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葉陽沒入雲層消失不見的時候,以練無修為首的一群絕世妖魔也衝出了鎮魔淵,看著葉陽消失無蹤的背影發出來了咬牙切齒的聲音,「啊,一群廢物,連一個螻蟻也擋不住,真是一群廢物,不知道養你們幹什麼,都給我追,那個葉陽知道了我們的計劃,一定不能讓他逃了。」


「葉陽有惡魔之翼,我們眼下要追上是沒有可能了。」

練無修嘆了口氣,他的臉上卻全是陰笑:「不過我知道那小子的來歷,他在加入乾天學院之前,是南域炎陽宗的少宗主,我們可以從他背後的宗門下手。」

「炎陽宗?在南域?也好,就前往南域,把那個炎陽宗鎮壓了,看那小子還不乖乖現身?」

「嘿嘿嘿,他如果把我們的計劃說出去,就把他背後的宗門全部殺了,殺個雞犬不寧!」

「利用他背後的宗門,的確可以很好的對付他。」練無修皺著眉頭道:「不過此子詭計多端,十有**知道我們的打算,到時候以惡魔之翼先我們一步回到南域,把炎陽宗的人遷移走,我們就沒辦法對付他了。」

「嘿嘿嘿,放心,老大有一件寶器,可以穿梭虛空,雖然捕捉不到那個葉陽的蹤影,但比他先一步抵達南域,是要多輕鬆有多輕鬆。」

「遁天梭!」

十八頭絕世妖魔的老大,是一頭形似巨象的惡魔,體內擁有遠古巨象的血脈,踐踏之間發揮出來的遠古巨象之力,簡直能震碎萬古,破滅一切。

這是一頭達到了第八奪,奪混沌級別的惡魔,是真正的絕世大妖魔。

此時這頭巨象惡魔的手裡,出現了一把梭子,這梭子只有巴掌大,但卻寶光粼粼,一看就不是凡物。

是一件寶器。

嘩啦啦。無窮無盡的磅礴真氣被巨象惡魔不要命的注入了這件遁天梭里,頓時這件寶器,從巴掌大變成了百丈大。

「練無修,你熟悉那個小子,就和我一起到南域把他鎮壓了,其餘的人,全部留在鎮魔海,彷彿人類的偷襲。」

巨象惡魔真氣一席捲,大象長鼻似的真氣將練無修以及數千頭妖兵魔將卷上了百丈大的遁天梭上,隨後遁天梭嗡的一聲,沒入虛空,消失不見。

是前往南域,鎮壓葉陽的宗門,炎陽宗去了。

嗚嗚嗚。

百裡外的千米高空,葉陽看著下方無窮無盡的海洋,臉色顯得有些陰沉。

雖然他安然脫身了,雖然得到了鎮魔石,但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身份暴露了,並不是普通的暴露,而是暴露在了知道他來歷的練無修面前,像練無修這種殘忍的修羅,鬼知道和那些絕世妖魔們聯手在一起,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

所以為了避免炎陽宗遭到鎮魔海妖魔們的毒手,葉陽幾乎將惡魔之翼催動到極致,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炎陽宗。


他是要把炎陽宗遷移進龍王塔,這樣就不會再有任何危險,免得到時候南域真的被鎖天大陣困住,再也出不來不說,還會遭到滅門的下場。

「那些妖魔連我也追不上,就算想從我背後的宗門下手,在時間上也來不及,會被我先一步遷移走。」

葉陽對自己的惡魔之翼還是很有自信的,他緊握著拳頭,「等將宗門遷移走,就再也沒有任何後顧之憂,把這些妖魔的計劃說出去,就找個地方進行閉關,突破,得到的一萬斤鎮魔石,得好好利用才行。」

