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烈風吹到自己之前,藤原妹紅和上白澤慧音驀然分開,一左一右向著綿月豐姬撲了過去……


「咳咳。」

上白澤慧音只感到喉嚨裡面鹹鹹的,一縷血絲從嘴角流了下來,現在的她,完全是依靠意志的支撐才沒有倒下的。

而藤原妹紅,已經躺在地上無法動彈了。

實在太可怕了。

沒想到即使集合了兩人的力量,卻依然無法戰勝對方。

「我早說過了,憑你們的的實力,是打不倒我的。」

綿月豐姬也顯得有些凌亂,不過卻遠遠沒有兩人那麼狼狽。

「好了,跟我走吧,不然只是會讓這位小姐吃更多的苦頭而已。」

她轉頭對藤原妹紅道。

藤原妹紅望著傷痕纍纍的上白澤慧音,開始猶豫不定了。

「不要答應她,妹紅。」

上白澤慧音抹去嘴角的血跡,站直了腰。

「現在的你們,還有力量反抗我嗎?」

綿月豐姬臉部一陣抽搐,如果不是為了讓事情早點結束,她也不想做的那麼絕。

「別以為你真的就贏定了。」

上白澤慧音瞪著她,瞳孔逐漸地紅了起來。

「我是不會讓你動這個人類一根手指頭的。」

「慧音,你……」

藤原妹紅的話猝然止住,周圍似乎變亮一點了,她趕緊抬頭望去。

夜空中,一輪明月正從雲朵里慢慢鑽出來了。

上白澤慧音一頭長發無風漂浮了起來,顏sè也隨即改變掉。

「今晚,是月圓之夜。」

接二連三的攻擊都被對方輕易擋住,綿月依姬開始煩躁起來了。

「可惡,你是烏龜嗎?就只懂得防禦。」

「烏龜?」


我不禁一愣,差一點就被她砍中了。

「真是失禮呢!月球人難道都是這麼沒有教養的人么?」

「住口,你們這些地上猴子才是沒有教養的傢伙。」

「哼。」

一個三連劈,將綿月依姬擊退了。

這傢伙一再的出言不遜,讓我感到生氣了。

綿月依姬沒有立刻衝過去,因為她覺得對方的氣勢發生改變了,在平靜的外表之下,隱藏著的卻是無盡的兇險。

「囂張的孩子,需要好好調教一下才行。」

村正的刀刃上,忽然出現了一層細密的電流。

「口出狂言。」

少女將天叢雲劍前指,直直的就朝我飛來。

「【無明神風流殺人劍?蛟龍】。」

綿月依姬猛地停住腳步,在她愕然的目光中,五條身披厚厚鱗甲的怪物張牙舞爪的向自己撲過來了。 一道殘影閃過,綿月豐姬身上又增添了幾處傷口。

雖然看清了對方的動作,但是她的身體卻沒能夠跟得上。

白澤形態的上白澤慧音似乎更喜歡近戰,她完全捨棄了用符咒去攻擊,一味的近身搏鬥。而在這方面卻正好是綿月豐姬的弱點,不擅長戰鬥的她,最為討厭的,就是這種野蠻的戰鬥方式了。

儘管綿月豐姬顯得手忙腳亂的,不過上白澤慧音想要取勝,也是極為困難。

現在就看誰先堅持不住了。

「真可惡。」

藤原妹紅坐在雪地上,神sè顯得有些疲憊。發動超速再生的能力並不是沒有代價的,那是一種非常消耗體力的事情,要不然她剛才也不會輸得那麼慘了。


看到上白澤慧音佔據了上風,藤原妹紅稍微安心了一點,只要支撐到自己的體力恢復,那傢伙的死期就到了。

「嗯,也不知道他怎麼了?」

從竹林深處傳來的刀劍交擊聲,讓她想起了另外一個傢伙來,趕緊轉頭看去。

「【無明神風流殺人劍?朱雀】。」

竹林之中越來越亮,一隻由熊熊烈火組成的大鳥推著綿月依姬飛了出來,所經之處,地上的雪瞬間被蒸發掉了。

綿月依姬把天叢雲劍橫於身前,劍刃劈在了火鳥的大嘴上,雖然攻擊是擋下來了,不過她自己卻被強大的勁力推得後退了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被她一打擾,上白澤慧音和綿月豐姬二人的戰鬥也只能停止了。

綿月依姬把還在冒煙的長劍駐在地上,狂喘了幾口氣。

實在太厲害了!

對方出招的速度和力度並不比自己強多少,但是在其他方面就優勝很多了,比如說反應、技巧、還有戰鬥經驗,這些東西都是她所缺少的。

真是的,自己最近實在太鬆懈了,竟然連地上出現了這麼強悍的傢伙都不知道。

「現在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吧!」

我扛著村正慢悠悠的從竹林里走出來,站在了離她幾米遠的地方。

「哼,你以為這種程度就算是打敗我了嗎?太天真了。」

綿月依姬瞪著我,氣勢洶洶的道。

「依姬,你沒事吧?」

「別過來。」

綿月依姬舉起手,阻止了綿月豐姬的靠近。

「這是我跟他之間的戰鬥,你不要插手。」

「可是……」

「你不用擔心,我是不可能輸的。」

綿月依姬握緊天叢雲劍,將它拔了出來。

「真是的,固執的小鬼就是讓人頭疼啊!」

只不過,這種不輕易放棄的jīng神,我倒是不討厭。

我把長刀斜指地上,上面又開始有點光閃爍了。

看見我又要開始發動攻擊了,綿月依姬剛忙擺出了一個防禦的姿態。

「嘶。」

正要動手,一聲微不可聞的破空聲響起,我想都沒想,反手就往身後一刀砍去。

「叮。」

某樣東西被村正砍成兩半,落到了地上去。

原來是一支斷成兩截的箭。

「到此為止了。」

一把平靜但又讓人無法抗拒的聲音從空中傳來,眾人齊齊轉頭望去,銀sè的明亮圓月之下,八意永琳手拿著長弓浮在了半空中,在她的身邊,還站著蓬萊山輝夜。

「輝夜……」

一見到蓬萊山輝夜,藤原妹紅的情緒立刻失控,殺氣騰騰的就朝她撲了上去。


清越的弓弦震動聲響起,剛飛起沒多高的藤原妹紅如遭重擊,整個人又落回到了地上去。


「妹紅。」

上白澤慧音驚叫了一聲,慌忙就衝過來,將她扶住了。

「可惡。」

藤原妹紅抓住插在肩膀上的箭,一咬牙,用力就將它拔出來了。

「你這傢伙……」

上白澤慧音咬牙切齒的就想要去找八意永琳算賬,藤原妹紅趕緊拉住了她。

「別亂來,她已經很手下留情了。」

要不然的話,那一箭就不是shè中她的肩膀,而是她的腦袋了。

「但是你的傷口?」

「沒問題的。」

藤原妹紅勉強笑了下,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了,而且正在慢慢的癒合之中。

「小心點。」

上白澤慧音這才放下心來,忙將她扶了起來。

「豐姬、依姬,你們兩個在這裡幹什麼?」

八意永琳和蓬萊山輝夜一落到地面,就立刻劈頭蓋臉的向綿月姐妹問道。

「八、八意大人,我們只是……」

看見她神sèyīn沉,綿月豐姬和綿月依姬心中的激動頓時全被撲滅了。

八意永琳望著她們兩個許久,最後嘆了口氣,揮了揮手。

「退下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