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葉飛的注視下,只見此時的天宮玉牌上,那五塊玉石忽然閃動起耀眼的靈光,幾乎將整個玉牌包裹,同時爆發出不俗的魂壓。


「魂修之力,以前並沒有在天宮玉牌上感受到過。」葉飛抬頭來,此時不禁低喃一聲。

前方半空中,那耀眼的靈光,在一番翻滾扭曲之下,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變得平息下來。

葉飛定眼望去,只見此刻的天宮玉牌,如同被壓縮了一般,變成了一個金色的五行羅盤,其上可明顯看到五處凹槽,第一處已然被魂力注滿。

「居然變成了羅盤,此物應該就是開啟仙人橋所需要之物。」

冷婢有毒 「其上的五處凹槽,顯然是代表這這寶庫第二層的五位魂帝,剩下的四處都需要魂帝之力來填充。」葉飛閃動的雙目,心中頓時明了。

原本除了那風城的趙山河之外,葉飛並不想招惹其他主城的魂帝,畢竟魂帝的實力著實強悍,如今看來顯然是閉不了了。 抬頭望向眼前的金色羅盤,葉飛沉默片刻之後,隨即緩緩抬起手臂,將羅盤抓住了掌中。

「嗡嗡……」陣陣的微顫,忽然從羅盤之內傳來。

「五行歸一,長生之源。萬物終始,返璞化處。」一道悠遠中,透著無盡歲月之感的聲音,此時在葉飛的識海中緩緩響起。

葉飛眼中精光微閃,前一句話比較好理解,指的應該是是如他所想,長生源的具體位置,而後一句則是有些難懂。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輕輕搖頭,便是不在多想,將金色落入收入了儲物戒內。

他隨即緩緩轉身,目光掃向了前方山脈內,那處殘靈部落,掌中紅仙竹笛,已然落入了手中,抬手揮出一道紅芒。

「收!」一聲低喝,靈力橫掃而出。

前方部落之內,那些還沉睡在夢境中的殘靈,隨之全部被其收入了竹笛中。

待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飛隨即盤膝而坐,同時從儲物戒指內,掏出一顆靈丹,吞入腹中開始恢復方才消耗的靈力。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大約兩天過去。

在葉飛恢復靈力之時,這片叢林山脈,因為失去了上古建木的力量守護,幾乎是以視線可見的速度枯萎,死亡的氣息,很快將山脈籠罩。

原本蔥鬱的叢林,很快變為了一座黑色山脈,荒涼中透著死亡之感。

「該離開了。」黑石盆地上,葉飛忽然睜開雙眼,眼中精光內斂。

他緩緩站起身來,抬眼掃了四周一眼,此地的變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隨即不在猶豫身形直接踏空而起,很快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

