確定,她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啊?」墨秋想了想道。

「雖然那位大人說,只能是那個東西感應到要找的人,再讓我們將東西交出去!可是,墨家經此劫難,我想等墨丫頭出來以後,我就將東西交給她!如果她無法靠近那東西的話,那我們便繼續留下來等待好了!」墨春輕嘆一聲道。

「我覺得應該是墨丫頭無疑,墨家現在只剩下墨丫頭,和墨城兩人了。墨城和墨丫頭還未成家!而墨丫頭的娘親也下落不明,如果不是墨丫頭,那就只能是墨城的後代,或者是墨丫頭娘親再有孩子,可是眼下看來後者都不太可能,所以,我覺得我們一直等的人,應該就是墨丫頭!因此,我贊成大哥的意見!」一直沉默的墨夏想了想說道。

「好,那就按照大哥說的!」墨冬和墨秋也點了點頭道。

想到他們終於可以離開這裡,四人心裡都非常的激動!浩天大陸,那是每一個修鍊者都嚮往的地方……

據說只有到了浩天大陸,修鍊才算是入門啊……

離秘境入口千里之外,也就是落日山脈深處一個山洞中,一襲紅衣帶著面具的帝溟寒,盤膝坐在洞中……

山洞的外面,已經被她布下結界,任何人和獸,都察覺不到這裡的動靜!

帝溟寒從戒指中拿出一顆血紅色的晶石,猶豫了片刻,一滴血滴入晶石中,接著晶石散發出一道光芒,他的面前出現一個光幕…… 我一下子明白了,這個陣眼,八成是隻有我能找到,或者說,是我才能看到!

楊塵比了一個大拇指,心情看起來不錯,笑着說:“沒錯,我就是這麼想的!”

郭勇佳還是很不理解,問:“那要怎麼做,難道讓她拿着八卦圖去學你一樣瞎溜達,尋找陣眼?”

楊塵搖頭,看了一下天色,眯起了眼睛:“現在時間還沒到,我等會跟你們說,走,先去吃飯。”

我和郭勇佳都被他整的雲裏霧裏,只好跳牆出了大門,驅車到了飯館,先解決一下肚子。

再次回到這裏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不過才十一點多。

楊塵不着急,圍着這個大城堡走了兩圈,回到正門對我們感嘆道:“有錢人就是不一樣,買房子的時候肯定請高人過來看過。”

郭勇佳摸着下巴,納悶道:“我咋看不出來這房子有啥好的。”

“那是你道行不夠。”楊塵好笑的白了他一眼,隨即又說:“我推算過了,正午的太陽,就在這房子頂上,可以說,太陽最大的那一刻,散發出來的陽光都會被這個房子吸收!”

我不明白吸收太陽光有什麼好的,郭勇佳解釋道:“正午的太陽最大,陽氣最盛,照在這房子上,可以帶動裏面的人,簡單點說,財源廣進是最基本的,延年益壽也都行,一塊好的住所,能帶動你的事業你的家庭,甚至保佑你的子孫,類似於上次我們在寺廟後面看見的那個大宅子。”

楊塵讚賞的看了他一眼,說沒錯,這兩個地方都是風水寶地,作用也都差不多,以地理位置來看,全市只有這麼一家。

我見他說的誇張,也不敢反駁什麼,因爲我覺得中午的太陽,不管我站在那個方位擡頭看,它都是在我頭上…

楊塵站在門前的臺階上,對我招了招手,我走了過去,他雙手搭在我肩膀上擺正了一下姿勢,說你現在擡起頭看下,我按照他說的做了,只不過太陽很刺眼,讓我眯起了眼睛。

“你現在就站在這,等會正午的時候,太陽和你的位置是一致的,只不過擦肩而過的那一剎那,太陽會照出你的身形。”

