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因爲害怕傷到師父,我漸漸處於下風,一個躲閃不及,楊戩的三尖兩刃戟直接朝我腹部刺來—-


“不要!!”

我大喝一聲攥緊拳頭,下一秒我清楚的聽到自己後背裂開的聲音,半邊羽翼從我後背伸出擋在身前。

我的羽翼和冷天傲的不同,是一片片血淋淋的堅硬肉片組成,就像是我情急之下將身體肌肉強制扯出,學着冷傲天的羽翼構成的半成品。

雖說是血肉鑄成,可羽翼卻堅不可摧,楊戩的三尖兩刃戟刺到我的羽翼盾牌上鏘鏘兩聲碎成了幾節。

合氣大陸 羽翼再猛的散開,強大的震懾力將師父整個人衝擊到牆上,由於威力太大,直接將牆都給震裂了,轟一聲整間房子應聲而倒。

魯家明本能反應抱着懷裏的秦海燕撲出房間,情急之下我也不得不飛身而出,轉身看着師父被廢墟掩埋,我本能手掌一伸,手腕幾條黑色鐵索衍生出去。

鐵索纏住師父,終於在最後一秒將師父救了出去。

由於還不適應這個身體,我摔倒在院子裏,秦海燕他們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魯家明愣了兩秒之後趕緊跑過去將師傅扶起來,“師父你醒醒!!師傅!爸!!爸!!”

“咳咳……別喊了,我還沒死……”

見師父終於醒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我手部用力,原本飛出去的鐵索迅速收回消失不見。

和之前帥哥喪屍的技能還是略有不同,他是整隻手都變成了武器,而我僅僅是手腕衍生出武器,後背的羽翼倒是一樣,都是由自身物質構成。

我不由自主攤開雙手,看來我真的變成屍鬼了?

“師傅,是夢夢救了你!她不是壞人!”秦海燕眼角還帶着淚水,看着我的眼神和往常一樣。

我不由自主打心底感激,這輩子,能交到一個這樣的朋友,我知足了。

師傅雖說短暫昏迷,可也還記得剛纔發生的事情,我的處處退讓他全都看在眼裏,起身後的他也沒有再對我發起攻擊了,而是看了一眼身後被毀的房子,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現在可以暫且饒你,如果被我發現你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就算是傾盡全力我也一定會殺了你!”

“謝謝師父!”我砰一聲跪到地上,重重的給師傅磕了一個響頭。

經過剛纔的打鬥,也給我們所有人敲響了一個警鐘,單單是屍鬼已經這麼難對付了,要是對付冷天傲那種級別的鬼魂,豈不是更難上加難? 046 茅山術入門

即便暫時僥倖活了下來,師父和魯家明也和我保持着距離,只有秦海燕不怕死的黏在我身上,這摸摸那摸摸。

“夢夢,你真的是屍鬼麼?剛纔那幾下,好酷哦!”

她好聞的體香浸入我鼻息,嫩嫩的鮮肉味道讓我口水氾濫,我強忍着想咬人的衝動把她推開,“海燕,我好歹是個屍鬼要吃人的,你以後別離我太近,不然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你纔不會吃了我呢,我就是要靠近你,鍛鍊你的意志力!”

說着,她乾脆掛在我身上,老天,這簡直是抓耳撓心的折磨。

魯家明嘆了口氣上前,強硬將她扯了下來,“海燕你別添亂,我們先去把內堂整理一下!”說完,不由分說帶着秦海燕走了。

他們兩人一走,師傅對我又是囑咐了再囑咐才放我離開。

原本決定今天去海燕家的酒店上班的,可我剛剛纔把師父家的房子弄壞了,沒辦法只好明天再去,趁着這休息的時間,晚上我把師傅送給我的書籍全部掃了一遍,對茅山術大致有了一些瞭解。

下茅修煉中中幾個關鍵的點無非就是畫符、用咒、做法。

以上三點又分了很多細小的支末,種類繁多,錯綜複雜。

學會這三樣之後要從不斷打坐唸咒,已經實際操作,已經自身歸省等方面提高自己的修爲,才能進入中茅階段。

之前我把學法想的太簡單了,看完之後我不禁甩了甩腦袋,不怪魯家明沒努力,我恐怕以後也比魯家明好不到哪去,沒準還更差勁。

整整一夜,我都在背誦,好些符咒名字差不多功效卻大不同,第二天我感覺自己一說話都要冒出來幾句符咒了。

“夢夢昨晚休息的怎麼樣,今天我無論如何也要去我媽那報道了,你那個能忍住麼?”秦海燕拿着包走出來,擔憂的看着我。

我搖搖頭,“沒關係,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咒文,而且家明早上給我喝了雞血,今天應該沒問題了。”

一聽我喝了雞血,秦海燕厭惡的搖搖頭,“你該試試不喝能不能行的!”