寶庫第二層,那好灰暗的天空依舊,任然分不清白晝。

半空之中,葉飛全速前行,按照手中那張簡單的地形圖指引,他的目的地正是風都主城。

在不藉助逆空傳送陣的情況下,再臨風都主城,確實需要不少的時間,這片空間的寬闊,大大超乎了葉飛的意料之外。

光是踏空飛行,就足足約是又花費了兩天的時間。

這兩天里,葉飛幾乎沒有任何停歇,每一刻都在全速前行,風都主城的城門,終於落入他的視線之中。

「趙山河,葉某來了……」葉飛眼中寒芒一閃,瞬移之力時間施展開來。

下一瞬,他的身形出現之時,已然站在了風都主城的城門前。

前方不遠處,有著兩位華夏元嬰強者,正處於城樓之上,在看到有人來臨,二人身形同時閃動,瞬間出現在了葉飛跟前。

「葉家主,在下布達宮程野,這位在下的師弟。」

「不知葉家主光臨風城,所謂何事,在下也好進去通報一聲。」前方之人身形精瘦,短髮長臉,有著元嬰中期的實力。

另外一人,則是一位元嬰初期的武修,此刻同時向著葉飛抬手抱拳。

這二人葉飛沒有什麼印象,應該是布達宮的核心弟子,不過看二人的模樣,顯然是認識他的。

「讓開。」葉飛沒有多言,冷聲開口道。

前方二人聞言,面色不禁一凝,相互對視一眼后,身形卻是並沒有移動分毫。

「葉家主,這裡是風都主城,宮主交代過,但凡進入城內的武修,都需得到三大掌教的認可,您這可有些不合規矩。」程野面色微變,此時沉聲開口道。

一旁的另外那人,同時體內靈力涌動,目光鎖定了前的葉飛。

風城主城內,有華夏頂級宗門的三大掌教坐鎮,以及城主府的魂帝強者,他們自然不會畏懼眼前之人。

葉飛低哼一聲,元嬰中期的靈力轟然爆發,他的掌中寒芒一閃,一股無形的冰霧洶湧而出,將前方二人輕易震退。

「擋我者,死。」沒有過多的廢話,葉飛眼中寒芒依舊,同時掃了前方二人一眼。

在這股氣勢之下,布達宮的二人,此時眼中都是露出忌憚之色,一時間也是不敢輕易出手,眼前之人的威名,他們早有耳聞。

而就在此時,後方城池內,隨之傳來一道磅礴的威壓之力。

「好大的口氣!」

「葉飛小兒,你竟然還敢來風城。」這聲音透著狠辣之意,同時葉飛極為熟悉。

話語剛落,一位身穿長袍,氣勢不凡,長髮長須的男子,忽然瞬移而現,出現在了城門前,眾人的視線之中。

「弟子,拜見宮主。」後方布達宮二人,頓時眼前一亮,隨即連忙抬手行禮。

這二人抬手一拜之後,不禁抬頭掃了前方的葉飛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不屑之色,似乎是在在說,此刻宮主親臨,看你還敢囂張。

長袍男子面露冷笑,沒有理會身後的二人,而是全身氣勢一凝,將前方葉飛的身形鎖定。

「你可是來送死的?」楊雲目光微閃,此時開口冷喝道。

前方不遠處,葉飛眉頭微皺,他這次來到風城,可不是與眼前這些人糾纏的。

楊雲的實力,在華夏武道界,儘管也算是巔峰的存在,但還不是葉飛的對手,特別是在這天宮第二層內,他與眼前之人已然不是一個級別。

「我來此,尋那趙山河償命,你要擋我。」葉飛目光一凝,身上的氣勢衝天而起,可謂絲毫不弱與前方之人半點。

「你……」楊雲面色一怔,臉上神情不免變得凝重了幾分。

上一次眼前之人逃走之時,爆發出來的戰力,他可謂是看在眼中,著實不容小視,聽聞連魂帝都受傷不輕。

如今這葉飛再臨風城,怕是有備而來。

「葉飛,你既然已經逃了,又何必再臨風城,看在同屬華夏武道中人,本座勸你最好馬上離開此地。」楊雲並非愚笨之輩,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即沉聲開口道。

二人之間的過節,楊雲不想過多的理會,他們進入天宮第二層,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長生源。

只要這葉飛,不干預風城之事,楊雲自然沒必要與之拼個你死我活。

「蓮華劍。」葉飛低語一聲,抬手之下寒意涌動,一把冰劍落入掌中,周身的氣勢隨之再度上升了幾分。

前方的楊雲,此時面色有些難看,竟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他也是萬萬沒想到,上一次這葉飛在風城,差點丟掉了性命,這一次竟然還敢這般猖狂,但論氣勢之下,此時的楊雲已然落了下風。

「宮主,您。」後方的布達宮弟子二人,此刻也均是一臉的詫異之色。

他們本以為,宮主親臨之後,定會以雷霆之勢,將前方之人鎮壓,而此刻看來,顯然不是那麼回事。

風城門前,葉飛面露冷漠之色,隨即不在多言,身形向前一步。

而就在此時,後方的城池內,再次傳來一道不俗的威壓之力,那是來自魂修的魂力壓制,氣勢極為不俗,至少有著魂王級別。

「楊主帥,你不必出手。」

「此人交給本王,上一次讓他僥倖逃脫,這一次定要將其擒獲。」後方真正低喝聲,隨之緩緩傳來。

霎時間,隱約有罡風劃過,一位身穿金色鎧甲,手持長矛的高大男子,此時閃身而現,此人正是風城十魂衛中的一人。

金甲魂王在出現之後,抬頭掃了前方的葉飛一眼,他的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外來小輩,你可準備好了受死!」金甲魂王低喝一聲,便是隨即不再猶豫,身形猛然帶出殘影,直接向著前方的葉飛衝去。

他只要一出手,主城內的另外九大魂衛,便是能夠離開知曉,對方一個外來者的小輩,還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就算再不濟,以魂帝大人的實力,想必已然知曉此地發生之事,眼前之人必死無疑。

