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圍繞大宅而建的是一排排的木屋,整個鎮子包圍在山水之中,山清水秀,和風怡人,可謂世外桃源!


自從驢友見鬼事件在網上傳開後,無數獵奇的探險者都聚到了小鎮之上,打破了原有的沉寂。

鎮上的居民順應潮流,開起了旅館、擺起了特色小攤,一時間小鎮倒也是熱鬧。

青石街道上。

幾個俊男靚女頗具閒情逸致,沿街緩行觀賞。

“夏少,你說邪門了啊,陳司令怎麼能縱着那小子,連你這個親外甥都不顧了呢?”

“是啊,你舅舅是不是中邪了?稱那小子爲師,真是活見鬼了。”

馬東明摟着叫蘭蘭的性感少女,兩人緊隨在夏子川身後,替他抱不平。

“這小子來頭不簡單,他是樑司令的人。”

夏子川揉了揉依然還生疼的面頰,不悅冷哼道。

事實上,陳堂青無法告訴他秦羿的真實身份,有關秦羿的一切知道的越少越好,對夏子川來說是有好處的。

所以,夏子川認爲,秦羿不過就是仗了樑司令的面子罷了。

“官大一級壓死人,你舅舅不敢得罪他也在情理之中,不過秦羿說的話,倒也有幾分道理,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有錢有權就能解決的。”

傅婉清冷冷的掃了夏子川一眼,冷若冰霜道。

驟然間,她腦海中又想到了秦羿桀驁、孤清的樣子,就像是不沾染凡塵的畫中仙。

她向來視男人如無物,哪怕是像夏子川這種頂級大少,也刻意保持着距離。

只因爲她是傅家人!

傅家是雲海僅次於段家的古武家族,更是地下勢力秩序的掌控者,其生意遍佈華夏、海外!

得傅家,可得半個雲海灘!

這絕不是虛言!

是以夏子川這等雲海大少,對她也是敬若仙子,無不想一獲芳心。

傅婉清本人自幼修習古武功法,修爲極爲了得,這也使得她有一種孤傲如梅的氣質。

說起話來,往往一針見血,從不顧及旁人的感受。

這僅僅是因爲,她的師父是一位曾縱橫華夏的宗師!

見過宗師,知道武道奧祕的人,自然對尋常人也就看不入眼了。

但今日,她見到秦羿臨危不懼,傲然如仙的樣子,那一剎那,她在秦羿身上看到了恩師的影子。

她懷疑秦羿是武道中人,但從他的身上,傅婉清感覺不到一丁點的修爲氣場。

“也許,他確實只是仗着樑振發的面子罷了,怎可能是武道中人,是我高看了他。”

傅婉清搖了搖頭,心頭暗歎了一聲。

“婉清,夏少都被打成這樣了,你也不安慰幾句,好歹咱們……”

鄒玉蘭見夏子川面子上掛不住,趕緊過了打了個圓場。

“事實就是如此,沒本事、沒實力的男人,就註定只能被人踩在腳下。”

傅婉清蹲下身,翻看着街邊的小木飾,平淡道。

“夏少,別生氣,你放心,別讓我碰見姓秦的小子,不然我一定揍的他冒翔。”

李猛揚起拳頭,目中兇光畢露,狠狠道。

“那是,李猛可是咱們雲海第一武館神威武館館主楊大師的弟子,幹那瘦猴子,還不分分鐘的事。”

馬東明看向李猛,豎起大拇指一臉羨慕的稱讚道。

“嗯,猛子的實力據說已經達到了內煉初期,是楊大師的得意門生,這才推選到我這邊來跟個差,我還是比較信任的。”

夏子川拍了拍李猛的肩膀,欣然笑道,心情略微好了些許。

“那也是夏少看得起我,不多說,這次尋馬,我一定會全程生死相護,你們放心把安危交給我吧。”

李猛拍了拍胸口豪氣道。

這次夏子川來青城,李猛可是沒少在師父跟前說好話,這才從師兄弟中獲得了給夏子川當保鏢的機會。

一旦表現優異,被夏子川看中,此後不僅僅工作不愁了,運氣好,還能進入軍區,改變命運。

正說話間,馬東明四下看了一眼,皺眉問道:“咦,鄭秋秋去哪了?”