“還是不要冒險了,我要是真的發狂失去理智,會讓我後悔一輩子的。”

“那你就一直這樣一輩子?”

“誰知道呢?”我苦笑,就算我變成了屍鬼,可我身上的降頭還是沒能解開,以後會變成什麼樣,誰也不知道。

就連我現在是人是鬼,或者是屍鬼什麼的?我已經分不清了。

家明開車把我們送到了秦海燕媽媽經營的酒店,以前就聽說過是一家很大的酒店,親眼見到之後才感覺到震撼,雖說外表裝潢沒有之前泰國賽爾酒店奢華,可兩棟大廈中間串聯在一起,霸氣外露呀。

“好你個秦海燕,你家的酒店也太大了吧?”

“呵呵,你這是在涮我麼?”秦海燕回頭一笑,搖了搖頭走了進去。

大小姐回家,我本以爲會受到隆重迎接,可現實和我想象的差太遠了,富麗堂皇的酒店大堂氣氛凝重,服務員甚至前臺都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着我們。 047 酒店鬧鬼

“海燕,你快看看是不是我哪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我下意識摸了摸自己臉上,該不是早上喝了血,嘴上還殘留着血跡?

秦海燕眉頭一皺,搖了搖頭,“他們不是在看你,是在看我!”

“看你?”

我心頭鬆了一口氣,還以爲自己屍鬼的身份暴露了,剛纔那種心悸的感覺,真叫人不爽。

一路上沒人給我們好臉色,秦海燕帶着我匆匆趕到頂層總裁辦公室,她媽媽在開會,我們瞪了她將近兩個小時才從會議室出來。

“都不是個東西,擺明了就是在和我作對!”

秦海燕的母親聲音洪亮,老遠就聽見她的聲音,砰一聲推開大門後見到我們,平時的女強人立即化身成慈母將秦海燕擁入懷中,“我的姑娘也,你終於想通肯回來了。”

“媽,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朋友劉夢夢。”

“阿姨好!”我點頭微笑,算是給秦海燕的媽媽打了招呼。

二十多歲的我面容姣好,身材也是高挑豐滿,加上變成屍鬼之後全身打了雞血活力四射,秦海燕媽媽對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

“媽,這酒店的人怎麼全都怪怪的,他們又不是不認識我,怎麼我一回來,大家都不熱情呀?”

好像是提起了煩心的事情,秦海燕母親深深嘆了口氣,招呼我們坐下之後才說道,“不知道是誰在背後亂嚼舌根,說你們幾次遇難是撞鬼了,是不詳的人。”

“呵呵。”秦海燕乾笑兩聲看了我一眼,“媽你別聽他們胡說,我們這是大難不死,有神仙庇護呢!”

“我女兒當然是吉人天相才死裏逃生的,我當然是不信,只是……”說道這裏,秦海燕母親臉色又暗淡三分,“只是我前天剛剛宣佈你們要來這裏上班,咱們酒店就鬧鬼了。”

“媽,連你也信這些東西呀?”

“我是不信,可懂事會的那些老傢伙們藉機鬧事,非反對我讓你們來這裏上班,別以爲我不知道是因爲什麼,他們就是怕你回來接替我的位置,怕自己將來被一個小丫頭呼來喝去。”

秦海燕的媽媽說着氣憤不平,拳頭不斷的在桌上敲打。

可我看卻不一定,如果之前遇到的喪屍是有目的開展活動,很可能這家酒店已經被滲透了。

“阿姨你可不可以說說酒店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怪事?說不定是有人在裝神弄鬼呢?”我暗地裏扯了扯秦海燕的衣袖,示意她別說話交給我。

“就是有人看見高層窗外有黑影飄過,大廳、走廊什麼的,隨時都有血跡,而且還是紅到發黑的血跡,腐臭的味道就像是爛掉的耗子。”

腐臭的血跡?

這麼說來很有可能是屍鬼了。

“這一看就是有人在搗亂,如果真是鬼,鬼哪裏會流血的嘛。”

“我也是這麼想的。”

聽我這麼一說,秦海燕媽媽明顯鬆了口氣,簡單幾句寒暄之後,她的祕書就把我們領到了工作崗位,爲了秦海燕能快速熟悉酒店經營,她的職位是運營總監祕書,而我是總監祕書助理。 048 抓鬼行動

這兩個職位任誰聽了都會直接聯想到走後門,不過我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再過幾天就是父母醫院繳納費用的日子了,我現在還是零存款,所以就算是運營總監處處找茬,我也能忍氣吞聲。

秦海燕就看不慣了,一把奪過我手中的杯子,“我這個祕書都已經下班了,你這個祕書助理怎麼還在這裏衝咖啡呀?”

