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修道院不遠處的一座山頂上,王彬看著那個黑人騎士,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什麼問題么?」奧丁納悶的看著王彬,不明白不就出現一個黑人騎士么?至於這麼笑嘛?

「我笑的是耶和華的謹慎,還有膽小,除了為了演戲,我想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不引起我們的注意!」王彬笑著解釋道。

奧丁點了點頭,輕笑著指著不遠處的一個車隊,「那應該就是莫斯菲托的人類信徒吧?有好戲看了!」

修道院中,正獨自喝著酒的莫羅,警惕的看著院子。

「轟!」「轟!」

連續的爆炸聲,打破了修道院的寧靜。

「有敵人入侵!有敵人入侵!所有人馬上回到各自的崗位上!」監控室的負責防禦的指揮官不停的吼著。

只是正如莫羅所猜測的那樣,修道院的防禦部隊,根本抵擋不住如此猛烈的攻擊。

大部分人員來不及反應,就被衝進來的雇傭兵擊殺。

一個囂張的男人走下車,打量著修道院的建築。「快!我們必須馬上找到那個孩子!」

身後的一個身材高大的雇傭兵點了點頭,轉身喊了幾個手下,快速的向情報說的孩子的關押房間跑去。

「我們不直接抓住那個孩子么?」奧丁看著修道院的防禦人員基本都被殺死了。「到時候逼迫莫斯菲托現身。」

王彬搖了搖頭,冷笑一聲,「我更想知道耶和華的意圖,相比起莫斯菲托,耶和華的威脅更可怕!」

一輛車衝出了修道院,沿著環山公路飛馳著。

一輛摩托車緊隨其後,看樣子是那個莫羅跟了出來。

「我們怎麼辦?」奧丁也被王彬的話勾起了好奇心,「我怎麼覺得你想坑耶和華那傢伙?」

王彬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別說出來啊!奧丁,你別忘了,當年我們有多少人,是和教廷戰鬥犧牲的?我無法忘記,三年多的時間裡,整整六萬戰士,全部犧牲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王彬表情越來越沉重,那是王彬永遠的痛!

奧丁理解的拍了拍王彬的肩膀,自己活了幾千年,對於生死早已看淡,也能理解王彬。

公路上,莫羅被惡魔之子的母親娜娃開車,逼出了公路,墜下了山崖。

沒有聽錯,惡魔之子的母親是一個人類女人。

為了一些自己的利益,娜娃和莫斯菲托做了交換,生下了惡魔之子丹尼。

這就不得不說人類的慾望,永無止境,甚至不惜出賣一切。 娜娃開著車擺脫了所有人的追擊,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城市。

在一個咖啡館,王彬和奧丁無聊的看著那個女人拙略的表演。

「你說莫斯菲托怎麼會讓這麼一個女人替他生那個惡魔之子?長相也不怎麼樣?」奧丁有些納悶的問一旁的王彬。

穿越進棺材·狂妾 沒錯,此刻這個生育了惡魔之子的女人,正在利用自己的相貌,誘惑一個禿頭男人。

王彬看了一眼,笑了笑,「這個女人的身體特殊,不然你以為一般的女人可以生育惡魔之王的子女?你看看這個女人的資料,還有那個雇傭軍首領的資料。」

奧丁接過王彬手中的資料,隨意看了一眼,也不由得撇了撇嘴,這關係咋那麼複雜啊!

這個娜娃生了丹尼這個惡魔之子,而那個前來抓捕她的雇傭軍首領卡里根,又是這個娜娃的前任男友。

最可笑的是,莫斯菲托竟然還雇傭娜娃的前男友,來搶回自己的孩子?

