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因爲在他聽來,這些玄而又玄的法門陣勢,拋卻玄奧晦澀的“專業名詞”外,實際上,竟然可以以數學原理去分析。


例如等差公式,例如等比公式……

隨着天涯的講解加深,賈環心裏也越發激動。

當他講到在不同的光照下,要採取怎樣的方向與光線相交時,賈環嘗試着將其講解的例子代入三角函數的公式中,得到的數據竟然絲毫不差……

賈環前世就常聽人說:“數學乃萬物之母。”

因爲說這句話的人通常都是數學老師,他就潛意識的將這句話當成了空氣……

可現在看來,果真還是有點道理的。

心中將天涯所講解的例子一一印證後,不同的例子代入不同的公式,所得完全不差。

直到天涯講解完最後一個陣勢,賈環心中飛速的分析了番後,竟和天涯異口同聲說出了同一個答案……

……

走出天涯房門,賈環徑自走進韓家兄弟的房內,而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一是因爲方纔白眉白髮的天涯那副快要驚掉下巴的表情。

二則是,因爲今日收穫甚巨,心情甚佳。

“怎麼了環哥兒?這麼高興。”

韓家三兄弟正在屋內打磨勁道,或盤石,或寫字,或磨石灰石……

見賈環這般大笑,也不由紛紛微笑起來,韓三好奇道。

女人不哭 賈環在韓家三兄弟跟前一點也沒有方纔在外人跟前的架子,他眉開眼笑道:“上次跟你們說的那套身法,你們和奔哥、博哥他們說什麼都不信,認爲我是在唬人。今天我總算摸着點頭緒了,你們瞧好吧,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將這套苦竹身法完全解開了。”

韓讓見他笑的開心,也跟着笑道:“你那套口訣聽着雲裏霧裏的,和武道半點邊兒都不沾。你要不說那是一套身法,誰能看出那是武道法門,就是說是道家佛家的經法我們都信。”

賈環惋惜道:“可惜的緊,我說教你們學數學,你們就是不願學,奔哥和博哥還笑話我鑽錢眼兒裏了……你們不學數學,那我這套身法我就算解出來你們也學不會。”

韓大面帶微笑道:“所謂身法,多是閃避之法。你學學還有用……我們是家將,要保護你,學了後有什麼用?難道也去躲閃不成?倒不如不學。”

……(未完待續。) 福船在灞水上行了一天,入夜的時候,駛進了渭河,不過爲了安全,速度降了下來。∑,

二樓伙房的廚娘開始準備晚餐了,賈環獨自一人印證推演了一天的“苦竹身法”,小有收穫後,興奮之餘,頭腦也有些昏沉。

心知此身法之深奧玄妙,雖然已經初步掌握窺探門徑的法子,可想要練成,卻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便收了功,徑自上了三樓,前去探望林黛玉。

“喲,林姐姐,想心事呢?”

進了林黛玉房後,先是看見紫鵑在窗前繡着什麼,而林黛玉則坐在小姐椅上,一手握着一襲翠色繡帕,並支着腦袋,在燭光下,眼睛怔怔的出神。

不過,聽到某個刺耳的公鴨嗓子後,她的眼睛裏頓時回神了般,先是透露出一抹驚喜之色,讓放眼看來的紫鵑抿嘴一笑,而後林黛玉眼中的神色又變成了“厭惡”,“厭惡”下卻藏着一抹羞意,她兇巴巴的看着賈環道:“真是煩死人了,你又來做什麼?”

賈環哈哈一笑,不過還沒等到他開口,就聽紫鵑道:“姑娘真是的,方纔還直道沒意思,要奴婢去看看三爺去哪兒了,現在人來了,卻又要往外趕……”

“你這蹄子,就你話多。”

林黛玉羞紅着一張臉,嗔惱道,不過,眸角餘光卻瞥向了賈環。

正好和賈環得意洋洋、笑眯眯的目光碰到一起。

囧!