這傢伙,明知道我是在幫誰衝還故意這樣說,我沒好氣從她手裏把杯子搶過來,衝了水攪拌。

“夢夢,你沒聽見我說話呀?現在都下班了,咱們趕緊去家明那學習茅山術吧!”

“總監還沒允許我這個小助理下班呢!”我故作委屈滿意的看着秦海燕瞬間臉色鐵青,衝動着就要去找那老男人,我趕緊把她拉住,“海燕你別生氣,其實我這麼晚還沒下班是有原因的。”

武俠之我有輔助器 “什麼原因?”秦海燕撇撇嘴,心中對總監的厭惡,全都寫在了臉上。

我四下張望一番,確定沒有人在附近之後才湊到秦海燕耳邊,“我打算今天晚上去抓鬼!”

秦海燕嚇得捂住嘴巴驚呼,“啊—-夢夢!難道你真覺得我媽這裏有鬼?”

“說不準,魯家明不是也給你說過麼,我們身邊,鬼魂無處不在。”我故意說得陰陽怪氣,嚇得秦海燕神經兮兮趕緊貼到我身上,視線骨碌碌的到處查探,“夢夢,你該不會已經見過那鬼了?”

“沒有,你給家明打個電話,就說我們今晚在這睡,不回去了。”

反正之前秦海燕媽媽說過,在頂層她的休息室旁邊,給我們安排了兩間套房,我們想長期住在這裏都行。

趁着秦海燕給家明打電話的時間,我把咖啡給總監送過去之後總算是完事了。

剛換下工作服,就被秦海燕堵在房間內,“夢夢,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師父派了家明過來幫我們。”

“到底是師父懷疑我的實力,還是你想家明瞭?”

說實話,以第一次抓鬼我心裏還是挺忐忑的,本想等着魯家明來了之後向他請教一些經驗,沒想到那傢伙也是第一次,呵呵,這下可好玩了。

“家明,你帶着海燕回去吧,我總覺得你們在這裏會妨礙我!”

“劉夢夢你什麼意思?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師兄,告訴你別把我給看扁了,我還非得抓個鬼給你看看不行!”魯家明拍案而起,對着我後了一通拉着秦海燕就離開了。

我半天沒有回過神來,我可是關心他們,都這時候了還要什麼面子呀?

任由着他們亂來說不定會出什麼亂子,我趕緊追上魯家明,將今天下午在清潔阿姨那得來的信息和他共享。

根據目擊者所見,鬼魂是個披頭散髮的白衣女人,夜晚十二點之後就會在每間房的窗外巡視,像是在找人,或者會扣響房門,房客打開房門之後什麼都沒有,只看見走廊上的血跡。

這些訊息連魯家明聽了之後都覺得是有人在搗鬼,因爲人類,如果沒有擦牛眼淚的話,是看不見鬼魂的。 049 頑戊害怕

“你怕麼?”魯家明聲音極其溫柔,軟得我渾身爬滿一層雞皮疙瘩。

可秦海燕就吃他那一套,溫柔可人的搖搖頭,“有你在,我不怕。”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不就是擦個牛眼淚麼,搞得就跟殉情一樣!不過秦海燕你可得想清楚了,有些鬼魂死的就跟車禍現場一樣,你看了一點會嚇破膽的,你要想清楚。”

“我不怕,既然已經決定學習茅山術了,早晚有一天也要和鬼魂正面較量的。”

喲呵,說的還是一道一道的,我忍不住搖搖頭,真希望待會有個死得非常慘的鬼魂出來,把她給嚇個半死,這樣的話,她就不會再參和這些危險的事情了。

魯家明帶來的法器齊全,我選了幾枚五帝錢放在身上做暗器。

“你們檢查下面三十層,我去檢查上面三十層。”說完,不給他們任何拒絕的機會,我轉身先行一步。

因爲,我隱瞞了一個最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每次鬧鬼都是在酒店頂上的八層vip套房。

夜間十二點的鐘聲,在我轉身那一刻敲響。

就算酒店再如何保守祕密,酒店鬧鬼的傳聞還是傳了出去,現在頂上八層的vip房間基本沒有人入住了,走廊上的燈都未開啓。

不知是哪個房間的門和窗戶沒關,冰冷的夜風迎面而來,讓人不寒而慄。

變成屍鬼之後,我的各種感官都比之前敏銳數倍,只要靜下心來細細聆聽,連相隔幾十層樓的秦海燕他們說話的聲音我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這一發現讓我十分驚喜,我乾脆原地打坐,細細的聆聽這八層vip套房內的所有聲音。

突然,三聲有規律的敲門聲傳入我得耳朵,三聲之後聲音再也沒有響起,我雖然能聽見,但準確的確定聲音的位置還是花費了大約五秒鐘的時間。

一確定,我立即迅速前往,身體矯健如飛,不到三分鐘就到了之前和我相隔四層的房間。

房間門口早已沒有鬼魂的影子,我趕緊用員工卡將房門打開,潔白的窗簾被夜風吹得飄起來,陪着昏暗的月色,讓人感覺就像是到了恐怖片現場。

我快速搜尋整個房間,不僅房間內沒有任何人,就連整個vip八層都寂靜無聲。

之前還抱着是有人惡作劇的想法,現在我才真正開始緊張起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銷聲匿跡,絕對不是一般人類能夠辦到的。

將房門關上,我準備在走廊從新打坐,突然發現地毯上幾滴鮮紅的血跡,我趕緊追尋血跡前行,可血跡到了走廊盡頭的窗戶處就消失了。

那東西該不是從這裏逃出去了?

