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車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突然,王子像是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轉頭看著張北羽說:「對了,南…最近有沒有什麼異常啊?」


「啊?」張北羽下意識的瞥了一眼,「異常?沒有啊,我覺得他最近挺正常的。怎麼了?」

腹黑嬌妻難招架 王子低著頭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我倒是不知道江南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但莫一然最近很不對勁,狀態非常差,整個人像丟了魂似的。我從小跟她一起長大,也沒見她這麼失魂落魄過,最近這兩天算是有點好轉。後來我想了想,能讓這妮子如此的,大概也就只有江南了。不過我問過她,也問過江南,兩人都說沒什麼事,感情挺好的。」

莫一然的形象,瞬間浮現在張北羽的眼前。說實話,他對這個女孩的影響還算不錯,雖然她有點討厭自己。

「我覺得莫一然應該是碰見其他什麼事了吧。南從來沒跟我說過什麼,如果他們來感情出了什麼問題,我相信他會跟我說的。放心吧,你也別亂想。」

王子點點頭,呼了口氣,有點喪氣的說:「好吧,反正南那邊要是真的有什麼情況,你要趕緊告訴我。我主要是擔心莫一然那妮子,你不知道,她軸的很,認死理。如果是他們倆感情出問題了,我真怕他承受不打擊,做出什麼極端的事。」

「不會吧!已經是成年人了,早就應該有自己的思維了。不至於,你別瞎想。」

王子點了點頭,「但願吧。」

……

這件事,王子一說,張北羽一聽,僅此而已。他並不認為莫一然和江南之間真的會出現什麼問題,他也相信,沒什麼事是江南一個吻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個。

把王子送到家之後,出於禮貌再加上她的盛情邀請。張北羽跟著她一起上樓坐了一會。

王震山和妻子對他的態度很熱情。張北羽把最近渤原路的形勢給他講了講,他也是讚不絕口,連誇張北羽有本事了。

不過,張北羽始終覺得自己跟王震山之間有一層隔閡。兩人之間的所有交流,都感覺有點客套。吃完飯就開始寫!

《超級智能女僕》剛回到家,大家稍待! 也許王震山所表現出的熱情是真心實意,但張北羽心裡清楚,無論如何,兩人之間的關係總會有那麼一點隔閡,這幾乎是無法改變的了。

不單單是因為當初平焦碼頭的事,更是因為兩人身為「同行」,張北羽潛意識裡就把王震山當做競爭對手,說得更大一點就是敵人。

實際上,平焦碼頭的事,張北羽基本已經可釋懷。畢竟後來王震山幫了不少忙,也算是做出了彌補。

不過,雖然對王震山的印象不是很好,但張北羽跟伍子之間的關係可是相當不錯。

王震山也知道這一點,特意把伍子給叫過來。

兩人見面之後,顯得格外親切。聊了一會,時間也晚了,張北羽告了個別,便離開王震山家。伍子也跟著一起出來,正好送送他。

……

盈海今年的冬天格外的長,白雪滿地,與月光遙呼相應,微微發亮。

張北羽和伍子並肩而行,這兩個年紀差了十多歲的人,也算是「忘年之交」了。

「小北,我看你心裡對山爺…好像還是有點芥蒂啊。」走著走著,伍子突然間扯到了一個嚴肅的話題。

張北羽低頭哈了口氣,轉眼而笑,回道:「怎麼說呢…總感覺跟他之前缺了點什麼,很難真正用心交流,呵呵。」

最後一個笑聲,帶著些許諷刺的味道。當然,這並不是諷刺王震山,而是對兩人的這種關係所感到無奈。

伍子嘆了一聲,語重心長的說:「小北,你可能不知道,山爺對你真的算不錯了。每次小姐只要一開口,他必定全力以赴幫忙,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如果你還對平焦碼頭的事耿耿於懷,那我覺得完全沒這個必要了,你是個男人,應該大度一些。何況現在回頭想想,如果沒有平焦碼頭,你也不會成長到今天,或許四方也不會這麼快就拿下渤原路。」

這話說的是不假,沒有平焦碼頭,就不會惹上崩牙狗,張北羽也不會突襲富都大飯店,槍殺崩牙狗。毫無疑問,人生中第一次親手結束一個人的生命,這對張北羽的影響非常大。也可以說,正是從那時候開始,他真正走上了不歸路。

可是,這些都是等到事情已經結束,回頭去看才能發現的,說白了,就是馬後炮。

當時張北羽的想法是:王震山幾乎要了我的命!

當然,就像伍子說的一樣,男人應該大度一點。張北羽對這件事的確釋然了。

「我明白,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而且,凡事都是雙刃劍,有好有壞,從平焦碼頭開始,我的確變了不少。」

伍子欣慰的點點頭,「你能明白就好。跟你說這些,只是希望以後你跟山爺的關係能夠更融洽,畢竟有小姐站在你們來中間,否則會讓她很難做。對了,我聽說你們的如龍要結婚了,怎麼樣,什麼時候考慮把我們小姐娶回去。」

「呵呵…」張北羽搖著頭苦笑一聲,他心裡暗暗想道:我倒是想!

