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表示要透視的標的物後,就會在熒幕上出現標的物的文字、影像或色彩。但若是在疲勞或身體狀況不佳的情況下,標的物就會模糊不清。


這個研究方法在1940年代得到確立,也得到了統計學的承認,最後,甚至在美國還普遍的認可超心理學是現代科學的一個領域。

臺灣許多學術機構也有從事ESP的實驗,並且也獲得具體的證明及結果,如臺大就曾在電視媒體上公開其實驗過程及成果。

微粒子科學的發達,已經證實物質的終極構成要素(基本粒子)是稱爲素子的粒子,而且素子具有波動的性質。

而傳達資訊動能,實際上靠的就是這種眼睛看不到的波動。

以心電感應來說,心電感應是一種能夠讀取到遠距對方思想的能力,是一種不必靠語言傳達的溝通能力。

人體大腦意識引起的量子運動(共振)所帶來的力稱爲念力,每個人的念力是不同的,常人的念力只能影響少數量子能態的運動,極少數人的念力可以引起巨量的量子能態運動。

爲什麼說人類大腦產生的意識會引起量子能態狀態的變化,物理學上有一個測不準定律,是由德國物理學家、量子力學創始人之一海森堡提出的。

這是個很複雜的理論,簡單說,就是在中子、質子這些微觀粒子的世界中,我們不可能同時測準微觀粒子的位置和速度,測到了位置,就一定測不準速度,測到了速度,就一定測不準位置。

而測不準的原因在於我們的觀測行爲本身就會對微觀粒子產生影響,我們不可能以一箇中立的、第三方的、孑然世外的、絕對不會影響被觀測對象的角度進行觀測。

爲什麼我們的觀測行爲測不準呢,因爲我們在觀測時自己的大腦所產生意識中引起量子能態狀態的變化就影響了實驗中量子能態狀態的變化稱之爲量子共振,這就是量子共振或量子糾結的微觀解釋。

從非身觸覺上又可以知道不需要身體就能感知力量的道理既然不需要身體就能感知力量,即接受力量,反之不需要身體還能發出力量,這種效應稱之爲念力,所以念力的作用是隔空的,無視覺的,無距離限制的。

從念力的認知上我們又得知既然把力可以做到隔空的,無視覺的,無距離限制的,力做爲能量態出現那麼物質也是能量態表現的方式之一,物質也能做到隔空的,無視覺的,無距離限制的傳遞,這種顯現的視覺感知物體的傳遞我們稱之爲瞬移,瞬移裏面還分爲兩種,一種是物體類瞬移,另一種是能量類瞬移如火,電,光等能量類,雖然可被視覺等人體五感感知但是沒有固定的形態,這種就成爲能量類瞬移,就能解釋爲什麼人體可以發出火,電,光等能量態,實質是從用其他地方的能量轉移到瞬移控制人這裏的所發出的結果。

那麼隱現的非視覺能感知的能量態的傳遞我們稱之爲念力,但是念力和瞬移之間的科學理論道理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能否被視覺所感知的區別,前面說的十二種功能只是在三維空間中的傳遞,還有二種在第四維即時間單位的視覺傳遞。

既然能量態可以做到隔空的,無視覺的,無距離限制的傳遞,那麼非眼視覺也是一種能量態的變現形式,這種功能既可以在三維空間中傳遞,叫做遙視(看到想看到的地方無論多遠不受距離限制),也可以在第四維度時間單位上傳遞,向過去的時間單位看叫做後瞻,其實已經沒有什麼歷史謎團了哪怕史書斷代也能知道,向未來的時間單位看叫做預知,即非眼視覺在未來的時間軸上的能量態傳遞運動,那麼既然預知了能不能不讓這個結果發生呢?這個是不改變的,就和過去的歷史不能改變的道理是一樣的,如果能改變的話那麼非眼視覺也就看不到將來發生的唯一結果了,也是是佛教中的一切皆有定數的道理,這個就是邏輯反證。? “說什麼呢,我要是有超能力哥幾個還不吃香的,多虧這個!”我從胳膊裏拿出一塊鐵皮放在他手中笑着。

轉身睡覺,那鐵皮當然是我忽悠他的,他看了看倒也沒有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我的牀邊各自睡覺去了。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我穿好衣服來到操場運動了起來,現在也是感覺渾身舒爽,正在跑步,看到李菲菲在遠處鍛鍊,我走了過去。

“哎,李菲菲!”我叫了她一聲,她轉過頭看看我沒好氣道:“想好了?”

