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凱博認為,若不是因搜尋布倫特耗費了組織內成員太多的精力與時間,導致人心有些渙散,這次看守城門的任務儘管倒霉了一點,卻也應該會有一批人自告奮勇的站出來,而不是非要他大放血一把,方才不情不願的接下任務,這次的損失,得記在那可惡的布倫特頭上。 車輪軲轆作響,臨近帝都大陣的邊緣,三輛豪華馬車驟停,在幾名馬夫的殷勤伺候下,三名大腹便便意氣風發的富賈豪商從各自的馬車內走出,其後多有侍從家眷跟隨,看起來就如同拖家帶口外出踏青的旅人,說不出的瀟洒闊氣。


出入帝都,非官從伯爵以上爵位者,非實力達到高階的頂尖強者與王室子弟,不得乘車架馬,需以步行出入,故而在這帝都的護國大陣之前,這些沒有官職爵位在身的富商皆都下了馬車以示尊敬。

這三批人馬,來自迪西亞王國不同城市,此刻同時抵達帝都,因彼此之間並非熟稔,故而為首的三位富商相互客氣的微笑致意后,也便施施然地領著各自的家眷侍從相繼走向大陣。

見得自家主子離去,駕車的馬夫與侍從也紛紛趕著馬車往來路回返,等著約定的時間再前來迎接。

嗡嗡嗡!


以身份令牌驗明了身份過後,三道入口顯現,三批人馬陸續進入了帝都南門的範圍之內,各自保持著一段距離,向著南城門的方向行去。


這走在最後面的一批人,那富商身著華貴,長得肥頭大耳,眼神里滿是狡獪,跟在其身旁的是兩名青年,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長相平凡,女的則似一尊移動的肉山,走起路來一身的肥肉如波濤洶湧,顯得氣勢逼人。

在三人身後,還跟隨著一名頭髮花白的鷹眼老者,這老者身材消瘦,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可每每眼帘開闔之間閃爍的一縷精芒,如一把鋒芒畢露的鋼刀,令人生不出任何小覷的心態。


「賢侄……這馬上就要進城了,你看……」行至半途,眼見著就要接近城門的位置,那肥頭大耳的狡獪富商突然轉過頭看向身旁的高大青年,眼神里流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

「哦。」高大青年似笑非笑,點了點頭后輕聲道:「伯父放心,只要小侄能如願進城,另一半酬勞,小侄必雙手奉上絕無二話。」

「如此甚好,賢侄也的確是明事理的人。」

肥頭大耳的富商頷首微笑,目光不自覺的看向了自己的寶貝閨女,卻也正與其女偷偷看來的目光觸到了一起,頓時心中靈光一閃,有所明悟的同時,又仔細打量了會兒身邊談吐不凡的「賢侄」,一個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的念頭突然從心底誕生。

「我富大福在白雀城裡也是數一數二響噹噹的人物,自身有著中階5級的實力不說,經營的萬福閣也稱得上是日進斗金的大勢力,唯獨膝下無子,只有這麼一個寶貝閨女……

偏偏我這閨女生得委實魁梧了些,前幾年想方設法的招婿入贅,花費了不少錢財方才招來了一個,誰知還未成婚那病癆子女婿便突然暴斃。

想我富家也是有著天族一脈的傳承,血統高貴,祖上也曾輝煌過,眼下這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便宜賢侄,卻也是個天族人,且我觀他實力不弱,小小年紀就已踏入了中階3級,也不知是哪個分支的俊傑,這等資質,倒也配得上我女兒。

血統、資質、長相倒也罷了,似乎這小子也有點資產,這個才是最重要的……」富大福雙眼漸亮,看向身旁高大青年的眼神,不自覺的變得親切了些,他覺得,這是上天給他送上門的一個女婿,若不把握住機會,誰知道自己那寶貝閨女,要何年何月才嫁的出去。