我聽不懂他說的,嘴裏唸叨這樣太難受了,面對着太陽眼睛會瞎。他說那你低下頭,面對着外面大門站直。

我聽他的話做了,看着外面的大門,身子繃緊,後面的郭勇佳不知道在偷笑什麼,嘴裏一個勁的樂呵,我很想回頭看看,但是卻怕耽誤了事。

“白素你身材不錯,就是屁股不夠翹,我估計你以後生不出兒子,會生個女的。”

我身子一抖,差點就忍不住想回頭去揍他,我說怎麼在那笑,原來是看我的背影!我臉上火辣辣的,這麼傻乎乎的站着被人盯着看,感覺特別不自在。

好在時間過的很快,我腳下的影子因爲太陽光的原因,越來越小,最後直接消失了,我這才知道楊塵所說的話,太陽,就在我頭上正頂方!只不過消失的影子很快又浮現出來了,不知道什麼緣故,照的很遠,而且特別歪,尤其是我盯着影子看的時候,發現它居然跟毛毛蟲一樣在蠕動,最後定格在一個非常遠的地方。

“你別動!”楊塵驚呼一聲,雙腿一蹬飛奔了過去,影子自己搖擺了兩下,慢慢消失了,恢復成正常人大小,好在楊塵速度夠快,已經站在了影子最後消失的那個地方。

我心裏鬆了口氣,看樣子陣眼是找到了。

楊塵朝我們揮了一下手,示意我們過來,我和郭勇佳剛走過去,他就說:“陣眼應該就是在這裏了。”

我看着他腳下的草地,說是在地底下?

楊塵嗯了一聲,掏出手機打起了電話,聽意思,是想叫挖地工人帶着工具過來。

末了,郭勇佳皺眉道:“這可不行,這房子不是我們的,工人們來了我們也不能讓他們跳牆進來吧?他們肯定不幹。”

楊塵楞了下:“這個問題我倒是一時給忘了。”

於是我們走到大鐵門後看了下,有幾個鐵栓卡在了土地裏,一個大鎖頭鎖住了,想拉開是不可能的,一般開工廠的,鐵門都是這種設計。

我問他們兩能不能掰斷這個。郭勇佳白了我一眼:“你以爲我是大力士啊,這麼粗的鐵栓我怎麼可能掰得開?”

我說那怎麼辦?楊塵咬牙:“實在不行,只能暴力點,把這鐵門撞開!”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呢,兩個人就已經跳牆跑了出去,大喊:“白素你先走開,我們要撞了。”

我連忙朝一邊跑去,倒數三二一之後,車子猛地撞開了大鐵門。

好在這裏的地理位置特殊,周邊沒有住着別人,要不肯定打電話報警,說我們是入室搶劫的人…

他們兩下了車,不可思議的看着鐵門,郭勇佳說:“乖乖,這鐵門不得了,撞開了居然沒飛。”

這麼一說我也剛回過神來,大門左右兩扇門合着的,剛纔衝擊力那麼強,只是把門撞開了。我看了一下車,沒什麼事,就凹進去了一點。

他們抽了三四根菸的功夫,工人們就開着小皮卡過來了,兩個人,加上車後一些工具。

剛下車,他們的眼神就被大鐵門吸引住了,畢竟鐵門不管怎麼說,都有些變形,尤其是見城堡的大門緊閉着,加上我們三個怎麼看也不像是有錢人的樣子,下車後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人就問我們:“你們是這裏的主人?”

楊塵很淡定的說不是。他們楞了下,隨即問:“不是主人你叫我們過來幹活,這是違法的。”

楊塵早有準備,笑了下指着城堡大門道:“這家人以前是當官的,貪污太多被抓了,我們是有關部門的,來檢查他家裏有沒有什麼遺漏的東西。”

兩個工人扭頭看了過去,城堡大門上的封條剛纔就已經被楊塵重新封起來了,正常人肯定不會多疑。

“抓的好,貪官就是要抓!”兩個人工人都有些憤青,不過這正也合我們的意。

“你說挖哪裏,那些貪官現在爲了藏錢法子可多了,不過我們肯定能給你挖出來!”