“啊?”

“還沒想好你就繼續想吧!”李菲菲又要離開,我是連忙拉住她道:“李菲菲你把話說明白!”

“說明白什麼,消失三個月你去哪裏了,我到處找不到你,你知道我多着急麼?”

原來是因爲這個跟我嘔氣呢,我還以爲是怎麼了,連忙寬慰:“菲菲,我去探親了,誰知道中間出了點事情,就耽擱了。”

“哦,那你都不提前告訴我一聲?”李菲菲怨氣並沒有減退,反而更加生氣。

“對不起啊,讓你擔心了!”我伸手要抱李菲菲,她卻後退好幾步惡狠狠的看着我:“我們已經結束了,我已經找了新的男友,他比你有錢比你體貼!”

“哦,找了新的男友,呵呵。”我聽到這個消息如同是晴天霹靂,我呆呆的望着她,好一會連忙轉過身。

我發覺自己忍不住要哭出來了,絕對不能,不能哭出來。

“好自爲之吧!”李菲菲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了操場。

我看着她的背影捏了捏拳頭嘆了口氣:“罷了罷了。”

我現在沒什麼心情去吃飯,來到教學樓這邊正好碰見垂頭喪氣的王子走過來。

“怎麼了,被人打了?” 網游之九轉輪回 我看到王子臉色的淤青問。

這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還不是羅拉做的,這小子想吃神的豆腐當然是吃了苦頭的。

“哎,你看看,我就說了不要亂來吧,現在怎麼樣?”我嘿嘿笑了起來。

“也真是的,那個神不好搞啊,不過辣麼漂亮的妹子沒幾個了。”王子還在想着,我也懶得去勸。

“去上課了!”我繼續往上走着。

“你馬子呢?”王子問。

“我分手了!”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搖搖頭無奈的笑笑:“沒辦法,走到頭了,緣分盡了,自然就分手了。”

“哎哎哎,好了哥們,沒什麼大不了,還上什麼課啊,有我在都不是事,走,哥帶你去樂樂!”他拉着我就要往樓下走。

“去哪?”

“去一個不錯的地方,小子跟緊咯!”他拉着我坐上他的跑車轉出學校來到燕京市中心。

市中心那邊是一個夜總會,這裏燈紅酒綠店面也挺多的也挺多的。

“酒保,給我來兩杯烈焰惡魔!”他要了兩杯紅色雞尾酒,上面漂浮着幾塊冰。

“哎,小王,對,我在夜總會,上次那個,找幾個漂亮妹子,來,這裏有個哥們消遣消遣!”王子拿出電話說着,我在一邊喝着酒。

不過三分鐘我們這裏就來了四五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她們倒很隨和直接坐在我們旁邊,我們坐的卡座倒也大更寬敞,。

煙霧繚繞的我倒看不太清楚。

女人隨意在我身上撫摸着,而後我轉過身拿起酒繼續喝着。

“今個把我兄弟伺候好了。”王子一邊說着一邊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張紅色的軟妹幣。

“帥哥,你叫什麼!”坐在我旁邊的大眼美女笑嘻嘻的問。

“怎麼,想和我玩玩?”我摸着他的下巴挑着眉頭。

“呵呵,王少的朋友自然伺候好的,要不要等會去酒店!”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手一直在往下摸,而且我覺得我可以感覺自己的慾火快要壓不住了。

我哪裏被女人這樣摸過,這是第一次,話說我特麼還是處呢。

看着在一邊的王子笑嘻嘻的和幾個美女玩着我的心情也稍微好轉了一點,拿起杯子道:“來,喝點!”

“幹了!”女人也很是豪爽,拿起杯子一杯白酒下肚後我只感覺自己的胃被插了好幾個裂縫。

不過我不在意了繼續拿着酒也不說話抽着煙喝着酒。

“借酒澆愁?”那女人問了起來。

“呵呵,酒是個好東西,麻痹,讓人逃避!”仰頭又是一杯,轉眼間一瓶已經喝完。

“這可是白蘭地,再怎麼能喝胃也要燒壞的,你別喝了!”女人伸手要奪取我手中的酒杯。

我一把打開她的手:“別動。”

“你喝的夠多了,王少,你看!”