林黛玉也不理紫鵑怎麼說,正過臉看着賈環,“指責”道:“環兒,你得意什麼?”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賈環雖未出聲,可笑的連連挑眉,悶.騷之極,搖頭嘆息道:“做男人難啊,做個太有魅力的人更是難上加難……”

“呸!”

這下,連紫鵑都跟着主子一起啐起來了,不過啐完後。主僕兩人又笑開了懷。

也是,她們閱歷太淺,着實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賈環一點都不惱,還是得意洋洋的表情。不過卻從袖兜裏取出了一把牌,道:“早料到你們會無聊,所以我提前都準備好了。瞧瞧,這是什麼?”

“呀!”

看到賈環手裏的牌後,林黛玉驚喜的叫出聲。小碎步跑到賈環跟前,搶過他手裏的牌,抿嘴笑道:“鬥刁民!”

“哈哈哈!”

不知爲何,賈環從林黛玉口中聽到這三個字,覺得特別有喜感,忍不住大笑起來。

林黛玉心思何等敏感,哪裏會聽不出裏面有蹊蹺。

雖然猜不出爲何,但她還是惱道:“明明就是你起的這般刁鑽的名字,偏你還要笑我!照我看,環兒你就是一個小刁民!”

賈環得意洋洋道:“那就請林姐姐你這個小地主婆子來鬥我嘍!”

林黛玉嫌他說的難聽。怒道:“你纔是小地主婆子,不,你是一個刁鑽可惡的小地主!”

賈環笑的愈發得意了,挑着眉毛道:“那也不賴,林姐姐,那咱們就一起鬥紫鵑這個大刁民吧!”

林黛玉話剛一出口,自己小臉兒登時成了大紅錦帛,血紅血紅的……

不過當她看到賈環除了笑的更“猥瑣”了些外,也沒其他過激的反應,似乎他沒聽出來?!

這……

怎麼這麼笨呢?

心裏腹誹了句後。又被自己的想法給驚了一下,林黛玉被激的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

冬季的時候,她的身子骨本來就弱,今天鬧騰了幾回了。哪裏還承受的住。

賈環終於見識到,“和林妹妹”一樣病弱弱的是什麼樣了。

不好看,撕心裂肺的咳。

賈環哪裏還顧得上耍寶逗樂,趕緊走到她背後,將手貼在她後背上,小心翼翼的給她順着氣。

真的太瘦弱了。感覺除了一層薄薄的皮肉外,就是骨頭了。

嘆息了聲,賈環道:“林姐姐,身子太單薄了,這樣下去不成的。”

漸漸平息了咳嗽後,林黛玉聞言後忽地悲從心來,哽咽道:“不過是挨着罷了,又能有什麼法子……”

賈環聽了,非但沒覺得難過,反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遞給憤怒的紫鵑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後,對哭泣的林黛玉道:“林姐姐,你今年纔多大啊?小幼苗一棵兒,卯時末辰時初的太陽……

我跟你說,你這沒什麼大毛病,就是缺乏鍛鍊所致,你得運動,知道嗎?

我們江湖中人有一句話我覺得說的特別好,也特別對,那就是生命在於折騰。

人不折騰、不動彈,身子骨自然就一點點的衰敗下去了,好人也會給熬成不好的。

林姐姐你就是典型的這種,心裏弱,又不愛運動,稍微動彈一點就怕受了風寒。

你說受點風寒怕什麼啊?

咱們府有的是名貴好藥,受了風寒,還能請最好的太醫來醫治。

剛開始時候身子骨弱,受一次風寒,可能會吃點苦頭……

可這苦頭吃的值啊,苦盡甘來,越往後就越受得住了,身子骨也就慢慢好起來了。

你要是再不多動動,哎喲喂,林姐姐,那可真就糟糕了。我估摸着你最多也就只能再活百八十年了,再往後的千把年,誰來罵我啊?

‘環兒,你仔細你的皮哩!’”

“呸!”

