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自己的負責片區內失蹤了三個女孩了,而且都是二十歲上下的。


監控,沒有。

人證,沒有。

物證,更加沒有。

「王青,快睡覺了,明天你還得早起巡邏呢。」

「等一下,我再看一看報告再說吧,說不定能看出什麼線索來呢。」王青搖了搖頭,繼續看著眼前的報告。

絲毫滴水不漏,就連失蹤人的屍體都找不到,宛如人間蒸發一樣。

但王青的直覺告訴他,這絕對是有犯罪分子乾的,還是非常狡猾的那一種犯罪分子。

「唉,什麼都看不出,算了..睡覺了,明天再去失蹤現場看看吧。」

王青嘆了嘆氣,也是蓋上被子睡覺了。

就在王青剛剛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時,在他的夢裡出現了一個帶著微笑的青年,青年的臉龐雖不算十分的俊秀,但也充滿了一種讓人寧靜的味道,讓人非常舒服。

這青年道士手持拂塵,騎著青牛,凌空向著王青走來,虛空生花,大道環繞,好不壯觀。

「兇手就在龍豐街,三豐小區36號809號房間,橙色頭髮,戴著耳環,切記切記。」

夢境消散,王青驚醒了過來,看了看時鐘,已經是半夜三點半了。

周圍的舍友都開始打呼嚕了。

在他的意識里,就好像剛剛躺下一樣。

王青呢喃道。

「龍豐街,三豐小區36號809房。」

「明天去看看吧。」 「這十里追兇符就不算你的香火錢了,不謝。」系統淡淡的說道,這一次並沒有扣除李雲的香火錢。

聽罷李雲頓時一喜。

「哈哈,好哥們,謝了。」

一覺醒來就有驚喜,這系統居然還能賒賬,簡直美滋滋。

「嗯,這種好事並不是每次都有的,你幫那小妞追兇,那這因果願力自然是得由她來承擔了。」

得,原來不是系統突然發善心了,原來是另有人付賬啊…

李雲也是滿頭黑線,指望系統發善心看來只是活在夢裡而已。

不過現在省下一枚香火錢也算不錯。

「來,給我調出一枚香火錢能夠兌換的東西。」

「叮。」

一聲脆響,一個列表呈現在李雲的面前。

「靈草:一枚香火錢。」

「天桃花瓣:一枚香火錢。」

「十里追兇符:一枚香火錢。」

「道童練習失敗產出的劣質雷符:一枚香火錢。」

列表戛然而止。

「等等,一枚香火錢就只能兌換這些?」李雲一陣愕然,這靈草用來吃的,天桃花用來泡茶的,十里追兇符是用來定位兇手帶託夢功能的。

就這四樣?莫不是在逗我?

「沒錯,就這四樣,目前宿主只有一枚香火錢的兌換許可權,騷年繼續努力吧,等到了十枚,百枚,千枚,萬枚香火錢之時,便是你翻身之日啊。」

李雲頓時滿頭黑線。

這兌換列表是呈十倍遞增的啊。

大明壽寧侯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東西能夠兌換,李雲也就關掉了列表,在大殿上念了一遍道德經之後就出門看看那靈草長得怎麼樣了。

昨天晚上也就只吃了一碗糙米粥,今天要是再吃稀粥的話保不齊要去樹林里打一點小鳥鳥打一打牙祭了。

出門之後,李雲愕然的發現,昨天種植的靈草已經半人高了。

一條半人高的小草!

小草還是那樣的草,只是顏色看上去是青翠欲滴,飄飄搖搖,充滿了轉基因食品的既視感。

「哇靠,那麼大一條草,夠我吃多久喲。」李雲也是嘿嘿一笑,直接就摘了一段下來。

即使沒有任何添加香料,也是一陣清香撲鼻而來。

忍不住了。

李雲直接就把靈草往嘴裡塞,剛剛入口,一股潤滑甜香的味道就在舌尖上炸了開來,沒有經過任何烹飪,能有這樣的味道,簡直就是滿滿的幸福。

不僅如此,同時還感覺四肢百骸暖暖的,好像充滿了力量一樣,清晨帶來的一絲涼意也是一掃而空,簡直讓人一陣神清氣爽。

吃了一口之後李雲還意猶未盡,立刻就再摘了一段下來,直接塞入口中。

李雲第一次覺得,吃草也能吃得那麼爽。

「這靈草不用經過任何烹飪,能夠直接被人體所吸收,化作養分流入四肢百骸,長時間服用可強身健靈,無垢無凈,還不用清理任何排泄物,實乃餵養靈駒的上好飼料。」

「等一等,系統兄,剛剛的話我不能當作沒有聽到。」李雲挑了挑眉頭,一臉愕然:「你說是餵養靈駒的上好飼料?」

「不然呢,難不成宿主以為人會去特意吃草?真是太天真了吧,這東西就是用來喂馬的。」系統淡淡的說道,絲毫沒有搭理李雲那黑得一批的表情。

知道了真相的李雲甚至都要哭了出來。

「宿主,記得把葉子吃掉就可以了,把根系留著,只要有水分和道德經文催化,它就會繼續生長的,您明天又能吃到新鮮的飼料了。」系統用古井無波的語氣淡淡的訴說道,然而話語卻是透著一波惡意滿滿的味道。

李雲總覺得系統就是故意的…

好吧,誰叫自己在一開始的時候把人家做掉呢,忍忍吧…

「這天桃也是一樣嗎?一天就能夠種出來?」

李雲決定不糾結飼料這事情了,反正吃啥不是吃,豬還吃青菜呢對吧,人不也得吃?

