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在他只見所站的地方,原本還在十丈開外的柴廣,不知為何陡然出現,顯然是轟出一拳,穩穩地砸在了葉飛的身上。


那種速度,已然超出了尋常武修的理解範疇,連下方的易步凡都沒有看其,那柴廣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後方夜空之中,葉飛在穩住身形之後,嘴角忍不住溢出鮮血,那一拳之力險些將他的金丹震散,二人之間硬實力的差距顯然極大。

「方纔此人的速度,應該是就傳說中的瞬移之力。」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在他的傳承記憶中,有提到過當武修踏入元嬰之境后,身體的強度已然變得極為恐怖,靈識更是達到了飛躍的增長。

只要稍加領悟,便能施展瞬移之術,在這種速度之下,在場的任何人幾乎都沒有半點的反抗之力。

「不錯,居然能抗住老夫一拳之力,你……嗯?」前方的柴廣忽然欲言又止,他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抬眼向著崑崙武道所懸壁禁地的方向望去。

此人顯然是剛剛回到崑崙武道所,懸壁禁地之後的情況,還沒來得查看,此時靈識橫掃之下,柴廣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陰沉下來。

四周的空氣中,那股無形的壓迫之力,更是在這一刻猛然增長了數倍不止。 崑崙武道所前院,在這股壓迫之力下,眾人的身形都是不由地為之一顫,院內的氣氛頓時降到了冰點,柴廣的眼中爆出殺機。

「老夫的玉鼎。」

「你,你們這是在找死!」柴廣開口低喝,周身的氣勢也是在不斷上升。

元嬰境中期的強者,身上爆出出來的威壓之勢,自然是極為恐怖的,下方院內的易步凡與靈彥姬二人,此刻不約而同向後一連退了數步。

這二人本是實力也是不俗,但此刻用盡全身的力量,也僅僅只能勉強抗住這股威壓之力。

前院半空之中,崑崙武道所的眾人,此刻都是一臉的激動之色,連忙再度抬手,向著前方之人恭謹一拜。

「柴前輩威武!」

「那小輩,今夜必死無疑,敢在崑崙武道所動手,簡直是自尋死路。」後方半空之中,崑崙武道所的眾人,此時也都是忍不住紛紛開口。

如今場面上的局勢已定,他們得到實力儘管與葉飛等人有著差距,但此刻但凡武道眾人,就能夠輕易地看出,柴前輩單單憑藉氣勢,就已然震住全場。

前方的夜空中,葉飛面露凝重之色,雷靈之力從體內湧現而出,這才勉強擋住了這股威壓之力。

「元嬰中期,比起初期顯然要強上數倍不止。」葉飛目光微閃,內心不禁暗道。

原本以他的戰力,面對一個元嬰初期的強者,完全有著一戰之力,但此刻面的元嬰中期,居然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一個小境界的差距,簡直有如天壤之別一般。

前方不遠處,柴廣此時目光落到葉飛身上,發出一聲冷哼,身形隨即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哼,體內之靈還未完全煉化,竟敢在老夫面前施展。」柴廣的聲音中,透著不屑之意,下一瞬他便是已然出現在了有葉飛跟前。

身為元嬰中期的強者,這柴廣一眼就看出了葉飛如今所施展的力量,但依舊是一臉的輕視之色。

「轟隆!」一聲悶響傳來,葉飛的身形再度被震飛出去。

瞬移的恐怖之處,可謂不言而喻,在這種速度之下,縱然是葉飛也沒有過多反應的時間。

下方的大院之內,靈彥姬此刻不禁輕輕搖頭,那種動人心魄的臉頰上,此時不免露出一抹慘笑。

「一境之差,天地之別。」

「我們連出手相助的機會都沒有。」靈彥姬輕聲暗嘆道,她早就想到那柴廣定是極強,只是強到這個地步,也是有些出乎了她的意料。

一旁的易步凡,此刻眉頭緊鎖,掌中靈劍祭出,不斷掙扎之下,竟是難以移動身形。

半空之中的柴廣,單單憑藉氣勢,竟是將他們的身形完全鎖定。

而此時的葉飛,身形被震飛之後,同時忍不住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他的靈識根本無法鎖定對方的身形,瞬移的速度著實有些霸道。