郭勇佳笑着上前分煙,指着楊塵腳下,說就挖那邊,要溫柔一點,指不定下面藏着國寶一類的東西。

工人們點頭,沒有廢話立即開工,我們三個也都在跟前看着,生怕錯過什麼。

“對了,你們有關部門到底是什麼部門?我天天看新聞上說有關部門有關部門的,就是搞不清楚這到底是幹啥的。”工人手上忙活嘴上也不閒,看楊塵和郭勇佳都沒有當官的架子,嘮起了話。

“額…有關部門就是有關部門,你們還是不知道的比較好。”郭勇佳打了一個哈哈。

工人也沒多問,專心挖了起來。

差不多挖了有半米深的時候,鏟子突然撞到了一個東西,發出了一聲非常清脆的響聲。那東西還在土裏,看不出什麼東西,不過按理來說,應該是個鐵器!

所有人都頓住了,目目相覷,楊塵比了一個手勢:“有東西,輕一點。”

工人點頭,開始小心翼翼的挖了起來。

最先露出的,是一把刀頭,古銅色,上面還有一點損壞,估計是剛纔被敲的,楊塵眯了眯眼睛說沒事,繼續挖。

很快,又出現了一個頭,是個滿嘴鬍鬚的老頭。

郭勇佳眼睛一亮:“這不是關公麼?!”

大家沒說話,依舊繼續開始往下挖,只不過不用鏟子,而是換成了手。工人說,這裏的土很軟,看樣子是剛埋下去不久的,既然是國寶一類的東西,還是溫柔小心點。郭勇佳誇了他兩句,說給雙倍的錢。

就這樣,一尊古銅色的雕像出現在我們眼中,確實如郭勇佳所說,是關公,連我也看的出來。

它的招牌姿勢,一手拿着大刀,一手撫着鬍鬚,不怒自威,大概只有半米大小。

工人們有些累,氣喘吁吁的問楊塵要不要擡上來?

楊塵猶豫了一下,說我們自己來就行。接着就和郭勇佳一起,把雕像擡了起來,看他們吃力的樣子,這東西應該是實心的。

擡到地面上以後,我正好奇的看着關公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人輕咦了一聲。

“下面好像…還有一個盒子?” 光幕打開,裡面一片紅色,什麼都看不清楚……

片刻后,光幕中的紅色盪開,裡面出現一對男女,男的看樣子在四十歲左右,一襲黑色長袍,身材修長,容貌俊逸,氣質出眾,而且看起來非常的沉穩內斂……

女子年紀看上去比男子微小,三十多歲的樣子,身穿一襲剪裁合身的藍色羅裙,身材凹凸有致,帶著成熟女人應有的魅惑之美……

一瀑的黑髮垂直的披散在身後,頭上戴著一圈米粒珠子繞成的雪花狀花圈,那花圈散著淺淺白光,將她絕美的臉襯得更加聖潔高雅,似有雪霧彌散的眼眸迷離得令人心醉,眉間那一點紅色硃砂,更顯她仙姿絕塵,不可否認,儘管三十多歲了,這女子也是美得令人窒息……

「寒兒,你在那邊可好?」女子看著光幕中的帝溟寒,溫柔一笑的問道。身邊的男子雖然沒有說話,臉上卻也露出了笑意……

「一切都好!父親,母親身體可好?」帝溟寒抿著唇道。

「我們都好,整天也沒什麼事情,我和你父親偶爾也會出去走走!你還要許久能夠回來,自己千萬注意身體,照顧好自己!」女子嫣然一笑,叮囑道。

「是……」帝溟寒說道。

「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男子看了眼光幕中的帝溟寒問道。

「黑煞在這邊做了些事情,被我重傷后,靈魂逃了回去!」帝溟寒說道。

「哦?你殺了他?」男子皺眉:「我當初告訴過你,你在那邊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對他動殺心!你怎麼能如此衝動?」男子有些不悅的說道。