「略有不同,不過天桃花在種植上要更簡單一點,只需要少許的水分就可以生長了,生長周期為一周,一周之後長成桃花樹,一日結三瓣,一瓣可泡一壺水,一壺水可煲一鍋粥,桃花水熬粥,效果略差於靈草,但勝在量大充足。」

系統這一番科普倒是十分的詳細。

「系統兄,你這一次倒是很貼心啊,不錯不錯,給你一朵小紅花。」

系統不再說話。

李雲也不去騷擾系統了,而是去了後院,拿起了大鏟子就開始幹活了,將泥土鏟了起來。

得虧是吃了靈草,不然的話光有糙米稀粥的話別說幹活了,就是拿起鏟子揮兩把手都得累趴下。

三下五除二的剷出了一個足夠深的泥坑之後,李雲將粉色的天桃種子小心翼翼的放入泥坑中,然後輕輕的埋上。

「這下子應該可以了吧,真期待啊,七天之後的天桃花瓣茶,能給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李雲抹了抹額頭上的細汗,也是有些驚覺。

自己的身體好像不知不覺變好了許多。

要知道之前也只是一個普通的畢業青年而已,體質再好也好不到哪裡去,特別是經費不足的情況下,營養也不算太充足。

現在單獨挖一個小泥坑還不帶喘氣的,真不是一般的神奇。

「宿主是否感覺自己的體質變好了呢?」系統在這時候突然出聲:「這便是香火的力量,你幫助過的三位居士,林磊、林小雅、孫堯山,三位施主和你的因果,還有願力都化作靈力纏繞在你的身上,改善你的體質,擴張你的靈海,體質好了不必多說,靈海是你畫符施咒的標準。」

怪異管理公司 靈海和體質!

李雲算是漲了姿勢了,於是有些興高采烈。

「那麼,我現在從你們的標準來說是什麼修為?練氣一重?斗之力三段?還是築基?」

「不,你只是一個剛開靈海的雜魚而已,連道童都不如。」

李云:「……」

好吧,李雲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並沒有什麼意外的。

隨後李雲也是將天桃花樹種下了之後,就開始進入道觀打坐,等待著其實並沒有的香客。

然而就在李雲進門的時候,門外卻有聲音響了起來。

「道長在嗎?」 有香客來了?

李雲的眼鏡也是微微一亮,之前光顧的都不是什麼正經香客,可以說算是林磊一手帶來的,嚴格意義上來說,真正來朝拜上香的那是一個都沒有。

如果有真·香客來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如果要弘揚道門,將三清觀發揚光大的話沒那麼沒有名氣的話那是不行的。

一個道觀名氣最大的體現,便是上香朝拜的人了。

待人進來一看,李雲發現這又是熟人呢。

豪門權少霸寵妻 「道長,我們又見面了。」王凱彆扭的作了個輯,雖然禮儀彆扭,但臉上卻滿滿的的都是真誠之色。

自從見識了李雲的真本事之後,他是徹徹底底的明白了,眼前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笑起來很好看的青年,是真正的大師!

此時旁邊的孫堯山和林磊兩人的臉上都十分的失落,李雲也明白,畢竟一個是親人,一個是愛人,任誰都不會好受的。

「大師,感謝您為小雅做的一切,堯山無以為報。」孫堯山臉上露出感激之情來。

根據夢裡那若有若無的提示來看的話,如果林小雅再逗留人間的話,那麼迎接她的是永世不得超生。

雖然孫堯山並不明白這是什麼概念,但聽著就不是什麼善意的好東西。

不過這一切都過去了,一切都因為眼前的大師。

「無妨,這是貧道與居士的緣,理應由貧道解決。」李雲微微一笑搖了搖頭:「若居士真的的對貧道有感激之情的話,可以在這大殿之上行一注焚香,算是對貧道的感謝了吧。」

看看,看看,什麼叫做大師。

這就是大師啊!

人家有恩不圖報,上一炷香就沒問題了,這是何等的情操?

王凱三人頓時覺得眼前的道長是那麼的高潔,傲岸,那麼的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當代大師之名,莫過於此。

同時,王凱也因為大師的高潔而憤怒。

這麼個有實力,又不圖名利的大師,這道觀為什麼那麼破?這香火為什麼那麼薄?不服氣啊!

王凱暗暗下定決心。

大師,你放心吧,今個兒回去我一定會好好的為你宣傳的。

「道長,我告訴您一個好消息,就在今天早上的時候,害死小雅的兇手已經在家裡落網了,當時他還想對另外一個少女下手呢,不過很幸運的是,被阻止了下來…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是妥妥死刑定了。」林磊雖然說得痛快,但是內心還是失落的。

縱使兇手抓到了,但是逝者已矣,又能換回一點什麼呢?