奧丁放下手中的資料,有些好奇的問,「王彬,你是怎麼得到這些情報的?」

王彬看著那個可憐的男人,不但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艷遇,還被那個丹尼把自己的錢包偷走了。

「要知道,我在世俗世界,可是隱藏了近百年,為了生存,只能安插一些情報人員了。」王彬笑著解釋道,「哪裡像你們不但有海姆達爾那雙可以看到一切的眼睛,而且你不要說在世俗中,就沒有你們的信徒了?」

奧丁呵呵呵的笑了起來,對於王彬的這個問題他也只能選擇默認了。

「走吧,哪個女人走了。」王彬站起身,就準備跟上。

步步情深:三爺的暖婚佳妻 奧丁輕輕敲了敲桌子,眼睛往一個方向瞥了一眼。

不遠的一輛黑色越野車上,下來了幾個壯漢。

王彬緩緩坐下,和奧丁一起繼續看戲。

這裡就不得不誇讚娜娃一句,一個小偷再加情婦,能在黑幫中混這麼多年,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最起碼這幾個壯漢一下車,娜娃就發現了。

「又可以看追車大戰了?」奧丁有些興奮的說道。「快點去開車!」

也不知道奧丁受到什麼刺激了,特別喜歡飆車大戰。

王彬有些頭疼的搖了搖頭,剛要起身去開車,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有什麼情況?」王彬又坐了下來。

總裁夫人有點萌 「主人,哪個莫羅去找了一個人,一個惡靈騎士!」電話那頭的幽靈特工半跪在天台上,看著不遠處的那個倉庫。

「是在美國出現過的那個強尼么?」王彬皺了一下眉頭。

「是的!而且看樣子莫羅已經說服了那個強尼。主人,需要我射殺強尼么?」幽靈特工冷靜的請示。

「不用,你只需要監視即可!」王彬否決了特工的請示。

「奧丁,我想我知道耶和華的目的了。」王彬冷笑一聲。

奧丁看出王彬的情趣不大好,直接問道,「耶和華又有什麼陰謀?」

王彬想了想,「奧丁,你對惡靈騎士,有多少了解?」

「惡靈騎士?那就麻煩了,惡靈騎士最初是地球上自然誕生的復仇之靈,厭惡一切邪惡的存在。後來耶和華看重複仇之靈的力量,那會他正和路西法開戰,所以他就創造了第二代復仇之靈。至於墨菲斯托的惡靈騎士,事實上是另一個惡魔扎坦諾斯,通過各種手段,得到了一個原始的復仇之靈,並且融合了一件寶物,力量徽章。」奧丁有些懷念的說道,哪個時候各大神系相互戰爭,還有九大國度之間。

「那為什麼現在聽不到這個扎坦諾斯的任何消息?」王彬也來了興趣。

奧丁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事,很明顯有些惆悵,「那個扎坦諾斯倒不像其他魔王那樣陰險狡詐,他是最初的生命,力量那是天生的,不會特意挑起人類的戰爭,奪取靈魂。可是他的力量卻被另一個魔王墨菲斯托所嫉妒,設計奪取了扎坦諾斯的力量,甚至把扎坦諾斯封印了起來,就是那個力量徽章。」

王彬冷笑一聲,「看樣子,耶和華想得到扎坦諾斯的力量,哪怕是封印了這麼多年,可那也是天生魔王啊!」

奧丁瞥了一眼,無奈的說道,「知道了又如何?我們最多破壞了他的這次計劃。」

王彬突然問道,「奧丁,說實話,你和宙斯對這個耶和華到底是什麼態度?」

奧丁冷哼一聲,「我還好,我的族人基本都搬到阿斯加德去了,宙斯那傢伙損失最大了,要知道他的大本營就在希臘,可是你看看那裡的神廟現在是什麼樣子?」

說到這裡,奧丁口非常不好,「走吧,不然在不動用海爾達姆的情況下,找到一個人類,也很麻煩。」

王彬突然說道,「奧丁,先不用理會那個惡魔之子,我們三方一起坑耶和華一把,如何?」

奧丁一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王彬,彷彿第一次認識王彬,「你沒開玩笑吧?先不說能把能不能成功,就算是坑了一把,又有什麼用?」