「我跟她之間…可能還需要再認真考慮一下吧。」

伍子抬手拍拍他肩膀,「理解!年輕人嘛,感情比較豐富,對待感情的態度也很開放。只是,你要清楚自己最終需要一個什麼樣的人陪伴在身邊。」

張北羽重重點頭,伍子的這句話被他牢牢的記在心裡。那麼,自己究竟需要一個什麼樣的人陪在身邊呢?

如果從自身的角度考慮,萬里是不二人選。這個姑娘能夠為自己付出一切,她的包容,遷就,忍讓,讓張北羽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面對外人,萬里氣場十足,壓得住場,懂事得體大方。

這樣的女孩,堪稱做老婆的不二人選。

這麼一比,似乎王子要被萬里比下去了。但是,要知道這兩人之間也有不同。王子從小嬌生慣養,得萬千寵愛,如今她能夠對張北羽做到這種程度,已屬不易。

所以說…如果真的一定需要作出選擇,張北羽寧可孤獨終老…

……

轉眼間,到了放寒假的時候。對於學生們來說,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歡喜的人當然占絕大多數,因為放假了,終於能休息了。而愁,僅僅是對於麥小妮這樣的學霸而言,因為離高考又近了一步,複習的時間也少了很多。

麥小妮偶爾也會來看看王鑫,也遇見過張北羽,兩人都只是客套幾句,點到為止。因為以前那段「不愉快」的經歷,導致張北羽現在每次見到麥小妮都有些心虛,快要留下心理陰影了。

還有一件值得眾人慶祝的事情:賈丁回來了。

鹿溪前跑后跑的,一共忙了有一個月的時間,總算是達成了立冬的心愿,在過年之前把賈丁給撈出來了。

立冬對賈丁意義非凡,那是他的目標,偶像,心中的神,甚至是信仰。反之亦然,賈丁的執著讓立冬頗為欣賞,他所表現出的強大意志力,亦折服四方眾人。

當天,立冬親自去接人,並且帶上了王炸。

賈丁手裡拎著一個包,站在路邊靜靜的等著,注視著立冬的車在自己身前緩緩停下,然後走下來。

見到立冬,賈丁楞了一下,接著微微揚起嘴角,張開雙臂上前,與立冬緊緊抱在一起。

這種鏡頭可能會發生在張北羽、江南的身上,但是說實話,很少發生在立冬的身上。擁抱什麼的,對他來說太矯情了。

可這一次,立冬並沒有拒絕,同樣以一個熱烈的擁抱回應。雙臂緊緊抱著賈丁,握拳在他背後輕輕敲了兩下。

邪尊霸愛:冷妃狠猖狂 「兄弟,委屈你了!」立冬低聲說了一句。

這句話換來的是賈丁開心的笑容,「冬爺,為了你,為了四方,所有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兩個男人一直抱在一起也不太好看,分開之後,賈丁鄭重的向旁邊的鹿溪鞠了一躬,「溪姐,謝謝你,能讓我趕在過年前出來。還能在過年的時候回家陪陪父母!」

鹿溪微微一笑,「應該的,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氣。」

立冬拉著賈丁,轉身為他介紹王炸。

「這兩個是我新收的門生,藍頭髮的叫王銳,長得像四十歲這個叫王鑫。」

賈丁挑了挑眉,嘴角也浮現一絲笑容,點點頭:「好。能入冬爺的法眼,想必也不是凡人。」

立冬又看看王炸,「這就是賈丁,你們倆以後跟著他就行了。」 楊飛悄悄的退出的卧室並輕輕的關上了門,於坤可整整等待了五年呀,他和他的妻子一定會有很多話要說,此時並不宜打擾。

其實像於坤這樣專一的男人還真少見了,楊飛也有點觸景傷情,上官雨靜是他的初戀,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說忘就忘!還記得四年前他們也是約定著的海誓山盟,只是……

「哎!」楊飛嘆了口氣,往事不堪回首呀!

楊飛剛剛下了樓,就準備叫上小幽離開了。他倆今晚還要搬家呢,雖說家裡也沒什麼值錢的,但好歹也要收拾整理一下吧!

只是,小丫頭怎麼就吃起來了呢?還真是不管事呀!而且都看到自己了,也不主動叫一聲。

「楊飛,坐這裡!」老三起了個身叫道。

楊飛打了個招呼走了過去,早有保姆走過了倒上了紅酒!楊飛還真有些不習慣!正如小幽說的,這可真是高品質的生活。

他瞅了一眼正吃的沒心沒肺的小丫頭,有點好笑,直的只顧吃呢!

「楊飛,上面情況怎麼樣了?」老三著急的問道,他也希望老大的妻子能夠好起來。

「放心吧,毒我已經解了,你老大正在裡面陪著他老婆呢!」楊飛說道。

「那這真是個大喜事,來,楊飛,先吃飯,來到老大的家裡,都是自己人,咱也別客氣!」老三笑著說道。

……

楊飛和小幽終於是吃飽喝足了,當他們走的時候,於坤也沒有再下樓來,這五年的話說起來還真長了!