“在那,土包子怎麼也來了?”

鄒玉蘭驚詫的指着前方,大叫道。 秦羿也是剛到青石鎮。

幽冥馬喜在夜間陰氣重的子時出沒,秦羿正好藉着這時間,在青石鎮閒逛,順便打聽下有關幽冥馬的傳說。

經過多人的口風,在青石鎮後的青峯山中,確實有這種怪物的出沒。

當地不少人在山中尋生計的人見過,稱之爲鬼馬,極其兇險,不少人甚至被這種怪馬給傷過。

得到了青峯山有幽冥馬的消息,秦羿倒也不急了,在街上閒逛着。

“秦哥,你怎麼也來這了?”

鄭秋秋蹦跳着出現在秦羿的身後,驚喜道。

“嗯!”

秦羿微微一笑,點頭道。

他很快看到了傅婉清等人,心頭不禁暗自嘆息了一聲,此前就知道他們有血光之災,沒想到是應在了這處。

不用想秦羿也知道,他們是來套取幽冥馬消息的。

此馬在夜間可行千里,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幽冥馬的價值對武道中人來說,是不可估量的。

關鍵是,它是凡間高手想要進入地獄,唯一能借助的坐騎。

正是因爲幽冥馬的珍貴,秦羿纔會在第一時間趕來。

“你也是爲了幽冥馬而來的對嗎?”

鄭秋秋歪着頭,笑問道。

“你們也是?”

秦羿笑問。

“是啊,我是跟婉清來的,她們家族好像對這個很感興趣,我順便就跟來看個熱鬧了。”

鄭秋秋撇了撇嘴道。

“這裏不是你們能來的!”

秦羿淡淡道。

“喲,姓秦的,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憑你也想來抓幽冥馬的?”

夏子川咬着香菸,晃着肩膀走了過來,冷笑鄙夷道。

“怎麼,耳光還沒吃夠嗎,又想討打了?”

秦羿劍眉一凜,冷聲道。

“姓秦的,這地方荒郊野嶺的,你的樑司令恐怕保不了你,我勸你最好識趣點。”

李猛一捏拳,手指節發出清脆的噼裏啪啦脆響,渾身肌肉將衣服撐的滾圓,挑釁道。

“你這是在找死!”

秦羿眼中寒芒一閃,就要廢掉李猛。

“夠了,還有完沒完了!”

“秦羿,我不管你到底有多大來頭,幽冥馬不是你能夠打主意的。”

“秋秋,咱們走!”

傅婉清冷冷注視了秦羿一眼,當先而去。

“秦哥,我就住在東頭的旅館,有事記得來找咱們。”

“婉清很厲害的,她這人就是面冷心善,你別介意。”

鄭秋秋湊在秦羿耳邊,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歡快的跟着傅婉清去了。

“姓秦的,這事沒完,回頭再收拾你!”

夏子川吐掉菸頭,手一揮,領着人走了。

“有點意思!”

秦羿望着幾人的背影,暗自搖頭冷笑。

這些人中,李猛應該是算是剛摸到內煉的門檻,手上頂天也就千把斤的氣力。

修爲最高的是傅婉清!

從第一眼見到她,秦羿就看出這是一個深藏不漏的美女。

她的修爲似乎已經達到了內煉巔峯境界!

這是很少見的。

唐驍月算是天賦不錯,但也不過是最近才突破到中期。

傅婉清能有如此修爲,顯然是有名師指點。

這女娃來頭不小啊!

只可惜,她的眉心煞相成行,註定要在青峯山遭劫。

夜幕籠罩在靜謐的小鎮上。

晚上天一黑,傅婉清等人揹着包裹,配上手電,摸黑進了青峯山。

“婉清,青峯山這麼大,咱們怎麼找到幽冥馬啊?”