王彬看著遠去的那幾輛車,獰聲道,「我們三方,還滅不了耶和華么?我把我的所有神性戰士集合起來,加上你和宙斯,只要把耶和華吸引到地球上,就有把握滅了這個陰險小人!」

奧丁沉默了,王彬的提議,說不動心那是假的,耶和華的人品不是一般的差,幾乎把所有的神系都得罪了一個遍。

「走!去找宙斯!」

奧丁一拍桌子,沉聲說道。 塞薩洛尼基,希臘的第二大城市,愛情海塞爾脈灣北岸,奧林匹斯山。

這裡自古就有著眾多的傳說,也是古希臘神話的發源地。

「奧丁,奧林匹斯神域,就在這個山頂么?我們怎麼通知他們?」王彬有些好奇的看著周圍破敗的神廟。

奧丁看著千年之前,輝煌的神廟,現在只留下這些殘檐斷壁,不由得感嘆,「千年前,這裡可是有著無數的勇士,眾多的祭祀,還有無數的朝拜者,現在也只剩下這些了。」

王彬聽了,忍不住的撇了撇嘴,「奧丁,奧林匹斯的隱居,據我所知,也和諸神黃昏有關,對么?」

奧丁點了點頭,「那是奧林匹斯諸神的劫難,當年為此宙斯、波塞冬還有哈迪斯那可是幾乎把命都丟了!那些半神英雄死了一大堆,至於那些神明,死的就更多了。」

王彬一愣,奧林匹斯諸神,和阿薩神族不同,阿薩神族真正得到神格的神明,沒有幾個。

奧林匹斯諸神,就不同了,那可是真正的神明眾多啊!

不說神使,就是二三級神明就有幾十個。

「兩位主神!陛下邀請二位進入神域!」一個穿著傳統長袍,蒙著臉的女人緩緩走了過來。

「來了么?前面帶路吧!」奧丁隨意的揮了揮手。

蒙面女人微微行了一禮,轉身走向山頂。

「通道在山頂?」王彬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在山頂的神殿之中。那也是我們迎接貴客使用的通道。」蒙面女人恭敬的回答。

奧林匹斯神域,是以奧林匹斯神山為中心的一個世界。

穿過通道的一瞬間,印入王彬眼帘的,是一座高聳入雲的神山。

遠遠望去,可以看到神山上眾多的神殿。

「這奧林匹斯神域,很壯觀啊!這才是真正的奧林匹斯山吧!」王彬不由得感嘆道。

蒙面使者驕傲的說道,「世俗中的奧林匹斯山,只是眾神為了方便凡人的祭拜,才建造的。傳說中的神山是這座,外面的只是一個幌子罷了。」

一輛金色的馬車在六匹天馬的牽拉下,很快就來到了跟前。駕駛馬車的,是一個穿著金色鎧甲,白色長袍的男子。

「你好!歡迎兩位的到來!秩序之神!阿薩神王!我是太陽神阿波羅!」阿波羅十分禮貌的行禮,如果放到世俗中,妥妥的一個完美男人。

「宙斯捨得讓你來接我們!帶路吧!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奧丁隨意的說道。

阿薩神族,當年在地球的時候,可沒少和奧林匹斯開戰,所以彼此都十分熟悉。

「阿薩神王,父神知道兩位要來,馬上就讓我到這裡迎接二位。請上車吧!」阿波羅溫和的說著,語氣並沒有像提爾和雅典娜那樣,火藥味那麼重。

「走吧!這可是太陽神戰車,也是一件神器。」奧丁笑著當先走上了馬車。

王彬微微一笑,「多謝太陽神,麻煩帶路吧!」

「駕!」

阿波羅雙手一震,六匹天馬飛到了空中,向著山頂最為壯觀的神殿飛去。

宙斯坐在神殿最高處的一個神座上,兩側坐的是宙斯的兩個兄弟,波塞冬和哈迪斯。

其他的主神,分坐在神殿的兩側。

「奧丁,王彬,你們怎麼想起來我這裡了?」宙斯非常莊嚴的問道。

奧丁大大咧咧的坐到了預備好的座位,「宙斯,別裝了!我找你,是有正事。」

王彬一聽奧丁的話,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宙斯臉色一變,不過還好沒有失態,「奧丁,你都躲了起來,怎麼還有要事來找我?」