被人用如此熱切的目光盯著,高大青年顯然早有察覺,納悶之下,只當這富胖子是惦記著另一半報酬方才如此失態,壓根就沒想過對方竟打起了將他招為女婿的主意。

「也真是貪財的傢伙。」心中暗罵,高大青年撇了撇嘴角,他這個細微的舉動,與某個人極為的相似,甚至若再仔細打量其眼瞳,熟悉的感覺也就越發強烈。

這高大青年,赫然便是步天。

施展了水神變后,他不僅相貌大變,便連身高都被特意的拔高了幾分,更是連氣息波動都做出了些許微弱的變化。

想要避過曜日的耳目偷偷溜進城,易容后換一個身份那是必不可少的,步天已經從雷諾那裡得到了消息,帝都南門完全由曜日的成員看守,想要從南門這麼多曜日成員的眼皮子底下進城,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而若是繞到其他城門再進城,以整個帝都如此廣闊的面積,期間的路程就算是坐上馬車也得跑個半日,再加上進城后趕往南部區域,這又得耗費半日的時間,步天可懶得如此麻煩。

其實以他現在這幅樣子,莫說是只見過他的畫像的曜日成員,便是與他相熟的雷諾等人也根本認不出來,估計也唯有同樣學習了水神決的伊芙方能認出,而之所以還要小心謹慎的借著富大福的掩護進城,那也是擔心進城之後,守門之人會檢查身份令牌。

步天除了一塊代表著聖光學院學員身份的鐵玄令,可再沒有其他的身份令牌了,沒有身份令牌,便連護國大陣都無法通過,更莫說進城了。

而若是當著曜日成員的面拿出鐵玄令,令牌內的信息那是一掃即知,他那布倫特的大名以及學員身份信息可是詳細記載著呢。!#!$&*(!&#(!#^^!#%%!^$^%!^%!$%!#&^#&*(&($&&^$^$&^&^#^!%&^%&^!&^!&^%!^#%^%&#^%!&^^!!#(*&(*&*&^$&!^&(*!&#!#!$&*(!&#(!#^^!#%%!^$^%!^%!$%!#&^#&*(&($&&^$^$&^&^#^!%&^%&^!&^!&^%!^#%^%&#^%!&^^!!#(*&(*&*&^$&!^&(*!&#!#!$&*(!&#(!#^^!#%%!^$^%!^%!$%!#&^#&*(&($&&^$^$&^&^#^!%&^%&^!&^!&^%!^#%^%&#^%!&^^!!#(*&(*&*&^$&!^&(*!&#!#!$&*(!&#(!#^^!#%%!^$^%!^%!$%!#&^#&*(&($&&^$^$&^&^#^!%&^%&^!&^!&^%!^#%^%&#^%!&^^!!#(*&(*&*&^$&!^&(*!&#!#!$&*(!&#(!#^^!#%%!^$^%!^%!$%!#&^#&*(&($&&^$^$&^&^#^!%&^%&^!&^!&^%!^#%^%&#^%!&^^!!#(*&(*&*&^$&!^&(*!&#!#!$&*(!&#(!#^^!#%%!^$^%!^%!$%!#&^#&*(&($&&^$^$&^&^#^!%&^%&^!&^!&^%!^#%^%&#^%!&^^!!#(*&(*&*&^$&!^&(*!&#!#!$&*(!&#(!#^^!#%%!^$^%!^%!$%!#&^#&*(&($&&^$^$&^&^#^!%&^%&^!&^!&^%!^#%^%&#^%!&^^!!#(*&(*&*&^$&!^&(*!&#!#!$&*(!&#(!#^^!#%%!^$^%!^%!$%!#&^#&*(&($&&^$^$&^&^#^!%&^%&^!&^!&^%!^#%^%&#^%!&^^!!#(*&(*&*&^$&!^&(*!&#!#!$&*(!&#(!#^^!#%%!^$^%!^%!$%!#&^#&*(&($&&^$^$&^&^#^!%&^%&^!&^!&^%!^#%^%&#^%!&^^!!#(*&(*&*&^$&!^&(*!&#!#!$&*(!&#(!#^^!#%%!^$^%!^%!$%!#&^#&*(&($&&^$^$&^&^#^!%&^%&^!&^!&^%!^#%^%&#^%!&^^!! 無驚無險的混進了城,順著人流量明顯比平日要多出好幾倍的街道,步天四人選了一處尚有空房的偏僻旅店,進入了房間。