王子轉過頭驚訝的看着我:“哥們,可以呀,白蘭地,一瓶幹完,厲害,再來。”

王子從桌子下又拿來一瓶白酒放上來。

“兄弟,認識這麼長時間同生共死過,喝一個,也別難過,開心最好。”王子已經有些喝懵逼了,好一會他這是快要倒下的節奏,我也是喝了不少,覺得酒吧的氣氛很好所以繼續喝着,不知不覺幾個小時過去,我們這才起身搖搖晃晃的結賬。

到了吧檯問多少錢一聽價錢我是蒙逼了,一共消費了十萬塊,我完全不知道錢都花在哪裏。

“刷卡!”王子很闊綽的拿出銀行卡來刷卡他也不眨一下眼睛,就那樣十萬塊就那麼沒了,人家也沒有一點心疼。

我倒是有點肉疼,差點拿自己的經濟水平去衡量別人了,人家可是市長的兒子,十萬塊在他手中只是喝一口酒玩個高興,他手裏的黑卡誰知道能透支多少錢。

“哎,我們去哪?”我問,這個時候後面走來幾個女人,還是剛剛喝酒的那幾個女人,我旁邊的那女人拉着我的胳膊。

“這旁邊有酒店,住下吧。”王子給出建議,我也醉的有些走不動路,只好被她摻着去開了房間。

到了房間裏面,我就想吐,連忙衝到廁所抱着馬桶就開始吐。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王子拉着兩個女的去了另一個房間,只有她留在我的身邊。

吐完後我是難受的頭疼坐在牀邊點上一根菸。

“頭疼吧。”她端過來剛燒的熱水:“讓你喝那麼多,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沒事了,你走吧。”我擺擺手拿過她手中的水。

“怎麼,不想我留在這裏?”她倒把外套脫下不客氣的坐在我的旁邊。

“你幹嘛?”我問。

“當然是晚上住在這裏,怎麼了,有問題?”

“沒有!” 搗蛋丫頭戀上帥帥殿下 我轉過身脫下外套躺在牀上,不過一會已經有了睡意。

第二天起來頭還是疼得厲害,她就躺在我的旁邊。

沒錯,昨天晚上什麼也沒有發生,這就是我第一次跟這種女人開房,我倒對這種事情不太感冒。

敲了敲王子的房門,他還在大睡,我只好穿好衣服回學校。

“哎,你叫什麼!”穿衣服的時候我忍不住問了出來。

“你叫我魅姐就行!”魅姐倒爽快,朝着我笑了笑就離開了房間。

剛走出酒店我就看到王子車旁邊站着幾個人,像是社會流氓,一個個染着各種顏色的頭髮,殺馬特,非主流。

他們倒像打手,而目標就是我。

“哎,那不是獵物咯!”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子笑眯眯的走過來。

“小子,就是你打了我們李少?”他虎視眈眈的看着我。

“我,就是我,你們幾個是想找我打架還是給我讚揚啊?”

“讚揚?呵呵,打的就是你!”三個男人衝着我殺了過來。

我連忙後退幾步抓住那人的拳頭只聽咯嘣一聲他的拳頭便被我生生捏碎,而後又是一個小流氓的拳頭掃過來,我沒有來得及去抵擋,只一個瞬間被打倒在地,臉上是火辣辣的疼。

“臥槽。”第一個染着黃髮的男子跪在地上,另外兩個抓住我的腿朝着我的肚子踢了過來,次數的我被限制着根本就動不了,想要起也起不來,只能誰他壓着打。

被打了幾下子我是有些力不從心了,想要從地上爬起也不行。

只能任由他們幾個把我按在地上那是一頓暴打,過了一會可能是他們幾個打累了,我這才站起身來抓住他們打了起來。

“嘿,臭小子,揍的我那麼疼,這下子你滿意了吧!”我嘿嘿笑着一巴掌打了過去。

而後我拍拍身上的塵土繼續走着,哪裏知道在前面碰見了豬油胖,豬油胖倒是經典,他到我後連忙逃竄,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我沒有叫住他,反而很平淡的走進學校裏面。

這一覺睡得是真香,雖然現在還有點頭疼,也該好好上課了,走進班裏,我原來的同桌已經不見,而羅拉正坐在我的身邊。

“臭小子去哪裏了?”她質問。

“我,我能去哪,我看看鬼王是不是在學校。”我心不在焉的說着腦子裏面還是昨天晚上的景象。

“你就吹吧,我能聞到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昨天晚上是不是跟哪個女人去開房了?”