重生之相門毒女 「螢火之輝,也敢在葉某面前閃動。」葉飛眼中殺意湧現,抬手之下紅仙笛落入掌中,隨即手中符文印訣凝聚,瞬間融入其內。

下一刻,只見一道黑影閃過,空氣都彷彿為之一顫。

前方的半空之中,那位踏空而起的金甲魂王,身形竟是被硬生生定在了原地,臉上的同時露出痛苦之色,身上的魂力更是變得混亂無比。

「殺了他。」葉飛低語一聲,彷彿身亡的判決一般。

話音未落,只聞一聲震耳的悶響,在半空之中轟然炸響。

待葉飛收起紅仙笛后,前方的金甲魂王,魂帝隨之爆裂開來,最終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氣息很快消散在了半之中。

「秒,秒殺魂王!」

「這……」後方的楊雲,此時不禁瞳孔微縮。

他的身形,更是下意識地後退兩步,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眼前發生的一切,已然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金甲魂王有多強,楊雲可謂是心知肚明,他實在難以想象,什麼力量能夠將其一擊秒殺。

如此同時,只見在此時前葉飛的身後,一位身穿淡色長袍,頭戴白色鬼面的男子,此刻正默默地站在其後方,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此人,正是已經化作失去了意識的木風,儘管如今的他化作傀儡,但戰力幾乎是沒有減弱半點。

「同屬華夏武道一脈,葉某不殺你。」葉飛緩緩抬起頭來,掃了前方的楊雲一眼。 風城門前,楊雲身形猛然一顫,前方的之人的目光,讓他感受到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死亡威脅,彷彿自己的生死,只在那葉飛的一念之間。

「多,多謝。」楊雲此刻背後一陣,隨即抬手向著前方的葉飛抬手抱拳。

身為華夏頂級宗門掌教,他已然是放下了身份,這一刻面對葉飛,不敢再有任何的不敬之意,秒殺金甲魂王,確實太過於震撼。

後方不遠處,布達宮的那兩位弟子,此時在反應過來之後,連忙面露恭謹之色,紛紛抬手向著前方的葉飛彎身一拜。

「晚輩多有得罪,還望葉家主莫怪。」程野此時也是識趣,同時連忙開口說道。

如今連宮主大人,對這葉飛都這般恭謹,他若是還不知好歹,今天怕是要命喪於此。

說罷,前方的三人,連同那楊雲在內,均是讓開了身形,不敢在擋葉飛的去路。

葉飛見此情景,身形隨即踏空而起,閃動之下踏入風都主城內,他身後的魂帝木風,並未此時仍舊跟在其後,並沒有被收入紅仙竹笛內。

……

「嘶,此子不能忍。」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短短几天不見,他居然又變強了。」此時的風城門前,楊雲在回過神來之後,心中不免一陣后怕不已。

能夠秒殺金甲魂王,那無疑也能將他瞬間轟殺,想到此處楊雲頓時只感覺一陣皮皮發麻。

風都主城,此時的葉飛,在踏入城內之後,一個瞬移之下,直接出現在了城中心的石碑廣場之上,前不遠處那座漆黑的功勛石碑,落入他的視線之中。

「萬點功勛可得長生源。」

「可笑……」葉飛目光一凝,掌中冰劍閃動,發出陣陣的劍鳴之聲。

他既然已經知曉真相,自然不會再讓這座石碑存在下去,木風之前所說的奴靈印,葉飛雖說不知道是什麼,但總歸不是什麼好東西。

「給葉某碎!」葉飛低喝一聲,抬手斬出一道寒芒。

寒冰劍芒,頓時劃破天空,穩穩地斬落在了前方那塊黑色功勛石碑之上,整座石碑瞬間化成了冰雕。

「咔,咔擦……」下一刻冰雕之上,出現一道道有如蜘蛛網般的裂痕,隨之瞬間蔓延整座石碑,最終一塊塊的碎裂開來。

僅僅是兩息之間,這塊矗立在風都主城,無數年的功勛石碑,就這樣被葉飛一劍毀去。

功勛石碑被摧毀,風城內的隱門中人,手中的魂牌,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全部出現了裂痕,頓時引起了一陣轟動。