「富大伯這一路來的照顧,小侄在此先行謝過了,這是約定的另一半酬勞,還請收下。」步天爽人爽語,進了房間后也不拐彎抹角,直接便從儲物手鐲內拿出了十塊五品蒼玉放置在桌上,微笑著道。

富大福眼神微亮,看著桌上擺放的十塊閃爍著晶瑩光澤的五品蒼玉,不自覺的搓了搓手,臉上笑容更甚。

他天生愛財,只要是跟金錢掛鉤的東西,那便會引起他濃厚的興趣,儘管以他現在的身家,十幾億的金卡爾那都算是九牛一毛,可只要是有錢賺,莫說是十塊五品蒼玉,便是十枚銅卡爾,那都會銖錙必較,愛財愛到他這種程度,那也算是一種境界了。

眼前這擺在桌上就等著他伸手去拿的十塊五品蒼玉,那閃爍著的誘惑性的熒光,著實把富大福給勾引得心裡痒痒的,可一想到自己寶貝女兒的婚姻大事,富大福儘管手搓得直發抖,雙眼裡的光亮都快比燈泡還璀璨,卻仍是乾笑著沒有伸手去拿桌上應得的報酬。

「呵呵呵,賢侄實在是太客氣了……這十塊五品蒼玉,伯父是萬萬不能收下的,說句真心話呀,自打看到賢侄的第一眼,我就有一種見到了親人的親切感,你說……咱們同是天族一脈,互相扶持那是應該的,又豈能因此收取報酬呢……

這十塊蒼玉,賢侄還是收回吧,哦,還有先前那一半蒼玉,也收回去吧。」富大福強忍著心中的肉痛,臉上擠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微笑,幾乎是用顫抖著的雙手從自己那碩大儲物戒指中拿出十塊五品蒼玉,戀戀不捨的放置在桌上,推向了步天。

「這……富大伯,你這是……」步天有些傻眼了,他看著富大福那幾乎都要哭出來的笑容,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收回去吧,我說了,自打看到賢侄的第一眼起,我就有一種見到了親人的親切感,既然都是親人,那還談什麼報酬不報酬的,這不是俗不可耐嘛……小蝶,你說是不,你看到你這步大哥,是不是第一眼就感覺很親切,很有好感?」

富大福臉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抽搐不已,一想到自己把到手的錢又吐了出去,他的心裡是在滴血,索性不再去看桌上那二十塊五品蒼玉,反倒將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寶貝閨女,以一種蘊含著某種信息的眼神提醒著對方。

「呃……」步天突然感覺有些不妙,他看著忽然間面色羞紅一片,吶吶地耷拉著腦袋,扭扭妮妮的扯著衣角的富小蝶,那一身的肥肉一顫一顫地,那時不時偷偷瞟來的帶有奇異光彩的眼神,這眼神……實在是太熟悉,太具備殺傷力了。

「不會吧!」步天心裡哀嚎,接下來,就聽見了讓他差點掉頭就跑的一句話。

「父……父親,步……步……步大哥這麼優秀,小蝶即使對他有好感……也……也……」後面的話,富小蝶結結巴巴的最終卻是說不出來,那期期艾艾欲語還休的模樣,若忽略其一身的噸位及那十幾層的下巴,倒是頗有幾分大家閨秀的賢淑美態。

「無妨,小蝶你儘管放心,你性子淳樸善良,又是我富家千金,貴為天族血脈,更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僅僅十八歲就具備准中階的實力,放在哪兒都是香餑餑,你步大哥即使眼光再高,也不可能對你這樣優秀的女子視若無睹的,賢侄……伯父說的可對?」

富大福就好似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把自己的女兒推銷得那是天上少有,地上絕無,說到最後,更是猛地一拍步天的肩膀,臉上的肥肉抖了三抖,眼神期翼的看著他。

「老爺這也真是……」眼看著步天被這突然的陣仗給嚇懵了,那髮絲半白的鷹眼老者苦笑搖頭,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心裡也是感嘆,「這樣優秀的女子,只要不是瞎子,那都不會視若無睹的,這身材,只要往人跟前一站,那便是擋住了所有的視線,誰還能夠視若無睹?」