“哎,你小聲點。”我連忙看看四周做出一個止聲的手勢。

“幹嘛,做了還害怕別人說啊,再說不就是開房嘛,都是大學生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哎,啥也沒幹,啥也沒幹,我就是純粹的和朋友睡了一覺。”

“喲,約炮未遂啊,小夥子,看不出來你還是挺人道的,是不是跟那個小鬼一起的?”她口中的小鬼自然是王子了。

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道:“是啊,昨天晚上喝了點酒!”

“那臭小子呢?”她問。

“別看我啊,我不知道,應該在酒店裏面。”

“酒店!臥槽,反了他還。”羅拉隨之起身一臉怒氣的衝了出去。

“那個是新同學,哎,你怎麼來了?”文娜學姐走過來。

我不記得我有認識她,更不知道她跟我是一個班的。

“呵呵,我是風紀委員,今天來你們班搞一下宣傳活動,你是班長對麼?”文娜瞪大眼睛看着我,胸前的大波沸騰着。

“恩,一定配合。”我點點頭,不過班裏班長應該換了吧。

我來班裏倒也沒有多少人過來問候,我本來就是一個普通人,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但是現在,我不平凡。

“認識一下吧,我叫文娜,你呢?”她伸出手來。

“我叫噬,請多關照!”我握住她的手,細膩,柔滑,真的是無比的纖細修長。

“聽說你很久很久都沒有來過學校,怎麼了,現在大學競爭可是非常緊張。”她擔心的問。

看着她的樣子非常熟悉,好像我觸摸過一般。

“我去探親,有一點事情,不過還好,對了文娜,你應該不是我們這個系的吧?”

“不是,我是航空系的,有時間你可以去我們那邊逛逛,我們那邊很多美女呢!”

“喲,那行,不過我這計算機系帥哥也很多的,有福氣了喲。”我和她開起了玩笑。

“哎,聽說,你分手了!”她試探性的問。

“你都打聽了我點什麼,還有呢?”

“沒別的意思,好了,有時間吃個飯。”她轉身離開了班裏。

“豔福不淺嘛。”胖子來到我的身邊。

“你還想找事?”我看着他包着繃帶的手。

“不不不,哪有啊,不能。”他露出笑容來,我知道他這是怕了,不過我還是不能相信他,畢竟他是小人。

話是這麼說,有個跑腿的也挺好。

“哎,胖子,這胳膊沒事吧。”我拍拍他的肩膀問。

他退後兩步摸着胳膊道:“嘿嘿,噬哥說什麼呢,我好着呢,沒事,健康着呢。”

“好,給我幫點事情!”

“您儘管說。”

我也就是納悶了,爲什麼他對我這麼像主人對狗呢。

爲什麼他突然這樣,難不成是因爲王子的緣故麼?

“什麼事情您說,只要我可以辦到的,一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不用你去死,只是要你幫我去查查文娜這個人罷了,能做到麼?”我問。

“啊,您是打算追求她麼?我可告訴你,她是黨委委員的女兒,所以您要是追她壓力肯定很大,而且他的追求者一個個都特別………”

“你哪裏那麼多話。”

“哦,那我馬上去辦!” 病嬌公子農家妻 他馬上離開了這裏,好一會我纔拿出書本上課。

這個文娜好像很可疑,我總覺得在哪裏見過他。 今天這一節是英語課,這個老師真的是漂亮的沒有話說,她的身材臉蛋,完全要比那李菲菲高上一個檔次的。

“哎,噬,最近認識了不少女生啊!”眼睛男在一旁說着。

“什麼時候去開黑啊,哥幾個幾個月沒有見到你了,不知道手速最近快了沒有呀?”

“切,我早就戒了,誰都像你們一樣,我可告訴你們,刀塔毀一生,聯盟窮三代,兩者皆不沾,必成高富帥啊。”我說出一句真理來,眼睛男反駁道:“噬哥,你說這個就不對了,我們學校高富帥那麼多,就算你從學校現在開始戒拾年也到不了人家那個起點,我看你臉色就知道你想說什麼,好好學習吧,大學生都是好學生給壞學生打工的。”

眼睛男嘆口氣繼續看着黑板,我估計他是在看那老師的屁股。

“老師,冒昧的問一下,您的芳齡幾何?”我舉手問了這麼一句。

英語老師似乎有些驚愕,好像是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我爲什麼這麼問。

“這位同學,你是這個班裏的?我沒有怎麼見過你!”

“我三個月沒有來,看來你也是我走後的老師,好了,繼續上課。”我坐在位子上面,總感覺一雙眼睛在看着我,總之就是特別不舒服,被偷窺的感覺不好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