“媽咪……我害怕……”

突然,肚子隱隱作痛,頑戊的聲音傳入我內心。

頑戊曾經可是一隻非常難制服的嬰鬼,面對冷天傲都沒有害怕,現在怎麼會害怕起來了呢?

“頑戊,告訴媽咪,你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麼?”

“媽咪,弟弟在哭,弟弟在害怕……”

“弟弟又是什麼?”我倚着牆角休息,伸手輕撫小腹算是給頑戊安慰。

自從投胎到我肚子裏之後,頑戊很少說話,沒想到這次居然害怕到瑟瑟發抖,連我也跟着緊張起來,對方一定是一個極難對付的東西。 050 猛鬼真面目

“弟弟死了,弟弟媽咪要報仇,弟弟好害怕,在向頑戊求救呢?”頑戊說着小身體細細的顫抖起來,連帶我彷彿也看見了很恐怖的東西,打心底感到害怕。

都說母子連心,我現在是真正的感覺到了。

不過什麼弟弟,什麼報仇,我一點也聽不懂,只能安慰他,“沒事,有媽咪在這裏。”

我本來準備去找點熱水暖暖身子,可突然,那陰沉的叩門聲再次響起。

這次確定位置比之前還要迅速,可我趕到的時候,房門口和房間內已經空無一人了。

不給我休息的機會,叩門聲接二連三的響起,就像是在鍛鍊我的速度一樣,漸漸的我竟然連空氣流動的聲音都能感覺到了,捕捉到那股不尋常的氣流,我迅速朝着預估的方向掠去,果然在五十七層8888號房間門外堵住了一個聲音。

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穿着寬大的白衣,白衣腹部處全是血跡,鮮血甚至還沿着她光裸的雙腳流到地毯上,披散的頭髮將她臉面完全遮住了,如果不是她微微隆起的腹部,我差點沒能分出她的正反面。

沒想到真的有鬼,就算之前做足了心理準備,猛然在這着漆黑又陰風陣陣的走廊上看見這麼一個女人,我還是被嚇了一跳。

尤其是她渾身不停狂舞的黑色怨氣,甚至比之前在頑戊身上看到的怨氣更深更重。

我艱難的嚥下一口唾沫,緊了緊拳頭躊躇不前。

“爲什麼?”

鬼魂說話了,聲音拉得很長,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如果有什麼冤屈跟我說好了,我一定會幫你的。”我攥緊拳頭大着膽子和她對話。

“是麼?”

她聲音微揚,帶着諷刺,說完後放下準備打開房門的手,朝着我這邊慢慢轉動身子。

等她身體完全轉過來的時候,我才發現她肚子里居然伸着一條血淋淋的小手臂,那小手痛苦的捏成拳頭,掙扎着好像要從她肚子裏爬出來。

趁着我瞳孔完全放大的瞬間,她突然揚起面頰,黑髮滑落,露出她的容顏,我嚇得驚呼一聲後退一步。

“嫂子……”

怎麼會這樣,這個鬼居然是我嫂子!!

正是那個抱着孕婦從醫院樓頂跳下去的嫂子!!

“劉夢夢,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本事,你說你會幫我的是不是?”她的聲音拖得很長,每說一個字鮮血都從她口中溢出,看起來十分駭人。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恐怖的鬼,更何況還是我的親人,嚇得我忍不住朝後退了一步。

“怎麼?覺得我死的很慘是不是?”說着,她笑了,狂笑的時候身後的頭髮全都狂舞起來,整個人的樣子,和我們平時想象中的厲鬼完全吻合。

我已經退到走廊盡頭,身後的夜風吹起我的頭髮沾在我臉上,才發現我早已淚流滿面。

有種別寵我 雖說我早已和大伯一家人斷絕關係,可和這個平易近人的嫂子還是見過幾次,我怎麼也無法想象她和我哥結婚纔沒幾年,就已經成了這個樣子。

還有她肚子裏的孩子,之前不是她抱着孕婦跳樓的麼?

爲什麼孩子現在在她肚子裏? 051 鬼心難測

“嫂子,真的是你麼?”我一說話,聲線都是顫抖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