唯一能夠期待的是,讓這兇手得到應有的懲罰而已。

「逝者已矣,兩位居士不必背負著不必要的悲痛,若你們依然如此傷痛的話,在天之靈的林居士也是不會安心的。」李雲淡淡的說道。

關於花神司的事情李雲並不打算對眼前這兩人說。

「嗯,我知道的,只是有些難以釋懷罷了。」孫堯山搖了搖頭,隨即也是淡笑道:「我已經決定了,終身不娶,我一生只愛一個人,我的妻子,也只有她一個。」

孫堯山雙眼滿滿的都是決心,讓王凱還有林磊都是一陣動容。

「那你家傳宗接代的事情…」

「別忘了,我還有一個哥哥呢,沒關係的。」孫堯山也是釋懷一笑。

看在眼裡的李雲也只能默默祝福,他們能早日見面了。

嗯…聽起來好像在咒他早點掛掉一樣。

「小孫別說了,日後你林哥罩著你了,你工作來我家公司里,要什麼職位隨便挑。」林磊也是拍了拍孫堯山的肩膀,這算是徹徹底底認可自己的這個妹夫了。

「來來來,你們的事情下山再談吧,我們去上一炷香。」王凱直接就投了一張百元大鈔進功德箱里,然後拿起了一炷香。

雖然李雲說一元足矣,但他還真不好意思只投一元錢。

「道長,這三位神究竟是誰?之前我好像沒見過啊。」王凱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搭訕,不過他也是真的不知道眼前這畫像上的三位神靈到底是誰。

王凱的父母很信這一套,所以也經常去羅浮山拜山,他也知道一些供奉的神,大概都是八仙或者直接供奉三清這些大神的。

卻也從未見過眼前這畫像上的神。

「居士,你知道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嗎?」李雲笑道。

「我當然知道啦,我爺爺過大壽的時候就說了這個。」王凱當然知道這句流傳甚廣的名言了,現在幾乎每一次壽宴上都要說一句類似的話。

「福如東海,指的便是畫像中間的福神了,壽比南山指的便是最右邊的老者,南極仙翁了,這麼說,居士明白了吧。」李雲微微一笑。

王凱恍然大悟,原來眼前的這是福祿壽,三福神的供奉啊!

「噢噢噢,那趕緊的,祿神啊祿神啊,保佑我今年不掛科吧。」 謀愛上癮 王凱跪下上香,眉目誠懇,臉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倒是有些滑稽。

林磊還有孫堯山也分別往裡面投入了一張百元大鈔,並且拿起了一根焚香來祈禱。

三個人就這麼默默的跪在福祿壽三神的神位前上香。

看著滿臉虔誠的三人,李雲也是有些好奇,求神拜佛了之後氣運真的會變好嗎?

與億萬總裁同枕:早安,小逃妻 嗯…

說干就干。

李雲直接開啟了第三天目,觀看著這三人身上的氣運變化。

三人的氣運現在都很正常,五色纏繞,特別是林磊這,頭上的桃花又盛開了,這是又找到了女朋友的節奏。

孫堯山則是桃花枯萎,至少在近期,他是絕對不會有任何桃花運了…或許日後也不會有了。

王凱反而是三人之中最好的,身上的氣運繚繞,氣運旺盛亨通。

只見這畫像里有淡淡的氣運繚繞在香火上,然後飄入三人的體內,補充著他們的氣運。

「看來這求神拜佛真的有用啊。」李雲感慨一聲,這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氣運反饋到三人身上了。

理論上來說,除了黑色還有一些暗色調的氣運,其它氣運都是越多越好的。

「叮,宿主獲得1.5枚香火錢,注意查收。」 有三名香客在,李雲也不能跟系統交流,這系統也是懂人心,直接就開始解釋了起來。

「供奉神靈的香火錢神靈會收取一半,另外一半歸你,所以加油把騷年,打出名氣來,讓更多的人來供奉這裡的香火神靈,你的好處也是多多。」

李雲倒是明白了,供奉神位這個自己算是中間代理商,神靈返還氣運給香客,而香火錢則兩人對半分。

像是林磊、林小雅那種自己結的緣,那得來的香火錢也全歸自己了。

目前自己身上有2.5枚香火錢,距離下一次的兌換列表還差許多。

李雲感慨一聲,任重而道遠啊,還差7.5枚香火錢,也就是說要麼再來七個事兒逼,或者再來十五名虔誠的香客上香才行。

「道長,我們也就不再叨擾您的清靜了。」孫堯山也是對李雲大大的鞠了一躬,然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道觀,臨走之前,他的神色是一片輕鬆。

是的,逝者已矣,只有用最好的心態來面對未來,才是對林小雅最好的回應。

「道長,我等也不再叨擾了。」林磊也是像模像樣的鞠了一躬,然後離開道觀。

最後就剩下了王凱一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