這也足以證明於坤並不把自己當外人,只有是外人才需要相送,自己人就隨意唄!

簡單的讓保姆向於坤轉達一聲告別,楊飛便和小幽坐著老三的車往家裡趕,時間很緊,可別耽誤了睡覺。

這次,小幽和楊飛卻是換了下位置,她非要坐前面,楊飛也由著她,反正後面清靜點,還能眯一會。

「老三,等我當了總經理,是不是就由你專門給我當司機呀!」

「那是當然,我現在不就是你的專屬司機嗎!」

……

「至於我主人,他就當我的保鏢和秘書!」

楊飛一聽,這還真當自己是總經理呀,還給自己安排起任務來,了,他都懶的去聽這小丫頭的胡說八道。

他此時是真的困,昨晚都沒睡幾個小時,可是這,雖然閉上了眼,就是怎麼也睡不著!而且心中是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不,是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

有些事他已經不想去想了,可是偏偏就浮現在自己的腦海里,劉思雨到底怎麼了?

「想必上官雨靜就算不信我的話,肯定也要打電話給劉思雨確認一下的!」楊飛心中想道。

其實劉思雨只要沒事就好,說起來還真不關他什麼事!何況上官雨靜都把話說成那樣了,楊飛真的是懶的再管!

強行甩了甩頭,還是睡不著,索性睜開眼和小幽又玩鬧起來,偶爾逗逗她也是一種樂趣,最起碼能讓自己不去想那些煩心的事。

再說上官雨靜,她雖然到了劉思雨家,可是並沒有找到她,而且她剛進來的時候,門可是虛掩著的。

屋內整整齊齊的,並沒有什麼異樣!可是劉思雨到底去哪了呢?按照劉思雨的習慣,她這個點數應該是在家的!

她自己都覺得不正常,手機關機,家也沒有!再想想楊飛的話,她真的開始著急了。

連忙拿出手機再打,還是提示關機!

「她會到哪去呢?」

上官雨靜努力的要平靜下來,正在想劉思雨會去找誰或者會在哪裡?

突然,她來回走動的步伐瞬間停在原地,緊接著,她緊走兩步趕緊打開了自己的包,在裡面翻找起來。

也或許是著急的緣故,翻了幾分鐘愣是沒找到,她的火氣一下子就竄了上來,直接把包里的東西全都倒在了茶几上。

「我把那張名片放哪兒了?」上官雨靜一邊找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

終於,她還是找到了…

拿過了手機,照著名片上的電話就拔了起來。

「您好,您拔打的電話已關機!」

這下,上官雨靜徹底傻眼了……

她有些失魂落的坐到了沙發上,眼晴都有些迷離。只是突然,她直勾勾的盯住了一個角落,瞬間全身發抖。

那是血跡,她趕緊跑了過去!

楊飛和小幽正在屋內收拾東西,對了,還有老三,他也上來幫忙,這主要是小幽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根本就不動手!還一個勁的指揮!

「主人,那個東西是我的,記得給我拿!」

「還有那個,看起來挺好玩的,也給我拿上!」

……

老三特別的勤快,楊飛都覺得這是在討好未來的總經理呀!

再看一眼小幽,明明順手就能整理的東西硬是把楊飛拽過來拿!

楊飛剛才都說過她了,可她能義正言辭的說出一大堆歪理!

也懶的跟她說,有跟她說的工夫已經整理完了。

東西不多,老三和楊飛已經運下一些了,剩下的這些也沒多重。只不過就是東西多,要兩隻手都拿著。

「主人,要不我給你拿一個吧,我看你很累呀!」

「好呀!」楊飛開心的說道。

他此時覺得小丫頭終於會心疼人了,真是個好孩子。

然而下一秒,小幽就拿過了他手中的手機,開心的蹦蹦跳跳的下了樓。

都還能聽到小幽自言自語的聲音。

「我真是太好了,主人這麼累,我就把手機給他拿著!」

楊飛一頭栽倒,你咋不上天呢?

下了樓回頭再看看自己住的這裡,感慨萬千呀!

當楊飛他們到達新家的時候,真的是被震驚到了。

原本以為只是一套房子,這是一套三層別墅呀!而且還在天寧的開發區,價值自不必說,反正楊飛如果只靠他現在的工資,只怕是再過一百年才能勉強買到。

小幽開心的走在前面用鑰匙開了門,楊飛走進一看,都是高檔傢具呀!

而且這裡一應俱全,其實什麼都不用買!

「還滿意吧!」老三問道。

「這哪是滿意,這是太滿意了!」楊飛心中暗道。 賈丁的大名,王炸是聽過的,無妄之箭雖然沒有北風、南神、冬爺那麼響亮,但在四方內部名聲頗高。別的不說,光沖著當初賈丁替四方頂包坐牢,就足夠令眾人欽佩。

因此,王炸對賈丁這個前輩,也表現出足夠的尊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