「怎,怎麼回事?」

「我的功勛點,沒了……」

「……」

風城之內,隱門眾人此時均是一臉的迷茫之色,不等他們反應過來,耳邊便是忽然傳來一聲震耳的低喝。

「趙山河,出來見我!」風城中心,葉飛全身靈力爆發,身上的氣勢衝天而起,此時發出一聲低吼。

這道聲音,在靈力的加持之下,瞬間傳遍了整個風都主城。

城內的隱門中人,此時均是神情一愣,在反應過來之後,面色頓時大變,猛然轉頭望向城中心的方向。

「這道聲音,有些熟悉。」

「是那江東葉飛,不會有錯的,我曾見過此人……」

霎時間,整個風城,華夏隱門中人,在回過神來之後,將心中的震撼壓下,紛紛想則會城中心的方向踏空而來。

如此同時,幾城區之內,一道道不俗的氣勢,同時衝天而起。

負罪的使者 風都南城上空,拜火教掌教月晨,此時身形出現在了半空之中,他緩緩轉過來,望向城中的心的方向,眼中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微光。

東城的夢緣仙子,也幾乎是在同時一時間察覺,隨之從主帥府邸內衝出。

風都主城內,身形的那九位魂王強者,更是在差距到金甲魂王身亡一位后,便是紛紛向著城中心踏空而去。

……

「只敢派些手下魂王來此。」

「看來,那魂帝趙山河,應該是傷勢還未痊癒。」風城中心的半空之中,葉飛抬頭望向前方,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下一刻半空之中,同時出現九位魂王強者,均是全身魂力涌動,目光死死地鎖定了他的身形。

「竟然是你!」

「外來者,本王問你,我風城魂衛田勇,是否死在你的手中?」前方不遠處,九位魂王之中,其中一人上前一步,指著葉飛冷聲低喝道。

其他的幾人,眼中同時爆發出殺意,看其模樣顯然是隨時都準備出手。

「是又如何。」葉飛淡笑一聲,沒有任何隱瞞,直接開口回應道。

此言一出,前方的半空之中,九大金甲魂王的面色均是微變,恐怖的魂壓之力,同時在半空之中橫掃開來,形成一道無形的魂力罡風。

葉飛面色如常,掃了前方眾人一眼,全身的靈力隨之涌動,身上的氣勢可謂不甘示弱。

雙方怒目而視,彷彿約好了一般,均是並沒有貿然出手,但空氣中的氣氛,卻是越發的變得緊張,一場大戰顯然一觸即發。

如此同時,風城內的隱門眾人,此刻也都是問詢趕來。

最先出現在半空之中,當屬崑崙的夢緣與拜火教的月晨二人,他們本身的實力不言而喻,在感受到城內的異常后,幾乎是在第一時間趕來。

「葉飛?」

「此子瘋了嗎……」夢緣仙子俏眉微皺,望向前方不遠處,此時不禁輕聲道。

上一次,這此子撿回一條性命,既然不懂得珍惜,如今還敢出現在風城,這完全是在找死無疑。

「他竟然毀去了功勛石碑。」夢緣性子輕咬著銀牙,隨即準備踏空上前。

她畢竟在風城內,屬於一方主帥,那葉飛這般胡鬧下去,無疑是死路一條,一個不好怕是會影響到整個華夏隱門。

「夢掌教,且慢,以我看,此事你還是不要干預為好。」一旁的半空之中,月晨眼中泛著微光,此時低聲開口說道。

半空之中,夢緣聞言不禁低哼一聲道:「月掌教,到現在你還想著幫著他?那葉飛行事太過莽撞,這般下去怕是會影響到我等獲得長生源。」

前方的月晨聽到這話,隨即輕輕搖了搖頭,並沒有開口說些什麼,而是抬手指了指右側的遠處。

隨著他的所指之處望去,可見半空之中,那位布達宮的宮主楊雲,此時正隱匿在遠處。

「夢掌教,你還不明白嗎,以那楊雲的性格,豈會對此時坐視不理?」

「葉飛既然敢再臨風城,那就不是你我二人的實力,能夠干涉到的。」月晨的心思向來較為縝密,在來此之時,他就注意到了遠處的楊雲。

以他對楊雲的了解,若是此人在葉飛手中吃過大虧,此刻怕是早已衝上前去叫囂了。

夢緣聞言,此時也是慢慢冷靜下來,身為崑崙掌教,她的心思同樣極為細膩,只是片刻的思索,就明白了眼前之人的意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