此時的富小蝶,因父親連珠炮似的誇讚,頓時心裡也是有了不少的信心,儘管仍舊羞澀,卻也是抬起了頭,含情脈脈的將目光挪向步天,等待著他的回應。

「賊老天,不帶這麼玩人的吧……」步天頭皮有些發麻,被這富家一對父女步步緊逼,感覺簡直比跟高階巨擘大戰一場還要恐怖。

「咳……這個…..富大伯……你……」

「唉,叫什麼富大伯,多生分,我說了,自打看見賢侄第一眼起,就感覺像是見到了親人一樣親切,既是親人,你便直呼我伯父就行了。」步天話還未說完,富大福便手一揮,打斷了其話語頗有不悅的道。

「呃,呵呵,伯父,令千金……」

「叫我小蝶就行了。」這次,不是富大福接的話,倒是不知從那冒出的勇氣的富小蝶,一臉甜蜜的道。

「……」步天感覺天昏地暗,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他現在很後悔,當時就不該上這富家的馬車,現在是上了賊船了,面對這一對極品的父女,他就快要把自己給賣出去贖身了。

「哎,賢侄也不用太過矜持,咱們都是自家人,有什麼話不可以說的,不過沒關係……我知道,你和小蝶這也是初次見面,有些話,說得太直接了難免尷尬……」

「不是……」見富大福又要瞎扯淡,步天連忙擺手。

「不說不說,凡事都不能操之過急,尤其是這感情的事,伯父是過來人,比你清楚,今兒個就不說這了……賢侄你既有事要離去,那便先去好了,這報酬二字,以後莫要再提了,來,這初次見面,伯父就送你一樣禮物,也算是長輩的一點心意。」

富大福心裡跟個明鏡似的,他自家女兒是否燙手,他自然是清楚的,此刻見步天有些排斥,當下便連忙止住了話題,免得把話都說透了,以後那更是一點迴旋的餘地都沒有,至少現在看來,對方沒有當場回絕,這就是一個好的開端嘛。

「哼哼,我富大福什麼風浪沒遇過,什麼人沒見過,難不成還拿不下這小子不成……現在先給他一點好處,讓他見識一下我富家的財大氣粗,吃了甜頭,日後惦記著,交際來往之下,溫水煮青蛙,還怕煮不熟你…….」

富大福心裡頭得意,拿出禮物之時,肉痛的感覺都減少了幾分,故作豪爽的一擺衣袖,桌子上便稀里嘩啦的多了一堆物品。

只見滿桌子都是珠光寶氣,鑲著寶石暴發戶意味十足的儲物戒指兩枚,金光燦燦其上有光華氤氳的項鏈一條,雙龍銜珠首尾相連的精緻手鐲一個,完全由不知名的晶體雕琢而成的發箍一枚。


步天初時還想婉拒,可下意識的一掃桌上物品之後,心臟都差點從喉嚨管里跳了出來。


這都是些什麼東西啊!

半傳奇級別的儲物戒指兩枚,附帶小聚能陣,無須蒼玉,自動吸納天地能量,攜帶在身就等同於讓自身的修鍊速度與能量恢復速度平白的增漲了好幾倍。%$$%!#%$#$%$^%^^^!%&^&#$%!^$!#%$!#%$%!^$%!#%&%!%$$%!#%$#$%$^%^^^!%&^&#$%!^$!#%$!#%$%!^$%!#%&%!%$$%!#%$#$%$^%^^^!%&^&#$%!^$!#%$!#%$%!^$%!#%&%!%$$%!#%$#$%$^%^^^!%&^&#$%!^$!#%$!#%$%!^$%!#%&%!%$$%!#%$#$%$^%^^^!%&^&#$%!^$!#%$!#%$%!^$%!#%&%!%$$%!#%$#$%$^%^^^!%&^&#$%!^$!#%$!#%$%!^$%!#%&%!%$$%!#%$#$%$^%^^^!%&^&#$%!^$!#%$!#%$%!^$%!#%&%!%$$%!#%$#$%$^%^^^!%&^&#$%!^$!#%$!#%$%!^$%!#%&%! 擺放在桌的增幅首飾,綻放著微弱的光芒,與一堆晶瑩的蒼玉互相輝映,充滿著誘惑力。