「我,並非沒有一戰之力。」葉飛在穩住身形之後,臉上同時露出堅韌之色。

這等硬實力的差距,他也不是第一次體驗,之前在雷音谷之時,那隻銀角雷獸,一口吞來之時,葉飛同樣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此時已然容不得葉飛多想,他的眼中爆出雷威。

全身靈力涌動之下,葉飛掌中迅速掐訣,體內用來壓制雷獸的那一縷不滅真元,此刻被他凝聚而出。

「雷獸,給葉某出來。」葉飛低喝一聲,周身的雷弧暴漲,身上的氣勢猛然提升。

他的話音剛落,掌中的不滅真元,陡然猛地一顫,如似要消散一般,緊接著從葉飛的體內,傳來一聲震懾心神的嘶吼。

崑崙武道所內,眾人皆是心中一驚,下意識地把目光凝聚在了夜空之中的葉飛身上。

下方的靈彥姬與易步凡二人,眼中同時爆出異光,他們此刻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此時葉飛的身上,爆發出一股讓他們都為之膽寒的氣息。

「葉兄,居然還隱藏了殺招?」易步凡目光一閃,此時盯著半空不禁低喃道。

靈彥姬的身形,此刻也是微微一顫,這股氣息她有些熟悉,只是片刻的遲疑,她的眼中爆出一道精光,連忙抬眼望向夜空。

夜空之中,原本打算再次出手的柴廣,也是在這股氣息之下,身形不禁頓在半空之中。

這一刻葉飛身上爆出的氣勢,相比他來說竟然絲毫不弱,特別是那一聲時嘶吼,更是讓柴廣心中都為之一顫。

「此子的體內,隱藏著什麼東西。」柴廣雙目炯炯,臉上此刻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那一聲嘶吼落下,從前方葉飛的頭頂上方,陡然竄出一道雷弧,隨即落在了交手二人的中心。