夏子川走了一路,已經是累的兩腿發軟,就古鬆旁的石頭上一坐,喘氣了粗氣。

其他幾人除了李猛,一個個也是累的夠嗆。

傅婉清一直盯着手上的羅盤,這會兒才喝了一口水,指着夜色下遠處的山坳,淡淡道:“如果我沒看錯,應該會是在那。”

傅婉清的師尊,貴爲一代宗師,包羅萬象,無所不通!

這面八寶風水羅盤,取自天地靈氣蘊藏其中,具有辨別陰陽的神通。

幽冥馬只有在陰元充沛的陰煞之地,才能馴養,而對面那個山坳,正是羅盤至陰所向。

“啊!”

“婉清,你是要累死我們啊,早知道這麼遠,打死我也不來了。”

山中多蚊蟲,路又極其崎嶇。

鄒玉蘭與馬東明原本是想隨夏子川過來湊個熱鬧,哪料到會這般艱難。

“愛去不去,你們嫌累,就回去吧。”

傅婉清沒有絲毫的停留,加快腳步往山中走去。

“都還愣着幹嘛,傅大美女都不怕累,你一個大老爺們連個娘們也不如啊。”

夏子川強提了一口氣,踢了馬東明一腳,踉踉蹌蹌的跟了上去。

爲了追求傅婉清,他也是豁出去了!

一個小時後,傅婉清到了山坳口。

一入山坳,陰氣逼人而來,刺骨如冰,夏子川等人凍的是瑟瑟發抖,一路叫苦連天。

“好濃烈的陰氣,李猛,小心戒備!”

傅婉清衝一旁的李猛打了個招呼。

李猛拔出軍刺握在手上,小心在前面開路。

幾人又往裏走了幾裏地,在穿過一個山頭後,眼前豁然開朗,放眼望去,此地滿山數木全都被夷平了。

漫山遍野開滿了一種散發着熒光的矮草,猶如一片熒光大草原,好不壯闊。

天啦!

“我不是在做夢吧!太美了,簡直就是人間仙境啊。”

夏子川驚的下巴都快掉了,一行人趕緊拿出手機瘋狂拍照。

“這是黃泉草,來自地獄的靈草,生長於黃泉河畔,夜幽如瑩,晝如枯草!”

“沒想到師尊古籍中的傳聞,竟然是真的,世間果真有此奇草。”

傅婉清臉上少有的浮現出一絲驚喜,欣然道。

哪怕今天見不到幽冥馬,能拍到黃泉草,拿回去向家族報告,也是不虛此行。

“婉清,這世上真有地獄嗎?”

夏子川哪見過這等奇蹟,驚羨之餘,對傅婉清的愛意又多了幾分。

在說話間,他順手採了一株黃泉草,順手一扯,裏邊黑色的汁液流了出來。

啊!

夏子川只覺一股奇寒入體,整個人如同掉進了冰窟窿,全身經脈、血液像是凝固了,慘叫之餘一頭栽倒在地上,打起了擺子。

“糟糕,這草奇陰無比,你區區俗人,哪裏碰的。”

傅婉清知道他爲陰氣貫體,從口袋裏摸出一顆丹藥,餵給了夏子川。

“婉清,我看咱們還是走吧,我看夏少有點撐不住了。”

鄭秋秋用手電一照,夏子川嘴脣烏青,兩排牙齒磕的嘣脆響,臉色蒼白如紙,顯然中毒不輕。

“這樣,你們帶他回去,我再四處看看。”

傅婉清藝高人膽大,她本來對夏子川就沒多大好感,家族任務當先,哪顧得上他。

“啾啾!”

山坡的另一面,隱約有馬的嘶鳴。

PS:五更完畢,祝大家閱讀愉快!明日再會,親愛的朋友們。 這種馬的嘶鳴,不似尋常馬匹那般清嘯,而是一種深沉、雄渾的吼嘯。

起初只有寥寥幾聲,稍傾越來越密集,極其嘈雜,聽的人頭皮一陣發麻。

傅婉清面色一喜:“是幽冥馬!”

說話間,她催動內力,快步往山坡上奔去。

“東明,咱們也去看看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