步天的腦袋有些暈乎乎的,他知道,這些物品不是那麼好拿的,一旦伸手,那便意味著日後要與這一對富家父女糾纏不清了,可秉著有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的歪理,他覺得,該動手時,那就不能太客氣了。

「既然都叫我拿了,那我還客氣個什麼,又不是收下這些東西后,我就真得和這富小姐來一腿,況且我現在可是改變過容貌的,以後即使再遇見這富家父女,他們也認不出我來。」

心裡這麼一想,步天是瞬間就不再糾結了,當下是樂呵呵地伸出手,在富大福肉痛得抽搐的眼角下,一件一件的把東西往儲物手鐲里塞。

「賢侄對這些物品,可還喜歡?」眼見著步天將桌上所有的東西全部收入囊中,富大福眼神頗為幽怨的看了自家女兒一眼,旋即帶著嘆息的音調看向步天。

「呵呵,喜歡喜歡,伯父送的禮物,那就是一根羽毛,小侄也不會嫌棄,更何況如此重禮。」拿了人家的好處,步天的嘴巴也似抹了蜜一般,臉上笑開了花。

「喜歡就好。」富大福嘴角抽搐了一下,接著道:「以後賢侄若有時間,可多來找伯父聚聚,你和小蝶年紀相仿,在一起那是最好不過了……哦,我是指,小蝶平日里也沒什麼玩伴,有你陪她說說話,也能解解悶。」

「嗯。」步天還未說話,富小蝶倒是滿臉嬌羞的應了一聲。

「奶奶的。」見這一對父女又開始瞎扯淡,步天不免一頭黑線。

「這是一對高級傳音器,可傳音範圍是一萬里,賢侄啊,這傳音器,價值可是不菲啊……來,這個你拿去。」富大福似想到了什麼,又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對彎月形的橙色傳音器。

步天一聽高級傳音器幾個字,後面的話乾脆就直接給忽略了,幾乎是下意識地伸出手去接,誰料富大福遞出了一半,竟又拿回去了一個傳音器,只塞了一個給他。

「嗯?」接過一個傳音器,步天有些疑惑富大福的舉動。

「呵呵,賢侄你也太貪心了,這傳音器,你要了一對也沒用,給你一個,再給小蝶一個,以後也方便我們聯繫,最重要的是,你們年輕人之間,肯定有許多說不完的話題……時常聯絡一下感情,不也是挺好的嘛。」富大福雙眼帶笑,將另一個傳音器遞給了面帶欣喜的富小蝶。

「步大哥,以後我們可以常聯繫哦。」富小蝶拿著傳音器揚了揚,那手臂的肥肉甩動出一層層波浪,步天看得心裡是涼颼颼的。

「作死啊!」步天有些無奈,得了這麼多好處,卻又背上了一個包袱,他的心裡是既興奮又苦澀。

「罷了,其實這富家小姐除了好色饑渴了一點外,為人還是挺不錯的,以後若有時間,陪她聊聊天,也算是做出一點點的償還了。」收起了傳音器,步天心裡暗暗打定了主意。

辭別了富家父女,在富小蝶依依不捨的柔情目光下,步天像是腳底抹油了一般,溜得飛快,他怕再呆上一刻,說不準又會被富胖子找出些什麼借口,瞎撮合扯淡。

出了旅店大門,步天直接便向著聖光學院的方向行去,因途中還需經過一個坊市,所以他也沒有過多的掩飾什麼。

路經藍堡拍賣行時,步天腳步一頓,遲疑了片刻后,想了想還是進入了其內,來到了拍賣行的接待處。

「您好,歡迎光臨藍堡,請問閣下需要什麼服務?」腳步還未踏進接待處的大門,一個甜美的女聲突然迎面傳來,步天抬眼一看,卻是一名長相柔美的接待員笑盈盈地靠近了過來、

女子皮膚白皙,頭髮高高盤起,高挑的身材,胸膛與腰部挺得筆直,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勁衣,完美的將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了出來,尤其是那纖長的頸脖,配上其身姿以及甜美微笑,平添了幾分高貴氣質。