有些人就是討人厭,前面明明掏心掏肺的說的林黛玉和紫鵑主僕倆都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偏偏最後來了這麼一句,還惟妙惟肖的學着某個嬌小姐的口氣。

氣的這個嬌小姐咬牙切齒的,恨不得咬下他一塊肉來……

不過好歹,方纔連氣都喘不勻,眼看就要“過去”了的病容消失了。

賈環見狀,得意的哈哈大笑道:“看吧,還有力氣吧?林姐姐你今年才十三,又不是八十三,哪裏就會這麼孱弱?我給你說啊,這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就是你自己個兒心裏想着,唉,身子骨這麼弱。就要不行了……這種想法想的多了,得,假的也成真的了。

林姐姐,你現在再怎麼弱。難道還有小弟當初那場大病剛醒來時的弱?

可那個時候,弟弟整天想着,別急,再努把力,用不了多久。就能撂倒一頭驢了!

怎麼樣,我果然做到了吧?

所以啊,你得跟我學,心裏也想着,用不了多久,你也可以撂倒一頭驢!”

林黛玉又氣又樂的瞪着賈環道:“我可以撂倒你這頭壞毛驢兒!”

賈環又嘻哈了句後,才正色道:“林姐姐,我剛纔可不是在說笑,今兒就算了,夜了。打明兒起,你就得多鍛鍊鍛鍊。”

林黛玉有些緊張又有些期盼的看着賈環,道:“可是……我能做什麼呢?”

賈環想了想道:“咱們得猛藥緩實,林姐姐你跟我不同,我當初是每天早晨起來跑步,可林姐姐剛開始肯定受不得這個,這樣……明兒早起,林姐姐就在紫鵑的幫助下,開始走路。”

“走路?走路有什麼好鍛鍊的?我哪天不走個百八十步?”

林黛玉撇嘴不屑道,原想能找出一個有趣的事來做。誰想還那麼無聊。

賈環搖頭道:“百八十步哪裏能夠,最起碼也得走上八百一千步才成。這還是最初的量,再往後,爭取一天比一天多。”

林黛玉小嘴張開。訝異道:“八百一千步?這麼多?”

賈環搖頭道:“林姐姐,當初弟弟剛醒來時,一次也要跑個幾裏地。若非如此,身子骨哪裏又能結實的了?”

林黛玉有些擔憂的看了賈環一眼,看着他胸前和胳膊上微微鼓起的肌肉,搖搖頭道:“我不要像你這樣結實……”

賈環哭笑不得道:“你想的美!要想像我這樣。就是走一輩子路都走不出來。”

林黛玉有些幽怨的看着賈環,語氣也有些撒嬌道:“環兒,能不能少走幾步?八百步,想想都害怕哩!”

賈環固執的搖搖頭,沉聲道:“林姐姐,你這身子骨不能再討價還價下去了。老不動彈,哪裏又能吃進東西去?不吃東西,又怎麼能長肉?”

林黛玉有些生氣道:“我沒想長肉。”

賈環笑道:“就算不長肉,想要保持一個健康的身體,總要需要進飯吧?可林姐姐你看看自己,一頓飯就吃那麼兩口,剩下的都要靠藥丸子維持……

林姐姐,老話說的好,是藥三分毒啊!老吃藥,身體哪裏受的住?”

林黛玉沉默了,用沉默來對抗賈環的暴政……

賈環見狀,忽地哈哈大笑起來,而後在林黛玉的嗔視中問道:“林姐姐,你屬什麼的?”

林黛玉聞言,臉蛋登時紅了,怒視着賈環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賈環賠笑道:“姐姐別誤會,我是盤算着,只要你每天堅持慢走,我就送你一禮物。用澄清玻璃,給你做一個你的屬相,怎麼樣?”

林黛玉聞言,眼睛閃了閃,雖然很心動,可是……

“我家小姐屬豬的……唔……”

林黛玉不吭聲,不代表別人不吭聲。

紫鵑見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說的那麼平近自然,心裏非常高興,便主動供出了林黛玉的生肖。

剛說罷,嘴就被林黛玉的小口給堵住了。

“好你個紫鵑,竟然向着外人!”

林黛玉又氣又驚又羞惱的說道。

紫鵑不怕:“三爺哪裏是外人嘛!”