一股無形的狂暴之力,頓時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

雷弧翻滾扭曲之下,在眾人的目光中,不斷的膨脹氣勢也是越來越強,最終化作了一直由雷霆之力凝聚而成的銀色巨獸。

此獸全身被雷弧包裹,形似象而無尾,頭頂的銀角閃動著耀眼的電光,身形凝聚成型之後,便是再度發出一聲低吼。

「吼吼!」聲音宛如雷爆,可謂震顫心神。

大院的夜空之中,此異獸一現,氣勢便是隱約蓋過了前方的柴廣,那碩大的身軀已經滿身的雷弧,當真是有如雷神下界威風無比。

前方的半空之中,柴廣在看到此獸之後,眼中頓時冒起了綠光。

「這是化身雷靈!」

「難怪你一個金丹初期的小輩,居然能夠施展雷靈之力,原地體內藏著一直化身雷靈。」柴廣眼中不免閃過一絲激動之色,此時目光死死地盯著銀角雷獸。

身為元嬰中期的強者,這柴廣豈能不知此獸的價值,若能夠將其馴服,元嬰境之內他的戰力,足以媲美後期強者。

遠處的半空之中,葉飛在祭出雷獸之後,面色頓時變得慘白無比。

這隻銀角雷獸,本身的力量可謂是極為恐怖,若非是有醫聖的真元壓制,以葉飛的實力怕是早在雷音谷之時,就已經身損。

「這樣的狀態,我支撐不了多久。」葉飛此時眉頭微皺,他此刻體內氣息一眼混亂無比。

銀角雷獸的力量,不斷地衝擊著他之間的那縷不滅真元,儘管大部分的力量被壓制,但所爆發出來的餘威,就已然讓葉飛有些難以承受。

「畜生,還不吞了此人。」葉飛周身雷弧暴動,抬手向著雷獸點出一道雷霆之力,猛然開口大喝道。

他這一聲大喝,前方的銀角雷獸卻是不為所動,直到那一道雷霆之力落在此獸的身上,它這才緩緩轉過那碩大的頭顱,用那閃著雷爆的雙瞳盯著葉飛。

「呼呼!」銀角雷獸發出兩聲低頻,夜空之中頓時傳來一陣陣爆響。

葉飛身形一顫,竟是蘇家後退了兩步,這隻銀角雷獸,顯然並沒有把他當做主人,若非是葉飛那一縷真元鎮壓,此獸怕是早就將其一口吞了。

此刻不滅真元的鎮壓之力減弱,這隻銀角雷獸竟是沒有選擇攻擊敵人,而是反向著葉飛咆哮起來。

這銀角雷獸,本身實力極強,自然不會輕易聽從一個弱小人類的命令,此時雷獸那雙閃動的雙瞳,正死死地盯葉飛指尖的那縷不滅真元。

雷獸那碩大的腦袋,此時忽然歪了歪,彷彿是在思索著什麼一般。

「你既然被葉某吞入體內,便要臣服於我。」葉飛雙目雷弧閃動,此時身上氣勢不甘示弱,雷霆真經同時遠轉開來。

他指尖不滅真元,隨著葉飛功法的遠轉,明顯增強了許多。

前方的銀角雷獸,卻是仍舊一動不動,在掃了葉飛一眼后,那雙極大的雙瞳內,似乎閃過一絲不屑之感。

「哈哈,哈哈,蠢貨,你一個金丹初期的小輩,也妄想控制化神雷靈,簡直愚蠢至極。」柴廣此時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此時的大院上空局面,卻是顯得有幾分尷尬,四周眾人的臉上,此刻也都不是忍不住露出古怪之色。

那些崑崙武道所的金丹小輩,彷彿並不清楚化身雷靈是什麼,但此刻前方的情景,他們也稍稍有些明了,顯然是那葉飛,放出了一個自己無法控制的東西。

「額,葉兄他……」下方的大院的易步凡,此刻面色不禁微變,臉上的表情同樣有些變化不定。

唯有一旁的靈彥姬,雙眸中爆出一道紅芒,對於化身雷靈,怕是也唯有元嬰級別的強者,才清楚此刻的情況。

「是反噬,葉道友的實力,與那雷靈相差太多。」

「如果沒有解決的辦法,怕是無需那柴廣出手,半空之中那頭畜生,就會要了葉道友的性命。」靈彥姬輕抿著嘴唇,此時低聲開口回應道。

易步凡聽聞此言,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嚴肅起來,,連忙抬頭向著半空之中望去。

正如那靈彥姬所說,夜空之中銀角雷獸巨大的身形,此刻慢慢轉過過來,周身狂暴的雷弧,開始向著葉飛的四周封鎖蔓延。

前方的夜空之中,崑崙武道所的那些金丹強者,在反應過來之後,此時也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崑崙武道所大院內的局勢,此刻大致已然確定,前方不遠處的柴廣,目光從葉飛身上移開,雙目緊盯著前方的銀角雷獸。