嗚嗚嗚。葉陽就這樣迎著罡風,以瞬息二十里的速度前進。

在他肆無忌憚的在鎮魔海高空飛翔之時,一頭水妖,突然鬼鬼祟祟的竄出了鎮魔淵。

是那頭給了葉陽一萬斤鎮魔石的閻水魔。


此時的閻水魔阿耶魯臉色無比的陰沉,發出來咬牙切齒的聲音,「可惡啊,實在是可惡,沒想到那個小子,竟然是乾天學院的人偽裝的,那他得到惡魔之王賞識的話語,就不可信了,啊,那個混蛋竟敢騙了我一萬斤鎮魔石,連本大帥的鎮魔石也敢騙,真是活膩了。還好本大帥聰明,神不知鬼不覺在他身上留下了靈魂印記,這就催動靈魂印記,看看那小子逃到了什麼地方,縱然他躲到深山老林,逃到天涯海角,也要被本大帥揪出來。」

閻水魔阿耶魯喃喃自語著,就要催動葉陽身上的靈魂印記,但他的臉色突然大變,一張臉變得無比鐵青,「怎麼會,為什麼我感應不到那小子身上的靈魂印記?難道我在他身上種下的靈魂印記,早就被那小子發現了?就算被他發現,以他那蛻凡境的螻蟻修為,也沒有抹去印記的可能,怎麼眼下連印記的存在連半點也感應不到了?」


「啊,混蛋,那個混蛋,真的抹掉了我留下的靈魂印記啊,為什麼我的靈魂印記會被他抹去,難道我就這樣被一個螻蟻白白坑掉了一萬斤鎮魔石么?」

閻水魔阿耶魯肺都要氣炸了,原以為自己遇見了一個大奇遇,卻沒想到到頭來只是被一個小人物坑了而已。 就在閻水魔阿耶魯氣得快要吐血的時候,數百裡外的葉陽卻是嘿嘿笑了起來,「那個阿耶魯現在發現被我騙了,估計快要氣得吐血了吧?」

其實早在閻水魔阿耶魯拍葉陽肩膀的時候,葉陽就已經發現了對方在自己身體上動了手腳。

竟然在自己身上種下了靈魂印記,想要以此來追蹤自己。

當時著實把葉陽嚇了一跳,不過他發現那個印記能被自己隨意抹掉后,就沒有再去管他。

本來像閻水魔阿耶魯這種奪日月級別的高手種下的靈魂印記,葉陽這樣的小人物是沒有任何可能抹去的,一旦被種下,永遠也逃不出對方的手心。

但葉陽不是普通人,他擁有九轉龍神訣這門連神靈都要嫉妒的功法,遠古巨龍的力量隨意一碾壓,抹掉閻水魔阿耶魯的靈魂印記要多輕鬆有多輕鬆。

就在身份暴露衝出鎮魔淵的時候,葉陽為了避免被閻水魔阿耶魯鎖定,便利用九轉龍神訣的力量將身上的靈魂印記抹掉了。

他本來認為一萬斤鎮魔石並不珍貴,在知道偌大個鎮魔海才不到八百萬斤鎮魔石后,他才知道這一萬斤鎮魔石到底有多珍貴,基本上已經是閻水魔阿耶魯能夠拿出來的全部了。

現在它的全部身家到了葉陽手裡,葉陽已經可以想象閻水魔阿耶魯到底有多暴露,會發誓要把自己碎屍萬段。

對此葉陽並不放在眼裡,他連整個鎮魔海都得罪了,連絕世妖魔都面對面的嘲笑過,還怕什麼閻水魔?

嗚嗚嗚。

葉陽就這樣催動惡魔之翼,快速趕回炎陽宗。

就在他趕回炎陽宗的時候,整個鎮魔海掀起了無比巨大的風暴。

原本很多人類高手組成了冒險隊伍,想要到鎮魔海尋找鎮魔石,但在尋找的過程中,駭然的發現鎮魔海里的妖魔鬼怪們暴走了,結成浩浩蕩蕩的隊伍在尋找什麼人,當時就把很多隊伍嚇得不輕,在想到底是什麼人觸怒了鎮魔海的妖魔,竟然引得鎮魔海傾巢出動。

「可惡啊,原本以為憑藉這個機會,可以找到鎮魔石大賺一筆,沒想到竟然有人把鎮魔海的妖魔們激怒了。」

「到底是哪個天殺的激怒了鎮魔海的妖魔,讓這些妖魔們傾巢出動,讓我們這些在海域邊緣的人都不能夠再安穩的尋找鎮魔石。」

「有高手從一些妖魔們的嘴裡聽說了,聽說好像有人冒充黃泉宗的人,潛入了鎮魔淵,把十八大妖魔首領都矇騙了過去,在身份暴露后還發出來嘲諷的聲音大搖大擺的逃跑,所以才引得鎮魔海的妖魔鬼怪發瘋了。」