「是他先壞了我的事情,父親也知道,我在這裡必須要積滿信仰之力,才能夠回去!而黑煞竟然在我閉關時,屠殺了一城的百姓,全城上下十五萬人的靈魂,被他奪取煉丹,而且,還將此事栽贓到我的身上……」帝溟寒半真半假的說道。

「什麼,這個黑煞竟然敢如此大膽!寒兒做的對,他分明就是故意想要讓寒兒不能回來!」 這是一個遊戲 女子聞言怒道。

男子聞言臉色也是一沉,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如此……

「寒兒,你放心,我等會就派人尋找那黑煞的魂魄,定要讓他魂飛魄散!」女子怒道。

「多謝母親!」帝溟寒低著頭道。

「沒有想到這黑煞宮,竟然敢如此跟我們做對,這事我們會處理!經過這一次,你可能回來的時間,又要晚幾年了!」男子皺眉道,顯然此刻也是非常的生氣。

「是的,不過,我會盡量爭取早點回去!如今黑煞宮在這裡的人都被我滅了,沒有了他們礙手礙腳,我也能想辦法儘快回去!」帝溟寒說道。

「嗯,那就好!黑煞宮的勢力不可小覷,現在我們還無法跟他們撕破臉,但是一個黑煞我會儘快派人處理掉的!」男子看了眼光幕中的帝溟寒說道。

「知道了!你們保重……」帝溟寒說完手一揮血色的晶石回到手裡,被他收了起來。

只是他整個人的臉色卻不是很好……

以前,他從來沒有懷疑過什麼,自從上一次他重傷,做了一個夢之後,他心裡就一直有些不舒服……

夢中那對男女的容貌,跟自己非常的相像,而剛才光幕中的男女,身為他的父母,卻沒有一人跟自己長得像……

從前沒有懷疑過,便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是如今那個夢裡的一幕幕,時常出現在腦海,讓他的心裡越發的疑惑……

可是現在他人在這凌天大陸,卻是什麼都做不了!今日他跟父母聯繫,第一是因為心裡的疑惑,第二也是因為提前說明黑煞的事情,免得黑煞回去恢復之後,在兩人面前說起他和墨九狸的事情……

雖然他說的不都是真話,還有栽贓的嫌疑,但是那也要看對象是誰,對於黑煞哪種人,根本無需光明磊落……

不過,事情其實還真被帝溟寒給猜中了!帝溟寒的母親在光幕消失后,就憤怒的讓自己的心腹,去尋找黑煞的魂魄,竟然敢陷害自己的兒子,她定要讓他魂飛魄散不可……

因此,在帝溟寒娘親的手下抓住黑煞時,黑煞為了活命,便嚷嚷著說,帝溟寒在下屆大陸愛上一個人族女子的事情……

可惜,自己主子交代過,這黑煞竟然在下屆大陸栽贓陷害自家的少主,真是罪該萬死!

結果又聽黑煞死到臨頭,還不忘抹黑少主,冷笑一聲道:「黑煞,我看你真是活到頭了,事到如今還敢誣陷我們少主!你真是找死!」

說完直接滅了黑煞的魂魄,讓他魂飛魄散了……

到死,黑煞都不明白,那人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他什麼時候誣陷過帝溟寒了啊!他說的都是真的好么……

而黑煞的命牌是放在自己師尊那裡的,他的師尊多年前就閉死關突破,所以根本沒人知道黑煞死了的消息……

因此,也給帝溟寒和墨九狸,讓出了多年的時間去成長!不然的話,不管是對帝溟寒還是對墨九狸,都有可能是一場劫難……

帝溟寒收回了心神,起身離開,再次出現在了秘境的不遠處,隱匿身形等候秘境開啟……

秘境中

墨九狸在空間中煉製了三天的丹藥,全部都是一些治療內傷和外傷,止血的,還為自己煉製了幾瓶瞬間恢復玄氣的丹藥……

空間裡面三天的時間,外面剛好一夜多一點,墨九狸簡單的煮了點粥,然後抱著球球出了空間……

她已經試過了,之前進入秘境的森林還有自己穿過的草原,和眼下自己所在的森林,上空都是禁空的,不能飛行……

那麼就只能步行了,昨夜進來的時候,墨九狸就覺得這個森林中,潛藏著不少的危及,哪怕是白天,她也能清晰感覺到越是往深處,越是有幾道強大的氣息存在。可是她現在也沒得選擇,只能一路向前,因為身後是那無際的草原,她不可能再回去……