「老夫的玉鼎被毀,得到一隻化身雷靈,想來也是不錯。」柴廣眼中綠光閃動,體內的力量此刻也是暗中凝聚。

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額頭冒出冷汗,此時他的腦中也是飛速地遠轉著。

這般僵持下去,怕是眼前這個畜生,用不了多久便真會忍不住一口吞了自己,畢竟這樣的事情,之前在雷池之時曾發生一次。

「該死的,給我封。」葉飛只是片刻的思索,便是很快反應過來。

只見他周身雷弧閃動,體內的力量,全部凝聚與掌心之中,向著指尖的那縷不滅真元凝聚而去。

「你若不臣服與葉某,今夜葉某就毀了你。」葉飛目光微閃,猛然抬起來頭,盯著前方銀角雷獸。

他能夠清晰地感應到,這一絲不滅真元,似乎與那銀角雷獸的氣息相連,只要將其震散,這隻巨獸怕是也難存於世間。

前方的銀角雷獸,在雙瞳凝聚在那縷不滅真元上,那碩大的身形忽然停住。

此獸擁有這樣恐怖之力,自然也是能夠聽懂人言,但儘管如此它依舊沒有絲毫要臣服的意思,但也沒有貿然向著葉飛發動攻勢。

一時間,夜空之中,局面再度有些僵住。

隨著時間的推移,後方不遠處的柴廣似乎有些忍不住了,只見此人身形陡然瞬移,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雷獸的頭頂之上。

「困靈鎖,凝!」

「化神雷靈,老夫元嬰中期強者,畜生還不臣服於我。」半空之中的柴廣,體內屬於元嬰中期的力量,此刻已然轟然爆發。

只見此人抬手之下,一條閃動著靈光的巨大鎖鏈,從此人手中併發而出。

這巨大鎖鏈之上,帶著磅礴的排斥天地之力,下一刻便是已然將雷獸的身形封鎖,直接鎖在了雷獸的脖子之上。

「吼吼!」銀角雷獸低吼一聲,那巨大的身形隨即猛然擺動起來。

狂暴的雷霆之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雷霆一怒幾乎將整個夜空點亮,那碩大的身軀,隨即陡然轉了過來,雙瞳鎖定了前方的柴廣。