「有人冒充黃泉宗的人,還潛入絕世兇險之地鎮魔淵,到底為了什麼?」

「鬼知道為了什麼,聽說黃泉宗的餘孽和鎮魔海的妖魔在密謀一個大陰謀,那個人為了打聽那個大陰謀,所以才不惜冒著重重危險進入了鎮魔淵。」

「大陰謀?什麼大陰謀?」

「具體是什麼陰謀沒有人知道,也只有那個引起妖魔們眾怒的膽大妄為者才知道。」

「連鎮魔淵也敢去,還能脫身,那個人到底是誰,難道是絕世強者?」

「強者個屁,聽說那個膽大包天的人,是乾天學院的學生。」

「什麼?乾天學院的學生?到底是誰?誰有勇氣偽裝成黃泉宗的人進入鎮魔淵,還能從絕世妖魔們手裡脫身,整個乾天學院也沒有幾個這樣的學生吧,難道是四大黨派,魔天黨,飛天黨,鳳天黨,奪天黨的首領?」

「很有可能就是這四人其中之一,最有可能的就是奪天少爺,聽說前段時間奪天少爺還現身了。」

「奪天少爺個屁,那潛入鎮魔淵的人,並不是什麼黨派首領,也不是什麼隱藏的傳奇學生,而是才成為核心學生不久的葉陽。」

「葉陽?這個人是誰,怎麼名字聽都沒聽過?」

「什麼,居然是葉陽?那小子前段時間在無寶山鬧出了不小的事情,聽說還把南宮月的分身殺了,搶奪了奪天少爺給她的邪魔之眼,這著實引起了奪天少爺的怒火,那小子應該遭到全面打擊才對,怎麼不僅好好的活著,還蹦躂到這裡來了?」

「你的消息也太落後了,葉陽其實已經遭到了奪天少爺的打壓,可關鍵時刻乾天學院的院長出面制止了奪天少爺,不然那小子早就死了,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奪天少爺為了讓葉陽將功補過,於是讓他來鎮魔海尋找鎮魔石,完成乾天學院尋找鎮魔石的任務。嘿嘿,說是將功補過,其實奪天少爺是想借這裡惡劣的環境,間接讓葉陽死在這裡而已。」

「原來葉陽是這樣一個人,得罪了奪天少爺,似乎怎麼不明智啊,他到底什麼修為,連奪天少爺也敢得罪?」

「據說目前只有六次蛻凡。」

「什麼?才六次蛻凡就膽大包天,敢潛入鎮魔淵?」

「六次蛻凡,螻蟻一樣的境界,為什麼有勇氣潛入鎮魔淵,還能從絕世大妖魔的手裡脫身?」

「聽說葉陽擁有一門恐怖如斯的飛行武技,叫什麼惡魔之翼。」

「惡魔之翼,我的天,這不是惡魔之王的獨門絕學么,為什麼會被他得到?」

「到底葉陽潛入鎮魔淵是為了什麼?到底從鎮魔海的妖魔手裡得到了什麼消息,難道真如傳聞所說,鎮魔海的妖魔和黃泉宗的餘孽在密謀一個絕世大陰謀不成?」

「管他什麼陰謀不陰謀,天塌下來了有高個的頂著,我就不信區區黃泉宗餘孽和鎮魔海的妖魔能翻天了不成。要是能翻天早就翻天了,豈會等到現在?」

「也是,我們還是尋找鎮魔石吧,那葉陽真是可惡,竟然潛入鎮魔淵,自己發瘋也就罷了,還要連累我們,讓我們找個鎮魔石都不能安穩。」

「妖魔們雖然發瘋了,不過我們聯手也不會有什麼威脅,就算找不到鎮魔石,也可以擊殺妖魔獲得妖核賣錢,嘿嘿嘿。」……


鎮魔海的十八海域,可謂是鬧翻了天,都在議論那膽大如斯連鎮魔淵也敢潛入的人,那個被眾人議論的對象,就是葉陽。

葉陽潛入鎮魔淵的瘋狂事迹,註定要引起全大陸所有人的震驚。

從今天之後,葉陽的名字雖不能家喻戶曉,但也差不多了。

都認為葉陽是個瘋子,是個不能輕易招惹的對象。

連奪天境的修為也沒有,深入鎮魔海也就罷了,還敢不知死活的潛入有十八位妖魔首領坐鎮的鎮魔淵,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也只有瘋子,才能做出這樣膽大妄為的事情。

