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塵也愣了一下,黑暗之水的肆虐令他反應過來,繼續壓制。


感受到背上微微濕熱,布萊克輕輕鬆了口氣,淡淡一笑,反手抱住身後的他,「我也想你了,卡修斯。」十幾秒,他鬆開手,輕輕推了推卡修斯,轉過身來面對著滿臉淚水的他,「別哭了。」

卡修斯撲過去抱住他,抽泣著。

布萊克有點猶豫地抬起胳膊,最後還是摟住他的肩,「好了。」他再次慢慢推開他,「離開這裡。」他放輕聲音,把卡修斯往門口推,「離開。」

卡修斯用力推掉他的手,「布萊克!」

布萊克的眸中抹過一線紫光,「出去!」

卡修斯一驚,渾身顫了一下,後退一步。

布萊克閉眸輕喘口氣,放輕聲音,「我控制不了自己。別被我傷到。出去。」

「布萊克……布萊克!」「出去。」

布萊克把卡修斯推出去,關上門。

卡修斯敲著門,「布萊克!布萊克!」

布萊克微微皺眉,捂著胸口對著門跪坐在地,他的額貼著冰冷的門,一絲黑紅的血漏出微翹的嘴角。

對不起…… ……

待布萊克稍稍平靜下來,在塵開門出去,坐在大廳的桌子邊,食指叩著桌面。

大家都不敢圍過去,只遠遠地看著他。

「黑暗之水……用光明種子配合一隻精靈的精華能量可以治好,」譜尼和大家商議著,「這種精華能量也一定需要是至純的,不能摻有其它雜質(比如受輻射、體內有寄生能量等)。可是……哪有精靈會奉獻出自己的精華能量?」

大家互視。

精華能量是在戰鬥時都不會動用的能量啊。動它,輕則變成植物精靈重則吐血身亡,有時還會伴發一些其它的癥狀。這可不是玩兒的啊。


大家都仔細考慮了起來……

一命換一命呀,和不救幾乎沒區別!再者,如果黑暗之水被清除后留下了什麼後遺症,還不如不救呢……

「我是雙屬性精靈,成功率比較高,」卡修斯站起來,「用我的。」

「你才康復了幾天?這可是要命的活兒啊!」雷伊拍案而起,「用我的也不能用卡修斯的!」

「不行,你是隊長,而且屬性比布萊克有優勢,這不值,」蓋亞站起身,「論功力,我和雷伊都是千年修鍊,成功率應該比較高吧。」

「不如用我的吧,我是布萊克的影子……」「你會死的諾伊爾!!!」

「嗚……」蘭特剛開口,瞬間被繆斯打斷:「不行,你是個中級精靈。」

「我……」朱雀看著他們幾乎要打起來的架勢,與譜大選擇沉默。

大家爭執不下時,卡修斯已經到了在塵旁邊。


「你們選好了?」在塵抬起頭,「誰替布萊剋死?」

卡修斯雙手貼在心口,白色的能量漸漸亮了起來……

「你瘋了吧!住手!」雷伊覺察到強烈的能量反應,猛地站起身,向他們跑去。

大家隨即要跟上,但被譜尼和朱雀攔住了。

「……已經開始了……」朱雀的尾羽飄浮著,「不能中斷,不然會反噬的……」

一個白色的能量球在卡修斯手心內聚集。他咬緊了牙,周身散發著白光。

在塵靜靜地看著他,抑制著急著要去阻止的布萊克。

「用精華能量治療……會很疼的……」在塵淡淡地說了一句,緩緩閉上了眼睛。

譜尼來到他們身後,「將能量傳入他體內,我會協助你。」

卡修斯輕輕點了下頭,把能量球握在手裡,然後從心口推進了在塵體內。

一種無法形容的疼痛瞬間遍及了在塵和布萊克的各個感官,那種說不出道不來的撕裂感,簡直疼到了骨髓里去。在塵咬緊了牙,在靈海里勉勉強強地說道:「布萊克……你疼就喊出來,我掌著控制權他們聽不見……」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漫上布萊克的心頭。