「主人,裡面很危險!」球球嚴肅的說道,在墨九狸進階到神玄以後,它也跟著晉級到了聖獸巔峰,只差一點就到神獸,可以化形了…… 說話的是一直沒出聲過的工人,他蹲在坑前,一臉疑惑。楊塵和郭勇佳擡起關公以後和我一樣,視線就沒有離開過關頭,根本沒有注意到下面是不是有東西。

圍着大洞,我仔細看了幾眼,好像還真的有個盒子,盒子是木頭做的,木的顏色和土接近,如果視力不好的人,或者馬虎的人,根本就發現不了。

都市無敵戰神 楊塵身子一躍,跳了下來,隨手拋開土,一個筆記本大小的盒子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他面色凝重,雙手捧着木盒,輕輕放在了一邊的地面,兩個工人有些害怕,嘀咕說這裏面不會是有炸彈吧?

“你見過炸彈放在木盒子裏還用關公押着的嗎?”郭勇佳好氣又好笑的說。

楊塵上來以後拍一下手上的土,開始打量起木盒子,筆記本電腦大,厚度大概有手掌那麼長,盒子非常普通,上面連花紋都沒有,很難以想象裏面會裝什麼東西,不過我想肯定不會是炸彈。

郭勇佳問楊塵要不要打開?木盒子前有個小釦子,用手一挑就能打開,可惜還有一個指甲大小的金鎖,不過這裏工具多,一砸就能打開。

楊塵搖頭,說這東西有點玄,土裏埋關公本來就不對頭,還壓着一個箱子,如果我們隨意打開,指不定鬧出什麼問題。

我在一邊問:“這是不是就是你們說的陣眼?”

楊塵指了一下關公道:“這個是陣眼,關公自古以來,都會被民間的人用來辟邪,只不過是放在宅子裏辟邪,這埋在土裏的,倒也少見。”

有工人在,他說的很隱晦,不過那眼神我還是懂了,關公在這,八成就是爲了用來鎮壓徐鳳年的!

“關公代表着義氣,結拜才用得上他吧。”工人丟了鏟子,不怕髒坐倒在了地上,看着我們笑呵呵道。

郭勇佳分了兩根菸過去,說二位經常幫人挖東西,挖出過類似這樣,稀奇古怪的東西嗎?

年紀大一點的工人喜歡嘮嗑,見郭勇佳總是笑呵呵的,沒有架子,還分煙,也大着嘴巴說了。

合租情緣2 “有,怎麼沒有。我們挖土的那可是什麼場面都見過,不騙你們說,我上次跟在一個場地幫人蓋房子打地基,就挖出過一個棺材,裏面還躺着一個女的呢!”

挖出棺材?我好奇的問:“躺在棺材裏的女人?”

他點頭:“對啊,那女的穿的衣服很多,五顏六色,棺材裏全是各種東西,翡翠珍珠什麼的,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女的一看就知道是古時候的人,可挖出來的,就好像剛死了幾天一樣,皮膚都有彈性,就是臉有些瘦,白白的怪嚇人…”

我皺了一下眉頭,這好像在新聞裏看過,不過我覺得這肯定是假的,只是噱頭,怎麼可能人死了幾百一千年的容貌不會變?早就化成了一堆白骨。

“不過後來開棺沒五分鐘,那女人就變成了乾屍,我當時也在場,還以爲變妖怪了,嚇得不輕。”他嘆了一口氣。

楊塵面無表情的說:“這很正常,古時候有保護屍體的一些手段,只要密封的好,就會一直保持容顏,比如夜明珠一類的,放在嘴裏,就能保持真身不腐,不過這個也要看運氣,像南方這種溼地,屍體就算密封的再好,也很難保存,所以這種事只能在北方會出現。”