「問我需要什麼服務?」眼見這美女接待員眸中秋波漾漾,步天不免心中一盪,暗罵一聲狐狸精的同時,眼珠子卻是毫不客氣的在對方的身上狠颳了幾下,飽足了眼癮。

「我需要定拍一件物品!」隨意看了一眼大廳內的頗多的人流,步天對著美女接待員微笑道。

「好的,請閣下隨我來。」美女接待員淺笑作請,隨後在前面帶路,步天邁步跟上,與之來到了一個櫃檯前。

藍堡拍賣行不僅接受客人的寄拍,更有著一項頗為人性化的制度,那便是定拍。

所謂定拍,就是客人在拍賣行說明自己需要之物,然後由拍賣行服務人員記錄下來,待有了與之要求符合的拍賣物,會第一時間通過傳音器通知客人,當然,通知歸通知,能否拿下拍賣物,那就需要看各人的財力是否雄厚了。

「米娜姐,這位客人需要定拍一件物品。」櫃檯前,美女接待員將步天交給了另一名短髮女子后,也便微笑著轉身離去。

步天打量了一眼立於櫃檯前的短髮女子,這女子也是面容姣好,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顯得有些可愛。

「請問閣下需要定拍什麼物品,我在這裡給您記錄下來。」短髮女子面帶職業式的柔美微笑,嘴唇掀起一個弧度間,只露出四顆皓白貝齒。

步天點了一下頭,輕聲道:「我需要兩桿半傳奇級別以上的長槍。」

「嗯,好的,請問閣下還有什麼詳細的要求嗎?」短髮女子隨手在櫃檯上的一個煉金顯示儀上記錄了一下,繼續詢問道。

「沒有了。」步天搖了搖頭。

「好的,閣下所定拍的物品要求,我已經做了記錄,鑒於閣下所定拍物品,為三星級以上貴重物品,因此需要收取二十萬枚金卡爾的費用作為本拍賣行的中介費用,請問閣下是否確定繼續進行此次交易?」短髮女子口齒清晰,微笑的看著步天。

「繼續。」步天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一張紫金卡遞了過去,回答的很簡潔。

十分鐘后,步天在最開始那名美女接待員的恭聲相送下,施施然的出了藍堡拍賣行的接待廳。

定拍兩桿長槍,這也是步天出於無奈之舉,他的那把太淵槍已經被伯尼的一記離魂一扇毀滅得連渣渣都不剩,沒有了趁手的武器,幾日後的聖光試煉可不是那麼好玩的。

雖說以他現在的實力,新一代年輕學員中,幾乎無可敵手,但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他可不想陰溝裡翻船。

限制級軍婚 ,沒有一桿槍作為武器,那可是不行的,況且化身紅蓮也需要一桿槍,總不能每次拿著一把劍,施展幽冥十三劍玩玩騷擾戰術吧。

畢竟幽冥十三劍是屬於禁忌之術,雖然殺傷力驚人,但除了第八劍到第十三劍,前面七劍的殺傷力相較殘月槍決卻是要差上許多,與高手打鬥起來,也頗有些束手束腳的,而若是施展第八劍到第十三劍,那恐怖的生命潛能消耗程度,傷人亦傷己,非步天所願。

「過兩天如果拍賣行還沒有好消息通知,我也就只能先去一些大型的武器專賣店看看咯,例如荊棘之心……呃……上次在藍堡拍賣行中遇見的那位荊棘之心的大小姐,也不知道她現在嫁出去了沒有。」

步天的思維跳度很快,一會想這兒一會兒想到那兒,更是惦記起了荊棘之心那個守寡的大小姐,這樣一陣子胡思亂想,他很快便來到了聖光學院的正門區域。

「來者止步,聖光試煉未開始之前,外來人員一律不得踏入聖光學院百丈範圍以內,違者後果自負!」

突然一聲暴喝從遠處傳來,聲音顯得中氣十足,落入耳中猶如雷霆炸響,威嚴不可侵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