卡修斯身上的白光通過胳膊不斷地朝布萊克而去,毫無徵兆的疼痛感讓他後悔了,他想停下,但已經停不下來,只能任由能量飛速流失……

……

「卡修斯……?」

「呃唔……」他慢慢睜開眼睛,眼前一片灰紅,什麼也看不清。

「你現在……怎麼樣?」諾伊爾輕輕地握住他的手,抬起來放在他的胸口上。

卡修斯眯了眯眼,通過聲音判斷出是諾伊爾,勉強一笑,「沒……」

「還疼嗎?」諾伊爾捂住他的胸口。

一股暖流瞬間通過諾伊爾的手到達他全身。卡修斯勾起嘴角,「謝謝你……」

「你知道嗎你給布萊克注入能量的時候全裂空都知道你在喊了。」諾伊爾打趣地說道,揉揉他的臉。

「……真丟人。」卡修斯閉上眼睛輕輕咳嗽兩聲,然後撐著床試著起身。

諾伊爾扶起了他。

卡修斯抬頭看著諾伊爾,「我以前沒覺得咱倆身高差有這麼大。」

錦年 嗯……」諾伊爾勉強一笑,讓卡修斯感到莫名其妙。


卡修斯低頭掃了一眼自己的手,瞬間嚇得臉都白了。

……

「退化了一級而已……卡修斯本來就是跳級進化,這次補上也行啊……」蓋亞看向角落裡趴在桌上的卡修斯。

「一下子是有點接受不了。」雷伊抱起雙臂,歪了歪頭。

「布萊克,卡修斯他前一陣子頹廢的時候像變了個人似的,一直持續到現在都有表現出來。」米瑞斯的手指在臉上劃了划。

「變了個人似的……變成什麼樣子了?」布萊克看向那邊靜靜趴著的卡修斯。

「情緒波動很大,動不動就莫名其妙生氣,然後忽然就會覺得難過什麼的。」諾伊爾看了會兒卡修斯,又看向布萊克。

「是么……」「有一陣子就像你一樣,冷漠,不愛說話什麼的。」繆斯抿了下唇,「所以……你去看看他?」

布萊克點了下頭,然後魂兒一般飄過去,「別趴著了。」

卡修斯動都沒動。

他俯下身壓低聲音,「你的變化太大,也太快了。讓我難以接受。」

「變化大了又怎樣?和你有什麼關係?」他冷哼一聲。

布萊克一皺眉,「你怎麼了?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

「呵……不用自作多情,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他冷笑一聲。

布萊克輕嘖一聲,輕輕揉揉他的頭,「別這樣,卡修斯。」

卡修斯推開布萊克的手,「我現在是卡修。」

布萊克再次壓低身子,靠近他耳邊,「我不值得你這樣。」

「沒有什麼值不值得。我又不是因為你才成現在這樣。一切都是自找的。」他拂了下棕色的尾巴。

「……起來,看著我,卡修斯。」布萊克抱臂看著他。

「我現在是卡修!」他有些生氣地吼道,扭過去,抬頭看著他。

「好好好,卡修。」布萊克搖搖頭,用一種看小孩的目光看著他。

卡修斯站起身來仍需要抬著頭看布萊克。他的眸中滑過一絲陰冷的光。

布萊克半開玩笑,「你這樣都不像卡修斯了。」

「你說不像就不像。卡修和卡修斯長得本來就不很像。」他撇開目光。現在的卡修斯身高剛到布萊克腰間,只要一低頭,布萊克就看不到他的臉了。

布萊克輕輕嘆了口氣,然後轉身背對他走了。

卡修斯獃獃地看著他的背影,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

你曾說讓我等著你的成長,等著你來做守護者的角色。

我等了。可我不喜歡現在的你。

我不需要你這樣長大。更不願意讓卡修斯變成下一個布萊克。

有我保護你,那就夠了。

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裡我很害怕。

是不是很難想象,我也有害怕的時候。

我害怕你會恨我。害怕從此與戰聯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

害怕你完全從我的記憶中消失。害怕自己完全成為一個機器,一個傀儡。

害怕邪靈和黑魂對你,對你們下手。

害怕你們會受傷,會從此,離我遠去。

那段時間的恐懼深深積壓在心裡——我好想好想回到你們中間,是戰友,也像互依的親人。

大明影侯 。 次日清晨。

「卡修斯最近一直都起這麼早……?」布萊克疑惑地看著門口扶著門框站著的卡修斯。

「嗯……他睡得很不安穩,做噩夢,夜裡經常睡不著一個精靈獃獃地走來走去……」雷伊順著布萊克的目光看過去,又回到布萊克身上。

「……這是失眠症吧,」布萊克單手掐腰,扭頭看向雷伊。四目相對時,他忽然覺得雷伊的眼神有些迷離,似乎在想些什麼別的東西……「雷隊……?」

「……嗯嗯嗯?」雷伊忽地一怔,抬頭看向他,「怎麼啦?」

「你……在想什麼……」布萊克盯著他。

「啊,沒,沒什麼……」雷伊尷尬地笑笑,「咋……」

「沒,什,么——」布萊克壓低聲音,緊緊盯著雷伊的眸子。

「……你這樣看著我讓我心裡不爽。」雷伊抱起雙臂,隊長范兒瞬間把布萊克的氣勢蓋住一半,「我在想昨天的夢……」

「什麼夢。」布萊克抿了下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