看着吭哧吭哧偷樂的賈環,林黛玉惱道:“他不是外人,那你跟了他去吧,別在我這裏了……”

……(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立冬有夏”的臘梅~

嘿嘿,謝謝立冬妹紙!

感謝書友“天空的霧霾索藍宇良辰美酒求佳人”和“天空的霧霾”的打賞

感謝書友“巫山雨陸0209醉臥平生巫師家庭大俠逍遙客許我一生愛我黑糊糊的鷺”的打賞。

感謝大家的訂閱、月票和推薦票~

夜裏回來快兩點了,好睏……sf0916 千萬不要以爲,林黛玉平日裏和賈環玩笑時聰慧動人,往往一個眼神就能“懂你”,她就是善解人意了。

她若是善解人意,那她就不是林黛玉了……

紫鵑就是那個非常能夠忍讓她的人,聽了林黛玉的惱後,紫鵑卻一點也不尷尬,只小意賠笑道:“我哪裏離得姑娘,這世上也再沒有姑娘這樣的好主子了……”

一句話,就將林黛玉的惱火給消滅了,林黛玉哼了聲白了她一眼,傲嬌道:“你知道就好。”

說罷,還瞪了滿臉無辜的賈環一眼。

賈環笑嘻嘻道:“那咱們就說定了,從明兒起,林姐姐你就要開始多鍛鍊鍛鍊身子骨,甲板上不便,你就在房間裏走就好,讓紫鵑數着。等回去後……要不就在揚州,我給你淘換些好東西,保管讓你喜歡。”

“呸!誰稀罕!”

林黛玉啐了口,“不屑”的道,不過,眼中還是有些喜色和期待之意……

不是她缺東西使,而是賈環實在是太能給姊妹們驚喜了。

動不動就在大家沒有準備中,送大夥兒一些小玩意兒。

雖說大都不是什麼大貴之物,多是些小玩意兒,可越是如此,不就越顯得他心誠?

照他自己說的那樣,他分分鐘都是千百兩銀子進賬的壕,走路時看到地面兒上不知誰掉的十兩以下的銀子,眼皮都不帶夾一下的……

他能“屈尊”去淘換這些小玩意兒,的確是顯得他心誠了。

或是一些小泥人兒,泥人兒不稀罕,關鍵是一些和姊妹們都長的七八分相似的泥人兒,就讓人稀罕了。

亦或是一些精美的面具,面具倒不是她們的樣兒,不過可恨的是。上回賈環竟送了她一面耗子精的面具,足足讓大夥兒笑了好半天……

要不就是一些用竹片兒紮成的小動物,活靈活現的,有的還有機關。能蹦跳兩下。

總之,這些小玩意兒都非常對大家的心思。

所以,林黛玉纔會對這些小禮物充滿了期待。

再說,他也是爲了她好不是……

……

“林姐姐,咱們玩兒鬥刁民。一定得有彩頭纔是。”

賈環哼哼笑着挑釁道。

林黛玉眼波流轉,覷着他道:“你還想賺我們的彩頭?”

賈環嘿嘿笑道:“不,是咱倆賺紫鵑的彩頭。”

“噗嗤!”

林黛玉笑了聲,罵道:“怪道人都說,越有錢的越小氣摳門!這話真真是不錯了,紫鵑一月還不到一吊的月錢,你這當三爺的不說多賞她一些,偏還惦記着。羞也羞死了!”

賈環作趾高氣揚狀:“賭場之上無姊妹,像我這種傳說級別的賭場大亨,從來都是六親不認的。別說是紫鵑了,就林姐姐你,我也……呃!”

嘴角被一隻白淨的小手扯住後,賈環立馬老實了,小意的諂笑道:“林姐姐,你這是湊什麼?”

林黛玉另一隻手輕掩口角,歡笑道:“你現在認得我是你姐姐了?”

賈環諂媚道:“這件事,是我來到這個世界後,最幸福不過的一件事了,小弟深以爲榮。夜裏做夢時想起有時都能樂醒過來。”

Leave a reply