奧丁剛要拍桌子,王彬趕緊拉住奧丁,「宙斯,我們要坑耶和華一把,你參加不?」

在場的幾位主神一下都大驚失色,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王彬。

「我沒聽錯?王彬,你說的是坑耶和華那個陰險的傢伙?」宙斯也有些震驚的看著王彬。

奧丁得意的笑了起來,「怎麼樣?宙斯,難道你怕了么?」

「我有什麼好怕的!倒是你,阿薩神族的諸神黃昏即將到來,你怎麼想到收拾耶和華去了?」宙斯不解的問道。

奧丁看了王彬一眼,示意他來解釋吧,畢竟真正牽頭的人是王彬,不是自己。

「宙斯,我們在地球,又發現了耶和華的一個陰謀,他圖謀扎坦諾斯的力量。他貪心了,早晚還會侵犯我們的領域,我想趁此機會,最好可以消滅他!」王彬很平淡的說出了原因,語氣就好像朋友間聊天一般。

王彬的話,讓奧林匹斯諸神徹底不淡定了。

耶和華當年可是狠狠坑了奧林匹斯諸神一把,讓原本剛剛度過諸神黃昏的奧林匹斯諸神,失去了信仰之地,嚴重削弱了諸神的力量。

「耶和華,說真的,我非常討厭,還有那些沉睡的古神,沒有一個喜歡這個傢伙。王彬,遠古的事情,你知道的不多,奧丁也是早早離開了地球。你們不知道耶和華坑死了多少古神,讓多少古神陷入了沉睡。這也使得他的力量很強大,非常強大!」宙斯的語氣少有的沉重。「古巴比倫的眾神,古波斯的那些神明。還有那些半神更是多了。」

王彬沒有想到耶和華在古神當中的名聲如此之差,更沒有想到耶和華的敵人這麼多。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更不能讓耶和華得到扎坦諾斯的力量,更何況耶和華如此囂張,總有一天會對我們動手,發動神戰,那還不如讓我們佔個先手。」王彬堅定的說道。「我寧可先動手,也不想天天防著這麼一個陰險的鄰居。」

宙斯沉默了,和波塞冬還有哈迪斯互看了一眼。

還是哈迪斯率先表態,「宙斯,我同意王彬的提議。耶和華的貪心,總有一天會再次暗算我們!」

波塞冬也是少有的同意哈迪斯的話,平日里這兩個老兄弟沒少明爭暗鬥。

宙斯看了一眼神殿內的諸神,太陽神兩眼明亮,很明顯也動心了,耶和華可是分了不少他的權柄。

阿瑞斯有些興奮的看著宙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其他主神也是一副同意的表情。

「好吧,你安排好一切,只要能把耶和華引到地球,我們十二主神,會一起降臨,把耶和華還有他的那些天使軍團徹底消滅!」

王彬鬆了口氣,滿意的和奧丁對視了。

奧丁也大笑了起來,也很滿意奧林匹斯諸神的態度。 宙斯不虧奧林匹斯的統治者,在做出決定之後,馬上安排波塞冬和哈迪斯各自回去整備各自的軍隊。

沒有聽錯,某種程度上來說,波塞冬和哈迪斯相當於一個獨立的主神,有各自的領域和神使及軍隊。

王彬和奧丁二人離開奧林匹斯神域的時候,丹尼已經一行人已經來到了一個極為古老的修道院。

這裡牧師都很奇怪,全身都刻著奇怪的花紋,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莫羅原本到了這裡,以為可以鬆了一口氣,尤其是對強尼說出實情之。

「神父在哪裡?」莫羅喝了一瓶酒,就開始在修道院中閑逛,看到一個牧師急匆匆的走過。「丹尼在哪裡?」

這個牧師沒有理會莫羅,而是急匆匆的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