工人驚奇的看着楊塵,說那些專家也是這麼說的。

楊塵輕笑:“開棺以後就會有空氣流動,屍體就會在短時間內變成乾屍,和那些寺廟裏的高僧一樣,金身不腐差不多。就是可惜了,現在的盜墓賊都是開棺取東西就走,丟下屍體在那自生自滅…”

大家沉默了一會,郭勇佳又問他:“除了那個棺材,有沒有挖出過盒子什麼的?”

工人想了下,說也有,但不是盒子,而是古時候的荷包,損壞的厲害,裏面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楊塵也點上煙,說道:“古代的人蓋房子,都會在土裏買一點鎮宅的東西,荷包就是其中一種,不過荷包裏是有東西。”

我好奇的問他荷包裏有什麼?

楊塵看了我一眼,好笑的說:“這個要看人了,一般放荷包的都是女人,也就是說這個家是女人主持的,荷包裏放的會是頭髮,可以起到一定的鎮邪作用。”

放頭髮就放頭髮,楊塵這笑的讓我有些刺眼。

“還有一些比較特殊,會放自己的體毛,一般都是隱*位上的,而且這個有講究,放單數還是雙數,放一根還是一撮,都是需要根據風水來決定的,這麼做的理由是旺子旺孫,畢竟你想,女人主持的家,說明男人少,所以才這麼做。”

我看着楊塵一本正經的說這種話,有些不習慣,總感覺他是在調戲我…

工人聽得有趣,問楊塵,那男人會放什麼?

楊塵抽了兩口煙,說這個不一定,古時候的男人特殊癖好挺多的,很多人的目的並不是爲了安家,而是爲了自己。比如一些色心重的男人,就會在房子下埋紅肚兜,大家都知道,古時候的女人沒穿內衣,都是穿紅肚兜的,這麼做的意思也就是想自己能多娶幾個小妾。一般家裏經商的人就會放一堆金銀珠寶,意思也很簡單,希望自己能多賺點錢,就算賺不到錢,這些埋下去的財產等碰到自己經濟困難的時候也可以拿出來擋災。至於一些當官的或者位高權重的人,埋得東西五花八門,有的是戒指,有的是皇上的聖旨,或者家裏的寶貝,甚至圖謀不軌的人,會埋龍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當皇上,再不濟,讓子孫當也成。

郭勇佳嘴裏稱奇,臉上笑的跟花一樣:“迷信,這些都是迷信,你們回去以後可千萬不能這麼亂來。”他警告兩個工人。

楊塵搖頭苦笑:“這個不一定是迷信,很多時候風水上佔了便宜,確實會靈驗。如果一家人犯了罪,連累到滿門抄斬,除了抓人以外,還要把家裏埋下的東西揪出來摧毀掉,古人相信,這樣才能避免漏網之魚,一網打盡。有一句古話,叫挖地三尺。就是這麼來的。”

我相信楊塵說的,因爲他總能舉出各種例子,聽了讓人深信不疑。

“只不過現在的人相信科學,這種土方子基本沒有人用了,不過其實注意一下,還是有許多達官貴人會在房子下埋東西,以求老天保佑自己,說迷信是迷信,但是很多人到了一定的官位,或者有了一定的財力,都會心生多疑,怕自己得到的會消失,這類人往往最瘋狂,心裏扭曲,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這就是爲什麼,我們經常看見那些有錢人喜歡燒香拜佛,因爲他們心裏怕,所以纔會敬重。相比一些窮人,連生存都是問題,哪裏有時間顧忌這個…”

楊塵抱起地上的木盒子,說行了,我們還是把問題集中在這裏吧。說着就朝一邊走去,郭勇佳對工人囑咐不要亂動,就在這裏呆着。然後帶着我跟上了楊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