半空之中的柴廣,此時發出一聲冷哼,抬手之下加大了體內力量湧出。

「畜生,以老夫的實力,配得上你化身雷靈之威,還不臣服更待何時。」柴廣大喝一聲,周身的威壓之力,全部凝聚同時向著雷獸鎮壓而去。

後方的半空之中,葉飛目光微閃,身形向著後方悄然退去。

面對元嬰中期的強者,他自然不敢有絲毫大意,銀角雷獸雖然強悍,但想要鎮壓那柴廣,怕是也不會容易之事。

「就算雷獸有轟殺此人之力,一位元嬰中期的強者,想要逃跑怕是此地無人可阻。」

「此人,葉某飛殺不可。」葉飛內心思索,眼中的寒芒閃現,此時心中已然做出了決斷。

只見他退開數丈之後,抬手向著自己的胸膛一指點去,將體內的傷勢強行壓制,周身的靈力同時開始向著掌心聚集。

如此同時,前方夜空之中,銀角雷獸似乎被徹底震怒。

「吼!」雷獸那碩大的身軀陡然一顫,隨即仰天長嘯。

震耳的低吼,瞬間覆蓋了整個崑崙武道所,銀角雷獸爆發之下,周身的雷弧竟是再度暴漲,頭顱上的銀色觸角,隱約間閃動出淡淡的金芒。

「咔擦。」原本鎖在雷獸頸脖上的鎖鏈,被其直接震斷。

上方半空之中的柴廣,此時不禁面色微變,身形同時向著後方,下意識地退出了數步。

此時的銀角雷獸,張口低頻雙瞳死死地盯著前方的柴廣,彷彿是將方才的怨氣,欲要全部宣洩在前方這個人類身上。

那個擁有不滅真元的人類他動不得,但眼前這個人,竟然也敢挑戰雷靈之威,無疑是讓銀角雷獸心生憤怒。

「這是什麼化神雷靈,居然如此強悍。」柴廣臉上的表情,此時露出久違的凝重之色。

能夠這個輕易掙脫他的困靈鎖,顯然此獸本是的力量,已然以他相差無幾,更有甚者在氣勢上,隱約超過了此刻的柴廣。

「哼,一頭畜生而已,老夫還不信了。」

「我崑崙雪域有一術,可冰封萬物,名曰一指玄冰。」柴廣眼中精光閃動,全身的氣息不斷湧現,掌中同時迅速掐訣。

夜空之中,好似有寒風襲來,帶著些許刺骨的寒意。

隨著柴廣手中的法訣成型,只見此人抬手一點之下,一道白色的冰凌,此刻憑空而現,陡然擋在了銀角巨獸的跟前。

柴廣身上的氣勢並未消失,手臂翻轉之下,冰凌融化成薄霧,瞬間將銀角雷獸的全身,全部籠罩在了其內,化作了一塊巨大的冰塊。

「那是崑崙的秘術,冰封千里中的一式。」

「這柴廣在崑崙雪域,怕是身份也不低。」下方大院中的靈彥姬,瞬間認出上方之人所施展的道術。

此刻她的臉上,忍不住露出複雜之色,這次交戰無論勝負,他們的下場怕是都好不到哪裡去,這裡可是崑崙山脈,那些人想必已然差距到了此地的動靜。

輕輕搖了搖頭后,靈彥姬暗嘆一聲,再度抬眼向著上方望去。

夜空之中,銀角雷獸被冰封了幾息之後,那塊巨大的玄冰,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竟是出現了絲絲裂痕。

下一瞬,玄冰上的裂痕,便是有如蜘蛛網一般,向著四處蔓延開來。

「轟,轟隆!」

「吼吼!」一聲驚天爆響傳出,玄冰隨即猛然炸裂開來。

銀角雷獸仰天長吼,隨即張口的雷霆大口,一股恐怖的吸徹之力,向著前方橫掃開來,如似要一口將前方之人吞入腹中。

「這,怎麼可能,化身雷靈不可能這麼強。」柴廣面色一驚,連忙瞬移開來。

他畢竟掌握了瞬移之力,自然不會被雷獸輕易擊中,之所以此人方才敢直接出手,就是斷定了憑藉瞬間之力,他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銀角雷獸一口咬空,頓時暴怒無比,低吼一聲之後,猛然噴出一片雷海。

對於雷霆之力的運用,這銀角雷獸顯然不弱與葉飛,那狂暴雷弧在噴出之後,幾乎是直接封鎖了整個崑崙武道所。

「這不是化身雷靈,此獸的力量怕是已經超越了元嬰!」柴廣眼中閃過已經驚駭之色,身形連忙再度瞬移。

只不過這一次,他的身形並沒有逃出雷海的範圍,四周恐怖的雷霆之力,再其身形出現的那一刻,便是將柴廣的身形牢牢封鎖。

「葉兄居然有這等凶獸護身,那柴廣今天怕是踩到釘子了。」下方的大院之中,易步凡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眾人看到真切,從那銀角雷獸攻擊柴廣開始,此人就一直選擇躲避,顯然是沒有與之正面一戰之力。

「劍尊,莫要高興的太早。」

「如似奴家沒有記錯,縱觀整個華夏武道界,懂得靈攣之術的似乎之後那個隱門吧。」靈彥姬輕閃這雙眸,此時低聲開口道。

一旁的易步凡聞言,身形不禁一顫,臉上的表情再度變得嚴肅起來。

「你是說,位於華夏西域的……」易步凡話音沒有說話,便是只感覺四周的空氣之中,陡然升起了一股炙熱之息。

只見上方夜空中,柴廣周身的氣息大變,眼中同時閃過一道炙熱之芒。

不等銀角雷獸臨近,此人雙手迅速掐訣,整個人周身的氣勢竟是再度上升,空氣中的那股炙熱之息,越發的變得強盛起來。

「火焰之力。」半空之中的葉飛,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微光。

靈識感應之下,葉飛心中不免一驚,那股炙熱之息,竟是隱約超過了他的朱雀焰之力。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那柴廣周身陡然升起了一道火脈,此人掌中法訣凝聚成型,竟是忽然合實雙手,向著夜空之中彎身一拜。

「月中拜火,焚天。」柴廣低喝一聲,身形已然被一團烈焰包裹。

四周狂暴的雷霆之力,竟是無法在靠近此人分毫,在那炙熱的火脈前,銀角雷獸竟是也忍不住頓住了身形,發出陣陣低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