葉陽並不知道自己今天這一行將鎮魔海鬧翻了天,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會因此傳遍家家戶戶,此時的他,正在瘋狂的趕路,是要回到炎陽宗。

時間一晃,大約過去了大半天。

深夜出現又離去,到了清晨。

唰!高空有一頭惡魔快速飛過,一閃而逝。

這並不是什麼惡魔,只是擁有一對散發無盡地獄氣息翅膀的人類而已。

正是離開中域,回到南域的葉陽。

「再有萬里,就能回到炎陽宗了。」

當踏入南域境內的那一刻,葉陽的心情十分激動。

雖然相距炎陽宗還有上萬里,但對眼下的他來說只是咫尺之間的距離而已。

然而就在葉陽心情激動的接近炎陽宗時,此時的炎陽宗,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滅頂之災。

轟隆隆!

一個巨大的梭子穿破虛空,出現在了炎陽宗的山門前。

那梭子散發無窮無盡的寶光,一出現便從上面跳下來了上千頭妖魔鬼怪,將炎陽宗所在的山峰團團圍住,圍了個水泄不通。

緊接著,轟隆隆,轟隆隆,兩尊絕世惡魔從梭子上凌空踏出,是一頭修羅惡魔和一頭巨象惡魔。

正是利用寶器遁天梭,來到這裡的練無修等妖魔。

「這裡就是那個小雜種所在的宗門,什麼炎陽宗?」巨象惡魔凌空而立,看著下方炎陽宗的山門,冷冷笑了起來:「不錯,真是不錯,這樣螻蟻似的小小宗門,居然有盤天大陣,幻魔無極陣這樣的強大陣法守護,真的是很不錯,可惜加持陣法的能量卻很低級,本統領要破掉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而已。」

「都聽好了,將炎陽宗天上地下全部封鎖,一個人也不能放過,等本統領破開這幾座陣法,再把裡面的人全部鎮壓。」

巨象惡魔轟隆隆的開口,聲音傳遞到了每頭妖魔的耳里,同時也傳遞到了炎陽宗弟子們的耳里。

「怎麼了?」

本來看見一個巨大的梭子出現在山門的上方,炎陽宗弟子們就很疑惑,當他們看見從梭子上面衝下來上千頭讓人膽寒的妖魔,那些妖魔還把炎陽宗團團圍住時,他們就知道情況不妙了。

尤其是聽到那從巨象惡魔嘴裡傳出來的轟隆隆,不帶絲毫人類感情的冷漠聲音,炎陽宗的弟子們更是臉色慘白,一個個滿臉絕望,「完了,這下完了,整個宗門被妖魔包圍,每一個妖魔一根手指頭都能把我們碾死,尤其是那兩頭站立在虛空中的強大惡魔,估計一口氣就能把我們吹死,在這些妖魔面前,我們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只能等死,就連少宗主布置下來的大陣,也難以抵擋住。」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炎陽宗會遭到妖魔們的圍攻啊?為什麼這些惡魔要來圍攻我們?」

在見到練無修和巨象惡魔的時候,炎陽宗的弟子們完全絕望了,知道在這樣的惡魔前面,就連他們的少宗主降臨,也無力回天,等待的只有慘死的下場。 清晨朝陽才剛剛升起,炎陽宗的周圍就是一片鬼哭狼嚎的聲音。

是圍住炎陽宗的上千頭妖魔鬼怪發出來的聲音。

「無極老大,這樣的小宗門都有盤天大陣和幻魔無極陣這樣的大陣,十有**出自葉陽那小子的手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